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章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下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是啊,你不會不知道在哪吧?」

方羽也是一愣,看她自己開車的樣子,應該對這個城市很熟悉才對……

「當然不是了,我中學可是在這裡上的呢,對這裡熟悉的很。」有些恍惚的順口回應了一句后,孟勝藍卻將車速緩緩降了下來。

方羽詢問的眼神落在了她臉上。

她也認真了起來:「你剛說是表姐急著讓你飛來的?她說原因了沒?」

「沒有!早先我還以為她在首都,本來說好她今天來青城山找我匯合的,結果早上她卻忽然打電話要我到這裡來,語氣聽起來很急,但是原因卻沒告訴我。」

方羽心裡隱隱一動,直覺里發現了一個可能,所以也很詳細的介紹了之前的情況。

「看來這次可能真的又要你幫忙了1孟勝藍心裡暗嘆了一聲,到了此刻,她都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哦?」

「表姐就是在那所學校讀完大學的。昨天凌晨,那裡有個女學生墜樓自殺。我就是被上面派來調查這案子的。對了,忘了告訴你,我前些日子新換了個部門,特殊部門。」孟勝藍說到最後,視線不自覺的扭向了窗外。

此時此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擦在紀律邊緣的這些話。

「難怪你身上會有那些波動。」

孟勝藍的話並沒有讓方羽的神色有什麼變化。其實在最初見到孟勝藍的第一眼,他就感應到了她身上不同以往的那些波動殘留的痕。

「那麼,說說派你來的原因吧,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當我沒問。」但是,方羽隨後的這句話卻讓孟勝藍一下子驚訝了起來。

「這次見面,方羽你好像變了很多1孟勝藍扭頭仔細的盯了一眼方羽。卻沒從外表上發現太大的變化。當然,她指的也不是外表。

之前認識的方羽儘管閑淡到有些客氣,也看似很有禮貌,但是骨子裡卻有種拒人於數米之外的疏離。

以往感覺中的他,對人對事就像個遠遠的旁觀者,儘管必要的時候會出場,也會幫忙,但本質上給人的感覺就是個在一旁俯視著的看客,而不是個參與者。

就像在風水一案中,儘管答應了自己幫忙,可那種疏離感卻從頭至尾都未曾隱藏過。可是這次,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起了這麼大的變化?難道是表姐的緣故?似乎又不太像的樣子礙…

「我還是我,能變成什麼樣子?注意開車啊,小姐1方羽基本忽略了她眼中的驚訝和好奇。

「嘿嘿,你不告訴我是吧?難道我不會去問表姐么?」孟勝藍心裡忽然有些不太舒服,不過臉上卻沒表現出來。

「最多也就是經歷的事情多了后,心境上有些變化而已,還能變到那裡去?」方羽一聽要糟了,就趕緊招供。

這兩個姊妹湊到一起后的威力,他至今都心有戚戚。

「好吧,這次就饒了你,等回頭有空了再和表姐一起審你。」

孟勝藍一看車已經出了機場高速的閘口,所以也變得認真了起來:「方羽,你是中醫世家的子弟,之前可曾聽過那家名醫擅使金針?」

「金針?」方羽一愣,有些不解。

「就是針灸用的那種針,總共有十幾根,最長的是尺半長針,不過全都是純金打造的那種針1

「純金打造的尺半雙龍針?」方羽一聽,就來了精神。

「咦?看來這下問對人了,你怎麼知道尺半的長針有兩根?」一看方羽的反應,孟勝藍的車速又慢了幾分。

「如果你說的真是金針的話,那我還知道不光是尺半長針有兩根,而且全部長短不一的金針總共應該有十六根。怎麼,這和這件案子有關係么?」

似乎沒聽到方羽的追問,孟勝藍只管自語似的困惑了起來:「十六根?不對啊,屍體上只找到了十五根針……」

方羽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這是面前的某人在迂迴著泄露一些內幕呢……

所以他臉上笑容出現的同時,也配合了起來:「別說十五根針插入身體,遇到高手,就算是一根針插入人體,都會引發數種不同的後果。如果針技高明,而又有相應藥物配合的話,有三五根針就可以將一個正常人像一個傀儡般的控制起來,變數實在太多了。」

說到這裡,他似笑非笑的掃了眼正聞聲皺眉的孟勝藍,又繼續自語似的說道:「不過現在所謂的針灸高手要想自如的使用傳說中的金針,估計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基本上,他鍊氣的水準要遠在普通名醫之上。最起碼,也要到我父親的那個層次,才有可能能用。不過,也僅僅只是可能而已,具體如何,還要看這金針的做工和材質1

「真是怕了你這個神棍,比我還能裝。呶,資料在這裡,自己看吧。」孟勝藍聽他這麼一說,乾脆一咬牙,不再迂迴了。她知道,要想得到方羽這樣的人真心幫助,自己要是不先坦誠一點的話,根本沒有可能。

至於紀律或是保密之類的東西,她現在乾脆省略了。因為相比方羽自身需要的隱諱,她的這些根本不值一提。

「居然是傳說中的度劫九針和七巧續命針……」方羽打開資料迅速瀏覽了之後,盯著驗屍報告驚訝了起來。

儘管報告上只指出了十五根金針入體的位置,可是以他身為醫者世家子弟和天心燈得主的學識和認知,他馬上就看出插在頭部的那九針的位置,恰好是傳說中針法的至高秘技之一,度劫九針的位置。

而其餘六針的位置,看其分佈,也是針法中相當難以掌握的七巧續命針所在的位置。

要是光看到七巧續命針的出現,他就算驚訝,也不會驚訝到失聲的地步。他之所以會失聲,完全是度劫九針的關係。

因為即便是現在的他,或者是他父親,或者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個同為名醫的父執,都不曾擁有正確完整的施展度劫九針的水平。

因為作為傳說中針法至高秘技之一的度劫九針,之所以被稱為傳說中的秘技,並不是它下針的位置不為人所知。

相反,很多針法的大家都知道下針的那九個位置,但是據他所知,除了傳說中數百年前,曾在杏林中曇花一現般出現過的一位蘇姓名家之外,還未曾聽過之後的歷代名家,有誰掌握了下這九針的正確手法。

因為只有用正確的手法,在正確的位置下了這九針,這九針才算是名副其實的度劫九針。據說,當年那位蘇姓名醫就是靠這九針,治好了當時令天下名醫束手的當朝太子瘋癲之症,而被皇家御封為針神。

那九針的針法,也被當時的杏林尊稱為度劫九針。而他也迅速由一個默默無聞的郎中成了三品的御醫。

可不幸的是,在他成為御醫后不久,據說就因醫病而牽扯進了一個謀逆事件,結果被全家抄斬,絕代針法也因此成了絕響。

之後的數百年裡,歷代針法大家都曾嘗試過研究出正確的手法,但卻沒有一個人獲得成功。甚至在這期間,有數位曾名噪一時的名醫大家,卻因研究不成弄出人命而賠上了自己性命。

這在杏林中,除了讓這度劫九針愈加成就了至高秘技之名的同時,也慢慢讓它成了傳說中的一個禁忌。

沒有正確的手法,在那九個位置下針,就等於是在禍害病人和醫生自己。

可是面對著一個行業中巔峰的秘技,在不敢輕易嘗試的同時,這九針也不可避免的成了那些晉入大家行列的名醫們心目中挑戰的目標。

而方羽,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從同樣唏噓不已的父親口中得知這九針來歷和位置的。

現在,居然在一個墜樓自殺的少女身上發現了這九針。

而且根據驗屍報告上的分析來看,這傳說中已成了絕響的九針先入的體,然後才后施的七巧續命針。這已經讓他吃驚不小了,更讓他吃驚的是,在這身中這兩套針法之後,這少女隔了很久才從學校的教學樓上墜樓身亡。

這也就是說,度劫九針是用正確的手法貫入這少女體內的。

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她為何在九針入體后,還能施展七巧續命針和活動了這麼久。否則,要是用錯誤的手法下針,立時斃命是她唯一的結果。

咦?這少女也姓蘇,莫非她就是那位傳說中針神的後人?可她卻為何又要選擇自殺呢?究竟是什麼原因逼得她走上這條自殺絕路呢?難道以她能作為一個孤兒,獨自熬到即將大成的堅強,都抵擋不住么?實在太可惜了!

方羽一驚之後,心中疑雲大起。

現在,就算不為了其它原因,就為了這套剛現世又成絕響的度劫九針,他都不會袖手不理。

只有他這樣的醫家子弟,才能真正明白這套針法對病人的價值,也只有他這樣的醫家子弟,才會對這同為醫家子弟的跳樓少女背後的死因下這種追查到底的決心!

「方羽,方羽1他的驚訝並沒能持續太久,納悶不已的孟勝藍很快開口拉回了他的心思。

「不好意思,剛才因為太驚訝,有些走神了。」方羽在歉然一笑中開口道歉。

「你也會驚訝?因為這案子?」孟勝藍瞪大了眼睛。

隱約間,她知道自己的直覺應驗了。方羽這次被表姐這麼匆忙的叫來,很可能就和自己要查的這件事有關。

「嗯,這女孩體內的針有玄機……」方羽也沒想過要瞞她,再說之後很多地方需要她幫忙,所以就把自己所知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等他剛說完,車也已經拐上了去醫學院的路。就在這時,孟勝藍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方羽,不好意思,看來只能送你到這個地方了。我這邊現在有緊急情況,需要馬上回去報到。」

關了手機,一腳踩住剎車后,孟勝藍隔著窗口對已經下了車的方羽解釋。

「這不已經到了么?我都能看到校門了。再見!對了,要不要給若蘭說你也來了?」方羽在擺手告別的同時,忽然心裡一動,又多問了一句。

「暫時還是不要,等我回去了解情況了再說。等方便的時候我會她一個驚喜。再見1孟勝藍猶豫了一下,搖了搖握在手中的手機,掉轉車頭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