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天劫?剛開始我們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是後來卻又有所懷疑。」青龍宗宗主蒙青凝接話的時候,明顯有些遲疑。

「哦?」方羽也是一愣。

他自然明白,這些自己都能想到的可能,沒道理巫門的幾位宗主卻想不到的,現在既然說有懷疑,肯定就會有他們的道理。否則,他們的宗派也不可能流傳到現在了。

「根據我們諸宗的心得記載來推測,真正的大天劫臨頭,基本上是不受環境左右。可是這次,方榕他進出落鷹潭前後的變化卻很明顯。一進落鷹潭,就能很快想起在外時被忽略的一些事,可是一出來,就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恢復原樣。

關於你的存在,就是個特別明顯的例子。

一出來后不久,他就開始逐漸不願意再提到你,時間一長,連聽別人說起都會顯得很反感。但是進去后不久,卻又會恢復過來。

這讓我們大家都很困惑和不解。因為我們找不到會出現這種變化的原因,若真是天劫的話,也不會因進出一個落鷹潭而有這麼明顯得區別。

因為我們都聽岩石宗主說過,很久之前,他白虎宗的一位前輩就是在落鷹潭的中心祭壇內,應劫不過而煙消雲散的。

所以,經過再三推敲后,我們大家都認同了方榕體內那個存在的推測,這不是天劫,而很可能是已被方榕熔煉掉的妖龍,殘留在他和方榕神意中的一種本能反應。

因為他說,他在方榕當初跟你接觸的時候,在你身上感覺了到了傳說中總鎮天下妖靈的洪荒璽!

而像妖龍那樣,曾修至臨界巔峰的強悍生物,會在本能里就對這類專門鎮壓和剋制自己的異寶有先天的警惕和排斥,所以他和方榕才會在屬於妖龍的那一部分被熔煉后,出現這種匪夷所思的狀況。

而落鷹潭那個地方,則可能是因為被白虎宗數千年來當成了祭壇所在的聖地,長久沉積之下,已有了對大多數特殊狀態的抵禦和消除的功效,所以才會讓方榕和他出現這種明顯不同的反應。」

「哦!究其原因,原來還是妖龍遺留下來的麻煩。那你們怎麼又會跟這裡的白雲觀對上?」

方羽聽到這裡,覺得他們的分析有點道理。可是卻又對他們現如今來找白雲觀麻煩的行徑有些困惑和不解。

按道理既然知道癥結所在後,應該想辦法來聯絡自己或是尋求其它的方式來解決才是,怎會忽然又跟白雲觀扯起了糾葛?

不過在話問出口之後,他就立刻覺得自己這問題問的有些蠢。從剛才蒙青凝說的這些話里,自己應該很明顯就聽出他們後來都對方榕體內的那個存在已有了相當認同。

而自己從方榕過往中,就已清楚他是和妖龍融合在一起才成為天妖遁入方榕體內躲禍的,現在方榕在經過那麼多困苦和挫折之後,好不容易掙扎著擺脫了體內屬於妖龍的那一部分威脅,本以為該沒事了。

可是沒想到卻還要面對這個失衡了的存在無法消除的威脅。之前自己也曾隱約聽陰陽宗那兩位宗主提過,方榕體內的那存在當年就是因為上了中原修行人的惡當,才會生吞了妖龍的內丹而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被當時修行界的高人用神通密陣給鎮壓了千百年,之後才因故遁入了倒霉的方榕體內,成了糾纏他十數年之久的夢魘。

這從根源上就已說明方榕體內的那存在對中原的修行人,特別是道門中的修行人,先天上就抱非常深的敵意。

而被他這夢魘糾纏著的方榕,也在這十數年的顛簸流離和苦苦掙扎中,跟這片大地上傳承最古老的巫門諸宗在諸多因由的推動下,產生了極深的淵源,最後自己也成了玄武宗斷代數百年後的新宗主。

而期間韓老的慘死,還有他自己跟道門中那些宗派的恩怨以及糾紛,也都讓他對道門中人有著很深的成見和排斥。

再加上像蒙青凝他們這些長久以來和道門積怨頗深,糾纏敵對了數千年的巫門諸宗宗主的幫忙和協助。

很自然就會在這種非常時刻,將郁怒歸結到道門這邊。

現在唯一讓方羽不解的,就是天下道門宗派那麼多,為何會偏偏選上這裡的白雲觀。這究竟只是無意間遷怒的巧合,還是真的像陰陽宗兩位宗主所說的那樣,只是個針對當年京城白雲觀剷除玄武宗的一個簡單回應?

果然,蒙青凝有些黯然的回答很快就應徵了方羽的猜想和推測:「當初大家得出那個結論后,原本以黑巫王宗主和我的意思,是要方榕趕緊來找你,看看能否解決他體內的殘存問題,可當時王宗主發出的傳信玄鶴卻無法找到你的蹤跡。

結果就在找你的這期間,被派出到西北沿河來搜尋你蹤跡的陰陽宗和白虎宗的幾位門下,在這秦川附近和道門中人發生了一些爭執,結果消息傳回后,引起了諸位宗主普遍的不滿,而方榕也在他體內存在的影響下,動了真怒,一心要在這西北道門重地重新開壇時,到場觀禮,以此來宣告他玄武宗重現人世間的消息。

而本不太想跟道門大起衝突的王宗主這時也說,根據他數日來修行時,宗門傳承烙印彼此間隱約感應到信息,此番方榕西來此地,很有可能會遇到你。

而其它諸位宗主也很支持,所以……」

很明顯得,蒙青凝說這些的時候,眉宇間有淡淡的無奈在盤踞和纏繞。不過她眼眸中流淌的那一絲憤然,也同樣落在了方羽的眼裡。

「原來是這樣,難怪了。對了蒙宗主,之前跟你在一起的,應該不是方榕本人吧?」

聽完蒙青凝這番話,方羽算是對整個事情的前後有了全面的理解,現在剩下的,就是要看自己該怎麼應對了。

總之,這一刻,他的頭隱隱有些作痛。一向自以為是無宗無派閑人一個的他,竟要在這裡攪入這麼久遠複雜的宗派糾葛,說不頭疼還真有些做作的虛偽。

嗯,還好自己素來跟內地的佛門沒啥糾葛,否則就真要頭疼死了。

正當他在勉力自行開解之餘的瞬間,一個忽然有些詭異的感覺電一般的閃過心頭。似乎,在另一個連他都不很了解的層面,在他這個念頭閃過的瞬間,也彷彿隱約的掠起了一股淡淡陰風……

「不是,是方榕體內的那個存在。他忽然冒出來說你就在附近,而這裡,更有一個將要應劫的妖物存在的氣息。」

蒙青凝察覺到了方羽眼中一閃而過的那縷微帶詫異的陰鬱,但是她卻還是只回答了方羽的問題,並沒有多嘴去問個究竟。

「呵呵,妖物?桃木郎,現在該出聲了?小磐,你也別裝了,起來一起聽聽吧,我知道你醒來好一會了。」

方羽壓下心頭那一閃而過的奇異感覺,抖擻精神開始振作了起來。

既然躲不開,那就接下來的便是!方家的兒郎,還從未真正怕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