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第二十七章尚書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尚書府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同人競技

「哇!!1傅玉華看著如此景象,驚呆了,發出了一聲花痴的叫聲。

談天說地面面相覷,說地奇道:「移花宮不全都是女子嗎?怎麼是個男的?1

花無缺冷冷地說道:「胡卓,跟我走1

「你什麼人?敢到尚書府來搗亂?1胡卓尚不知道大禍臨頭,囂張地叫道。

「不走,死1花無缺冷冷地說道。

談天說地帶來的手下一見這人如此囂張,都是大怒,紛紛抽出兵刃,一起攻向花無缺。花無缺冷笑一聲,閃身上前,與眾人交起手來。

但見花無缺白衣翩翩,所使招式優美華麗,如舞蹈翩翩,偏偏招招蘊含殺意,以深得移花宮武功真諦,那些東廠中人如何是他的對手?立時紛紛被擊翻在地。

眾賓客一見,登時嚇得四散而逃。胡卓趕忙上前求饒道:「大俠饒命啊1

花無缺說道:「不想死,走1

「不行1忽然,房頂上傳來一個聲音。

眾人抬頭一看,只見房頂上坐著兩個人,一個二十八九歲年紀,一身藍衫相貌俊秀儒雅;另一任何花無缺差不多大年紀,相貌也很是俊秀,只是看起來有些輕浮,正是方崇儼和小魚兒。

只聽小魚兒說道:「我最難忘的是那個白衣白褲……這位白衣白褲大俠,你真的不能殺了他1

「理由1花無缺說道。

方崇儼說道:「因為我們要他,所以不可以1說著,和小魚兒一起躍了下來。

胡卓一見又來了兩個要抓自己的,驚慌地叫道:「我和三位無冤無仇啊!岳丈大人!救命啊,岳丈大人1

方崇儼笑道:「今日我要抓你,倒誰能救得了你!莫說你這位岳丈大人,便是劉喜那老閹狗來了今日也救不了1

此言一出嗎,周圍的賓客都是大震。談天說地二人大怒,上前喝道:「大膽!你居然敢辱罵劉大督主,難道不想活了嗎?1

方崇儼冷笑道:「辱罵那老閹狗有什麼不敢的?回去告訴那老閹狗,他想吸五陽二陰練隔空吸功我不管,但如果敢把主意打到我身邊的人,嘿嘿,到時候,必讓他生不如死1

此言一出,談天說地都是大驚,心道督主要吸五陽二陰的內力修鍊隔空吸功的事情乃是東廠的高級機密,現如今只有少數人知道,這小子是如何得知的?如果他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那督主的計劃會不會受到影響呢?

一瞬之間,談天說地二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大喝一聲,二人雙掌齊出,一齊攻向方崇儼,看來是決心要全力擊殺方崇儼,以此保守秘密。

「小心1花無缺和小魚兒齊聲叫道。

方崇儼微笑不語,不閃不避。登時,談天說地的四隻手掌全擊在了方崇儼。

忽然,談天說地只覺自己的掌力彷彿擊在了一團棉花之上,內力猶如泥牛入海,毫無反應,登時大驚,想要收回手掌,卻發現雙掌彷彿被膠水粘住了一般,根本抽不出,二人不禁大驚失色。

方崇儼笑道:「二位,幹嘛把手放在我身上不拿開?在下很喜歡美女,但對男人可沒興趣,後面的人快躲開,他們要飛過來了,去1話音剛落,談天說地登時被震了出去,往屋內飛去,傅尚書等還算精明,迅速躲了開去。談天說地二人飛進屋中,撞在貼了喜字的牆上,接著摔倒在地上,口中噴出鮮血,看起來受傷不輕。

傅尚書等人嚇得面如土色,莫說上前阻止,連話都不敢說一句。

花無缺雖然臉色不變,但眉宇間也多了份驚奇。小魚兒一愣,接著拍了拍方崇儼,笑道:「哥們兒,沒想到你的功夫還挺厲害的嘛1方崇儼笑道:「一般一般,天下第三1小魚兒笑著捶了方崇儼一拳,說道:「真、無、恥1

方崇儼哈哈一笑,忽然一閃身,一掌擊在胡卓胸口。

胡卓慘叫一聲,倒退兩步,捂著胸口,哭叫道:「哎呀!完了完了!我中掌了!我中掌了……咦?怎麼不痛啊?」胡卓摸著一點兒也不痛的胸口疑惑地說道。

方崇儼笑道:「當然不會痛了,這是慢性化骨綿掌,打中人是不會痛的。」

「啊?慢性化骨綿掌?被打中會怎麼樣?」胡卓驚疑地問道。

方崇儼笑道:「你看看你的左掌掌心1

胡卓趕忙攤開手掌一看,只見掌心中間有一團綠色的東西滲入肌膚,不知道是什麼。

胡卓大叫道:「這……這什麼啊?1

方崇儼說道:「這團綠氣每天會上升一點兒,一個月後就會到達心臟,到時候你的全身骨骼會其軟如綿,處處寸斷,臟腑破裂,慘不堪言,而且再無救治之法1

「啊?1胡卓大叫一聲,嚇得跪倒在地,不停地求饒。

花無缺一把上前點了胡卓的穴道,將他提在手上,向方崇儼攤出手說道:「拿來1

「拿什麼?」方崇儼笑問道。

「化骨綿掌的解藥1花無缺說道。

「喂,不是吧?這樣的人渣你還要給他解藥吃?」小魚兒說道。

「他要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比死更狠的代價,所以他現在不能死1花無缺說道。

方崇儼轉過頭,對小魚兒說道:「小魚兒,幫個忙好嗎?」

小魚兒笑道:「行啊!只要不是讓我去扮山賊搶人,什麼忙都幫1

「好1方崇儼一把上前,將小魚兒背起來,對花無缺說道:「白衣大俠,你我各負一人,比比輕功,若你跟緊我,不被我甩掉的話,那便算這個胡卓命不該絕吧1說著,施展輕功躍了出去,花無缺趕緊提著胡卓追去,只留下尚書府一幫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方崇儼背著小魚兒,花無缺提著胡卓,小魚兒和胡卓的體重差不多,基本上兩個人都沒占什麼便宜。花無缺從小在移花宮學藝,移花宮的輕功更是武林一絕,所以花無缺奔行速度很快;方崇儼雖然沒有練過什麼高深的輕功,但輕功高低取決於內力的修為,此時方崇儼的內力高出花無缺甚多,所以此時一直領先在前,但花無缺卻也沒有被甩掉。

方才方崇儼和小魚兒去尚書府的時候,讓玉燕和惡通天去城外的小溪邊等著他們,此時方崇儼也正在往那裡趕。

小魚兒被方崇儼背著,一路輕功狂奔,心中不禁也佩服方崇儼輕功了得,自己遠遠不及。而方崇儼奔跑之餘,也不忘和小魚兒聊聊天。

二人一跑一追,很快的便出了城,來到小溪邊,玉燕此時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發獃,惡通天則在小溪邊喝水。

方崇儼「嗖」的一聲停了下來,並將小魚兒放了下來。跟在後面的花無缺見方崇儼停了下來,也停了下來,將胡卓放在地上。

玉燕和惡通天見方崇儼和小魚兒回來了,都是大喜,趕忙上前和二人說話。

※※※

本書群號:195493498

本人qq:4503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