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第一章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重生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同人競技

2011年,北京。

華燈初上的街道,比白天多了幾分嫵媚溫柔。

清華大學的校園宿舍里,剛剛二十歲的英俊少年方雲同學正坐在電腦前看書,同住的幾個同學因為學習太久,出去打一會兒籃球放鬆一下,但方雲沒有去。

忽然,宿舍的燈滅了,方雲一驚,以為停電了,可看了看外面走廊里的燈卻依然亮著,方雲心想應該是燈泡壞了,當下從抽屜里摸索出手電筒,照亮了,然後從抽屜里取出備用的燈泡,接著走房間,到走廊盡頭搬來了梯子,試了試平衡,小心翼翼上了梯子,突然腳一滑,方雲「氨的一聲驚叫,身子後仰重重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時間:明朝

地點:秦江縣

此時秦江縣的縣衙里,正忙得不可開交。這一天,年僅二十八歲的縣令方崇儼正在縣衙辦公的時候,忽然一陣頭暈,暈了過去,可把師爺和衙役們嚇壞了,趕緊找了大夫來看。

要說這方崇儼,還是七年前才來秦江縣上任的,當時他二十一歲,古代男子十七八歲已然成婚,但方崇儼二十餘歲卻還是孤家寡人,只有他一個人來上任。

他到了秦江縣之後,不但不收取當地富豪的禮物,還當場懲辦了幾個當地魚肉百姓的惡霸,令百姓大是讚賞。這幾年,方崇儼為秦江縣的百姓請命,愛民如子,清正廉明,深受當地百姓愛戴,但因此也得罪了一些富豪,他們在上面作怪,以至於方崇儼做了七八年秦江縣縣令,卻依然沒有往上升。

而方崇儼為官清正,而且長相俊秀,所以當地不少女孩子都很仰慕他,那些女孩兒的父母見他沒有妻室,也找了媒婆上門說媒,可無一例外全給方崇儼拒絕了,有一次一個媒婆說媒不成,問他為什麼不娶妻,他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感情貴在專註,始終如一1接著不再說話,周圍的人都猜測放大人可能以前有過愛人,可為什麼沒在一起,卻沒人說得出來。

而現在,方崇儼暈了過去,大夫來診治之後,說只是平時工作太過繁多,耗費了精力,以至於暈倒,吃幾服藥,休息幾天就好了。

丫鬟熬好葯給方崇儼吃下去之後,過了一個多時辰,方崇儼緩緩睜開了眼睛,坐起身來,守在一旁的丫鬟春梅見方崇儼醒了,不禁大喜,跑上前來叫道:「大人,您終於醒了?」

方崇儼看了春梅一眼,眼中露出驚訝之色,開口道:「你……你是春梅?」

春梅一愣,說道:「大人,你怎麼了?你不認識奴婢了嗎?」

方崇儼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春梅,你先出去吧!我要想點兒事情。」

春梅遲疑道:「可老爺……」

「出去1方崇儼喝道,春梅只得退了出去。

方崇儼低頭沉思著,良久之後,方崇儼嘆了口氣,說道:「沒想到換個燈泡居然穿越到了小魚兒與花無缺的世界了,真是想不到啊1

此時的方崇儼,已經不是原來的那位方崇儼了,而是前文提到的清華大學學生方雲。

方雲的靈魂此時附身到了這個方崇儼的身上,還接受了他所有的記憶,剛才醒來時,已經將這些記憶全部掌握,從這些記憶里,方雲得出,這裡是王晶定電視劇《小魚兒與花無缺》的世界。

原來,方崇儼以前是個窮秀才,自小父母雙亡,幸淂父母留下一畝田地,方崇儼才可勉強過活,以後的日子裡,他一邊讀書,一邊耕種,希望有一天能夠考取功名,施展一身抱負,為百姓謀福利。

在方崇儼十九歲的時候,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他認識了一個女孩兒,她叫慕容淑。

慕容淑是武林大豪門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無敵的長女,自小出落得美若天仙,又拜得高人南海神尼為師,集慕容家和南海神尼兩家之長,武功再小一輩里已罕有敵手。當時方崇儼見到慕容淑時,她才十六歲,當時二人在山上巧遇,當時方崇儼看到山上的風景,一時興起,作了一首詩,慕容淑聽見了,只覺這首詩做的十分美妙,便上前和方崇儼聊天,結果這一聊,二人居然大是投機,自此結為知交。

以後的日子裡,慕容淑時常偷跑出府和方崇儼一起遊玩、作詩等等,二人漸漸相愛,而方崇儼也知道慕容淑的真正身份,但絲毫不能阻攔對她的愛。

後來這件事情終於是瞞不過慕容無敵,慕容無敵聽說此事後大怒,當場帶著人就到山上找到正在遊玩兒的方崇儼和慕容淑,慕容無敵要殺了方崇儼,慕容淑以死相逼,說如果爹爹這麼做,她自己立刻自殺,慕容無敵不得已,只得將慕容淑帶回府中軟禁,放過了方崇儼。

方崇儼和慕容淑被迫分離,都是心死如灰,但也無法可想。

後來,慕容無敵為了自己家族的地位,要將慕容書送進宮為妃,慕容淑聽說了,把自己鎖在屋裡兩天兩夜不吃不喝,第三天早上,一臉蒼白憔悴的慕容淑走出房間,找到慕容無敵,說進宮可以,但要再見方崇儼最後一面,如果慕容無敵不同意,她就算死也不會進宮的,慕容無敵無奈,只得同意,但要慕容淑發誓,不得和方崇儼私奔,也不得和他做出任何出格之事。

此時,變成方崇儼的方雲,正想著記憶之中方崇儼和慕容淑那天相見時的情景:

那天……

「一入宮門深似海,不如罔顧一切隨我浪跡天涯。這等大事,當自己作主。」方崇儼深情地說道,「十年寒窗,我尚視功名為糞土;人生該由自己負責,非他人所擔1

她懂,她什麼都懂;「你不了解1她哽咽著笑了,「一直以來,你就如浮雲野鶴,自在愜意……孤家寡人,什麼也不顧、亦無牽絆,不曉得,也無須負擔……」

「我是不懂,是不懂1毫不覺逾矩,緊握她手、收緊,「我自私,我是自私!那至少、至少讓你我暢意一回!讓你在深宮中漸漸隕落,讓我如何忍?」

慕容淑笑了,「我沒辦法答應你……人生,不僅只為了自己,我無法如你般坦蕩豁達,此生牽挂甚多,那就由了我去吧1

「淑兒,隨我逃吧!天涯海角,至死不渝1握住細白柔荑,他眸中的堅定,讓她瞬間忘卻一切——老父、幼弟、稚妹。

「跟你走,那又如何?家中老幼怎麼處置?」她落淚,特別是年幼喪母的幼妹,讓她最為牽挂。

「那不該為你所顧忌1他無父無母,曾以報效朝廷、匡扶社稷為己任;而今,只要有她,足矣。

慕容淑甩開他的手,「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寒窗十年,你卻是枉讀了聖賢書1她頓了頓,「皇命不可違,何況身為慕容家長女,我有的選擇么?」

「長女!長女!那麼多年了,只有你在付出,他人何曾回報?是時候你該為自己而活1三綱五常,他又豈會不知?如今奸佞當道、昏君無能,他滿腔抱負早被淋熄,不如與她泛舟湖上,共度餘生。

奈何噩耗傳來,為了雄霸一方的私慾,慕容無敵竟不惜將女兒送入宮中,而今聖旨已下,只有逃,只要她願意逃,沒人能阻得了他們。他堅信自己能給她更幸福的日子,不料被斷然拒絕。

「我做不到,崇儼,我真的做不到1慕容淑近乎崩潰,「遠走高飛,那又如何?讓家人承擔那苦果?難道看著爹爹、弟妹被問罪,甚至株連九族?我逃得過,那又如何?又如何?」

「為逞一時之歡,累家人受罪送命;入宮為妃,保全家安健;若你是我,會怎麼選?」慕容淑哭著問,他啞然。

「你高堂早逝,你不明白。爹爹讓我進宮當聖上的妃子,父命難違啊!你又何苦陷我於不忠不孝?」

望著那令人心碎的容顏,他鬆開了緊握的手。是,他不知道該怎麼眩卻也知道該怎麼眩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是愚忠,是愚孝;他從來都曉得。但多少人以此為準,一生侍奉,莫敢不從?

抬手輕輕拭去慕容淑滿面的淚,他轉身,再也不回頭。

而她傷心欲絕的剪影,從此烙印在他腦海中。

就這般,過了七年。

在慕容淑進宮不久,宮裡就偷偷傳出慕容淑的一封信給他,慕容淑告訴他,自己為他謀取了一個官位,希望他能接受,信里還說這算是為自己做的最後一件事,好好當官,娶一房好媳婦,生一大堆兒女,代替自己享受自己享受不到的幸福,若有來生,再做夫妻。

當時,方崇儼雖然是萬般不願意當這個官,但慕容淑信中的求懇之詞,讓他不忍拒絕,最後還是去當了這個官,

這幾年來,方崇儼因為公正不阿,得罪了不少有權勢的人,但都沒有因此丟官,方崇儼想來,應該也是慕容淑在宮中暗中打點吧!

這幾年來,方崇儼從來就沒接受過任何媒婆的提親,因為他心裡,只有一個慕容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