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連綿秋雨中,在蜿蜒盤山路上蹣跚了大半天的客車終於駛進了榆城。

「大家下車就近吃午飯飯休息,一個小時后我們繼續出發,傍晚就能抵達地頭了,記得不要跑遠,別讓大夥等埃」

車在一處並不是很大的廣場邊上停住,車上稀稀拉拉的乘客都在略顯疲憊的司助招呼下,也都紛紛下了車。

微皺著眉頭的方羽是乘客中最後一個下車的,但是臨近下車前,他卻又望著外面連綿不絕的細雨,停住了腳步:「兩位大哥,你們經常跑這條線嗎?」

「是啊,兩天一個來回,可不就是經常跑么1前面正拿著茶杯準備推門下車的司機有些奇怪的望了方羽一眼,但還是笑呵呵的做了回答。

「那你們知道這裡的這雨下了多久么?」指了指車門外的秋雨,方羽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異色。

「這就不知道了,昨天返程路過的時候,天還是晴的。誰知道只隔了一夜的功夫,卻下成了這樣,要是到今晚都不停的話,怕是明後天就得歇車了,這鬼天氣1

嘴裡抱怨著,司機推門跳下了車。一路盤旋蜿蜒的山道,再加上連綿不絕的秋雨,讓開車的他一路上都提懸了心,好不容易熬到了中途休息的地方,自然不想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某一乘客毫無價值的好奇上。

緊跟著,明顯也露出疲態的司助也做出了要下車的駕駛:「第一次路過這裡吧?要是不熟悉的話,跟我和師父一起去吃飯好了,廣場南邊有家飯館的面做的非常不錯,走吧1

方羽站在車門口,又抬頭望了一眼陰沉沉的天際,這才舉步下車:「多謝,不用了,我不是很餓。」

「那你隨便轉轉吧,這廣場附近有很多別的地方沒有的玩意,值得看看。不過記得別走遠了,一會我們還要繼續上路呢。」

關好車門,司助頗為好心的叮嚀了兩句后,一路小跑著走遠了。

站在略顯空曠的廣場上,蕭瑟秋雨中,伸手接著冰涼雨絲的方羽皺著的眉頭擰的更緊了。就連他那雙清澈如水的眼眸中,也清晰的呈現出了一片凝重。

這是一個由水泥和青石板鋪就的老式廣場,瑟瑟秋雨下,廣場上沒有多少人和車,看上去顯得頗為空曠,不大的廣場周圍,那些並不太高的樓宇和點綴期間的平方式店鋪更給這老舊的廣場平添了幾許敗落和滄桑的味道。

站在廣場上,不用使勁抬頭,就能看到低垂的天際中,那一片片陰沉而又厚重的雨雲,鉛塊似的蓋在廣場和整個城市的頭頂,就連綿綿不絕的秋雨瑟瑟的寒意,都無法驅散隱藏在空氣中的那一抹詭異而又兇險的氣息。

「大雷劫?」

抬頭凝望著陰沉的空際,方羽在眉頭略展的同時,帶著不解的困惑自語了起來。

剛才,就在車進榆城的瞬間,原本安靜待著的洪荒璽忽然自發的有了異動。而這種異動,自方羽將它熔煉成功之後,還從未出現過。

這在讓方羽驚訝的同時,也讓他敏銳的靈神察覺到了隱藏在秋雨中的那一抹似曾相識的異常氣息。

密雲秋雨的背後,竟隱隱帶著大雷劫哪兇險莫測的氣息。儘管眼下這股還非常的淡,淡到就連方羽都差點忽視過去,但方羽在被異動的洪荒璽驚動后,凝神細察的結果卻真的讓他吃了一驚。

「難道是陰神宗紫薇宗主的山門就隱在附近?」

在肯定了秋雨陰雲中潛藏的那股詭異而又兇險的氣息就是大雷劫將至的徵兆之後,這是閃過方羽心田的第一個念頭。

但隨即感覺到的那一抹從沒領略過的奇怪感應和身上洪荒璽越發明顯的異動,卻很快的推翻了這個推測,「這不是紫薇身上那種大雷劫的波動,眼下,籠罩在頭頂的這片陰雲中的這股氣息波動要明顯暴烈和詭異的多,隱隱的,竟似乎能撼動自己空靈的心境和引發洪荒璽的異動,莫非…?

就在心頭閃過驚疑的剎那,方羽忽然有了明悟:「原來,那傳說竟是真的1

就在這時,他身後卻傳來一聲且驚且疑的叫聲:「方前輩?」

他訝然回首,正看到十多米外,綿綿秋雨中,一個身著青色長袍的人正疾速向自己奔來,而他身後,還有一群衣著奇特的人也正在駐足向自己這邊望來。

「他怎麼會跑來這裡?還有他身後的那些人…?」

帶著心頭微微的疑惑,方羽笑著搶踏上一步,伸手挽住了來人的胳膊:「清風,不必多禮,我真不是什麼前輩。」

清風試著連掙了三次,發覺自己已至大成的勁氣彷佛一道小溪流入了無窮無盡的汪洋,竟連一滴浪花都未曾掀起就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才在臉色微微泛紅的同時,消去了下拜念頭,恭恭敬敬的單掌施了一禮:「清風拜過前輩1

「嗯,這一禮我受了。恭喜1方羽看他放棄了下拜的念頭,便也鬆手退了半步,欠身還了半禮。

自出來后,經過這麼多次和這些古老宗派門下子弟的接觸,方羽早已了解了他們對禮儀以及一些傳統的執著和固守,所以他也開始逐漸的習慣了。否則,雙方各自堅持起來,反倒會更羅嗦。

「清風有所進益,還不全是拜前輩點化之功?對了前輩,你怎麼回來這裡?難道你也是去白雲山觀禮的么?」

青城山上的一面之緣顯然讓此時修為大進的清風牢牢記住了方羽,此番能在這裡意外相遇,讓他顯得分外興奮和驚喜。

「白雲山觀禮?」

方羽微微一愣,他這次經過榆城要去的目的地,的確是位於榆城境內甲鎮之畔的白雲山。

不過來之前,他可不知道那裡有什麼活動需要人去觀禮的。不過現在看到清風和他身後那群至少穿著四種不同式樣道袍的道士,他對這個所謂的觀禮心裡也就大致的有了數。

「不錯,我正是要去白雲山。」

「那可巧了,我和師父也是去觀禮的,對了,我師父師伯都在那邊,我去請他們過來跟前輩認識,師父師伯曾多次提起要好好多謝前輩呢1

方羽的回答顯然讓清風更加的興奮,還沒等方羽有所表示,他便轉身又飛跑了回去。

「這個冒失鬼1方羽望著他遠去的背影,苦笑著收斂心神,慢慢跟了過去。

隨著方羽慢慢的接近,那群道士里也有身穿青色道袍的兩位老道人向他走了過來。一臉興奮的清風就緊跟在他倆的身後。兩個老道之中,其中一位略顯瘦削的老道,依稀就是方羽見過,在青城山後山上給清風護法的那位。

「無量天尊!龍山山七巧閣永旭、永昊有禮1兩位老道來到方羽面前三米左右的時候,便開始正色行禮,用的卻是道門內部通行的問道禮。

方羽見狀,微微一笑,並不曾有半點猶豫的回了抱拳一揖:「小鎮方羽,見過兩位道長。」

兩位老道見狀,眼中閃過困惑的光芒,隨即便重新緝手:「再謝施主日前點化清風。」此時行的禮已換成平常所見的道士禮了。

方羽笑笑,也回了半禮:「客氣1

「方…方施主,你真不是門內的前輩?」

此時,緊跟在後面的清風吃驚之下貿然插口問出了心內的疑問,隨即就在師父師伯側目的瞬間,退了回去。不過偷偷抬起的雙眼,卻依然緊盯著方羽,等待他的回應。

「只能說有些淵源,但我真的不是。兩位道長和清風你以後見面只管喊我名字就是。」就在三雙目光的注視下,方羽微微的提高了聲音。

因為此刻,他已經清楚的感覺了來自他們身後的那群道人中,數人發出的微微氣勁。

「聽小徒說,方施主也要去白雲山觀禮,前面正好有白雲觀來迎的車輛,不如跟我們一起過去?應該還有空位。」

「多謝道長,不叨擾了,我這邊也已定好了車位。雨濃天寒,請諸位道長先行一步吧,我們後會有期,白雲山上再敘不遲。」

此時的方羽在面前兩位老道和他們身後諸位道士的目光關注下,覺得稍稍有些不適,所以很快起了去意。

「那好,咱們日後白雲山上再敘。」兩位老道也是精明人,同樣也注意到了身後悄然而來的那些氣息,便很知趣的也開始告辭。

「方…方羽,我在白雲山上等你,後會有期1明顯有些不舍的,清風在跟著倆老道轉身之際,又忍不住回頭叮嚀了方羽一句。

「嗯,好的,後會有期。對了清風,天寒雨濃,多注意天氣。」方羽在含笑點頭的同時,心裡一動,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這句話出口,清風明顯一呆,隨即在呵呵輕笑聲里重重點頭,顯然並沒理解他話里的深意。

但也就在這同時,方羽卻清晰的感應到了那群道人中,有個鬚髮皆白的青袍老道原本眯著的雙眼中猛地閃過了一抹精光,這精光伴隨著一股清冷的無形潛流一起向方羽的身上襲來。

方羽微微一笑,絲毫不加躲閃的頜首為禮。

清風襲體,卻連他發稍都未曾帶動,很快就在瑟瑟秋雨中散淡消失。

那老道雙眼中神光又是一閃,立掌回禮的同時,仔細盯了方羽一眼,這才跟著眾人一起飄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