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12,不再去大幹一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412,不再去大幹一場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瘋婆子來勁了:「那我們要大幹一場?」

我看了看蒙蒙,又看了看瘋婆子,他們顯得比較有幹勁,但是我忽然之間卻幹勁全無。

當然這可能跟身體的狀況是有關聯的。因為這個時候我的身體依然很難受。

我坐在椅子上看著他們。

蒙蒙說道:「大幹一場總歸是要的。」

瘋婆子問:「那我們現在又打不過,怎麼大幹一場?」

蒙蒙根本就不可能大幹一場了。因為現在他肯定被盯緊了。現在連伍百三都不敢出現,司徒無功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而我,我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激情了。

現在的我只想好好休息。這些事情或許根本就與我無關。至少主觀上我不想扯上關係。

我不由得說:「我看,還是洗洗睡吧。你們也別想去大幹一場了。打不過的。」

「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如果我們不做點什麼的話……」蒙蒙有點急眼。

「可是,你為什麼要救我回來?」我問他。

「我……忘了,或許只是因為我們是兄弟?」蒙蒙抓抓頭。

又是司徒無功那小子的鬼。要不是他,蒙蒙也不會失去那些記憶。我忽然感覺到眼前的這個蒙蒙比我還可憐,他為了救我,連自己的記憶都失去了,也就沒有了自己的人生。

不過他到現在還是過得算是比較開心的,至少不會去想很多事情。

我不禁說道:「我想好好睡一覺。」

這時身體內部又開始蠢蠢欲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公雞在搞什麼鬼。

我一直很好奇那個小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又是怎麼跟本體的精神世界相連的。也許正如樂園一樣,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異度空間,實際上卻是跟眼前這個所謂的現實世界是相通的。

我站起了身,不禁重重喘了幾口氣,然後往屋裡面走去。

這時已經沒有什麼慘叫聲傳出來了。那個剛才跑出來的法師也被那些小人拉了進去。

果然是人多力量大。

蒙蒙和瘋婆子怔怔地看著我走向屋裡,蒙蒙忽然說道:「是的,你一直都是這樣,好像什麼事情都不關你的事一樣1

「問題是,我真的不想去惹那麼多事。好不容易活過來了,所以我就想平淡地活幾天。」

現在整個世界顯得比較安靜。幾個小人出來,在小院門前打掃著。剛才周小建的父親在那裡殺了好幾個人,所以地上有些血跡和其他的從法師身體裡面掉出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就在我們站立的位置,也有老法師剛才被襲殺時留下的血跡,現在血腥味在空氣中散發出來,讓我有些作嘔。

蒙蒙大聲說:「但是你有沒有發現,現在樂園已經幾乎無處不在了!已經跟現實對接了1

是的,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要說我也沒有被拉進樂園裡面,而那些小人也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類,而只是人類的靈魂而已;但是他們現在已經變得通行無阻了。

也許整個城市都會變成他們的地盤;只要入了夜,這裡就是樂園的天下,就是那幾個大王和他們手下的那些小人的天下。

在這個他們的地盤上面,就沒有人會是他們的對手。

在第一次進入樂園的時候,感覺裡面樂園還不是這麼可怕;但是僅僅一天之後,就這麼厲害了。

蒙蒙繼續說:「你真的不打算做點什麼嗎?現在能阻止他們的也就只剩下你了,畢竟……」

我又算什麼鳥?

我轉頭看了他一眼,咳了幾聲,這幾聲咳讓我感到暢快了一點,只不過感到嘴巴裡面有點異樣,所以抹了一把,拿到眼前一看,這才發現手上竟有血。

血是咳出來的。

我不禁抬頭看了看那黑夜中的山影,想起了以前在小世界裡面和夏小心還有五大三粗他們上山,遇到了那個奇怪的建築,在裡面還遇到了鬼王。

也不知道現在這眼前的山影裡面,是不是有一座的上面,就有那詭異的十八層高樓;也不知道我爬到山上之後是不是也能遇到夏小心。

我也知道,他們都不在了。

瘋婆子擔心地問:「你怎麼了?」

蒙蒙皺著眉頭說:「明天就去找個醫院,把病治好了。」

我淡淡地笑了笑,走了進去。

走進屋子裡面還能聽到裡面傳來了微微的翻身的聲音,看來老頭和老太太睡得比較香。

走進了老頭安排給我的那個房間,進去躺下,關上了燈,眼前完全變成了黑暗的。在這黑暗中,只有我一個人。

隨著黑暗的到來,整個世界也安靜了。

我靜靜地數著自己的心跳聲,這心跳有點紊亂,但漸漸地就開始平復下來。公雞終於也要消停了。

我不由得重重舒出一口氣。

努力清空了思想,不去想任何事。

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沒有人來打擾我,我想我應該就要安靜地睡著了;但是在這麼想的時候,我卻感覺到身邊好像有人存在一樣。

所以我不禁睜開了眼睛,眼前依然是黑暗的,看不到有人,也聽不到有呼吸聲;我剛想重新閉上眼睛,這時卻注意到在這黑暗中似乎有兩點亮光。

而且這兩點亮光,倒有點像是兩隻眼睛。

只不過轉眼之間,這亮光就沒有再出現。

我重重呼出一口氣。看來幻覺果然是無處不在的。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聲輕嘆,竟然就在我的身邊響起。這幽幽的一嘆讓我感到有些意外,而且也感到吃驚不已。

是誰無聲無息地來到了我的身邊?

毫無疑問剛才那兩隻眼睛的亮光應該並不是幻覺,而是真的有人在我的身邊。

空氣中似乎有一種難以言說的香氣,很淡,但很真實;我一動不動,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黑暗。

或許是一個鬼魂,又或許是其他的什麼東西。聽這聲音應該是一個女人才對。

難道是女大王?

看來也只有她了;除了她之外,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這麼無聲無息地進來。

「你們都回來了。」果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說話很輕柔。

但這聲音並不是女大王的。

我不禁感到吃驚,「你是誰?」

她卻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響起了輕微的腳步聲,她應該在房間裡面輕輕地踱著步子。

再然後就響起了開關的聲音,燈亮了,我終於看到了這個無聲無息來到我房間裡面的女人。

這個女人看起來很年輕,但是她臉上的神色卻沒有絲毫朝氣,看起來完全是一個經歷過人生重大挫折的女人;全身都是白的,而且在開燈的那一瞬間開始,就有一股寒氣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

這股寒氣果然冰冷。

她好像就是一塊冰,冰冷得難以言喻。

她輕輕地坐到了椅子上,我不禁抬身坐了起來,看著她,她也看著我。

這個女人曾經見過,正是在記憶碎片裡面跟朱風一起出現過的。當時我正回到a市看到滿地的遊魂。

當時的她看起來只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女孩子而已,那時看上去比較單純。但是眼前的她,卻給我一種比女大王還要危險的感覺。

她坐在椅子上,左手邊還豎著一把劍。

我好像看到了那從劍身上不斷散出來的寒氣。這寒氣竟然是從劍身上散發出來的。

如果她穿上古裝的話,應該就是一代女俠了;再不然也是一代女魔頭。

如果她真的想弄死我的話,估計剛才就一劍要了我的命;只不過到現在她都還沒有動手,看得出來她應該對我沒有惡意。

我不禁說道:「我見過你。」

「何止見過呢?」

難道我跟她還有什麼故事不成?看來以前的生活果然比較生動有趣埃跟我有關係的女人有那麼多嗎?

說實話我感覺到這有點不科學。

我皺了皺眉頭,然後試探著問:「我們……搞過對象?」

她臉上的表情變了變,「說什麼呢?」

我舒出一口氣,「看來是沒有搞過了;你以前不是跟朱風一起嗎?」

不得不說她是一個美女,所以我不禁有點失望起來;不過想來也是,記憶裡面她是跟朱風在一起的;所謂的何止見過,也許關係並不是我跟她有什麼重大的關係,而是朱風跟她有重大的關係。

跟朱風有關係,不就是跟我有關係嗎?

她盯著我,問道:「朱風也回來了,是嗎?」

我點點頭,嗯了一聲。

「不過看到你,我大概也能想象到他現在的模樣了。你們應該都不再是原來的你們了。」

這句話倒完全有道理。我不禁再次點點頭。

「我爸也變了。」她再次說。

我愣住了,不過我馬上就想到了她的身份。是的,除了那個新任的魔王之外,還有誰呢?

而她爸,不正是蒙蒙嗎?

她現在是來找蒙蒙的嗎?

我幾乎要跳起來。都說那兩個新任的魔王現在已經不管事了;但是現在她終於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禁說道:「他的記憶被司徒無功奪取了。」

她倒有點怔住,「司徒無功?」

我點點頭,「是的,司徒無功。上次他們應該還去找過你。以前司徒無功還一直在羅澤的體內;不過現在已經分開了;但是羅澤的記憶還沒有拿回來。」

她深深地吸氣,然後說:「難怪了……司徒無功……」

燈忽然滅了;然後我就沒有聽到她的聲音。

我不禁問:「你去哪?」

沒有回答。我不禁開了燈,眼前已經沒有人了。

輕咬了一下牙,走出了屋外,也沒有看到她;連蒙蒙和瘋婆子都已經不見了。

房外的地上也已經沒有了那個老法師留下的血跡,就看到天上的月亮正明亮著,看來明天是一個好天氣。

剛才的那些屠殺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整個世界都顯得靜悄悄的。

樂園,已經把他們都帶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