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杜若蘭收拾好行李的時候,窗外下了一天一夜的秋雨也正好停祝

可她卻依然沒有決定好自己要去那裡。

一邊是兩年多沒見了的父母,一邊是讓自己牽腸掛肚的戀人。這短短兩三個禮拜的假期究竟要用在那一邊,已成了這兩天來她心中一個委決不下的難題。

作為女兒,她對已經兩年多沒見的父母自然挂念不已,恨不得立刻就回去承歡膝下。可是作為女人,她又對已經快兩個月沒有任何消息的方羽柔腸百結,愛恨交加到了魂牽夢繞的境地。

這個該死的傢伙,為了避免被自己掌握住行蹤,居然從來不帶手機。致使自己只能傻等他來電話,才能知道一點信息。

前一段時間還好,隔上個一二十天就能聽到他的聲音,得到一點他的信息。可是最近,已經整整有五十三天沒收到他任何消息了。

更嚴重的是,在這期間,他不但沒給自己打過電話,甚至連他父母那裡,都沒報過一次平安。

這怎能不讓人牽腸掛肚的擔心呢?

要不是掛在胸前的天心燈一直都沒出現什麼異樣,杜若蘭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到這個假期的來臨。

現在假期到了,行李也收拾好了,可她卻發現自己就算決定要去看他,都不知道究竟要到那裡才能找到他。

真是個可惡的傢伙!

「不管了,再等一天,如果今天他還不來電話,那明天就飛回去看父母1擔心猶豫了良久之後,杜若蘭就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咬牙做了個最後的決定。

就在這時,放在面前的手機響了!

「方羽!你還知道來電話啊?」

一把拿起手機,飛快的掃了眼陌生的異地號碼,杜若蘭衝口而出的埋怨中,已隱約帶上了一絲哭音。

「若蘭嗎?我是乘風,丁乘風啊,我回來了1電話里,傳來的卻不是她心目中方羽的聲音。

「啊!乘風?」強烈的尷尬和突如其來的這個名字,一下子讓她下意識的關上了手機。

楞了幾秒后,她摸著自己滾燙的面頰,發現腦海中已亂成了一片。

「他怎麼回來了?」

跑過去到衛生間用涼水洗了把臉,盯著鏡子中自己紅白不定的面頰楞了好久,她紊亂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期間,手機在短暫的停頓后,鈴聲一直在響。

長吸了口氣,讓心神安定了些之後,她又拿起了手機:「喂,乘風嗎?剛才不好意思,一激動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讓你久等了。」

「若蘭?我是方羽。」

電話那頭,這次傳來的卻是方羽清朗的聲音。

「方羽!你還知道給我來電話?」

心裡猛地一緊之後,一股說不清楚的委屈剎那間漫過了她的心頭,淚水隨著話語狂涌了出來。

「對不起啊若蘭,這段時間我在藏區,沒辦法給你和家裡報平安,讓你擔心了,對不起!以後保證不會再這樣了,別哭了行不?我會心疼的1

電話里的方羽似乎也動了感情,語氣中充滿了少見的歉意和憐惜。特別是最後一句話,能從方羽這樣木頭似的人嘴裡冒出來,更是充滿了別樣的深情。

杜若蘭眼中的淚流得更洶湧了,不過心情卻猛地一下子好了起來。

「讓我不哭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馬上去買個手機,然後馬上用新手機給我打電話來哄我,不然……」

「這個,好吧好吧,我馬上去買,買來就給你打電話,你等我1說完話,那邊的方羽就掛了電話。

「從藏區剛回來?他不是沿著大河往下走的么?怎麼又跑去藏區了?」

心裡開心的嘀咕著,臉上露出了笑容的杜若蘭放下手機,剛抽出紙巾要擦掉眼淚的瞬間,手機卻又響了起來。

這次她特意注意了下來電號碼,這才不慌不忙的打開了手機:「喂,乘風啊!剛才不好意思,一激動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讓你久等了。」

「沒事沒事!沒燙著吧,若蘭?沒想到幾年不見,你還是這麼不小心。不過這次這樣,令我很開心1

電話中,他的聲音依然充滿了當初令她心動的關懷,這讓她的心裡,也微微起了些波瀾。

「討厭,一見面就知道數落人!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這次回來,是不是準備要在國內發展?」

「今天剛回到首都,就趕緊先給你打電話報道了。這次回來是應邀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過些天還要回去。很久不見,若蘭你還好嗎?我很想你1電話里他的話說到後來,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感情。

「先給我報到?丁乘風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了?」

杜若蘭一張口,就習慣性的沖了過去。話出口了,才覺得有些不妥。畢竟,隔了這麼多年不見,還像以前那樣說話,好像有些過了。

「若蘭你別誤會,家裡和老師那裡我前兩天就打過電話了,不然我怎麼會拿到你的電話?我的意思是說,下了飛機后,我先向你報到了,家裡我等下就打回去。你還好嗎?若蘭!我真的很想你1

還好,電話里的他還像以前那般的脾性。不過這第二次提起的想你,卻讓杜若蘭的心猛跳了幾跳!

「哦,原來是這樣!我回來後過的很好,學生們很聽話,也很爭氣。我也經常想起你和其他留在外面的同學們,你們都還好吧?」控制著呼吸,她小心翼翼的斟酌著字詞作了回應。

「我們過的都還不錯。」

「那就好1

手機中出現了短暫的沉默,她也無意去打破這種沉默。

「若蘭,這次我參加的這個學術研討會級別很高,國際上很多頂尖的專家都會出席。湯姆森也來了,他也很想見你。正好我所在的研究所這邊還預留了個名額,反正會議時間只有兩天,也不是很長,你也來吧,咱們好久沒見了,大家一起聚一聚,好不好?」

短暫的沉默之後,電話中,又響了丁乘風振作起來的聲音。

「湯姆森也來了?他身體還好吧?」聽著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名字,有種已經有些淡漠了的溫情又在她心底隱隱泛起。

「頭髮都已經全白了,不過身體還很硬朗。聽說準備再帶一屆博士生之後,才準備退休。昨天和他通電話的時候,他說非常希望能見到你這個他門下最出色的學生。他是今天傍晚的飛機,如果你現在出發的話,還來得及和我一起去接機。若蘭,求你了,來吧1

「好吧,我盡量爭取試試1似乎有些鬼使神差似的,話語出口了,杜若蘭才反應過來自己似乎已經答應了去見他。

「哈,若蘭你能來我真是太高興了,你訂好機票后給我電話,我去機場接你。現在不多說了,你趕緊收拾吧,我等你1

真是昏頭了,自己怎麼會答應呢?」握著手機楞了好一會,杜若蘭都沒想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回答。

就在這時,手機又響了。

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手機號,不過看區號,應該是方羽的電話。

「最終,他還是應自己的要求,買了部手機。」

開心的笑容,再次爬上了將要打開手機的杜若蘭嘴角,這讓她,顯得俏麗無比。

放下手中已經開始發燙的手機,方羽發現自己的嘴裡都微微有些發乾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通話,也讓新買的手機提示電量不足了。

苦笑著搖了搖頭,他關了手機開始充電。

他知道,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基本上,以後的自己要被這東西給纏上了。

不過還好,他心底里對這種纏繞並不是很拒絕,特別是在經歷過入藏之行后的現在。最多也只是稍稍有些不太適應。

不過這種不適應與杜若蘭三天之後要飛過來的事比起來,卻又顯得根本不值一提。

認真來說,現在的方羽心裡微微有些亂,說不來是期待還是別的什麼,總之是有些亂。這對現在的他而言,實在是個不多見的狀態。

「我這算是在害怕還是在期待?」

稍一困惑之後,體內靈敏的異能就讓他回醒了過來。

再次無聲的一笑后,他走出了房間。

這是青城山下一座民居的二層小樓。

小樓面積並不是很大,上下兩層樓整個只有六間房子。下面是三個單間,包簡單飯菜每間每天十塊錢,上面三間是連在一起的,比較寬敞,不過價錢也比較貴,包飯菜每天需要四十。

他因為喜歡安靜,要的正是樓上的這個大間。

原本他準備只住一晚,等天亮游過青城山後,就返回陝西繼續從他入藏前的地方,沿著大河繼續下行。結果現在卻還要在這裡多待三天,等若蘭過來后才能再展開行程。

不過這樣也好,正好利用這幾天的功夫,好好調整下他那顆已被雪域高原的蒼茫和洪荒,給渲染的有些寂寥了的心情。

只有長時間在蒼茫遼闊的無人區跋涉過的人,才能體驗出他此刻的那種淡漠心境。

也只有在長時間體驗過這種靜寂和寥廓的曠遠之後,他才真正醒悟了為什麼在他當初出遊之際,父親和好友張遠之他們會再三提醒,他需要的閱歷和經驗,只有在繁華的城市,人多的地方遊歷,才能真正的獲齲

以往,生性喜靜的他不是很明白,但是現在,他卻真正明白了。

因為不管是在人生或是修行里,動和靜,就與陰和陽一樣,是不可或缺的統一。

九月的正午,道教名山青城山籠在一片淡淡的霧影中,彷彿在向站在山腳下的人們展示著它青城天下幽的美麗。

熙熙攘攘的人潮中,方羽含笑而立,凝神注目之後,卻婉拒了它的吸引,徑自踏上了去後山的幽徑。

相比與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的前山,整個被淡淡霧氣遮掩著住的後山就顯得分外幽靜。一條水泥石板和碎鵝卵石鋪就的小徑蜿蜒穿行在山澗綠林之間,不知不覺間,就已將人引入了更加幽靜的山林深處。

寂靜是整個後山的主色。

就連小徑之旁的山澗中,那一片幽深清澈的澗水,都似乎在這碧幽幽的山林中失去了喧嘩的俏皮,只是無聲的向著山下奔涌而去。

一路行來山幽人靜,一種難言的閑淡之意伴隨著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旺盛的勃勃生機觸動著方羽肆意外展的靈識,毫不客氣的向他證明著,青城作為名山的雄厚實力。

方羽從踏上小徑后,就一直掛在嘴角的笑容里,欣喜的味道越來越濃。可他腳下邁出的步子卻越來越慢,而他修長的身軀周圍的空間中,那種隱隱約約似乎有些扭曲的痕也在淡淡的水霧中愈加的明顯。

朦朧的霧氣間,他閑淡的身影似乎有了忽隱忽現的跡象。直到曲曲折折的小徑又穿出一片密林,他周圍這種有些怪異的霧氣和扭曲這才忽然散去。

「天師門下清風有禮,不知是道門那位前輩駕……」

隨著方羽停住的腳步,就好像有了約定似的,面前幾乎被幽深的密林遮掩住的涼亭里,響起了一把略帶磁性的男人聲音。

隨著聲音,一個身穿青色道袍,頭挽道士髻的年輕道人出現在方羽面前。

「小鎮方羽,見過清風道長。」

方羽心裡微微一樂,就當沒注意到行禮、說話都停在了半截的道人愣住的樣子,認真抱拳回了一禮。

「施主有禮1年輕道人清風的反應很快,就在臉上那一抹淡紅一閃即逝的瞬間,也很快改口就勢見了一禮。

「道長是青城山那座道觀的高弟?」

方羽在聽到他自報宗門的時候,就猜到他應該是青城山本地道觀中的道士。

對這些宗派源流再也熟悉不過的他而言,青城山中大致存在的宗派支流還是能分清楚的。

「施主誤會了,貧道乃是龍虎山七巧閣門下,並非青城諸觀中人。」

或許是少年心性,也或許是因為年輕道人正修行到的關口所致,方羽在聽到這句有些出乎他預料的回答時,清晰的感應到了面前這年輕道人眼中的笑意和些微的得意。

「原來你是來拜山的,看來我被青城這個所謂的祖山給矇騙了。嗯,這麼一來,道長和我就打平了1方羽微微一笑之後,開起了玩笑。

此時此地,他的心情非常的好,絲毫不因自己猜錯了被人笑而有什麼不自在。

「打平了?」清風微微一愣,隨即很爽朗的笑了起來:「呵呵,不錯,果然是平手了1

「道長不介意我進來歇歇腳吧?」

方羽覺得面前這年輕道士很有意思,完全不若平時所聞所見的出家人那麼拘謹和小心,所以有了和他聊聊的興趣。

當然,除此之外,方羽對這麼年輕的他能修行到這麼高的修為,也有著一定的好奇。

「佳客履至,榮幸之至!請1

年輕道人清風顯然也對方羽有著相當的好奇,很高興的側身而引。

方羽進到涼亭一看,其實和一路上見過的那幾個用來歇腳的小涼亭並沒什麼不同,依舊是一座看上去很古樸很本色,基本上融進了周圍景色的木石小亭。唯一有些區別的,就是此刻擺放在亭子中間地面上摞起的兩個小蒲團,以及蒲團上放著的一本線裝書。

方羽眼光一掃的瞬間,發現那是一本並不多見的太平經。

緊跟著,方羽聞到了空氣中還未退盡的淡淡酒香。

方羽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在他心裡,這偶遇的道士更有意思了。

「請坐,請坐1

似乎注意到了空氣中未散的酒味和方羽臉上愈濃的笑意,忙著收書分墊子的年輕道士清風臉上似乎又閃過了一抹淡紅。

「欲以花酒悟長生?」方羽含笑落座后,忽然眼神一凝,很突兀的冒出了這麼一句。

「啊?」很顯然,清風道人被他的這一句給說愣住了,臉色也迅速紅白不定的變換了起來。

「色是葯,酒是祿,酒色之中無拘束。話是不錯,不過宗法不同,次第有別。清風你想岔了。」方羽覺得路途偶遇也算有緣,所以忍不住又點了他一句。

龍虎山這麼大的宗門他自然知道,但是什麼七巧閣方羽卻從來沒聽過。

當然天下宗門派別這麼多,他沒聽過不了解自然也不稀奇。

可是在他得了天心燈,又經歷過那麼多事之後的現在,若是道門諸派中還有他沒聽過的宗門,一般來說,那肯定不會是什麼傳承久遠的大宗派。

可面前這個清風能在這麼一個小宗派里,能以這麼小的年齡晉入到現在這個境地,實數不易。

看他現在的狀態,明顯就是修行到了比較關鍵的瓶頸,又沒得到相應合適的指點,突破無門,所以正在試圖自己另尋他路以期突破,這麼做很危險。而且現在的他,已經到了比較危險的境地。

基本上,要是方羽沒看錯,按照現在的方式就這麼走下去,不出三個月,他就會走向旁門邪路。那樣的話,對他和他周圍的人,都是個不可測的災難。

現在既然有緣遇上了,方羽自然不會袖手。

「那該如何?還請前輩指點一二1一愣之後,清風迅速的反應了過來。

「男兒膝下有黃金,你儘管是出家人,可也是男人不是?起來說話1

方羽這一路上走來,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伸手一把就拉住了將要拜下去的清風。

「前輩?」

清風的臉上又閃過一抹淡紅,可滿是期待的雙眼還是盯緊了方羽。

「如雞抱卵,如龍養珠,抱元守一,經久不息。功夫到了,自然就成了。」

說到這裡,方羽停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另外,我不是什麼前輩,只是個希望能遊走天下的閑人。看來清風你還是太拘謹了。」

「拘謹?」清風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以往,整個龍虎山七巧閣自掌門師傅以下,從小到大,誰不在明裡暗裡的說自己頑劣或是張狂?長到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聽人當面說自己為人太拘謹了。

「對,就是拘謹。不過此拘謹非彼拘謹,等你明白了,你現在的瓶頸也就能突破了。你在這慢慢想,我要上山看風景去了。」說著話,方羽站起身來,轉身出了涼亭。

「方施主,你到底是那一宗的前輩?」

「不是告訴過你了么?我只是個過路的閑人而已,並不是任何一宗的前輩。」方羽頭都沒回,就那麼繼續優哉優哉的轉入了小徑深處。

涼亭里,沒得到預期中答案的清風望著空無一人的小徑,陷入了深思。

傍晚下山的時候,方羽路過涼亭,看到他還在那裡繼續發獃。

無聲的笑了笑,方羽沒去理他,徑自往山下走去。

三天後的清晨,已經走遍了青城山周遭的方羽再次踏上了小徑。

路過涼亭時,卻看到涼亭里打坐的清風身邊,又多了個穿著同樣道袍的老人。

老道很精醒,在看到方羽的瞬間,豎掌見禮的同時,做出了禁聲的手勢。

方羽在頷首回禮的同時,注意到了清風臉上隱約浮現的流光和老道道袍上明顯的汗漬。心裡微微一動,在放下心來的瞬間,忽然泛起了一縷清晰的思念,歸意猛地強烈了起來。

就在此時,順手放在衣袋中的手機卻顫動了起來。

他迅速往回退走,或許是心裡起了波瀾的緣故,他退的時候走的急了些。渾沒注意涼亭中,一直盯著他的老道在發現他忽然不見時,臉上眼中,流露出來的那一抹震撼和驚訝。

電話是本該今天來和他匯合的若蘭打來的,可是她卻沒有來!

「方羽,青凝出事了!你趕緊過來,越快越好,我等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