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10,果然是陷阱
小說:| 作者:| 類別:

410,果然是陷阱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老法師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

或許他早就想過有人會偷襲的可能性;但是他萬萬想不到這偷襲來得這麼如同狂風暴雨一般。

而且偷襲的人數並不多。現在為止出現的也只是周小建的父親而已。我倒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人還是鬼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周小建的父親更像是一個沒有情感的殺人機器一樣。

斬馬刀在他的手中就如同以前在司徒無功手裡一樣靈魂,收割著人命。而在這裡,倒下的人是會飛濺出鮮血的。

還好是在夜裡,光線不好,所以還不能看到大片的鮮紅色。

「豎子1老法師怒道。

但是他只是一個老傢伙而已。這並不是武俠小說之流,也不是說什麼年紀大功力就高之流。他這樣的老傢伙,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估計我都能輕易地收拾掉。

更不要說手中握著神器一樣的斬馬刀的周小建的父親了。

轉眼之間,那門口的幾人也只來得發出一聲慘叫而已,就已經倒了下去。

然的周小建父親的身影就如同鬼魂一樣消失。就好像他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老法師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陷阱?」他怒目瞪著我。

瞪著我又有什麼用?

我也看著他,「我只看看。」

他咬著牙。

而這時,慘叫聲卻不斷響傳了過來。這聲音好像來得極遠,聽著不是很清楚。我知道那是來自地底下的。

那個地下洞穴裡面,肯定也在進行著這樣的偷襲。當然,地底下的法師數量肯定很多,以周小建父親的能力,想要一次性殺完,那也是不可能的。

剛才之所以那幾個守門的傢伙死得那麼快,主要也就是周小建父親的出奇不意而已;如果讓那群法師有了準備,肯定不會這麼不堪一擊的。

而正這時,卻聽到呱的一聲響,然後不斷呱呱聲響起,再然後,從屋檐下的陰影裡面跳出了一隊青蛙騎兵。

這些傢伙再次出現了。

總數大概有二十多個。他們一個個都是年輕人,跟之前見過的也沒有什麼兩樣。

他們一衝出來就往老法師圍去。

我不由得站起身來,想脫離這個戰圈。

不過這些青蛙騎士好像根本就認不清他們的敵人,竟然也把我當成了他們的敵人,看到我想跑,馬上就有幾個跳起向我襲來。

我輕咬著牙,一把抓起椅子,掄了起來,那幾個跳起的騎士馬上就慘叫著消失了,連同他們騎著的青蛙。

「這怪物厲害1一個騎士大聲說。

老法師這時終於冷靜了下來,他也抓起了原本坐著的椅子,說道:「這裡是樂園?」

「誰說不是呢?」從陰影裡面傳來了朱風的聲音。

朱風慢慢走了出來,他高瘦的身子骨看起來跟之前並沒有什麼兩樣。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老法師問道。

朱風卻沒有答話,而是慢慢走了過來,來到了我的面前,然後靜靜地看著我。

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會對我下手才對。

不過萬一他真的竟然連我也不會放過的話,那又怎麼樣呢?

不過想來他應該不會發瘋的。

朱風這時卻忽然輕笑了一聲,說道:「有人說你真的很像,或許真的就是他也說不準。」

我不由得一愣,「什麼意思?」

老法師卻像是忽然明白了過來,說道:「你的意思是說,他就是你的父親?」

朱風淡淡地說:「或許是真的吧。不過說真的一直都非常恨你。」

我不由默然。因為我根本就想不起來。事實上我更加關心到底是誰這麼說的呢?

如果說是蒙蒙的話,那也沒有必要。因為他就是認定了我,這才會去小世界裡面救我的;雖然在最後他出現了疑惑,但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救我。

那麼有可能這麼說的也就只有那個女大王了。

我不禁問他:「是不是你們要把他們全都殺掉?」

朱風這時卻轉頭對那些騎士下令:「抓住那老頭。」

騎士們得到了命令,馬上就對老法師展開了行動,他們中有好幾個躍起向老法師撲過去;其他的卻放出了飛索,纏向老法師。

老法師當然也不是蓋的,手裡的椅子掄圓了,竟然擋住了第一波的攻擊;但是他要擋住第二波的攻擊,卻有點力不從心了。

繩子纏到了老法師的腿上,眾騎士拉緊,老法師馬上就站立不穩,絆倒在地。

這老身子骨的,也不知道有沒有摔斷一兩根骨頭。

眾騎士一擁而上,不知道多少繩子纏上去,要把這老法師捆緊了。

一個小人問道:「這個怪物怎麼解決?」他還指著我。

朱風嘆了一口氣,「他並不是怪物。」

「不是怪物?」

「不是怪物。」

「那我們去處理其他人。」

這些小人還把老法師的嘴巴用布堵上,然後呱呱聲不斷響起,他們向著那個小院衝過去。

果然沒有錯啊,這裡也是在樂園的範圍之內。看來我出現在這裡果然是有原因的。朱風他們就是要我發現下面的那個洞穴,引得法師進去,然後吸引更多的法師過來。

要一網打盡?

還是抓更多的法師,全都化成黑氣,完成那個所謂的復活計劃?

朱風輕搖了一下頭,「我先過去了。」

然後他也走向了那個小院子。

現在這裡也就只有我和老法師了。

只不過我還站著,而老法師卻被放倒在了地上,身體只能扭動幾下,嘴巴里也只能嗚嗚幾聲。

我把椅子放好,重新坐好了。看了一眼地上的老法師,心裡卻在想著這老法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人。

或許只是立場不同而已。

但要我放過他,也是做不到的。畢竟我沒有理由跟朱風對著乾的。

依稀的慘叫聲和爭鬥聲不斷傳來。並沒有引起那些已經睡著的普通人的注意。或許他們真的睡著了,聽不到這些聲音。

不知道今天晚上這裡又會怎麼收常

法師全軍覆沒?還是依然會有幾個會逃出去?朱風抓住了這些法師之後,又會帶到哪裡去?還有又會怎麼處理他們?

怎麼樣把他們變成那樣的黑氣?

「我說你跑到哪裡去了。」這時我竟然聽到了蒙蒙的聲音。

他的到來讓我感到一絲驚喜。想不到他竟然再次進入了樂園裡面,而且還跑到這裡來了。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是從屋裡面走出來的。

而在他的身後還跟著瘋婆子。

瘋婆子一臉不可置信地東張西望著,「這裡是什麼鬼地方?怎麼忽然之間我們就來到了這裡?」

「別瞎看了,干正事要緊。」蒙蒙說道。

瘋婆子問道:「幹什麼正事?真要跟他們對著干?」

「像我這麼聰明的人,出出主意就行了;至於你,出出力也就行了,要不然你跟過來有什麼用呢?」

「切1瘋婆子竟然還手裡抓著一把菜刀。她現在終於表現得正常了一些,蹲身到了老法師的面前,手裡的那把菜刀就在老法師的頭上。

這瘋婆子竟然要拿刀砍人?

我對於她的表現實在有些想不通,而且這麼血腥的事情她竟然真的能幹得出來?這也太讓我吃驚了。

我趕緊拉了她一把,她受力之下一屁股往後坐倒,非常不滿地瞪著我,「你幹嗎?」

我不由得瞪著她:「你幹嗎?真的冷血到拿刀就砍的程度了?」

「切1她再次切了一聲,「你問他。」看著蒙蒙。

蒙蒙拉了我一把,說道:「他們都瘋了1

我一頭霧水。因為我實在想不出來他到底在說誰。誰瘋了?那些法師都瘋了?

而這時瘋婆子已經蹲身起來,菜刀還是向著老法師,而且還伸左手去抓他。

我不禁再次問她:「你幹嗎?你到底幹嗎?你真的要直接砍死他?」

瘋婆子不滿地說:「你們這兩個傢伙能不能先統一一下意見?再說了,砍什麼砍,我是要放他。」

放他?

這就更加讓我不能理解了。

朱風抓住了這老法師,現在蒙蒙和這瘋婆子竟然要放他。

我更加不解地問:「為什麼又要放他?」

瘋婆子一扔菜刀,「我不玩了!操!你們兩個傢伙,要砍他還是要放他,你們自己看著辦。」

蒙蒙扯了我一把,說:「放1

我趕緊攔住他們兩個,「為什麼要放?」

蒙蒙呸了一聲,「他媽的,不放不行啊!他們都瘋了1

「到底誰瘋了?」

他還沒有回答,這時再次從屋裡衝出來一個傢伙,他可沒有這麼多廢話,身形閃動間已經到了老法師的身前,手中閃光一閃,老法師身上的繩子就斷了七八條。

然後他才說:「是的,他們全都瘋了。」

我這時才看清原來是伍百三那傢伙。

這個傢伙竟然也在這個時候殺了過來。而且還來得這麼是時候。

蒙蒙對於這傢伙的出現並不感到驚訝,反而轉頭問他:「那邊的事情幹得怎麼樣了?」

伍百三嘿嘿笑道:「我出馬,當然能解決。」

蒙蒙吸著氣,說道:「那就好。現在還好,我們也算是在暗處,做起事來也算是比較方便。」

我不禁後退一步,冷冷地看著羅澤,問他:「司徒無功?」

他瞪了我一眼,「什麼司徒無功?你以為我現在是司徒無功?他媽的,你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是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做什麼,要不然你肯定也會站在我這邊的。」

「什麼……真相?」

「他們在復活一個人。」蒙蒙小聲地說。

我當然知道這一點。要不然也不會有那團黑氣的出現了。問題是蒙蒙怎麼知道這一點的?

我不禁問:「復活誰?」

蒙蒙張了張口,卻沒有說話。

我再次逼問他:「復活誰?」

伍百三這時冷冷地說:「張小蒙。」

我不由愣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