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第四十三章蘇櫻4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蘇櫻4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同人競技

朱府的飯廳之內,激情大戰正在上演。

方崇儼此時壓著蘇櫻,不停地動著,極樂之中同時通過陰陽交會大法吸取蘇櫻的處子元陰,只覺得一股股暖流湧入身體之內,接著竟然自動被自己的移花接木所吸收轉化為內力,方崇儼被吸功和歡好兩種快樂所刺激著,不禁意亂情迷,只是激烈的動著。

而蘇櫻此時也是神志不清,陰陽交會大法在施展的同時,男女歡愛的快感會放大十倍,此時二人都是彷彿身臨仙境,不知所謂。蘇櫻的呻吟聲、方崇儼的喘息聲都是下意識的發出的……

終於,方崇儼和蘇櫻都攀上了最高峰,方崇儼和蘇櫻雙雙大叫一聲,方崇儼身子一抖,積蓄已久的精華全部噴出來,射在了蘇櫻的身體里。

接著,方崇儼癱倒在蘇櫻身上,蘇櫻也是渾身無力,二人只是無聲地喘息。

方崇儼雖然早已歷經男女之事,但不管是哪一次,和誰做,所產生的快意都不如這一次,令方崇儼不禁讚歎這陰陽交會大法的妙意,第一次使用,就連自己這情場老手都抵受不了它所產生的快感,以後要是和玉燕、小仙女這樣的美女用,那……方崇儼不敢再想下去了,不然可能又要把新破瓜的蘇櫻在搞一次了。

方崇儼畢竟是吸取了蘇櫻的元陰,休息了兩三分鐘,立時恢復精力,站起身來一運功,發現自身真氣的渾厚度居然增加了兩層,方崇儼不禁又驚又喜,心道這陰陽交會大法居然能讓自己本身已經雄厚無比的內力提升兩成,簡直是不可思議!

此時蘇櫻只覺下面撕裂一般疼痛,動都動彈不得。方崇儼一見,趕緊上前摟住蘇櫻,說道:「蘇姑娘,如今你我既然已經……那我自然不能辜負你,剛才堂本正的藥箱里我記得有那種止疼的葯,我先幫你下面上點兒葯,再幫你穿好衣衫,然後咱們再說以後的事情。」

蘇櫻一聽,俏臉一紅,叫道:「不要!不要你上藥……」

「不要客氣嘛!你都已經和我……咱們已經可以算是夫妻了,沒事兒的。」方崇儼哈哈一笑,從藥箱里取出一瓶葯,打開蓋子聞了聞,確定沒事兒之後,便倒了一點兒出來,輕輕抹在蘇櫻因為初次破瓜而紅腫的**。

蘇櫻臉頰羞得通紅,只覺得方崇儼抹上藥之後,**涼涼的,疼痛稍減,當下慢慢坐起身來,方崇儼將衣服給她撿起來,服侍她穿好,這期間二人都沒有說話。

幫助蘇櫻穿好衣服之後,蘇櫻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下,說道:「接下來怎麼辦?你想怎麼對我?」

方崇儼一愣,說道:「還能怎麼辦?你犧牲自己的清白貞操救了我,我當然是要負責任的,我要娶你啊1

蘇櫻一聽,臉上又是一紅,說道:「可是……可是你還不知道我什麼樣的人,就說要娶我,這……你不怕我是個壞女人嗎?」

方崇儼摟住蘇櫻,柔聲道:「我不怕,如果你是壞女人的話,那我就做壞男人,咱們壞男人壞女人倒是一對兒,哈哈哈……」

蘇櫻一聽,撲哧一聲笑了,說道:「好了,就知道你會說。對了,你多大?」

方崇儼說道:「今年滿二十九了。」

蘇櫻聽了,問道:「那……那你有妻室嗎?說著,眼中露出不安之色。

方崇儼一愣,接著深吸一口氣,說道:「有的,而且不止一個。」蘇櫻一聽,臉色登時大變。

方崇儼哪裡不了解蘇櫻的心思?當下在她臉上一吻,柔聲道:「傻櫻兒,你別擔心那麼多,只要是我方崇儼真正愛的女人,在家裡就都是老大,都是正妻,你切不要有心理壓力,你救了我的命,我一定盡我餘生之力好好待你,不會讓你受委屈的。並且,我那幾位夫人都是賢惠淑良之人,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蘇櫻一聽,半信半疑地問道:「真的嗎?」

「那當然1方崇儼接著又說了好些甜言蜜語,總算讓蘇櫻笑了出來,蘇櫻也正式成為方崇儼的女人了。

接著,蘇櫻問道:「方大哥……我可以這麼叫你嗎?」方崇儼笑道:「當然可以了。」蘇櫻接著說道:「方大哥,你剛才吸了我的……恩,感覺怎麼樣,毒解了嗎?」

方崇儼笑道:「應該已經沒事兒了,而且我的內力也進步了不少,這功夫對增強內力很有幫助啊1

蘇櫻一聽,開心的一笑,說道:「那就好。」

方崇儼忽然想起,這陰陽交會大法原先的主人是堂本正,可為啥這堂本正沒有修鍊,他身邊可不缺乏女人啊!

方崇儼地上再看看堂本正的屍體,臉上連一根鬍鬚也沒有,再加上他剛才說話的聲音,此時方崇儼想起,有些尖聲尖氣,莫非他……

當下,方崇儼一陣好奇,於是對蘇櫻說道:「櫻兒,你先將眼睛閉上。」

蘇櫻一愣,問道:「幹什麼?」方崇儼說道:「別問這麼多,先閉上1蘇櫻倒很聽話,乖乖閉上了眼睛。

方崇儼走到堂本正身邊,一把將他的褲子扯掉,一看之下,發現堂本正果然不是個男人,而且他的下面也不是後天被閹割過的,而是天生即是如此,看來此人應當是個「天閹」,此時方崇儼才明白為什麼蒼井空她們幾個如此美貌,但堂本正卻沒有破過她們的身子。

當下,方崇儼將旁邊一個柜子推倒,壓在堂本正的下身上,遮擋住那塊地方,這才讓蘇櫻睜開眼睛。

蘇櫻睜開眼見堂本正的屍體的下面被一個柜子壓著,不禁一愣,問方崇儼怎麼回事,方崇儼將剛才的發現說了。蘇櫻聽說堂本正是個天閹,不禁覺得有些噁心,別過頭去,不再看堂本正。

方崇儼說道:「我們現在趕緊離開,我的朋友還在客棧等著我的解藥1

蘇櫻點了點頭,說道:「還要去把那些姑娘給放出來。另外把堂本正的藥箱一起拿走,裡面有很多珍貴的藥物。」說著,慢慢站起身來。

方崇儼關切地說道:「你要不要緊?要不然我背你1

「不用!敷了葯我覺得好多了。」蘇櫻微微一笑,說道。

方崇儼說道:「那千萬不要勉強啊!我去收拾箱子。」說著,走到堂本正的箱子前,忽然看見箱子里那個被黃布包住的長長的東西,方崇儼不禁一陣好奇,拿起來一摸,看起來是一塊長長的木頭。方崇儼心下好奇,解開黃布一看,卻是一塊靈牌,上面寫著:先母六毒鬼母之靈位。

方崇儼一見,不禁吃了一驚,將靈牌遞給蘇櫻看。蘇櫻一看,不禁大驚,說道:「堂本正原來是六毒鬼母的兒子,難怪用毒之術這麼厲害,還有萬毒散。」方崇儼說道:「據說六毒鬼母的用毒之術還在她哥哥六毒神君之上,但是七十餘年前她就失蹤了,沒想到她居然還有堂本正這個兒子。至於堂本正的父親是誰,堂本正以死,看來是沒人知曉了。」

蘇櫻嘆了口氣,將靈牌放在桌上,說道:「六毒鬼母乃是用毒高手,我是她的同行加晚輩,理應行禮。」說著,蘇櫻鞠了一躬。

方崇儼點了點頭,說道:「我們走吧1蘇櫻點了點頭,忽然說道:「那那個朱員外怎麼辦?」

方崇儼說道:「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留在世上肯定害人無數,不如早點兒了解他。」說著,走到昏迷的朱員外身邊,一掌劈下。

※※※

本書群號:195493498

本人qq:4503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