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方羽在這巨吼聲入耳的瞬間,就發覺體內原本安靜的勁氣有了強烈的波動。而一種直欲迎上去的迫切念頭也在心裡自發的油然而生,強烈而清晰,但程度卻遠不如今天中午之前那麼的暴烈。

如果說,中午之前的洪荒璽產生異動的那種感覺像個不聽話的暴躁孩子,那現在出現的這種波動和念頭則就像一個成熟的戰士,聽到了敵人的號角,儘管鬥志高昂敵意明顯,但還是會遵守紀律等待命令才會開始行動一樣,體現出的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態勢。

而現在的這種強烈波動和念頭,帶給方羽的就是后一種的感覺。儘管同樣的清晰和強烈,卻完全都在他神意的掌控之下。

如果現在再和小神醫像早上那樣再次對峙的話,方羽有絕對的信心能在對峙之中就將小神醫毫髮無傷的拿下,根本不用再等他自己出現失神霎那,才出手那麼的冒險。

深吸了一口氣,方羽不動聲色的壓下直迎過去的渴望,就像根本沒聽到這越來越近的巨大吼聲一般,扭頭笑道:「小磐,你可以開始了么?」

「你沒聽到嗎?」此刻的小神醫臉上可沒方羽那樣的鎮靜,儘管程度比不上方羽,但他卻還是很清晰的聽到了這聲充滿了獸性的巨大咆哮聲,正在以飛快的速度往這邊接近。

其實此刻,不但他聽到了,就連山谷中正在後退的長龍中,也已有聽力相對出眾的一些人隱隱聽到了這聲遠遠傳來的獸性咆哮,正在下面驚異的四處不停張望呢。

「這個交給你,你不用…,」

方羽剛淡笑著說道這裡,遠遠的暴雨之中,又傳來了兩聲龍吟般的蒼勁長嘯,就在嘯聲剛剛入耳的瞬間,又跟之前的咆哮聲一起,都猛然間消失了。

雨還在繼續下,山頂上的氣氛卻有些沉悶。因為此時,方羽和小神醫兩人都在凝神細查周圍的動靜,卻發現除了急促的語聲和已開始暗了下來的天色之外,並沒有其它的動靜。

「走吧,回去趕緊治病人去,遲了恐怕又會有意外給耽擱。」凝神細察了半晌之後,方羽在臉上出現的那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里,淡淡的開了口。

「嗯,好的1出乎方羽的預料,這一次小神醫竟出奇的配合。還沒等方羽再催,他自己就已先轉身鑽進了雨里往大殿門口跑去了。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就算小神醫梅小磐為人再單純,也已經多少有些明白,眼下這裡似乎真的要出大問題了。

別的不說,就光是剛才遠遠傳來的那幾聲,就已不是什麼好兆頭。

上次,聽到那兩聲長嘯后,不就給燦叔帶來了不少麻煩么?

「小磐,需要我迴避么?」

被幾隻增添的燭光照得通亮的大殿里,長長的醫案邊上,方羽幫忙將那位中年農婦抬上醫案后,就很自覺的特意問了一句。

此時,小神醫已將那根名叫桃木郎的黑木棒插到了醫案邊的地板上,那是一塊相對周圍的地板顯得有些粗糙的青石地板,地板的中央,正好有個寸半大小插孔。黑木棒就直直的插在那裡面。

「算了,不用迴避,反正等下我也需要人幫忙把病人遠抬下來,你就在邊上打下手吧。不過記得保護安靜。」

「沒問題,謝謝1

方羽認真點頭,他忽然發現,小神醫一進這個大殿,人就會變得成熟和老練的多,特別在開始診病和治療時,更是隱隱有一種像是大家似的沉穩和自信,一點都不像在外面面對其它事情時那樣的單純和天真。

「那好,我要開始了。你真的能保證那幾個病人不會忽然醒來?」

一臉沉靜的點了點頭之後,準備開始的小神醫目光一掃大殿另一邊躺在擔架上的三個病人,又仔細的詢問了一遍。

那是剛才讓山下的病人和家屬退走時,特意留下來的三個同樣不適合再多顛簸移動的危重病人,而剛才,小神醫為了確保他們不會在自己施術的中途受到驚嚇和干擾自己的治療,特意請方羽幫忙讓他們暫時睡過去的。

為此,他還在方羽面前暴露了自己醫術方面的一個大弱點,不過他相信,方羽不會把這個秘密泄露給外人知道。

這純粹是基於一個好醫家對另一個好醫家本能的信任,並不代表其它任何的意思。例如,對於方羽想知道的燦叔下落,小神醫依然像之前一樣的警惕和戒備。

「放心好了,如果沒有太大意外的話,他們三個就算一口氣睡到明天下午都不會醒,病情更不會有絲毫的惡化1

「那就好,我開始了1

說完話,小神醫沖方羽點了點頭之後,便將變得肅穆的目光投向了農婦的臉上。

醫案上,中年農婦躺在鋪好的被子上,沒有多少光澤的雙眼此刻也盡量到了最大,而目光中,更是充滿了期望和緊張,全身的虛汗,不斷浸濕她身上破舊的衣衫,讓她渾身上下發出一陣又一陣難聞的汗臭。

可是此刻已將雙眼眯了起來的小神醫似乎根本聞不到這些味道,他只管用一種忽然變得有些空朦的低沉聲音,對著面前的農婦不停的低沉吩咐:「我現在就要給你治療,你要相信我,千萬不要緊張,盡量將全身放鬆,慢慢的閉上你的眼睛,對,慢慢閉上……」

他嘴裡一邊緩慢的說著,一邊將眯著的眼睛緩緩睜開。只不過眨眼的功夫,他的那雙眼睛已變得完全不見了眼白,只剩下兩個佔滿了眼眶的碩大瞳仁,盯上了中年農婦的雙眼。

中年農婦在雙眼接觸到他那雙略顯詭異的雙眼瞬間,眼神就被他牢牢吸引住了,只不過短短几個呼吸的功夫,中年婦女就在一臉的安詳中閉上了雙眼,沉沉的睡了過去。

驀地,小神醫的口中忽然響起了一連串低沉而又急促的語音,即便是以方羽的耳力和他對術法咒語的熟知,一時間都聽不出來他在念的是那家的咒語。

隨著咒語的急促響起,小神醫雙手屈伸扭轉,眨眼間翻成了劍指的雙手已反點在了自己眉心。一抹殷紅如血的艷麗紅色就隨著他雙指中眉心的瞬間,從他眉心深處往外泛現了出來,轉眼就已將他雙手劍指的第一個指節前,全部都引成了相同的艷麗血色。

而他的整個眉心一直到額頂的發角,都被一道兩指粗細的殷紅血痕給盤踞成了個詭異的印記。

此時他口中的咒語忽然變得更急,而他那兩隻頂端已變成了血一般顏色的劍指卻在此時,分別點上了農婦脖頸間那個血紅色瘤狀物和醫案邊豎立著的黑木棒頂端。

他口中的含混的低語聲變得更急更含糊,而他微斜著的身體也在這咒語聲里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可是此刻,方羽卻清楚的發現,被他左手劍指點住的那個病人脖頸間的血紅瘤狀物正在急劇縮小,而他右手點著的桃木郎,也就是那個黑木棒的頂端往下三寸處,也正有一個漆黑的球形在飛快的隆起。

「巫門移咒術?不像!道門旁枝的氣禁?似乎也不是。這是什麼法門?竟會要施術者也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難怪他這麼瘦弱1

方羽是什麼人?

站在邊上的他一看到小神醫手指兩端的異樣變化,就已看出了他這法門的主要作用。可即便是他,一時間也認不出這具體是那家的法門,所以只能在一邊干著急,甚至連用靈神探查一下小神醫此刻顫抖的越發厲害的身體狀況,這麼簡單的事都不敢做。

因為之前在小神醫要他幫忙讓另三個病人睡去的時候,他已經知道了小神醫的一個致命弱點,除了性功上比較深厚的修為,他在命功方面,因為本身體質的原因,沒有絲毫的根基。所以他連醫術中,經常要用到的針灸都很欠學,因為他沒有任何的內勁來催針探穴,更不用提什麼刺激經脈給人治病了。

當然,方羽也知道,在他這口中所謂的欠學,也只是會對自己這樣的人來說的,因為醫術到了他們這個層面,大家心裡都清楚的知道,針灸之術,要是沒了內勁或是氣機的支持,光憑一些表相的手法和個別的手段,最多也只不過是治標不治本的小伎倆,根本稱不上是學過。

也正是小神醫的坦率,讓方羽在心頭的幾個小困惑得到了答案的同時,也讓他在眼下這個時候對該不該插手幫小神醫一把變得謹慎和小心了起來。

因為他再也清楚不過用性功修為施術的時候,那種平靜的表相下隱藏的兇險和忌諱。

就像之前兩人對峙時小神醫施展的那個很像禁神術的法門一樣,稍有不慎或是干擾,就是生死攸關的大麻煩。

以在不清楚具體法門情況下,就算是方羽,也不敢輕易的有什麼動作,否則,對於命薄若紙的小神醫來說,很可能就是生死瞬間的催命符。

還好小神醫的法門結束的很快,就在方羽還沒猶豫幾下的功夫里,他口中急促的咒語停了。而他整個人也在一陣搖晃中,一下子往地下癱坐了下去。

「小磐1

方羽在低呼聲出口的同時,已將從半路上攔腰抱起,身形閃動的瞬間,就已到了他那邊的醫案上。

小神醫此刻面白若紙,不過滿是虛汗的臉上,卻帶著欣慰和滿足的笑容:「我沒事,躺下休息一會就能緩過來了。方羽你去看看病人,她應該已經沒事了。」

「要是早知道你是這麼拚命來救人,我就自己動手了。你別操心那麼多了,睡一會吧。等這邊事了之後我想辦法好好給你調理一下,你不會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有多糟糕吧?」

方羽看著他虛弱的笑著的樣子,一時間也動了感情。不知不覺間,已在自己的口吻裡帶上了淡淡的責備和懊悔、

「呵呵,沒用的,燦叔都沒辦法。不過還是要謝謝你,方大哥,你是個好人…。」低聲呢喃著,話還沒說完,梅小磐就合眼睡了過去。

方羽小心的將他放平穩之後,過去又給繼續沉睡著的農婦把了把脈,這才放心的替她蓋好了被子。

一伸手,方羽就將依然豎立在地上,棒身上多了個小碗大黑疙瘩的桃木郎握在了手裡,這才站穩身體,對著空無一人的大殿淡淡的說道:「出來吧,我知道你已來好一會了。」

呼呼,終於將這最後一下搞定了,儘管時間過了半個小時,不過我還是勉強搞定了。

不過大家在書評里的指漏也再次提醒了,看來俺真的不太適合這麼趕著更新,恰好這次答應的爆發也算勉強完成了呵呵所以勿用以後要回歸本來了。以後每天更一下,力爭不間斷。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_^另,回頭我也會將這些天里大家指出的錯漏儘快修訂完畢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