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三章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下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方羽是在一哥將醒的前夕離開醫院的。

剛才一剎那,他和一哥彼此間神識的交會,讓他對自己今晚的決定充滿了信心。

原本,在他心裡和孟勝藍的預想中,和一哥的接觸,並不應該是這樣直接展開的。可是今晚在病房內和青凝體內的她的再度接觸,卻讓他在知道一哥要來醫院的瞬間,就在心裡做出了這個稍嫌衝動的決定。

因為那時的他,心裡已動了真怒!

而直面一哥,也不過是他心中一系列想法的開始而已。

現在通過和一哥神識剎那間的接觸,已讓他明白自己的第一個決定並沒有做錯,那麼,接下來是不是該進行下一步了呢?

夜色中,緩緩獨行的他嘴角浮上一抹冷冷的笑意,手掌輕輕翻動間,一隻小小的黃色紙鶴出現在手中,就在他剛準備放手的時候,前面不遠處的樹蔭暗影中,猛地的竄出了一道人影。

丁乘風再度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胳膊上還掛著輸液器。

他微微試著活動了一下,身上四處的酸痛和小腹中的刺痛似乎減輕了很多,不使勁幾乎都感覺不到。

這讓他放下心來的同時,也對方羽的醫術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不過這也讓他此刻對自己的處境也有更多的了解和委屈。

因為這間明顯也是特護級的病房裡,除了躺在床上的自己和正在拉輕手輕腳的拉窗帘的一位年輕女護士之外,並沒有其它人的影子。

「居然都沒人來看自己一眼……」

心裡閃過這個念頭的剎那,他心裡似乎隱隱又有想要流淚的衝動。狠狠的一把掐住自己的大腿,他在察覺到了這種久違了的衝動的瞬間,就立刻對自己進行了嚴厲的處罰。

自從當年因哭而和杜若蘭鬧僵了之後,這幾年來,每當他心裡湧起這種令他痛恨不已的軟弱念頭時,他就會用最激烈的方法來處罰自己,提醒自己絕不再流淚和哭泣。

剛開始的時候,這種源自本性的衝動非常的難以控制,所以他那時身上經常帶著一個鋒利的刀片,每當情緒波動,產生這種想要哭泣的衝動時,他都會儘快找個沒人的地方,躲起來狠狠的用刀片割自己,讓劇烈的疼痛和鮮血來代替想要流出的眼淚。

開始的第一年,整個夏天,他都沒敢穿過短袖,因為他的兩隻手臂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刀口。

到了第二年開春,無數次劇烈的疼痛和鮮血讓他慢慢變得不再那麼容易湧起那種衝動,時間久了,他也開始逐漸改變了處罰自己的方式,改用筆尖,指甲和撕扯肌肉等這些方法來拒絕那種軟弱和可悲的衝動。

到了近一半年,這種被他刻意拋棄的軟弱衝動對他來說,已經變得非常陌生了。

因為除了這種刻意的處罰和拒絕之外,他還用自己學到的催眠術在每次催眠自己時候,告訴自己永遠都不會再軟弱,不會再哭泣。

效果非常的不錯。可是卻沒想到,就在他以為自己已經完全堅強了起來的現在,卻忽然會在這清冷的醫院病床上,再度這麼輕易的重新體驗到這種可悲的衝動……

「丁老師,您醒了?沒事吧?」

他使勁和痛恨的結果,在成功擊退了軟弱衝動的同時,也讓年輕護士發現了他的清醒和他的不安。

「沒事,沒事。就是想坐起來的時候感覺還有些痛。」他竭力壓制著心頭的不安和沮喪,勉強露出了笑臉。

「您別動,吩咐一聲我幫您就是了。」他臉上的笑容顯然讓面前這位護士的疑問有了答案,在說話的同時,她迅速將床給搖到了丁乘風滿意的角度。

「小張,我住進來多久了?」簡單的介紹和互動結束后,丁乘風開始進一步了解和確認自己的處境了。

「沒多久,也就剛半個小時吧,杜老師她們送你過來后剛走還沒一會呢。」

「哦?是嗎?杜老師她們剛走?」丁乘風心裡一跳,頓時覺得身體又是一陣輕鬆。

「是啊,她們等了一會,看您睡的安穩,才剛剛離開,還不到一刻鐘呢。」

「哦,那她們是又回去陪青凝了?」

「沒有,我聽負責看護青凝的小王說,她被和她一起來的那位方先生勸著回去休息了。」

丁乘風聽到這裡,心裡一動,抬手想看看時間,卻發現表不在手腕上。他剛要問,機靈的小張已經把替他收拾起來的手錶和手機送到了他的面前。

他謝過了之後一看錶,此刻才不過零點過一刻。那也就是說,自己兩次昏睡,並沒有昏睡的太久。對了,自己前面為什麼會被青凝踢飛?還有自己昏迷前似乎看到了些其它的東西……

想到這裡,他就想馬上再過去青凝那裡,可是身子剛一動,就被一直注意著他的護士小張給攔住了:「丁老師,杜老師走的時候吩咐過,您不能下床亂動的1

本來還想再努力一下的丁乘風聽到這是杜若蘭吩咐的,人就很快老實了下來:「對了,小張,前面我暈倒的時候你和小王都沒聽到什麼動靜嗎?」

「沒有啊,我們今晚一直都按醫院的規定,在例行的看護之餘在值班室學習,沒聽到任何動靜。杜老師她們過來叫我們,我們才知道您因為太疲倦而暈倒在裡面了,丁老師……」

「沒事沒事,別緊張,我不是要責怪你們,都是我自己太逞強,給你們添麻煩了。」丁乘風一看小姑娘有些緊張的樣子,就知道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所以趕緊搶著先自己檢討了起來。

「丁老師,如果您要是暫時沒其它事我就先出去了,您有事按鈴,我等會再過來給您量體溫。」

護士小張的緊張稍微消除了一點后,很快找了個借口退了出去。因為今晚,她和小王,心裡也有個不解的謎團在困惑著讓她們不安。

怎麼會聊天聊著聊著一眨眼兩人都會睡過去呢?奇怪的是居然還會睡的那麼死,連病房裡多了好幾個人都不知道,幸好蒙青凝這病關心的人太多,連值班醫生都沒派。不然,這要是讓醫生或是領導們知道了的話……

「看來若蘭心裡還是有我的,不然也不會這麼晚了,還來醫院看我。不過我明明是受了傷,她們為何會說我是因為太疲倦而暈倒的呢?難道是為了保護青凝而找的借口?

對了,青凝的病,方羽的醫術,三天時間……

他一想到這裡,高速運轉的腦子裡馬上就想起了自己前面給青凝試著用隨眠術的情景,頓時靈光一閃,讓他想到了一個非常高明的辦法。

哈哈……非常沒營養的,他在拿起電話的時候低聲大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