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第十章憐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憐星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同人競技

第二日,方崇儼讓六女在客棧里等著,自己一個人上花落山。

此山的風景十分不錯,四周草叢有不少鮮花,方崇儼心想難怪移花宮要在這裡修建宮殿,此處的風景確實不錯。

照著《天下門派總舵地址》上所寫的方位,到了中午時分,方崇儼終於來到了移花宮的大門前。

方崇儼哈哈一笑,說道:「總算是到了1

話音剛落,忽然一陣女聲傳了過來:「來者何人,居然敢擅闖我移花宮禁地?1接著,六個蒙著面紗、手拿長劍的女子以輕功躍了出來。

那六個女子在地上排成一排,看著來人,見是個英俊的青衫書生,不禁一愣。站在中間那女子說道:「移花宮向來不接待外客,尤其是男子,你速速離去,我等姐妹饒了你的性命1

方崇儼笑道:「幾位仙姑,在下姓方,名崇儼,被一狠心負心女子拋棄,聽聞移花宮專殺天下負心人,這才來請求移花宮相助1

眾女子聽了這話,不禁一驚,剛才說話的女子又說道:「胡說八道!世間只有男子辜負女子,何有女子辜負男子之事?你莫要胡說八道,速速離去,還可保住一條性命,若驚動兩位宮主,你便是死無葬身之地1

方崇儼搖頭笑道:「仙姑此言差矣!誰說世間女子便不能辜負男子?那潘金蓮不是就辜負了武大郎另結新歡嗎?你移花宮說殺盡天下負心人,可似乎沒說要分男女吧?所以若女子負心,你們應當也要誅殺才是啊!否則便是重女輕男,實不公平啊1

「這……」那女子一時無法反駁,頓了頓,說道,「那你說說那個女子的姓名住址,待我們移花宮調查清楚了,若確實屬實,那在為你做主就是了1

方崇儼說道:「那女子名叫邀月,本是在下花了半個銅錢從妓院老鴇手裡買回來的媳婦,誰知道這女人不守婦道,居然偷偷跑來了你移花宮1

此言一出,六女大怒,齊聲叫道:「無恥賊人,膽敢辱罵大宮主,納命來1說著,仗劍刺向方崇儼。

方崇儼微微一笑,雙掌運起真氣,猛的擊出,一股強大的掌力擊向六女,登時擊中,六女大叫一聲,倒飛出去,摔倒在地,嘴角流出鮮血。

方崇儼笑道:「各位姑娘,你們的功夫太差,還是好好在地上休息一會兒吧1說著,大搖大擺地走進了移花宮。

移花宮與其說是一座宮殿,倒不如說是一座巨大的山洞,方崇儼施展輕功,奔進移花宮大廳,只見一座巨大的山洞被裝修的極為雅緻,不禁心道移花宮的人挺有品位的。

「何人敢擅闖我移花宮?1忽然,一個女聲傳了過來。

這語聲靈巧、活潑,彷彿帶著種天真的稚氣。接著,一個身穿雲霞般美麗的錦繡宮裝女子從內室以絕頂輕功飄了出來,她臉上戴著面紗,看不清楚容貌,但從露出的雙眼以上的輪廓和雪白肌膚可以看出必是個絕美女子。

方崇儼當下抱拳笑道:「姑娘有如此俊俏的輕功,看來定是移花宮的高手,不知是邀月憐星中的哪一位啊?」

那女子冷冷地說道:「你不需要知道這些,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就行了!」

方崇儼笑道:「哦?我倒想聽聽看1

那女子說道:「那就是從你踏進移花宮第一步開始,你就已經是個死人了1聲音之中透露出無限的冷意和威嚴。

方崇儼笑道:「哦?是嗎?那看來我是死定了,不過我還是想在臨死之前知道你到底是誰,這樣我見了閻王爺之後,也好有個訴冤的對象啊1

那女子聽了一愣,說道:「你這話倒也有些道理,好吧!我告訴你,我就是移花宮二宮主憐星,你到了地府如果真的見到閻王,記得告訴他你是死在誰的手上1說著,便欲動手。

「等等1方崇儼叫道。

憐星一愣,說道:「怎麼?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方崇儼說道:「也不算什麼遺言,只是我想跟憐星宮主打個賭,不知宮主意下如何?」

憐星一愣,冷笑道:「哦?這倒有趣!說說看1

方崇儼說道:「憐星公主武功蓋世,天下皆知,當世恐怕除了邀月公主以及失蹤多年的燕南天大俠之外再無敵手,但若是一會兒動手,你能將我殺死,那便算你贏;若不然,便算我贏,如何?」

憐星一聽,哈哈一笑,說道:「那你說說我贏了能得到什麼?你贏了又能得到什麼?」

方崇儼說道:「若是你贏了,那我自然是連命都沒了,也沒什麼好給得了,但若是在下僥倖贏了,那便請憐星宮主摘下面紗,讓在下一睹宮主的絕世容貌!您意下如何?」

憐星一聽,臉上閃現出一絲怒色,隨即笑道:「好!我答應你!接招吧1說著,一掌劈出,一道強烈無比的掌力隔空劈向方崇儼。

方崇儼微笑著一動不動,那掌力到了他身前便自然消散,絲毫沒有影響。

憐星微笑道:「果然有點兒本事1剛才那一掌憐星有心試探,看看對手武功如何,但雖然是試探,一般的武林高手卻也擋不下這一掌。

方崇儼笑道:「久聞移花宮除了碎心掌外,尚有霸道嫁衣神功和王道混元真氣兩門絕世神功,嫁衣神功邀月宮主學得,而憐星宮主則學得了混元真氣,不置可否展示給在下看看?」

憐星臉上登時變色,接著說道:「沒想到你對我移花宮還挺了解的,好!就讓你臨死前開開眼界,見識一下我移花宮的混元真氣1說著,雙掌緩緩運功,身體四周登時出現了淡淡的水藍色的光圈。

忽然,憐星動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掌擊向方崇儼,夾雜著混元真氣內功的碎心掌直逼方崇儼要害,只要稍微有點兒武功常識的人就能看出來,被這一掌打中,就算是有十條命也肯定完蛋。

就在憐星的碎心掌就快擊到方崇儼身體的時候,方崇儼猛地舉起雙手,運起移花接木,身體前方出現一道金黃色的光牆,憐星的雙掌正好擊在光牆上,憐星登覺自己的手掌被一股極強的吸力吸住,打也打不出,收也收不回。憐星不禁大驚,趕忙拚命運轉混元真氣,企圖擺脫這種吸力,可任憑憐星如何運功,始終無法擺脫這種吸力。

方崇儼笑道:「憐星宮主,你看起來很痛苦,讓我來幫幫你吧1說著,雙掌一震,登時將憐星震得倒飛出去,摔倒在地。

方崇儼笑道:「憐星宮主,這算在下贏了吧?願賭服輸,在下可要看你的容貌了1說著,奔上前去,一手飛快扣住憐星的肩井穴,另一隻手飛快地揭下了憐星的面紗。

展現在方崇儼面前的是一張俏麗之極的容貌,只見憐星外貌約莫二十六七歲年紀,容貌嬌美之極,簡直不似凡人所有,肌膚雪白無比,卻少了幾分血色,看起來十分冷艷,一雙眼睛卻充滿了不是她這種年齡該有的稚氣。

而最吸引方崇儼的是這個時代的女子都是十七八歲就嫁人,而憐星此時實際年齡已經快四十歲了,可依然保持處子之身,再加上修鍊絕世武功,容貌體能都保持在二十餘歲的階段,那種身上散發出來的成熟韻味以及處女應有的清純之感混合在一起,令方崇儼大是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