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章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上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杜若蘭來到校門口的時候,正好碰上失魂落魄的蒲忠義像個遊魂似的往回走來。

九月的天氣很熱,校門口人來人往的也算熱鬧。可是人群中的他,此刻卻像是很冷一樣,雙手交叉緊抱著肩膀,蒼白的臉上,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地面,一步三搖的慢吞吞走著,就連不少人跟他打招呼,都像是沒聽到一樣,根本就沒理會。

杜若蘭看著他,心裡的那種不舒服又濃了幾份。

要不是自己莽撞,或者也不會鬧到現在這步田地吧?

「小蒲,你父親安頓好了嗎?」心裡重重的嘆了一聲后,她伸手拉住了蒲忠義的胳膊。

「啊?杜師姐!你說什麼?」

明顯不在狀態的蒲忠義顯然被她給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后一看是她,整個人似乎一下子就回醒了過來:「師姐,你怎麼出來了?是不是青凝好點了?」說著話,他抬腳就要往裡跑。

「沒有,青凝還是老樣子。我出來等人。」耐心解釋的杜若蘭心裡又嘆了口氣。

「哦,那我馬上進去陪她,她現在肯定希望我在她身邊的,我這就去陪她1身子明顯一顫之後,蒲忠義抬腳又想跑。

「小蒲你冷靜點,青凝不會有事的,我保證!可是經過剛才你父親那麼一鬧,你覺得你現在再去,會有什麼好結果嗎?你冷靜點1杜若蘭手上一使勁,硬拽住了他,聲音也稍稍大了起來。

校門口經過的眾人都被驚動了,紛紛往他們這邊望來。

蒲忠義也顯然察覺了這點,稍稍冷靜了一些。「師姐,我……」話沒說完,淚水就已從眼眶裡滾落。他慌忙用雙手遮住臉龐,無聲的抽泣了起來。

「小蒲,你現在情緒太激動,裡面蒙老他們也正在焦躁中,你現在再過去不但於事無補,而且還會對你和青凝的將來製造更多的阻礙,聽師姐的話,回去好好陪培你父親吧,順便你自己也再冷靜一下。師姐答應你,青凝這裡一有什麼新變化,第一個就通知你好吧?聽話1

杜若蘭心裡稍稍有些著急,方羽眼看就該到了,而自己也出來了不少時間,要是再多糾纏一會的,恐怕裡面那傢伙又要追出來了……

不過急歸急,但是面前這學弟還是要勸的,否則,本來夠亂的事情就要更亂了。

「好吧,杜師姐,我聽你的,要是青凝那裡有什麼新變化,你一定要記得通知我啊,拜託你了1或許是蒲忠義明白了她的苦心,也或許是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在校門口哭泣讓他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總之有些出乎預料的,蒲忠義很快做出了她希望的回應。

「嗯,一定1杜若蘭重重的點頭,表示一定會第一個給他通知。

「那我走了,謝謝師姐1蒲忠義抹去臉上的淚痕,深深給她鞠了個躬后,轉身走了。

「噓1杜若蘭長長的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已經走出幾步的蒲忠義忽然又轉過了身體:「杜師姐,你剛才說你保證青凝不會有事,是真的么?」說話的同時,蒲忠義的雙眼中全是執著和企盼!

「我保證,肯定沒事1

杜若蘭心裡稍稍遲疑的瞬間,就張口給了他一個非常響亮的肯定!

重重的點了點頭之後,蒲忠義帶著滿心的希望跑遠了。

「若蘭你在保證什麼?」就在杜若蘭盯著蒲忠義跑遠的背影心神有些恍惚的時刻,她耳邊卻響起一把清朗的聲音。

這聲音是那般的熟悉和親切,頓時讓她忘了一切似的大聲喊出了一個名字!

「方羽1

旋風般的轉身,兩米外,陽光下,正含笑走來的,可不就是她一直在等的方羽?

飛一般的衝上,腦海里一片空白。等醒過神來時,她才發現自己正以前所未有的親密撲在方羽懷裡,而方羽的手也攬在自己腰間,正輕輕不停拍著自己。

臉上泛起大片的紅暈,就在心底涌過的那陣幸福中、就在周圍眾人的嬉笑聲和目光里,她乾脆把頭藏進了方羽的懷抱,嘴裡卻在低低的發著命令:「木頭,怎麼現在才來,都等你好久了。」

方羽的臉上也微微有些泛紅,卻不知道此時該說些什麼,只能有些獃獃的傻笑著相陪。

不遠處響起的尖利口哨聲解決了他的難題,就在口哨聲響起的時候,依然紅著臉不肯抬頭的杜若蘭離開了他的懷抱:「跟我來1

說著話,她的手順勢挽住他的胳膊,低頭往方羽來路上走去。

方羽也不多問,只管傻笑著跟她一路疾行。

直到走了好一會,杜若蘭才抬起了依舊有些發紅的臉飛快的四下觀望了一圈,這才鬆了口氣。

扭頭,卻看到方羽正笑嘻嘻的盯著自己看個不停。她臉上又有發燙的趨勢:「傻看什麼?沒見過么?」

「你害羞的樣子以前還真是沒見過,若蘭,現在這樣的你很好看1沒想到幾個月沒見,方羽也變得會說話了。

她在心裡暗喜的同時,卻故意皺起了眉頭:「難道我平時就不好看么?」

「呵呵,當然也好看,不過味道不同!對了若蘭,我們這是要去那裡?」

方羽當然不會上當,很自然的改換了話題。因為他發現,不知不覺間,若蘭拉著他已走到了他和孟勝藍分手的路口。

「先去對面賓館給你登房間,其它的事情我們等下再說。」說起這個,杜若蘭臉上的笑容頓時斂去,心情又有些沉重了起來。

「若蘭,現在可以說了吧?」

在對面的賓館登好房間,方羽做了簡單的梳洗后,來到了杜若蘭的對面。

「再等一下,讓我先好好看看你1杜若蘭放下手裡的茶杯,站起來拉著方羽的雙手仔細打量個不停。

面前的方羽,依舊是年初分手時那種清清爽爽的樣子,修長的身軀挺拔依舊,英俊端正的臉龐之上,那雙清澈的大眼依然像兩汪深不可測的潭水,散發著無窮無盡的魅力,吸引著她的目光和心神,不停的往裡陷入。

臉色忽然微微一紅,她鬆開方羽的雙手往後退了一步:「你好像有什麼地方變了,但是我卻找不到到底是那裡變了。」

「呵呵,變黑了吧?似乎比離開的時候也瘦了兩斤的樣子,其它沒什麼變化1

方羽心裡一動,暗贊女性的直覺果然厲害。只是一見面,孟勝藍和她都馬上發現了自己的變化。但是嘴上,他是絕對不肯承認這點的。

「嗯,果然黑了不少,還有啊,討厭,頭髮又留長了。不過看在你還知道換上我買的衣服來見我的份上,就原諒你了。坐吧,我檢查完了1說著話,她笑嘻嘻的坐了下來。

方羽心裡嘿嘿一笑,「什麼換衣服啊,最近倆月我就剩下這套衣服能穿出來了1當然,這話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檢查完了?呵呵,那現在換我看看你了。嗯,一切沒變,還是那麼漂亮,今天這套衣服很配若蘭你。」

方羽笑嘻嘻的打量著微微有些羞意的杜若蘭說到這裡,忽然眉頭輕輕一皺:「若蘭你身上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波動?嘿!膽子不小1

說著話,他雙眼中精光一閃,有些變色的右手已撫上了瞪大雙眼的杜若蘭額頭。

「吱1的一聲清響中,一道淺淺的淡藍色光芒一閃即滅。

到這時,驚訝的杜若蘭才站了起來:「方羽,怎麼回事?」

「沒事,剛有人在你身上施術窺探,應該沒有多少惡意,不然天心燈就該反應了,你別擔心,沒事的。」

方羽微微一笑,又拉著驚疑莫名的杜若蘭坐了下來。

可是杜若蘭的反應卻大出他的預料,還沒坐穩的她卻忽然又跳起來抓住了方羽的胳膊:「看來果真是有問題了!方羽,這次你一定要幫我救回青凝1

「若蘭你別激動,別激動。慢慢說,能幫我肯定不會袖手,你慢慢說。」方羽心裡微微有些納悶,這學校出事的那個女生不是叫蘇青青么?怎麼又扯出了個青凝?

想到這裡,他看著重新坐下的杜若蘭問道:「青凝是誰?若蘭你這麼急找我來就是為了她么?」

「青凝是我導師蒙老的孫女,也是我的小師妹……」有些激動的杜若蘭飛快的說到這裡,卻忽然卡住了,臉色也由原來的激動變得有些遲疑了起來。

「若蘭?」正要凝神細聽的方羽有些不解了。

「方羽,在告訴你叫你來這裡的原因之前,我要先告訴你另一件事。不過在告訴你之前,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可以嗎?」

似乎心裡有什麼事很讓她為難,杜若蘭低聲說完這些話的時候,臉色都有些微微發白。不過,她的雙眼卻一直緊緊盯著方羽的雙眼,沒有片刻稍離!

「沒問題,你要我答應什麼條件?」方羽看她說的認真,自己也不由的認真了起來。

「條件就是聽的時候不要生氣,耐心等我說完,好嗎?」伸手握住方羽的大手,杜若蘭的手指在微微發顫。

「若蘭!你還不了解我么?」方羽心裡一驚,溫暖而又穩定的大手反握住了她的縴手。此刻,就連他全身無匹的異能都開始戒備了起來。

「就是因為了解你,所以才怕你誤…」臉色稍稍正常了點的杜若蘭剛說到這裡,她包里的手機卻忽然有些刺耳的鳴叫了起來。

方羽敏銳的觸覺頓時發覺,在電話鈴聲響起的瞬間,杜若蘭的手下意識的又顫了幾顫。

杜若蘭也發覺方羽發覺了,臉色頓時蒼白到了極點。

手機鈴還在不停的發出刺耳的鳴叫,一聲聲讓杜若蘭全身的溫度往冰點滑落。

就在這時,方羽卻呵呵的輕笑了起來:「若蘭,發什麼楞啊,都響了半天了,快去接電話1

「啊?」臉色慘白的杜若蘭還是沒能完全反應過來。

「若蘭!喜歡一個人,要對他有信心,對自己更要有信心,快去接電話,我等你。要是不方便的話,我可以先出去。」說著話,面色如常的方羽站了起來。

「坐下!是你說要對喜歡的人有信心的1直到這時,杜若蘭憋緊了的那口氣才算鬆了下來。回過神來的她在暗怪自己暈了頭的同時,也還是在心裡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不過,剛才橫在心頭的那種患得患失的迷茫卻真的似乎消失了。

方羽輕輕的笑了笑,又坐了下來。

杜若蘭認真看了他一眼后,暗暗一咬牙,從包里拿出了手機。打開的瞬間往屏幕上一瞧,卻恨得她差點把手機摔了出去。

不是想象中那個令人難受的號碼,而是剛剛分手的小蒲,蒲忠義的電話。

不由自主的又瞥了眼身旁含笑而坐的方羽,她在心裡一種說不清的委屈和彆扭驅使下,站起身邊往門口走邊打開了電話。

身後的那根木頭居然連呼吸聲都沒任何變化!

這頓時讓她加緊邁開了腳下原本緩慢的步伐。

就在這時,打開的手機里卻傳來了蒲忠義連哭帶喊的聲音:「杜師姐,求你饒了我爸!你快來看看他,他都燒的快不行了。求求你杜師姐,你饒了他吧,他沒惡意的,求你了…嗚嗚嗚……」

急促而又紊亂的話語,夾雜著蒲忠義變了調的哭聲,選速貫入了杜若蘭的耳際,聲音大的就連坐在窗前根本沒動過的方羽都聽的清清楚楚。

而杜若蘭更是被嚇的差點扔掉手裡的機子,就在她還根本沒理出個頭緒的空里,方羽卻有些恍然了:「剛才那個施術人1

杜若蘭聽到方羽的提醒,這才緩過了神,她狠狠瞪了方羽一眼后,這才把手機又放到了耳際:「小蒲,小蒲!你別緊張,別緊張,你聽我說,聽我說1

一邊在沖著電話大聲說話,她那雙俏眼卻帶著詢問轉向了方羽。

方羽輕輕搖頭,悄聲告訴她,「沒事,只是稍作了懲戒,讓他用涼水沖洗一下,馬上就會沒事了1

一番忙亂之後,實在被逼不過,答應了過會去看他們的杜若蘭這才有些無力的合上電話后,睜大了眼睛瞪著方羽好半晌都沒在說話。

方羽卻老神在在的坐著含笑迎著她的目光,絲毫沒有挪開的意思。

「木頭,算是怕了你了1

兩人對視了良久之後,還是杜若蘭首先有些悻悻的敗下陣來。

「過獎,過獎!走吧,若蘭1方羽輕笑了兩聲后,卻忽然正經了起來。

「去哪?」他這一起身,卻把杜若蘭弄糊塗了。不過還好,她馬上就明白了過來。但是卻沒有站起:「你不是說用涼水沖洗一下后就沒事了嗎?」

「沒錯。不過你不是答應要過去看他們的么?」方羽現在也有些糊塗了。

「既然沒事,讓他們多等一會也沒關係,誰讓他有事沒事就來窺探別人。方羽你坐下,先把我倆的事情說清楚了再去不遲。」

「我倆的事情?哦,明白了,明白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坐下了,說吧。」原本輕笑著的方羽看她又擺出發嗔的樣子,於是臉上的笑容也被認真給代替。

「記得先前答應我的事和你說過的話哦,我要開始說了1一看到他認真起來了,杜若蘭的心裡卻又開始有些發慌。

「沒問題1這次方羽沒在打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