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五章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全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時,客廳里沉默不語的眾人就像是忽然找到了活動的理由似的,都紛紛下意識的往自己的手機摸去。

只有方羽,靜靜的坐在杜若蘭的身邊,沒有任何行動。

杜若蘭的手也在抓住包的瞬間停住了,她並沒有絲毫掩飾的苦笑了一聲:「看我糊塗的,這不是我手機的鈴音。」

她的話似乎提醒了屋內的眾人,以蒙老為首的蒙家人也都神態各異的停住了各自的舉動,一時間,他們又和蒙老一樣,成了低頭無語的泥胎。

杜若蘭忍不住心裡一陣嘆息,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方羽。現在別說方羽了,就連她都失去了再在蒙家做客的興緻。

來這裡之前,她和方羽都沒想到,身為學界泰斗的蒙老會是這麼的頑固和僵硬,看到自己和方羽進來,竟然連一句熱情點的話都沒有,更別說有任何向方羽道謝的舉動了。身子連帶著,對她這個原本十分親近的弟子,都沒給什麼好臉色。

幸好還有師母和青凝的父母在其間含羞帶愧的熱情張羅,這才不至於使得場面繼續尷尬下去。可誰知道還沒等坐下的他們找到和蒙老溝通的機會,丁乘風卻又帶著蝴蝶夫人被禮送回來的消息闖了進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反正他在給蒙老他們說蝴蝶夫人被放回來的消息時,雙眼卻一直盯著方羽,有些炫耀似的使勁形容著警方和外事部門道歉的狼狽,並且喋喋不休的抨擊著國內的制度和警方的素質。

結果說多了之後,還沒見方羽清朗的面容上有什麼反應,反倒讓原本比較願意和他說話的蒙老煩了心。又把臉沉下了。

至於杜若蘭那就更不用說了,要不是顧忌方羽還在身邊,而自己跟他的友誼也已有了明顯得裂痕,她都想把這個變得有些陌生的傢伙給攆出去了。

而方羽儘管臉上並沒變色,但是從心底里,已經徹底的將他徹底的無視了。因為以方羽所受的教育和他的性格,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這種忘本的人放進眼眶裡去的。

而整個房間內的氣氛夜因為這傢伙的忘形而變得愈加沉悶和枯燥。幸好沒過多久,這傢伙就察覺到了眾人眼裡的味道,還算知趣的訕訕住口。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了,這才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而此時的方羽早就沒了再留下來的興趣,因為他也根本沒想到,身為醫學界的泰斗,一個能教出若蘭這般出色弟子的長者,竟會在中醫這個問題上這麼偏執和沒有涵養。這還是在自己救了青凝的前提下比較克制的態度,如果換了平時……

想到這些,方羽也就對跟他溝通死了心。因為身為醫者世家的子弟,他對自己所學所用的中醫有著發自內心的自豪和信心,當然,還有一點點源自傳承的驕傲,這些都讓他深信,即便是這世上還有蒙老這樣的所謂泰斗、或是其它類似的各種人物對這傳承了數千年的古老學科不信任或是充滿了敵意,但他們都無法阻擋這古老文明的結晶繼續在這個世上傳承和延續。

起碼,這世上還有許多人和父親以及自己一樣,對這古老的學科有著堅定不移的信心和深刻的研究,他更相信,能傳承發揚了數千年的東西,也絕非一個蒙老或是一小撮像他那樣的人所能阻擋和打擊的了的。

所以方羽一看到若蘭也有了起身的意思,便在微微點頭的空里順勢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剛才響了鈴聲的手機主人丁乘風卻一臉怪異的開口攔住了方羽:「方羽,找你的電話。」

「我的?」方羽也被這個電話給弄得愣住了,接電話的空里,不由扭頭看了一眼杜若蘭。卻發現她也是一臉的納悶。

「方羽,是我。」

一接到電話,就連以方羽的鎮靜,眉頭也不由得抖了兩抖。電話里的說話的人,竟然是陰神宗宗主紫薇!

一直留意這方羽的杜若蘭在看到方羽眉頭抖動的瞬間,發覺自己的心也猛的顫了兩顫,儘管不知道打電話的是誰,但是她卻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種發自骨子裡的恐懼和寒意!

十五分鐘之後,方羽他們租住的賓館頂層十九樓,方羽敲響了右邊豪華套房的門。

整個十九樓,就被一左一右兩個豪華套房給佔據著,據賓館的服務員說,兩個套房都被國際友人給包了,電話里紫薇也只說了個十九樓。但是方羽上來后,卻還是依著一種奇怪的自覺敲響了右手邊的房門。

門幾乎在被敲響的同時拉開。當門而立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女郎,身穿著一套可體的名牌休閑裝,人長的不算太漂亮,但是五官卻非常端正,甚至眉眼之間還帶著點尋常只會出現在男人臉上的那種英氣,致使她看上去別有一番誘人的味道。

面對著陌生的年輕女郎,方羽的臉上卻出現了淡淡的笑意:「宗主來的好快啊1說話的同時,他雙手當胸先見了一禮。

「見了天心燈得主方羽的血鶴,紫薇哪敢怠慢?咦?」

嘴角同樣浮起笑意的女郎側退一步,口齒間還招的同時,也同樣彎身回禮,面對著數次交鋒過的方羽,即便她是一派之主,在未徹底翻臉前,也不願失了禮數。

可是她還是被感應中忽然發現的那一抹奇異的氣息給弄亂了心思,心頭震撼之下,竟咦了出來。

方羽微微一笑,同樣側退了一步。這種時候,他也不願意失了禮數。雖然平時他一向都自認為是個無門無派的閑人,但是一遇到這種時候,他還是不能免俗。因為這些,也是他家教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一時失態,還望海涵。請1

紫薇臉上微微一紅,伸手虛引,延客入門。

「陰神宗門下藍蝶兒重新見過方家.,以往頗有冒犯,還望多多恕罪。」

方羽一進門,就看到蝴蝶夫人瑪麗亞身穿一身素雅的傳統青衣,楚楚可憐的站在碩大的廳堂中央,一見到方羽,就不等方羽開口便迅速用巫門傳統的大禮拜了下去。

方羽面色一冷,扭身便走,不肯受她這個禮。

「小友就當是給本座一個面子如何?」

方羽轉身,迎面卻被深深施禮的紫薇攔住了去路。

方羽面色一沉,就在將要開口拒絕的前夕,卻又被紫薇那直直向自己望來的雙眸中那一抹無奈和懇求給打動,心裡一嘆的同時,便停住了腳步:「兩個條件,一是離開后不許再踏足國內半步,二是不要再沾手以前的那類事。如果宗主能替她答應的話,我便解了她的禁制。否則請宗主讓路1

「好,我替她答應了,多謝小友1

「姐姐,那邊……」

就在紫薇一咬牙答應的同時,拜伏在地的藍蝶兒,也就蝴蝶夫人瑪麗亞卻發出了不同的聲音。

「住口!這些年若不是念在師尊的情份上任由你胡鬧,我陰神宗怎會落到今天這種難堪的地步?本來這次就算方小友不罰你,我都會請出宗法來罰你!還不當著方小友的面立下血誓?難道這也要我替你么?」

抬起身的紫薇還沒等她說完,就疾言厲色的打斷了她。

此時的蝴蝶夫人早就沒了當初的囂張和氣勢,在紫薇雙眼的瞪視下,乖乖的開始結印準備發下血誓。

方羽負手靜靜的看她們表演到這裡,這才開口接了下來:「血誓倒也沒必要,我信的過宗主的承諾。」說著話,他泛著銀光的中指已經點在了瑪麗亞的眉心。

跪伏在地的瑪麗亞應指渾身巨震,緊接著一口污血脫口而出,噴在了廳堂中厚厚的地毯之上。

「之後按著你宗門的築基之法調養半年,就能恢復過來了。若是現在就去調理,效果會更佳。」

方羽收手后,淡淡的提醒到。他心裡明鏡似的清楚,解開蝴蝶夫人的禁制只是紫薇約他到這裡來的開場戲,真正的重頭戲還在後面。

不過既然對方在接到自己的血鶴之後,還能擺出這種貌似平和的態度,那自己起碼也要適當的表達出妥善解決問題的誠意,因為對手,畢竟是傳承了千百年的大宗派,而且從太玄那裡方羽也知道,陰神宗在過去的千百年裡口碑也並不壞。這也正是他在衝動時,寧願選擇發血鶴而沒有採用其它更徹底方法的原因。

倒不是怕了什麼,而只是以他所受的教育和他的心性,他還做不出那種借刀殺人,滅人門戶的絕事。

也直到放出血鶴,方羽這才徹底想明白了一直橫在心裡的一個小疑問,明白了為何當年在他以全縣第一的成績高中畢業后,卻在父親有意無意的誘惑下,放棄了高考成為閑人的真正原因。

那只是深諳世情的父親為了保護自己而做出的一個另類選擇,否則,又有那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前程似錦呢?

要知道,世間事,有得到就的有付出礙…

從這點上,方羽在想明白的同時,也清晰的發覺,原來,自己和父親一樣,都屬於同一種人。

「方羽可曾為我這樣前來覺得有些奇怪?」

看到瑪麗亞關上房門之後,陰神宗宗主紫薇的臉上也沒了之前的怒容。

「剛開始是有些奇怪,不過現在已經想通了。」方羽輕鬆的坐到了柔軟的沙發上,臉色也開始變得柔和。

「哦?看來我果然沒做錯。」紫薇在哦了一聲后,神色臉色數變,最後卻在低下頭時歸於平穩:「你的條件?」

「陰神宗歸隱一甲子。」既然做出了選擇的紫薇乾脆,方羽自然也不再客套。正色提出了他想過無數次的要求。

「一甲子?」

紫薇的臉上再次色變,就連低沉的聲音中都不可掩飾的帶著微微的顫音,若是蝴蝶夫人瑪麗亞還在這裡的話,就會知道,那是她被激怒之前的徵兆。

「不錯。」方羽清亮的眸子迎著她宛若利箭般攢射而來的目光,一絲都不曾後退。而就在雙方目光交擊的瞬間,寬敞的廳堂中頓時響徹了空氣連串的暴鳴。

但是,廳堂中所有的擺設和兩人的身上,卻看不到絲毫的異樣。就連他們雙眸之間的神色,都未曾有半點的變化。

「一甲子?六十年啊,方羽你好狠的心1就在額前的那一縷秀髮忽然開始飄動的瞬間,紫薇再次咬牙開了口。

「生命和尊嚴對於每一個個體都是同樣珍貴的,不是方羽狠心,而是宗主你們這些年做了太多錯事,就連太玄宗主都覺得,宗主這些年是走錯路了。」方羽見她意動,便不為己甚的也放鬆了一些。

「太玄?」紫薇再次的變色。

「嗯。前次自宗主離開后,方羽有幸留在那裡和太玄宗主盤恆了幾天,期間曾聽他隱約提起過。說之前的十幾年裡,曾有幾位其它數宗的知交隱約流露過對貴宗涉世太深的不滿。」

「其它數宗?」紫薇聽到這裡,終於知道自己為何會選擇用現在這種方式來到這裡了。

原本,在接到方羽血鶴的瞬間,除了感覺到驚訝之外,同時席捲她的,就剩下了發自內心的憤怒了。

要不是前些日子和方羽接連兩戰中對方羽的實力和人品有了足夠的認識,按照她當時心裡的憤怒,她就會立刻召集門下,以挑釁者的血和精魂來為宗門立威。

要知道,在整個陰神宗千百年的傳承中,還未曾有過一個宗派給過它像血鶴這般嚴重的挑釁,更不用說是像方羽這種無門無派的閑人了。

可是就在她怒氣上涌,即將傳下宗門召集令的前夕,一種無可名狀的悸動忽然在她內心的深處泛起,其來勢和消退是那般的迅猛和飄忽,幾乎就在她試圖抓住的瞬間,就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這已經足以引起她的重視和警惕了。因為對於修行到她這般境地的人而言,這種突如其來的小變動,往往就預示著業已修鍊至通靈的靈神對某些事物預言似的反應,而結果也往往神驗無比。

所以這次忽然出現的悸動讓她暫緩了心頭的怒意,而選擇了進一步的求證。

整整一個多時辰費時費力的通靈求證之後,她在內心無比的震撼和困惑之中,做出了最為穩妥的選擇,就這麼輕裝簡行的以最快的方式來到了這裡。

沒想到剛一見面,方羽就接二連三的給了她數個意外的驚喜。先是她在方羽身上發現了令她神意撼動的玄奧氣息,儘管方羽已經收斂的很好,致使那種氣息已經淡的微不可查,但是就那一絲絲轉瞬即失的氣息,就足以讓她心裡有了太多的猜測和警惕。

因為對她這類宗師級的宗派之主來說,能在天心燈這種傳說里的道門異寶得主中正平和的氣息融合收斂下,還能散發出自身獨特氣息的東西在這世上,怕是連一隻手得五個指頭都占不過來,其中,還要被天心燈佔過一個位置。

天心燈,清音鍾、碧玉訣、還有那個從來未曾被證實過的洪荒璽,除了另外三件異寶,還有什麼東西能在源自天心燈的氣息里保持住自己獨有的氣息?

幾乎是在感應到的瞬間,紫薇心裡就發出了強烈的吶喊,天啊,這也太不公平了吧?竟讓他一個人獨得兩件傳說中的異寶!難怪他給小妹下的禁制竟連我都束手無策……

可還沒等她對方羽新得的異寶究竟是巫門的碧玉訣,還是傳說中未曾證實過的洪荒璽推敲出個結果,方羽緊接著就在雙方的對峙中再度給她來了個五雷轟頂。

自己宗門這些年自以為隱秘非常的舉動,千小心萬小心,還是被有人有些察覺了!這些年之所以沒人找上門來,恐怕一是沒有太過確鑿的證據,二就是自己宗門歷代的先輩留下的那些情份在起作用了。

難怪自己在通靈中看到的竟是那般可怖的結果和未知的迷霧,這要是被那些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其後果……

差點冒出的冷汗中,紫薇終於做出了決定,不過她到底也算是千年隱秘宗派陰神宗的一代宗主,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的全面認輸。

「碧玉訣還是洪荒璽?」裝作沉思中自語似的,皺著眉的她發出了低低的呢喃。

「洪荒璽,正好方羽新得此物,還有很多玄妙不曾解開,正好請宗主這樣的大家給指點一二,不甚榮幸,請1

出乎紫薇的預料,面帶笑容的方羽竟絲毫沒有的推託的坦然相告,與此同時,還將一件奇特的物事給她遞了過來。

「洪荒璽?」

紫薇愣住了,遲疑了一下這才慎重的將手向那物事抓去。

微笑著看她纖細修長的手指往洪荒璽上落去,方羽此時心頭愈發的輕鬆。

他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容易的走向平和,原本在他的估計中,至少還要來上一次苦鬥的,不過現在既然已有了平和解決的趨勢,他自然也樂的再表露一點誠意和再加上一塊砝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