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對勿用小說的一點感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對勿用小說的一點感想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王啟年

最近進入書荒,無奈之下,心血來潮,將部分網路幻想名家的作品又拜讀一次,以前囫圇吞棗,一目十行,此番靜心細瞧,前後對照,小有所感,尤其是勿用大大的作品,觸動最多,綴詞成文,與諸君共研。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一文,初寫於1999年,乃是勿用大大發表與網路的第一部長篇。當時偶雖下載全文,收藏於個人電腦之中,卻並未留有太多印象,記憶所及,《臨兵》連載之時,名聲雖佳,但也絕非那段日子中最有人氣,評價最高的第一流的網路幻想小說。現在看來,《臨兵》一文,作為處女作,難免存在稚嫩之處,以至影響有限。及至03年《血夜鳳凰》一出,進步斐然,石破天驚,網路之中,叫好連連,及此功成,勿用大大正式進入了網路幻想小說第一流的名家之列。偶一讀之後,熱血沸騰,拍案叫絕,沉醉其中,追文不止,此中魅力,可見一斑。只是兩文都是在劇情發展之中噶然而止,結尾結的意外而又倉促,難免讓人頗有掃興之感。《青衣法王》迅速出籠,徹底鞏固了作者第一流的地位,

區區不才,謹就個人淺見斗膽放言幾句,如有錯漏,還請大家海涵:p

回顧三部作品,寫作基調似乎早已預訂,《臨兵》序言,作者親身說法,便是最好的寫照,「珍守著心中自給自足的天地,人世間,總有那麼一些人不合時宜的存在著。」這起首一句,三部作品主角的命運已然註定,甚至眾多正面配角,也是如此;p這也同樣預示著他們將來的道路,絕非一帆風順,而偶們讀者,也可定下心來,告訴自己,偶們看到的,將不是一部yy作品,透過作者的文字,偶們看到的,將會比偶們預料的,更加深刻一點。

「這是西部剽悍的民風種在靈魂深處的烙印,雖然不適於現今所謂的文明社會,但總是頑固的相信,天地間不甘忍受平淡若水的生命、以及莫名的欺凌和壓迫的還大有人在。自古春秋以來,在人世間不聞已久的俠義精神還會在一些默默無聞的人身上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傳承,流淌。就象現今已淪落至如速食麵一般的感情領域,依然有那麼一些人註定要固守著真情實感。愛得不顯山露水,悲傷也不露痕。默默的獨自在一旁欣賞情感殘酷與美的一面。他們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就如水晶玻璃飾品一樣最易破碎。但他們仍以自己的方式深刻地領悟著情感的真諦,並像月亮的清輝一樣幾千年不變的沉默不語、寵辱不驚。他們和一些秉承著古老信條的其他人一樣,堅信無論社會怎樣發展,科技怎樣發達,紅塵怎樣喧囂,總還會有人不願尋找速食式的情感,不願雌伏在任何的壓迫和挑戰面前。」

這段話說的更加明了,粗獷硬朗,豪放不羈的西北民風,透過字裡行間,撲面而至,蘊藏背後,深埋其中,淡然自持,情感內斂,寧折不彎、威武不屈、富貴不淫的堂堂丈夫氣概,在如今的網路幻想小說之中,珍貴得有如城市中的叢林一般。物慾橫流方顯滄海本色,在更加yy乃至xx的03年網路幻想小說的風潮中,《血夜》一文,不差是沙漠中的清泉,最難得的是,作者言行如一,手眼如一,在他筆下的作品中,在他作品的人物上,偶們切實地看到了這些閃光的精神。《臨兵》筆力略有粗疏的遺憾,已然在《血夜》破繭而出。

第一部作品,尤其是以現實為背景的,通常會從各個方面折射出作者的生活環境與成長經歷,不才冒昧,先於此胡亂揣測幾句,大家瞧在眼裡,一笑而過,便已足矣。《臨兵》一文的主角生長生活的地方,當是甘南一帶,文縣附近,不過記憶所及,那裡似乎米蝦米紅綠燈,所謂縣城離白龍江僅是咫尺之遙,而墨綠的河水,以鎮稱呼的地方,該不會是碧口吧?與實際有偏差,而作者又熟悉喜用的地方,莫非是老家?據說《血夜》的背景是山東某地,或者作者生於甘肅,而長於山東?三個主角都姓方,呵呵,莫非作者也姓方?

《臨兵》一文,對主角乃至配角的刻畫,明顯不如《血夜》,語言運用,行文布局,《血夜》也遠較前者為高,可見作者的巨大飛躍。《臨兵》,更象是系列遊記的集合,而《血夜》,則象是一人領綱下的多人演出,正派反派,均有獨自成長性格形成的經過,交相輝映,更使的《血夜》的水準再上台階。對法術門派的描寫,由《臨兵》發端,至《血夜》大成,《青衣》擴充,作者筆下的術法世界,隱隱自成體系,一個幻想小說名家的誕生,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栩栩如生的幻想世界,可謂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標誌,在此堅實的基礎上,未來如何,拭目以待吧。

孟勝藍的形象在兩部作品中刻畫都不很深刻,反映在作品中,女性角色多是如此,比之活靈活現的一個個呼之欲出的男性人物,難免失色不少,北方漢子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倒是《臨兵》中鐵梅小庄的矛盾糾葛,個人感覺最為出色:p

貼近生活,民俗民情,社會矛盾,時代困惑,一一歷現,這就讓作品擁有了相對深邃的現實意味,馬列原理的分析,大家可以參考學校的課文分析,偶就不羅嗦了:p人物,擁有強橫力量的人物,他們所要面對的矛盾,更多的是他們心靈乃至自己的矛盾,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問題,永遠是他們所難以面對的,但必須迎接的挑戰,他們,最終,也必將勇敢地去接受,去征服,去超越,而這其間的過程,就是偶等看文的樂趣所在了;)

只是前兩部的結尾實在非議太多,難以令人認同。雖然三部作品發生在一個時空,彼此交織,在幾日之前,偶很難把它們看做一個類似三部曲,緊密聯繫的作品,更多地,只把他們交織的部分,當作某些人物客串出場,帶動人氣的手段。可在最近重讀之後,我的看法改變了,至少在這三部作品中,甚至在第一部作品中,作者已然布下多處伏筆隱線,為即將展開的宏大世界預先鋪墊。方羽,孟勝藍,老蔫都是聯繫前兩部作品的關鍵人物,方羽老蔫內蒙再會的時候,老蔫提起的想要收做弟子的兩人,應另有遇合將自成一家那位多半便是方榕,雖然目前三位尚未在《青衣》中出現。但既然蛇妖提醒方遠要小心另兩個姓方的,它又與翠魑妖龍關係非淺,那麼這些人湊合在一起的機會看來並不遙遠。《臨兵》涉及的法術門派尚不算多,到了《血夜》中,巫門、道門幾乎一網打盡,唯一沒正式涉及的佛門也在《青衣》中以密宗為主的形式出現。玄武宗的秘密,到此才初露端倪,個人揣測,青衣法王,很可能就是玄武宗一支因故遠遁青藏,與當地術法結合的產物。再聯合前兩部都是突然終止,眾多人物、情節、背景都未交代的情況,進一步推測,作者在創作之初,大概便已勾勒了一個龐大的多部曲的創作計劃,三件傳說中的寶物或許會同樣編織進入那鋪墊連綴的眾多線索之中,而前兩部留而未述的結局,或許將在《青衣》或者下一步作品中給出答案,為多部曲畫下一個共同的句號。

白璧微瑕,儘管《血夜》等擔得起佳作的稱謂,可在某些小處,作者不知是否有意地保持著一些有待商榷的筆法,諸如「xx就那麼……」的句型,似乎用的多了點,黃易先生洋洋洒洒數百萬言,還時常被人用「虎軀一震、嬌軀一顫」來諷刺個沒完……三部作品中男主角的初戀都是半路夭折,所擔負的東西都相當沉重,尤其是方榕、方遠,相似的地方似乎比較多,閱讀起來那種悲憤、無奈與不屈,好象也似曾相識,如果說《血夜》是一個飛躍,那麼《青衣》就有些停步了,而且與現實相對遙遠,當然,作者喜好在開局之前渲染氣氛,鋪陳烘托,托起劇情高潮相對慢,未完的劇情畢竟是難以揣測的,盼望後面越來越好,再上層樓。至於在現今這個科學昌明的時代,對法術如何加以合理解釋,不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有點吹毛求疵了;p

方遠、方榕乃至更多偶們關心的人物,未來如何,且待作者分解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