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洪荒璽是在左邊廂房裡那條大黑狗現身時,再度異動起來的。

嗡!嗡的清鳴聲就像是一波勝過一波的駭浪,在一種間隔越來越短的瞬間,就已響成了一片。

而肅然而立的方羽四周,已有隱約森冷的勁氣在不受控制的盤旋和升騰,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已使他周身的空間隱隱有扭曲和變形的痕。

當然,在他的控制下,這些異樣的痕在身後的眾人眼裡,最多只像是有些霧氣在身邊升騰,使得他身影看上去有些模糊而已,並不足引起他們太多的疑心。

而道觀庭院中心偏左一點站著的小神醫,此刻已在那大黑狗出現的瞬間重新站穩了腳跟,不過,隨著洪荒璽那連成一片的輕鳴聲里,他身體的微顫卻更加的明顯了。

廂房的門口,剛剛疾沖而出的大黑狗此刻卻在洪荒璽發出的聲響中,像是面對著一隻看不到的猛獸一般,渾身長毛豎立,而頭部和前肢卻低低的伏在地面,露出長長犬齒的大嘴裡,也發出一陣陣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威脅的可怕咆哮,低沉而又瘋狂。

這是一隻足有半人高的黑色大狗,渾身長毛豎立之下,看上去就像一頭雄偉的怒獅,而那雙此時已經充血通紅的怪眼,此刻卻死死的盯在方羽的身上,在陣陣可怕的咆哮聲里,將刻骨的敵意暴露無疑。

可是此刻,方羽身上,已有些不受控制的洪荒璽發出那片清鳴就像一股股無形的巨大潛力,將它死死的壓制在那裡的地面,連任何多於的動作都做不出來。

方羽這邊,洪荒璽發出的輕鳴已逐漸高亢到了快能傷人的地步,他身後,原本圍堵住了去路的眾人此時已身不由己的掩耳退出了好遠。

而竭力控制著它的方羽,也已察覺洪荒璽越來越猛烈的異動已趨於爆發的邊緣。這讓他在心裡暗暗叫苦的同時,開始有些後悔選擇了此時和小神醫的對峙。

因為他也沒想到會在踏進道觀門的瞬間,洪荒璽就開始了劇烈反應。更沒想到此番前來,原本只想認識和拜訪一下的小神醫的身上竟會有這麼濃的妖氣,而廂房門口那隻躍躍欲試的大黑狗,此刻身上的妖氣更是濃的讓他都非常的吃驚。

這麼濃,這麼明顯的妖氣,白雲觀的那些人竟然說根本不會有問題?

而更讓他意外的是,這個眾人口中性格有些內向靦腆,但仁心妙術被眾人傳頌不已得小神醫在發現自己后,敵意和反應竟是這般的暴烈。

上手就不問情由的施展出了生死一瞬間的性功高段禁術,試圖以類似禁魂術的險惡法門將方羽至於兇險莫名的境地。

倉促之下,原本只想問個究竟的方羽不能不接招。因為這類純粹精神層面的秘術,一旦被施展出來,就只會有兩個結果,不是你輸,就是我贏。

而失敗者的後果,則往往會比死還慘。因為對他們這些修行人來說,成了白痴或是別人的傀儡,那真是比死還要難以接受的一件事情。

不過以方羽的修為,要贏不是難事,可是要在分神控制洪荒璽異動的同時,還要在贏的情況下保證不真正傷到小神醫,這對現在的方羽來說,還真有些為難。特別是在對方根本不留餘地的全力施為下。

至於一傍那條躍躍欲試的大黑狗,在此時方羽的計算中,都被自動忽略了。因為它身上儘管妖氣濃的嚇人,但是在眼下這種狀況下,它所能起的作用實在是非常的有限。

方羽就在懊悔中暗自咬牙,準備行險一試的功夫,道觀內外忽然響起的一連串呻吟聲卻替他解決了這個難題。

「哎喲,疼死我了,啊,難受礙…」

隨著方羽身後這一連串呻吟聲的響起,方羽發現小神醫原本一直緊逼著自己的神意忽然有了些微的鬆動。

顯然,已被洪荒璽發出的異音傷到了的那些病患們痛苦的呻吟讓小神醫有些分神了。

好個方羽,怎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就乘著小神醫略一分神的剎那,他虎目中幽光一閃,便已將小神醫藉由雙眼發出的神意輕輕挪到了一邊。

隨即,就在臉色忽然煞白的小神醫渾身一震,踉蹌后倒的瞬間,就已搶到了他的身邊,伸手扶上了他的後背:「我並無惡意,先救病人,其它的等晚點再說1

說話的同時,他空著的左手已在輕輕一揮間,將因洪荒璽停了異鳴而乘機撲來的大黑狗給提在了手裡。

半人多高的大黑狗被他的大手捏在脖子上提懸在半空,除了喉嚨間勉強發出的嗚嗚的叫聲之外,竟連半點掙扎的動靜都沒有。

而被他扶住並借著他輸過去的溫和氣勁站穩了身體的小神醫此刻,卻一臉的驚訝和不能相信,但稍一沉吟之後,還是在觀里觀外病患們痛苦的呻吟聲里很勉強的點了點頭:「好,那你先把老黑放開。」

方羽微微一笑的同時,左手一翻摔飛了大黑狗,右手也同時離開了小神醫的後背。

大黑狗一離開方羽的控制,猶在半空就發出了更為猛烈的狂吠和咆哮,就見它在空中連翻了幾翻后,在落地的前夕終於完全掌握了身體的平衡,四肢在空中優美的一個伸縮,便在落地的瞬間,就將頭尾調整了過來,同時又借勢往方羽猛撲了過來。

方羽雙目中精光一閃的同時,一聲殷雷般的低喝已然出口:「還來?」

幾乎與方羽的低喝一同響起的,是小神醫有些惶急的叫聲:「老黑不要1

而此刻已騰空撲起的老黑那裡還能停的住來勢?就在它眼看就要撲到方羽不足三尺的時候,前撲的身影卻忽然就像是被虛空中一隻無形的大手給猛拍了一把似的,在它忽然發出的一聲悲鳴聲里,碩大的身子就猛地從空中直直掉在了地上,成了一條四肢伏地,爬不起來的癩狗。

「老黑1

看到老黑異樣的落地,小神醫在狠瞪了方羽一眼的同時,便往地上還在繼續咆哮掙扎的大黑狗撲去。

「它沒事,不過你讓它最好老實點,還有很多病人等著救治呢1

方羽一進傷的去路,低聲說話的同時,他還扭頭往腳後繼續掙扎著的大黑狗狠瞪了一眼。

大黑狗被他雙眼中閃過的那一抹幽光一瞪,便在明顯的一抖中,渾身癱軟的爬在了地方,連喉嚨間的咆哮聲都停了下來。

「你對老黑做了什麼?我不管,它要是有什麼事我跟你沒完1

儘管身體已被方羽攔住,可小神醫還是明顯感覺到了老黑的異樣,他在微微一愣的瞬間,便激憤的猛跳了起來。

方羽看著他蒼白清秀的面頰上那兩團異樣的潮紅,沒來由的心裡一動,將已到了嘴邊的解釋換成了另一句話:「那你不管病人了?」

「我-…」

神情顯得異常激動的小神醫剛低喝出一個我字之後,便在臉上眼中的猶豫和掙扎中啞住了。可激動的情緒,卻依然還在讓他瘦削的身體在明顯的顫抖。

「原來他真的還是個未曾成熟的大孩子……」

將他的反應全都看在眼裡的方羽心裡一陣苦笑:「它真的沒事,我只是叫它暫時安靜一些而已,不然豈不是會讓病人受驚?別孩子氣了,快點吧,好像已有幾個病人快堅持不祝」

特意放低了聲音的方羽輕輕說話的同時,也挪開了攔在他和大黑狗之間的身體。

「老黑1

小神醫詫異的瞪了方羽一眼后,就撲到了老黑身上,四處撫摸了起來:「老黑,你沒事吧?沒事吧?」

那神情根本不像是在跟一條狗說話,而像是在和一個人,一個像是好朋友的人在交流。

渾身癱軟在地,明顯蔫了許多的老黑口中此時也發出低低的嗚嗚聲,並努力的伸頭試圖用舌頭去舔他的手,可是努力了好幾下,也沒能挪動它癱軟的身體。

方羽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不由就想起了當年和自己愛犬共同度過的美好時光,心下不禁一軟,微嘆之間就收回了控制著大黑狗的力量。

大黑狗往後一個矯健的翻滾,站起轉身就跑,幾步之間就已拉開了和方羽之間的距離,可是跑了幾步之後,它又明顯戒備和猶豫著跑了回來,一嘴叼住小神醫的袖子往後就拽,邊拽還邊用它那雙怪眼盯著方羽,嘴裡還發出急促的嗚嗚聲,似乎在催促小神醫趕緊和它一起,盡量的遠離方羽這個危險人物。

方羽看著眼前這動人的一幕,嘴角再次流露出了有些悵然的淡淡笑容。

「老黑,沒事了,剛才是一場誤會,現在我要趕緊去給病人看病,你先回去吧,沒事了,真的1

一直在留神方羽反應的小神醫看到此刻老黑已經恢復了活力,而方羽臉上的笑容又有些怪異德時候,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臉上的神情忽然顯得有些拘謹和慌亂了起來。

方羽看他這樣,心裡更加肯定他儘管可能醫術高明,可心智上卻還是個相對純真的大孩子這一事實,於是在淡淡一笑中轉身,逕自往道觀大殿里走去。

他邊走邊提高了聲音喊道:「神醫馬上就來治病了,大家不要亂,剛才被聲音刺激到了的病人先抬進來就診。」

喊叫的同時,他也已開始將袖子往上挽了上去。

很顯然,身為醫家子弟的他看到這麼多急需救治的病人,也動了惻隱之心。

「咦?莫非他也會治病?」

他背後,清晰的傳來了小神醫明顯有些詫異的低語。

方羽為此,又無聲的笑了。

難得大家這麼支持,勿用就勉為其難,努力加勁再爆發幾日,力爭在這個禮拜每天更兩下^_^這是今天的第二下,明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