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11,襲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411,襲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要復活一個人,哪裡有那麼容易的。

不過我又想到了我自己。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應該早就已經死掉了只不過現在我還不是依然站在這裡?

雖然復活的那個人可能已經不能稱其為原來的那個人,但萬一真的還是原來的那個人呢?

現在連蒙蒙都要跟朱風他們對著幹了。由此可見張小蒙是多麼的可怕。

蒙蒙吸了一口氣說道:「也不知道這下會死掉多少人。」

我不禁問他:「真的那麼可怕?」

「你也許可以去問問司徒無功。」

問題是司徒無功才可怕吧?他不是跟司徒無功一起才把這個小城市給毀掉的嗎?

老法師大聲說:「我們趕緊……」

下面沒有下文了。因為他已經死了。

詭異的一刀從地下直接劃了上來,寒光閃過,直接把他分成了兩個部分。

與此同時,伍百三像是兔子一樣跳了起來,馬上就跑得沒影了。

瘋婆子啊的大叫了一聲,緊緊地拉住了蒙蒙的衣服。

老法師身上的血不斷流出,然後那兩個部分分開掉到了地上。一個半透明的老頭從他的傷口飄了出來,看上去完全像是一個夢遊的傢伙。

女大王從地里冒了出來,她手一招,就把那個半透明的老頭收在了手中。半透明的老頭消失不見。

蒙蒙縮在了我的身後。

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大王。

時空在這個時候就好像靜止了一樣。沒有人說話。除了瘋婆子的牙齒現在還在打架之外,沒有其他的聲響。

女大王手裡的匕依然在滴著血,只不過滴在地上是無聲的。

她靜靜地看了我一會兒,然後轉身向著那個小院子走去。

蒙蒙咬著牙說:「都變成了瘋子。」

瘋婆子這時才能說出話來:「她……她……」只不過依然不能完整地表達她的意思。

蒙蒙說道:「還好也算是朋友,要不然連我們也一起殺了。」

伍百三那傢伙跑得真快,一看情勢不對就腳底抹了油。不過說實話,直到現在我依然有點反應不過來。

直到女大王已經走進了那個小院子裡面,我這才轉頭問蒙蒙:「他們真的要把那些法師全都殺光?」

蒙蒙說道:「當然。要不然他們怎麼會費心把這麼多法師引過來?看來他們早就在等這一刻了。」

瘋婆子這時才做了幾個深呼吸,說道:「她到底是誰?動不動就殺人的。」

蒙蒙說道:「你還是小心點,要不然你到時候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還是不解,「可是他們為什麼要復活……他呢?」

說實話,如果說失望的話,我還真的有點失望的。想不到他們復活的竟然是他。

蒙蒙瞪著我,「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我是真不懂。因為我並不了解張小蒙。也對這個女大王沒有什麼印象。

都是記憶出了問題。

蒙蒙深深地吸氣,「我現在都有點懷疑朱風也是她一手復活的。要不然朱風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活著呢?還有我早就感覺朱風有點問題了。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的。」

他的話讓我感到有些陰冷。或許在每個人都有一個虛幻的精神世界。而一旦從那個精神世界裡面被喚醒,而且身體還沒有被毀滅的話,那麼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會死而復生。

也有人聽說死了好幾個小時還能活過來的,也許正是如此。

正如我自己一樣,以前不一直都在那個小世界裡面?面對著重複不斷的收割,如果沒有司徒無功和蒙蒙的加入的話,也許我就會真的在那裡不斷被消耗掉,最終消失。

而因為他們的進入,所以最終,我回到了現在這個世界裡面。

朱風也許情況跟我差不多。只不過喚醒他的並不是蒙蒙,也不是我,而是女大王。

這麼說的話,張小蒙的身體可能依然藏在某處也說不定。

而有可能的是,他靈魂可能現在真的毀滅了而女大王要做的,就是把有關的人對於張小蒙的記憶提煉出來,然後注入到那具身體裡面,營造出這麼一個精神世界。

然後他就有可能再次活過來了。

我輕咬著牙。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瘋婆子也問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要復活自己的兒子,還有為什麼嗎?」蒙蒙白了她一眼。

瘋婆子愣住了。

果然是這樣的。聽起來似乎真的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問題是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上?而且還要假我的手把那麼多法師吸引過來。

瘋婆子說道:「問題是,如果真的他活了過來……」

蒙蒙說:「也許從前的事情又會再來一遍了。」

可是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是的,看起來跟我並沒有多大關係。那個人是活是死,好像我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因為我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印象。正如朱風一樣,他也很有可能完全不會認我。

甚至和朱風一樣,他會更加地恨我而已。朱風主要是因為性格比較好,他雖然恨我,但還不會為難我問題是那個人呢?

蒙蒙罵了一聲:「現在這個時候,司徒無功那傢伙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沒有人知道司徒無功到底去了哪裡。

我不禁想到了司徒無功為什麼要佔蒙蒙的身體,主要還是因為蒙蒙手下有著幾十號人馬但是直到現在我連那些人馬的一根毛都沒有見到。還有就是蒙蒙這傢伙還想組建惡鬼軍團,現在呢?

或許那些惡鬼早就被女大王他們收拾掉了。

完全沒有任何的作用。

我不禁問他:「你的軍團呢?」

「早就沒了!不堪一擊1

「不是,我問的是你以前的那個軍團。」

「也沒了。」

「怎麼沒的?」

「鬼才知道怎麼沒的!這個你應該去問司徒無功1

那個軍團也沒有了?不是在新任的魔王手下嗎?問題是怎麼沒的?

瘋婆子問:「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蒙蒙說道:「問題是你有能力阻止將要生的事嗎?我看我們還是洗洗睡吧。」

事實上直到現在我對於那些法師們依然沒有任何好感。說實話,如果女大王能夠把他們全都消滅掉,我一點也不會感到悲傷。只不過看到蒙蒙這麼擔心,我還是感覺到有一些不妙而已。

不妙果然來了。這一次是來自於我自己的身體。猛然之間我就感到頭腦眩暈起來,腹部一陣絞痛,痛得我倒退了幾步,有些站立不穩。

蒙蒙一把扶住我,「怎麼了?」

我輕咬著牙,不過絞痛竟然還在加劇著,根本就沒有消退的意思。我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有些站不起來,只能呼呼地喘著氣。

瘋婆子叫道:「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嚇人!難道是受了重傷?」

我咬著牙搖了搖頭。

看來這身體果然不行了。也許正如劉光宗那老鬼一樣,身體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種負擔而已。

蒙蒙輕罵了一聲:「他媽的,早就知道你的身體不行了。現在果然又作了。看來還得趕緊把你的病治好,只不過我們要進城去治病,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如果說一個惡魔被疾病搞死,想來也許那些法師們都不會相信的。不過現在這件見鬼的事情現在正在生著。雖然我暫時還沒有死,但只要公雞一日還在體內,指不定他什麼時候就會來一個小爆,然後從我的身體內部把我弄死掉。

只不過真的要把這病治好嗎?

治不治得好還另說問題是我一直都當公雞是我的朋友。如果治好了病,那麼我跟以前的小世界或許就真的再也沒有關聯了。

我到底屬於哪裡?

或許我真正的歸屬地應該是以前的那個小世界吧。

那裡雖然很亂,雖然很多人都不是真實存在的但是在那裡,我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的朋友。

在變成殭屍兄之前,人們不會把我當成怪物來看待。

最重要的是,我腦海里的回憶,幾乎全部都是關於裡面的。

也許從某種程度來說,在那裡才是我的人生。

「沒事,過一陣子應該就好了。」我輕咬著牙說。

蒙蒙說道:「還沒事?我看明天就得找個醫生看看。要開刀就開刀,要就。」

瘋婆子輕笑一聲,「懷了孩子不成?還。」

蒙蒙說道:「懷了孩子算什麼?現在這小子的體內,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呢1

誰知道呢?

但是我為什麼忽然有一種感覺,我還會回去那個小世界呢?

這種感覺在這個時刻竟然如此強烈。我幾乎都不敢相信。問題是,那裡面,除了公雞之外,還會有別人嗎?

應該沒有了。就只有他了。

小院子里一個法師狼狽地逃出來但是他只逃出了兩步而已,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不停的呱呱聲響起,一個又一個的青蛙騎士從裡面跳了出來,扔出的繩子準確地捆到了他的身上。

那傢伙叫了起來,但是很快叫聲就停了,因為他的嘴巴裡面已經被塞進了一個布團。

我們看著那個不堪一擊的法師,蒙蒙說道:「我們應該做些什麼。」

我不禁自嘲地說了一聲:「以前他們要弄死我們,我們也要弄死他們而現在,我們竟然還跟他們是同一陣線上的?」

蒙蒙說道:「說不上同一陣線,我現在依然想他們死只不過最好是死在我們的手中,我想,他們現在也更希望是死在我們的手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