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小方,怎麼樣?」

一直屏著呼吸,強壓著心頭焦急的蒙老一看到方羽睜眼鬆手,就馬上低聲問了起來。

「從脈象上來看,脈細弱而虛弦,基本符合她受驚過度的癥狀,情況不是太好,但生機未絕……對了,蒙老,青凝以前性格是不是比較內向?」方羽沉吟了一下,開始斟酌著轉變話題。

「小方,你的意思是你能治好青凝?」此時的蒙老那裡還顧得上回答他的問題?

「嗯,看她脈理,應該可以。不過醫案我還需要點時間再斟酌一下,另外…」

「你另外還需要什麼?」聽到孫女有救,激動不已的蒙老夫人衝過來打斷了方羽的話。

「另外,青凝也需要點時間恢復一下。」方羽此時已收斂好了波動的心境,臉上重新浮上了微笑。

「青凝需要時間恢復一下?」蒙老心理也和家人一樣的激動,但他還能保持冷靜。

「是這樣,如果蒙老能放心的話,等下我會給青凝用針灸調理一番。調理之後,她大約會安靜的睡上三天左右。而我,也正好也可以用這幾天時間來好好推敲她的醫案。不過在此期間,蒙老你要保證按她身體正常需要的三倍來提供必要的營養和能量,三天之後她就可以接受治療。」

「三倍?這不是問題!不過調理之後,她真能安靜的連睡三天?」蒙老的臉上,此刻希望與擔憂交替變換,但視線卻牢牢的盯著方羽,眨都不眨一下。

「能的!因為經過針灸刺激和調理后,這三天里她的身體機能開始全面恢復,體能消耗會非常大,所以會安靜的一直睡到身體恢復過來才會醒來。」

「那好,現在青凝就拜託給你了,小方……」方羽臉上自信的笑容和肯定的回答,很快讓蒙老臉上的諸多表情變成了激動和明顯的感激。

「等一下,老師1就在眾人都激動不已的時刻,方羽身後響起了丁乘風同樣壓低了的聲音。

「乘風?」蒙老詢問的目光和眾人一樣,停在了丁乘風的臉上。

「老師請梢等一下,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方羽,請教完了再讓他給青凝針灸也不遲。」丁乘風在眾人的目光中顯得很從容,也很認真:「方羽,不介意我問個問題吧?」

「當然,請1

「方羽你這麼有把握能治好青凝,我和老師一樣都很高興,就是不知道在你的診斷里,青凝得的到底是什麼病?」

「對了小方,你的診斷里,青凝得的這是什麼怪病?」一看老師在丁乘風說話之後,眼裡頓時流露出的迫切和猶豫,杜若蘭無奈之下,搶先問了出來。

方羽從丁乘風前面開口,就知道等著自己的不會有什麼好事。現在一看,果然是個令自己頗為尷尬的問題。

「這次受驚太甚,加上平時思慮過度,肝氣不暢,致使心脾心肝皆虛,引發的急性綜合症。」

臉上繼續保持著自信的微笑,方羽在心裡暗惱的同時,很快給出了這個似是而非的回答。

沒辦法,眾人都是醫學上通家,不馬上給出個勉強能解釋過去的答案,怕是很難讓他們接受自己展開下一步的治療。

反正,方羽總不能開口告訴他們,躺在床上的青凝是被人附身奪舍給鬧成這樣的吧?

「心脾心肝皆虛,引發的急性綜合症?西醫中對應的病理反應是?」丁乘風雙眼緊盯著方羽,重複的語氣中流露著明顯的疑問。

「這是我們中醫的說法。丁博士你也知道,我沒接受過現代醫學的系統教育,西醫中對應的病理反應我也說不太清楚,不好意思1方羽微笑著,軟軟的把他的疑問堵了會去。

本想繼續追問的丁乘風眼神明顯一滯,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方羽卻在堵了他之後,失去了和他周旋的性質:「蒙老,如果放心的話,我現在就想給青凝下針。」

「好的,小方,青凝就拜託給你了。走,大夥都先出去。」蒙老眼中的猶豫一閃,隨即就咬牙做出了決定。

眼前的床上,青凝那青灰色的臉色和她此時安靜的模樣,促使著他做出了這個有些冒險的決定。

「方羽,我在門口等你1暗鬆了口氣的杜若蘭在臨出門前,給了方羽一個鼓勵的眼神。

方羽輕輕點頭,同樣給了她一個充滿信心的笑容。

刷刷的聲響中,方羽幾下拉開了被封住的窗帘。

外面,天色已是黃昏。

西斜的殘陽將帶著暖意的餘暉灑落在床頭,讓過針后的青凝臉也帶上幾許紅潤,她睡得很安靜。

方羽臨窗眺望,心裡也如這暮色一般,輕鬆中帶著淡淡的惆悵。

儘管他對蒙老他們隱瞞了青凝的真實情況,但在救治的程序上,卻並沒有欺騙他們。此時沉睡過去的青凝,在神識暫時擺脫了附身邪靈的困擾后,身體正在開始本能的恢復。而他下針的目的,就是要利用高明的針法,更進一步的促使她這種本能恢復的強力加速。

由於若蘭的關係,他不想在蒙老他們面前讓自己的秘密曝光。

而在另一方面,蒙老他們對中醫的排斥,也讓他從開始,就做好了為中醫正名的準備。畢竟,不管他再怎麼超脫,再怎麼看的開,他到底還是純正的醫家子弟。

再者,促使他現在只用針灸做出這暫時性治療的原因,是因為剛才的接觸中,他還沒徹底摸清青凝體內附體邪靈的本事和根底。現在青凝的安睡,只不過是邪靈的神識,再度因識海中響起的風吟陷入了休眠而已。

一旦他試圖用自己龐大的氣機再大量進入青凝體內幫她調理,陷入休眠中的邪靈也就會馬上警醒。到那時,估計除了馬上擺明陣仗硬來之外,方羽也就別無選擇了。

可是……

「方羽,勝蘭和她同事來了,正在樓下和大家一起等你。」

方羽剛走出青凝的房間,耳邊就響起了杜若蘭分外壓低了的聲音。他再留神一看,本該都在門口等的眾人現在都不在了,走廊里,只有杜若蘭正匆匆往這邊走來。

「哦?」方羽聞聲一愣,他還真沒想到孟勝藍會這麼快就接觸到了這裡。還有她的同事……

「她剛到,說是來了解一下青凝的病情。青凝是她接手的一個案件中的重要證人。方羽,你自己小心點。」快步接近的杜若蘭誤會了他的這一愣,本來就壓的很低的聲音不由壓的更低了。

「小心點?」杜若蘭的異樣終於引起了方羽的注意,他在重複的同時,馬上就明白了戀人擔心的原因。

心裡一暖的瞬間,他含笑伸手,拉住了杜若蘭有些潮濕的縴手,就這麼手牽手的往樓下走去。

杜若蘭被他這麼一牽手,臉色微微有些發紅。不過困擾在心裡的不安和忐忑,卻也隨著他的笑容和舉動而漸漸散去。

「方羽…」

「嗯。」

「方羽…」

「嗯?」

一踏出醫院的大門,若有所思的方羽就被杜若蘭欲言又止的奇怪舉止給弄迷糊了。

「若蘭,你到底想說什麼?」他乾脆停住了腳步。

「走,邊走邊說。」不由分說,挽著他繼續往前走的杜若蘭此時神情有些怪異。

「若蘭?」方羽往前走了幾步,發現身邊的她又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不由的稍稍提高了聲音。

「方羽,你和勝藍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杜若蘭聞聲頭也不抬,不過總算把她要問的話問了出來。

「我和她有什麼事瞞著你?」方羽微微一愣,不由放慢了腳步。

「嗯,我也說不好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剛才在老師家的時候,忽然就覺得你倆像是有什麼事瞞著我。」杜若蘭這次,把目光轉向了方羽的眼睛。

「這麼奇怪的感覺?」方羽驚訝的扭頭看她,他仔細回想,好像剛才在蒙家並沒和孟勝藍多接觸啊,怎麼若蘭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莫非女人的直覺真的厲害到了如此這般的地步?

「別想狡辯,快老實交待1杜若蘭一看方羽思索的樣子,口氣越發肯定了。

「你覺得我倆有什麼事會瞞著你?」方羽一看她這樣,乾脆停住不走。

「那誰知道礙」剛說到這裡,杜若蘭忽然發現此時的方羽正用一種似笑非笑的古怪眼神望著自己,心裡猛地一動,反應了過來:「小氣鬼,我不是那個意思1

解釋的話一出口,心裡忽然被一陣委屈給充斥,她的臉色暗淡了起來。

「好了,若蘭,別生氣。我也不是那個意思。」方羽在心裡暗嘆了一聲后,展顏笑著開解起她來。

「明明就是,你還抵賴1杜若蘭心裡委屈緩解的同時,還是沒忍住她的嬌嗔。

方羽笑笑,卻不再解釋。

兩人間的氣氛忽然在暮色中沉悶了起來。

「方羽,生氣了?」最後,還是杜若蘭率先打破了這令人難堪的靜寂。

「沒有。只是忽然覺得,咱們之間,需要彼此理解和溝通的地方還很多……」方羽淡淡的說了半截后,忽然笑了起來:「不過我對你有信心。」

「小氣鬼!你的意思是我對你沒信心了?」嬌俏的翻了個白眼給方羽后,杜若蘭還是伸手挽起了他的胳膊。

方羽笑笑,依然沒開口回答。

不過兩人間的感覺,卻再次融洽了起來。

「若蘭,我發現你們的直覺真的很厲害。」相挽的兩人走了幾步后,方羽卻開口打破了暮色中的寧靜。

「是嗎?」杜若蘭心裡清楚,嘴上卻還在裝糊塗。

「呵呵,是埃沒想到我和勝藍瞞了你那麼點的小事情,都被你一眼給發覺了,還不厲害?其實事情是這樣……」

方羽配合了兩句后,就把自己來之前和孟勝藍見過一面的事都告訴了杜若蘭。卻沒想到杜若蘭聽完了之後,卻急了:「方羽,那你豈不是危險了?」

「我危險了?」方羽儘管心裡大致明白,但還是忍不住想聽她親口說出擔心的原因。

「是啊,本來要是光勝藍過來,由她負責這案子的話,你倒不會有太大危險。可是剛才分手時聽她的口氣,似乎現在又有新變化,全面負責的另有其人。

剛才你又說她現在調到了特殊部門…,糟了,這次我真不該叫你來!我……「說著說著,杜若蘭的臉都急紅了。

此刻的她心裡真是又急又後悔,真恨不得馬上就讓方羽離開這裡。就連危機還未消除的青凝,在這一刻,都被她忘記了。

不過還好,她急是急,倒還沒完全失去理智,並沒有當場開口要方羽馬上離去。

「若蘭!借我點信心好不好?」方羽看著她著急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片深情,不過他嘴上,卻還在有些突兀的打趣。

杜若蘭被他這句有些突兀的話給說的一愣:「借你一點信心?」

「對,如果你肯借我點信心的話,我保證你面前的方羽不會有事。」

「真的?」這才明白過來的杜若蘭心裡一片驚喜,可目光中,還殘留著驚疑。

「真的1方羽肯定的點頭,目光中一片深情和信心。

「那就把信心全給你了1杜若蘭心裡忽然湧起一片柔情,說這話的時候,媚眼如絲,俏臉艷麗的不可方物。

晚餐是孟勝藍定的地方,可是等方羽和杜若蘭按時趕到的時候,她卻還沒到。

九月天氣,八點的時候天色還沒全黑下來。這家檔次不低的飯館里,這時候也已坐滿了人。

孟勝藍電話訂座的時候,已沒了包廂。所以現在,方羽和杜若蘭就坐在大廳里靠窗的位置,等著她的到來。

杜若蘭要了杯咖啡,而方羽,則簡單的多,要的依然是杯白水。

從年初開始,他就已經很少喝茶了,即使有時候喝,放的茶葉也頂多就是意思一下,很是清淡。

「幹嗎一直這麼看著我?」坐下不久,方羽就發現杜若蘭話也不多說,一直在盯著自己笑嘻嘻的看,眼神還頗有古怪。

「剛看到你要白水的時候,我在想,你現在平日里還到底需要不需要吃飯?」杜若蘭眼中的古怪在這一刻,都變成了頑皮的笑意。

「不需要,因為我快要成仙了。」方羽也笑著逗了起來。

「對了方羽,剛還忘了問你,前面你幹嗎要讓老師把青凝再送到醫院?這樣一來,過兩天你再去治療的時候,不是又多了層顧忌嗎?」

「因為青凝在這幾天的恢復中,體能消耗會非常大,到了醫院後補充起來會很方便,再說還有專人照顧。同時,這也能讓你老師他們一家人有個適當的休息機會。不然青凝躺在那裡,恐怕他們誰都沒心思去休息。」

「這倒也是。不過我總覺的這麼一來,心裡有些不踏實。」杜若蘭說話的時候,輕輕皺起了眉頭。

「呵呵,你是在為丁乘風那時的積極而有所擔心吧?」

方羽輕笑,點破了她的顧慮。前面在給青凝下過針之後,他到了樓下就要求蒙老再把青凝轉到醫院去。結果蒙老他們家人還都沒回應,丁乘風就很積極的跳出來大力的支持。

這在當時,讓在場所有都隱隱看出他對方羽敵意的眾人都覺得有些意外。杜若蘭身為當事人,則更是心知肚明。

「可能是吧,我也說不好。」杜若蘭又輕輕皺了皺眉。

「我想他可能也是心裡不舒服,所以想用這幾天時間,借著醫院的設備,再對青凝的癥狀做些努力吧。畢竟他也是個很高明的專家,就這麼輕易輸給我這鄉下小子,怕是不怎麼甘心。」

「你是鄉下小子么?」杜若蘭聽他說的風趣,不由輕笑著瞄了他一眼。可隨即話鋒一轉,卻變了味道:「不過說起來,現在還穿著年初買的衣服,看起來還真有點土氣的樣子。嗯,決定了,明天咱們就上街,給你買衣服去。」說到最後,她已經是一臉的不可動遙

「明天上街去買衣服?」方羽聽到這裡,頭皮就開始發麻。

上次出遊之前,就被她拖著買了一天的衣服,把自己累了個半死。這次又要去,那還不又要再受罪一次?

再說了,自己身上的錢經過這次這麼一折騰,好像也沒多少了……

「怎麼了?」杜若蘭本想等著看方羽對逛街的反應,結果卻沒想到方羽真的皺了下眉頭。

「沒事,我在頭疼明天逛街的可怕,你看現在天氣這麼熱…」

「方羽1沒等找借口方羽說完話,杜若蘭就打斷了他的託詞。

「剛才忽然想起來,我出來時,帶的錢好像剩的不多了。」方羽一看瞞不過去了,於是就痛快的交待了實情。

「哼,我就知道,剛才又想騙我。為了懲罰你,給你的這張卡就按高利貸收息了。」說著話,杜若蘭打開包拿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來。

「若蘭,我…」方羽剛想推辭,卻發現杜若蘭已經開始瞪他了。於是,就伸手摸了摸鼻子,接了過來。

杜若蘭看到他伸手接住的瞬間,心裡頓時像是灌了蜜似的甜了起來。因為她終於徹底清楚了自己在方羽心目中的地位。

不然,骨子裡驕傲如方羽這般的北方兒郎,又怎會伸手拿女人手中的錢?

就在這時,她忽然發現對面笑著的方羽雙眼忽然眯了起來,一道精光閃過的瞬間,他又展顏笑著站了起來。

「表姐,方羽,讓你們久等了1就在她心頭疑雲驟起的同時,她聽到身後傳來了表妹孟勝藍的聲音。

「你怎麼才來?」表妹的到了,打斷了她心裡的擔心。她邊嗔怪著,邊站起來轉身相迎。

「沒辦法,開會晚了。小妹公務在身,可不比表姐花前月下的這麼有空,你就多原諒嘛。」嘴裡撒著嬌,孟勝藍上去抱了抱杜若蘭。

「就會鬧我,快坐下點菜,我都快餓死了。」杜若蘭的笑罵聲里,孟勝藍沖方羽嫣然一笑,坐在了杜若蘭的身邊。

「勝藍,你朋友在看你。」方羽在笑著坐下的同時,輕聲提醒了孟勝藍一句。

杜若蘭和孟勝藍一起回頭,看到一個身材不高,體型微胖的中年男人在幾個中年男人的陪同下,正在向這邊注目。

孟勝藍趕忙又站起來擺手示意,那男人笑著點頭,隨即和那幾個人一起進了裡面的包廂。

「表妹,那是你同事?」

杜若蘭見到那中年男人,不知怎的,心裡忽然咯了一下。憑著她女性的直覺和對方羽的了解,她在心裡瞬間斷定,方羽剛才臉上的變化,就是因那個男人而起。

「嗯1

孟勝藍顯然不想多說,只是簡短的應了一聲。不過她有些歉然的目光看著的人,卻是方羽。

因為她自己都沒想到,開完會後,會出現本地警方高層要給一哥和她接風的意外事件。更讓她沒想到的是,安排的地點居然和自己跟表姐方羽他們定的都在一個地方。

出乎預料之外的兩件小事,卻讓原本可能不會見面的一哥和方羽打了個意外的照面。

方羽在杜若蘭有些詫異的目光注視下,對著孟勝藍微微一笑,也不說話。只是神情里有種說不出的從容和自然。

「沒事?」孟勝藍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心頭的擔憂,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吃個飯能有多大的事?快點菜吧1

方羽依然是那副微笑著渾不在意的樣子。

沒來由的,看到方羽輕鬆的樣子,不明所以的杜若蘭心裡也暗暗的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