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章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上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方羽直到下了飛機,都沒想起來若蘭說的這個青凝是誰。

同樣,他也不太明白為什麼去了首都的若蘭,會跑到名城這裡來。

更不明白的是她在電話里說話時的那種急促和短暫。自然,也不明白為何在自己訂好機票,回電過去時,她的電話會關機。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在接到電話后第一時間內的反應。所以還不到下午三點,他就出現在了名城機常

這裡明顯要比四川熱的多,一出機場大廳,方羽就感受到了迎面撲來的熱浪,潮濕而又悶熱。

還好他素來就穿的簡單,再加上身體強悍的素質,這點熱不用調整,倒也還支持的祝

出了機場大廳門口,他摸出電話再撥,這次通過了。

「方羽,你趕快打車到名城醫學院來,半個小時后我在校門口等你。情況緊急,快點過來。我現在不太方便,咱們見面再說1

電話里,杜若蘭又是匆忙的這麼幾句話后,關了機。但是這次,方羽卻從她的語氣中聽到了濃濃的倦意和遲疑。

遲疑?

帶著心頭淡淡的不解,方羽往大廳外的停車場走去。那裡已經有數位計程車司機注意到了他的出現,正一窩蜂似的向他湧來。

就在這時,一輛警車卻有些突兀的橫插到了他的面前,吱的一聲中,停下來了。

方羽停住腳步,淡然自若的抬眼往車上望去,卻看到急速搖下來的車窗里,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孟隊長,怎麼會是你來接機?若蘭剛沒給我提起啊1上了車之後,微笑著的方羽眼中流露出了足夠的驚奇。

「鬼才知道你會在這裡出現呢,我也是剛下飛機。咦?聽你的意思,莫非表姐也在這裡?」

孟勝藍伸手將鼻樑的太陽鏡推到了腦頂,這才用她那雙漂亮而又銳利的眼睛斜了方羽一眼。

她還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方羽。更沒想到,表姐似乎也來了這裡。

「原來是巧合。呵呵,我還以為是孟隊長特意來接我的。沒錯,若蘭也在這裡,我就是接了她的電話才過來的。」

方羽笑著回答的同時,打量著身邊的警界之花,卻發現她眼神深處,隱隱流淌著一抹疲憊。

「賊眼霍霍的看什麼看?是不是想說我已經老了?」孟勝藍又斜了身邊的方羽一眼,口中強硬,眼波中卻有些微微的黯然。

「怎麼會?孟隊長風采依舊,只是覺得稍微清減了些而已,工作太辛苦了吧?」

「辛苦什麼啊,都閑了兩三個月了,這次要不是我下了功夫再三請求,還不知道要閑到什麼時候呢。對了方羽,幫我個忙如何?」

專心開車,頭也不敢多扭一下的孟勝藍說到後來,卻猛地的將身子轉向了方羽。雙眼中更是暴起了明亮的精光。

「要是你自己私人的事情,能幫我肯定不會袖手。不過現在,拜託你專心開車1方羽在點頭的同時,心裡卻隱隱閃過一絲猶豫。

這是直覺本能的反應,無關其他。

孟勝藍像是被他嚇了一跳似的吐了下舌頭,趕緊轉頭認真開車。

這種小女孩一般的俏皮動作卻沒有騙過方羽敏銳的反應。因為原本要幫忙的孟勝藍扭頭之後,卻奇怪的陷入了沉默。

方羽也不吭聲,只管默默的望著窗外不停閃過的樹蔭出神。

「難怪表姐有時候在電話里忍不住說他是根木頭!人家都明確開口需要幫忙了,都不知道主動表示一下,好歹……」

孟勝藍沉默了好一會後,忍不住又斜眼瞟了他一眼。可身邊這傢伙卻似乎比前段時間更難纏了,居然好像沒感覺似的還是望著窗外發獃。

心裡微微一惱,孟勝藍心中的傲氣狂涌,還真想從此不再開口向他提起這個話題。可是又一想到自己近兩三個月的閑置和憋悶,心裡湧起的這股衝動頓時又散了下去。

莫名的,一股說不出來的委屈又湧上心頭,讓她忽然有了想哭的感覺。但她知道,自己能忍住,肯定能忍住!

「你有那方面的潛質,不但有,而且你的潛質很優秀。不過……」方羽在心裡暗嘆了一聲后,開口打破了車內有些陰鬱的寧靜。

「不過什麼?」

孟勝藍霍然回頭,雙眼中滿是驚喜和焦急。

但是對於方羽能未卜先知般的開口道破自己的心事,她卻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因為,這樣才更像她心目中所知所想的方羽。

「你真的已經做好了進入這個圈子的準備么?這裡面,絕非你之前見過的、想到的那麼簡單。修行路上的坎坷和磨難,還有比死亡還要可怖的危險,這些都不是現在的你所能想像和理解的,所以我的建議是,你最好再仔細考慮清楚。」

方羽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色顯得很認真。

因為現在的他,並不覺得一個普通的成年人,特別還是個成年女人,忽然起念進入這個領域是件好事情。更何況,她相對特殊的職業背景,就已經早就註定了她走這條路的艱辛和危機。

「我還能有什麼別的選擇么?」

看他說的認真,孟勝藍的臉上終於流露出了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失落。

自血夜一案在主犯方榕神秘失蹤,陷入停頓后不久,負責此案的她和楊冰就被召回了總部。她不知道楊冰在彙報的時候說了些什麼,反正她在經過反覆一系列像是審查般的彙報和總結之後,被忽然調到了另外一個部門。

來接她去新部門報道的,正是曾經的夥伴,楊冰。

等她在那個外表普通,內部看上去有些冷清的神秘部門報道后,才知道自己因在血夜一案中的出色表現,被這神秘部門相中,所以調了過來。

剛開始,她也為自己能加入這個部門而振奮不已,可是在被冠以先熟悉一下情況的名義下,扔在資料室坐了一個多月辦公室后,她才明白了自己的真正處境。

在這部門裡,除了作為絕對主力的那十二個人之外,其它像自己這樣的人都只算是後勤部門的成員。

這就意味著,以後再沒有激烈的戰參加,也沒有各種各樣的罪犯等著她去親手抓。以後等待她的,就是等她熟悉了這個新崗位后,每天埋首在各種各樣的文件堆里,尋找有用的信息,查找相關的資料,整編、匯總以及寫不完的報告!

比這更可悲的是,因為這個部門的特殊,就連這些數目龐大的後勤人員,絕大多數也都是經過特殊的程序和渠道特訓出來的。換句話說,也就是這些人在來這裡報道之前,就已經被安排好了和他們能力相適應的位置。

而她,卻是一個特殊的例子!

作為一個普通的正常警察,她的能力稱得上出類拔萃。

但是作為這個部門的特勤人員,事先她卻沒有經過足夠的專門訓練,可是又有足夠的忠誠和業績。血夜一案中,她又涉入的太深,而且楊冰對她的表現也有足夠高的肯定。

所以,不知道上面出於什麼考慮,她被幸運的調進了這個部門。

說她幸運,是因為凡是能加入這個部門的成員,無一不是被國家再三審查過的精英級的忠誠衛士,薪資待遇以及權力方面,更是和其它的部門有著天上地下的差別。

可以說,以她的資歷和業績,能通過審查進入這個部門,對很多人來說,絕對是一種足夠彈冠相慶的好事。

可是對她來說,卻絕非這樣。

首先,這種看起來安逸舒適的文秘性工作就不是她所喜歡的。

如果喜歡這種類型的工作,當年她就不會硬頂著家裡的壓力,以她足以考取國內最優秀大學的成績報考了紀律部隊。也不會在專業中選擇了對一個女孩來說很是艱辛的刑偵專業。更不會在以極其優異的成績畢業后,在短短的數年間,就從最底層的一個普通警察努力到現在這個位置。

這期間,除了有一定的運氣成分之外,絕大多數,都是靠她本身的天賦以及努力一點點拼搏出來的,其中的辛酸和甘苦,早已讓這份職業和伴隨著它的危險以及刺激,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主色。

但是,現在卻要讓她像個剛畢業的新手一樣,老老實實的成天坐在辦公室里,對著那些文件消耗自己的生命,這絕不能是她所能承受的。

即便是在經過了多年紀律部隊的訓練,服從命令的鐵律已成了她本能中一部分的現在,這種工作,依然還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其次,這種像是擺設一般的工作性質也根本不符合她的性格,儘管她也知道這類工作同樣的重要,可她,卻依然無法忍受。

而且,在剛知道自己是調進這個部門時,心底里曾隱隱泛起過的那種莫名的欣喜和悸動,也讓她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儘管,抵觸的理由她自己都不願去多分析!

同樣,對於這份工作的熱愛,也使她心裡從頭至尾,都沒泛起過哪怕一絲半點退出紀律部隊的念頭。

所以在知道自己的實際處境后,她開始全力為了自己的將來而努力。經過兩三個月不懈但成效不大的努力后,她終於明白了阻礙之所在。

這是一個處理特殊事件的特殊部門,除非她擁有和楊冰他們那十二個人類似的能力,否則,就算她再怎麼爭取,上面也不會讓她成為這個部門的戰鬥主力。在知道這個問題癥結所在的當時,她就本能的想起過方羽。

其實她進入這個部門以後,因為之前和楊冰的共事,以及她在以前工作中的經歷,都讓她和楊冰以及這個部門中的其它十一位特殊成員之間,有了一定的共同話題。

因為即便是奮鬥的領域不同,可大家畢竟都屬於奮鬥在第一線的戰鬥人員,很多在血與火的邊緣凝結出來的感受,相對容易的就成了他們彼此欣賞的基矗

所以她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在這特殊鐵血的紀律部門,基本弄明白阻礙自己的癥結所在。

其實在這期間,早已知道癥結所在的楊冰他們十二個人都曾明裡暗裡的各用手段試著幫過她,可她畢竟年齡太大,之前又絲毫沒有這方面的基礎,所以只能略帶遺憾的暫時放棄。畢竟,作為國家特殊紀律部隊的成員,他們所擁有的能力以及他們的背景,都在限制著他們幫忙的範圍。

但是,這種限制卻並不影響他們在其它方面的幫忙,所以才有孟勝藍這次像是半旅遊似的出行。

起碼,在他們看來就是這樣。

一個女大學生墜樓自殺,在經歷過太多匪夷所思事件的他們眼裡,根本就不是什麼太過新鮮的事情。

要不是那女孩體內,有些奇怪插了十幾根金針,伏屍處還有條斷裂開來的護身符,顯得有些奇怪,所以才會有資料報送到他們這部門,讓他們判別是否要接手這案件的話,這樣很普通的自殺案就根本不屬於他們涉足的範圍。

要是換做以往,這類沒什麼明顯特徵的案件他們也就是過過目,隨即就會交給當地警方處理。但是這次,卻因為有了孟勝藍這個已經快憋壞了的警界之花,所以很自然的就變成了他們接手的案子。

被孟勝藍纏的有些頭疼的上司也算是鬆了口氣,只要不是太過詭異的案件,以孟勝藍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

就這麼著,她被派了出來。

可她卻沒想到一出機場就見到了打電話的方羽。於是,在欣喜和微微的悸動中,她把派來接她的警車司機給支開了,因為有些事,她不希望別人知道。

可是上車后,在說出需要幫忙的要求之後,她心裡卻又猶豫了起來,因為她猛地又想起了自己職業和背後部門的特殊。

畢竟,就算是為了表姐的幸福,她都要再三掂量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非要方羽幫忙才行?

一時間,這猶豫和一些其它的東西在她心裡掀起了狂瀾,所以她又沉默了。但是,發覺了她情緒波動的方羽卻又接上了。

既然已經開始了,她心中其它的顧慮也就暫時消退了。畢竟,這於她,是件至關重要的大事情。

「其實,要是能換個角度來看,人生中,並沒有多少事是絕對沒得選擇的。」

方羽從她的失落中看出了太多的東西,所以儘管知道自己的勸說起不了多大作用,但還是說了出來。

「總有些事,是沒辦法選擇的。因為選擇的代價,我支付不起啊,方羽1一愣之後,孟勝藍的臉上露出了個蒼白的笑容,眼眶中,已有淚光在閃動。

「那你想我怎麼幫你?」方羽心裡又嘆了一聲,認真了起來。

「算了,這個回頭等我想好了再說。你現在不是買了手機么,號碼多少?」孟勝藍的情緒轉變的很快,就一句話的功夫,她眼中的淚光已經變成了捉狎的笑意。

「沒事別給我打電話啊,有事也最好別打,我經常不接的1方羽臉上很配合的露出了個苦笑,把號碼報了過去。

「嘿嘿,表姐的也不接?」

像是換了個人的孟勝藍打趣了一句后,忽然心裡一愣,「怎麼好像這半天自己好像對錶姐是否來了這裡並不是很在意?」

在心裡閃過這個念頭的瞬間,她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對了,表姐在哪等你?我先送你過去。」

「她說在名城醫學院的門口等我,你知道地方吧?」

「名城醫學院?」孟勝藍又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