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三章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上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心急火燎的孟勝藍一衝進屋子,就看到寂靜的病房中沉睡的三個人。

臉色一變的瞬間,她這才看到了病房裡臨窗而立的方羽背影。沒來由的心裡一顫,剛要衝口而出的詢問變成了臉上的那一抹蒼白。

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方羽的背影,即便是在朦朧的燈光照耀下,都給她一種清冷而又蕭瑟的疏離感。

這感覺是那麼的強烈和明顯,就像他此刻,明明站在眼前,可感覺中卻就像隱在遙遠漆黑的夜色中不可接近一樣,陌生而又令人沮喪。

「你來了?」

還好,聽到動靜轉過身的方羽臉上,儘管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神情還很平靜,那雙依舊清亮的眼神中,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冰冷和孤寂。

「方羽,你沒事吧?」心頭微微一松的瞬間,她快步衝到了方羽的面前。

「沒事。就是稍微有點累。」淡淡的一笑,方羽身上那種陌生的感覺正在像潮水似的褪去。

「那他們呢?」孟勝藍心裡又鬆了一口氣,於是便飛快的換了話題。因為此刻,她已經聽到了走廊中急促的腳步聲。如果沒猜錯,那是放心不下的表姐發出的聲響。

「都沒大礙。對了勝藍……」

就在這時,孟勝藍身上急促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方羽的說話。

歉然一笑后,孟勝藍退到外間去接電話。卻正好和匆匆趕來的杜若蘭在門口相遇。

「方羽,青凝沒事吧?」表妹微笑的眼神顯然給杜若蘭吃了顆定心丸,所以一進門,她就自動省去了對方羽的問候。

「沒事。若蘭,你怎麼也跑來了?」方羽鬱結在心頭的寒意在戀人關切的目光中緩緩消融,微笑著,他迎了上去。

「我不放心啊,討厭的勝藍還想騙我,真是的1雙眼仔細的打量著面色還微微有些發白的方羽,杜若蘭在心頭疑雲頓起的瞬間,還是很配合的用笑容調節起了氣氛。

認識方羽這麼久,還是頭一次在方羽的臉上和眼中看到現在這般隱隱的消沉和悲哀。似乎,這次要比他年初離開前,被他救了的王安和瑩瑩給騙了的那次還要嚴重的多。

到底,剛才這裡究竟發生了事情?能讓他的心境有如此的波動?幸好現在他看上正在有意識的迅速調整著恢復,他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勝藍那也是為你好,看你氣喘吁吁的都出汗了,快坐下休息一會。」方羽笑著遞上自己的手帕,順手又把床前的凳子給她挪了過來。

「小蒲怎麼也在這裡?他倆這是怎麼了?」心裡一甜的同時,剛要坐下的杜若蘭這才注意到了病房裡還在睡著的那兩個男人。驚訝的同時,放低了聲音。

「方羽,一哥馬上要過來了。」就在這時,接完電話的孟勝藍推門進了房間。

「那正好,剛巧我也有話要給你們說。」方羽並沒在意孟勝藍這句話背後的含義。自從前面流下那行淚開始,他的心裡就已經下了個決心!

「說什麼?」孟勝藍明顯注意到了方羽剛才這句淡淡的話背後的那股戰意和堅定,楞了。

「剛才我來的時候,正好碰上有人施法來追殺青凝,如果你們手腳能利索點的話,應該還能在附近找到他。」

「什麼?那你怎麼沒抓住他?」孟勝藍又是一愣,馬上緊張的投入了狀態。

「呵呵…,」方羽輕笑了兩聲,隨即就在面色微紅的孟勝藍瞪視中,斂起了笑聲:「來人施展的是遠距離的咒禁和魂殺,我當時不放心這裡,所以沒追出去。不過,如果他沒人接應的話,應該走不遠。」

「咒禁和魂殺?應該走不遠?」孟勝藍在摸出電話撥號的同時,雙眼緊盯著方羽,等他繼續解釋。

「嗯,應該走不遠。他被我破了法,術法反噬之下,很可能暫時還處在不能自解的痴獃狀態中。對了,他應該是個中年男人。」

方羽在解釋的同時,心裡也在暗暗琢磨這施法人的來路。因為據他所知,咒禁是來自大漠深處的巫門秘術,而魂殺則是佛道兩門內,很多宗派內部修行到一定程度后才能掌握的奇術。

根據剛才自己和那施法人接觸時的感覺來看,這人的魂殺之術應該出自佛門。而他揉合兩種密術的手法,也不像是自己已經有些熟悉的陰神宗的手法。

莫非除了陰神宗,還有另外其它自己不知道的神秘宗派也牽扯其中?難道……

想著想著,方羽的心裡不免又隱隱泛起了一陣深深的失望和悲哀。

一推開門,一哥的臉色馬上就變了。

在常人無法察覺的層面,狂暴的無形潛流夾雜著風暴般的怪異聲浪,猛地就像天風海雨般的撲面而來,剎那間就讓他陷入了一個可怖的詭異境地。

雙眼前,真實的天地明明一片寂靜,可是神識中,風暴般凄厲的呼嘯聲就像怒潮拍岸般來了又去,整個天地間儘是狂風怒號般的可怕聲音。

無形的狂暴潛流更像這可怕天地中一個深不可測的渦漩,硬生生要將他撕扯著吞噬進去,而他,只能依靠著自己無上的意志,苦苦堅守著自己心靈的清明,等待著這可怕境地的消失。

因為此刻,他還能堅守住清明的心裡,能清晰的分辨出,寂靜如昔的房間內,隨著他的進入,孟勝藍的身邊,一個看著面熟的年輕人正抬頭向自己望來。

這是一種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奇怪直覺,遠在他自己熟悉和掌握的異能領域之外,但就是這種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直覺,卻已在以往數次的生死關頭,將他從鬼門關的門口拉了回來。

這一次,就在他剛才第一眼看到這個年輕人的時候,這鐘奇怪的直覺就再次閃過了他的心田。

彷彿,只要這年輕人抬起頭望過來,就能將自己從這可怖的境地中解放出來!

似乎等了有一個世紀那麼久,那年輕人的雙眼終於向他望了過來。

轟!

就在兩人雙目交接的瞬間,一哥腦海中轟然一響,狂暴的天地間頓時化成了一片空白,整個腦海中,縈繞的只是那雙眼睛,那雙清亮如水,深邃到無窮無盡的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天地在一片說不出來的淡然和悠遠中歸於寧靜。身體在不由自主的微微發燙,背後左側的命門處,自受傷后,就再也沒感覺到過暖意的地方,此時就像被無數燒紅的小針飛刺著一般,正在一陣陣的刺痛、跳動。

「一哥,我來介紹,這是來為青凝治病的方羽,也是我表姐的、男友1孟勝藍清脆的語聲在響起的瞬間,就打破了他這份奇怪的沉浸。

「一哥,要不要繼續?」方羽微笑著伸手握住了一哥下意識伸出的右手。

「繼續?」連番的震驚之下,一哥的反應有些遲鈍。

「嗯1方羽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隨著他的這一聲,一哥左面命門的舊患處猛地又是一跳,一股久違了的暖意頓時驅散了那裡大半的陰寒。

一哥雙眼猛地的大,多少年未曾出現過的驚喜和激動頓時充盈在了他的眼中,隨即,他就在一股浩然無匹的能量衝擊下,暈翻了過去。

--------------------------------------

實在不好意思,因為要考慮出版的原因,俺現在只能控制一下更新速度了,少歸少,大家先看著吧,等我忙過這段時間,再恢復正常更新,即便臨2暫時沒辦法更新的話,起碼會更新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