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咦?怎麼沒人了?」

抬頭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之後,方羽忽然發現眼前沒有了似乎永遠都不會減少的病人。

「那就是已經中午該吃飯的時候了,今天這時間過的真快。」另一邊的桌案前,小神醫也同樣抹著頭臉之間豆大的汗珠,有些潮紅的臉上滿是自得的笑容。

因為在早上這大半天的診療過程中,他留意計算過,要比這突然冒出來的高明傢伙足足多治了九位病人。這對本已晚了半個小時才開始問診的他來說,是個非常滿意的結果。

方羽的頭臉之間儘管有汗,但神情還算安詳。敏銳如他,自然也知道此刻小神醫臉上那滿足的笑容究竟是為了什麼,因為在早上這五六個小時的診治過程中,他也非常投入的進入了那種有些類似競爭的診治當中。

可是沒想到,還是暫時落後了。

不過暫時的落後,並不足以影響他將這場無聲的競爭繼續下去的鬥志。因為隨著逐漸對這種緊張而快節奏的診治方式的了解和熟悉,他看病的速度已越來越快,到了剛才,確診和下方的速度已隱隱有和小神醫並駕齊驅的樣子。

他有信心,在接下來下午的這半天里,一定能把小神醫追齊。因為此刻,小神醫精湛的醫術和所有求診者對小神醫那種有些迷信的狂熱信任,已深深了的激起了他身為一個卓越醫家子弟那潛藏在骨子裡的驕傲。

因為他對自家傳承了數代的醫術,也有著非常強烈的信心!

就為了這點源自家庭和骨子裡的驕傲,他在診治病人的時候,完全收斂起了體內浩然無匹的異能,完全靠著自己多年來所學的純正醫術參與到了這場無言的競賽之中。

所以,他開始的速度要比小神醫診治的速度慢很多。

畢竟,他在這種方式下的實際經驗並不是非常多,要想把很多學來的理論完全和此時接踵而來的各種患者的病情結合到一起,對他而言,是個不容有半點閃失的嚴峻考驗。

因為這畢竟是在給人看病,而不是在兒戲。人命關天這個道理,自小到大,已被父親耳提面命的烙印在他的骨血之中,早已成了他本能中重要的一部分,任何時候都不會忘記。

但是,早晨進門后,就站在他身後默默盯著他連看了三個病人,並仔細瞧過他開出的藥方之後,才放心的開始去另一邊開診的小神醫確診的方式,卻和如履薄冰般謹慎小心的他有著明顯不同。

望、聞、觀、切這四項被眾多醫家奉為圭旨的確診手法,卻被小神醫在診治過程中,省略到了再也簡單不過的望和觸。

病人進來,他先是抬頭望一眼病人,然後讓病人靠到醫案前被他伸手輕輕一碰,整個問診的過程基本上就算是結束了,一般情況下他就會馬上念著葯的名字,低頭開始寫藥方。而方羽發現,往往這時候大和家屬都只是滿懷著激動和希望的神情,默默的等著拿藥方,並不多說多問。

只有極少數的病人和家屬會像一般求醫者那樣,試圖說自己的癥狀和問確診的結果。而這種時候,小神醫才會在寫藥方的同時,連頭都不抬一下的逕自說病人的癥狀。而通常的結果,就是病人和家屬在聽了他幾句之後,就會瞪大眼睛一臉驚喜的猛點著頭,不再羅唆。

這讓他大大節省了耗費在單個病人身上的時間,也直接的導致了他看病的速度很快的超過了中規中矩問診的方羽。

甚至要不是他發話,原本就有些猶豫的來到方羽面前的那些病人可能早就跑到他那邊去了。

幸好方羽儘管開始的時候速度有些慢,可確診的本事也絲毫不含糊。連續準確的說出十幾個病人的癥狀,並且開出來的藥方也得到小神醫的點頭之後,後面陸續進來的病人這才不再那麼抗拒被抬到他這邊過來。

可即便是這樣,排在小神醫那邊的病人也還是比他這邊多,這在無形中,也讓方羽暗中加了好幾把勁,以至弄得頭臉上都滲出了汗珠都不知道去擦一擦。

一直等到病人忽然沒了,才算有了鬆口氣的機會。不過很快,他就被小神醫剛說的那些話弄得有些好奇了:「你這裡還有人幫忙?」

愜意的伸了個攔腰之後,小神醫的臉上也出現了納悶的表情:「沒有啊,這麼多年來,這裡除了我和老黑跟燦叔之外,就沒其它了人。怎麼了?」

「那誰通知那些病人說你要吃飯?難道……」方羽問出口之後,一想起來看病的那些人對小神醫那種發自內心的恭敬合信任態度,忽然發覺自己這話問的有些笨,所以只問了半截就打住了。

「你猜得沒錯啦,每天中午,這些病人都會自發的停止求診,給我留一個小時的吃飯時間。總的來說,能來這裡找我看病的,都是些心地很好人了。你瞧,我桌上放著的這些小東西都是他們送的呢。」

小神醫的反應顯然很快,他一下就猜到了方羽沒問出來的意思,不過也很明顯,略顯疲態的他對自己的病人也很滿意,所以說著說著,就忍不住向方羽介紹起放在他案頭的幾個小玩意來。

方羽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那裡除了兩個色彩斑斕的泥塑小狗和兩個帶把的小糖人插在案邊的桌縫裡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

心裡又是一動的瞬間,方羽笑了起來:「很漂亮的小東西,應該是小朋友送的把?」

「嗯,是啊,都是得重病的小朋友送的,都有兩年多了,我一直捨不得收起來。嘿,看起來你真的不像是壞人1

原本像個未成年的少年一般滿臉歡喜的小神醫說著說著,話鋒忽然一轉,微帶狡黠的目光也盯上了方羽的雙眼。

「原來你一直當我是壞人?那怎麼現在又覺得不是了呢?」方羽臉上笑容不變,不過語氣卻由剛才的真誠變成了此時微帶戲謔的好奇。

「誰讓你一來就讓老黑那麼緊張的?這麼多年來,除了燦叔,老黑還從沒像怕你一樣怕過任何人。至於為什麼覺得你不像壞人,嘿嘿,你見過像你我這麼緊張病人的壞人么?」

方羽淡淡一笑,隨即收斂起笑意,肅容從桌案之後站了起來:「一來就忙著給人看病,都忘了自我介紹一下,小鎮方羽,見過小神醫,今天失禮之處,還望海涵1

一直以來,都試圖以自己的多變而在方羽面前為自己爭取著主動的小神醫此刻,卻明顯被方羽態度的忽然轉變而弄得有些失措了,有些紅雲上臉的他在慌忙站起的同時,也學著方羽的樣子抱揖還禮,口中更是也忙不迭的也做出了自我介紹:「小觀…,梅小山,我叫梅小磐!磐是堅若磐石的那個磐1

有些慌亂的他,在說出自己名字之後,神情忽然變得穩定和堅決了起來,就連臉上泛起的紅雲在他特意挺起胸膛的時候,消褪了下去。

「好名字1

方羽眼神微凝的同時,也脫口認真的贊了一句。以他的閱歷敏銳,自然能清晰的感覺到這小神醫梅小磐此刻的情緒有些微微的異常。

再加上之前聽過的那些關於他的傳說和他自己剛才無意間說出的那些信息,方羽已能隱隱的猜到他現在情緒異常的原因,因此在心裡忽然湧出的那抹憐惜之下,不假思索的就脫口認真的贊了一句。

可是他沒想到,小神醫卻在聽到的瞬間,就猛地的瞪大了眼睛:「奇怪!你也覺得這個名字好?它究竟好在那裡?」

「像高山上的岩石一樣的硬朗和堅強,像大海邊的礁石一樣的牢靠和頑強,一個真正的男人能有這樣的名字,難道還不好么?」

微皺著眉頭沉吟了一會後,小神醫梅小磐忽然又舒眉開心了起來。「原來是這樣,看來我想的也不算錯啊,明白了,謝謝你方羽1

「客氣1方羽看到他開心了起來,自己心裡也覺得有些安慰。

一個傳聞中本是孤兒的半大少年,能在這麼短短的幾年內,成為名傳四方的小神醫,若說背後沒什麼特殊的隱情做動力,顯然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已方羽的經驗和閱歷,這類能變成動力的隱情,往往都帶著點很難抹去的悲劇情節,看小神醫梅小磐的一些反應,似乎恰恰又是類似的情形。

說實話,通過這半天的短短接觸,方羽發現自己看這少年的心境,竟帶著點哥哥看弟弟的意思,這不知因何而來的陌生感覺,竟讓方羽心頭有種說不出的淡淡猶豫。

「自己究竟該如何開口問關於妖氣的事,才不至於讓他有過激的反應?他和他那條大狗身上為何會有這麼濃的妖氣,竟會讓洪荒璽都起了反應?」

方羽心裡在猶豫的同時,他敏銳的靈神又像大網一樣,無聲無息的撒了出去。因為經過之前的對峙和接觸,他都始終沒在小神醫和他的大黑狗身上,發現除了濃郁的妖氣之外,哪怕是一絲真正妖物的痕。

可是與此同時,他心裡也很清楚,這麼濃的妖氣,絕非是短時間內能沾染上的,和妖物無關的人和狗,更不可能在身上籠罩了這麼濃的妖氣之下,還能如此平靜的正常生活。

「究竟他和那條大狗跟妖物是關係?」

就在方羽心裡帶著這個疑惑凝神細察之時,他面前的小神醫卻忽然臉色一變:「糟了1

就在方羽聞聲一愣的瞬間,他電閃而出的靈神已帶回了一個冰冷而又陰寒的波動。正是從大殿外的左廂房裡傳來的。

方羽面色一冷,忽地站了起來。

而他對面,色變的小神醫也同時跳了起來。

就在這時,本已不聞已久的犬吠也再次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

實在不行了,欠下的那一下只有明天一起補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