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第十五章

「誰裝了,我只是剛被餓醒而已……」

小神醫嘴裡邊嘟囔著邊從案上翻起,不過此時,他的肚子好像也在配合似的,發出了一陣嘰哩咕嚕的聲響。

這聲音讓本想揭穿他的方羽不由一滯,這才想起來,今天忙了一天,自己和他的確都沒吃飯。

這對自己不算什麼,可是對他…,再一想到他糟糕的身體狀況和治病時的付出,方羽就更不好再說別的了:「那怎麼辦?你這裡平時沒準備點吃的么?要不去病人那裡找找?我剛看到他們那裡好像有一些。」

「算了,我還是忍著吧,他們那些東西我吃起不了多大作用。還是等一會再去熬鍋粥好了。」

苦著臉的小神醫摸摸肚子,否決了方羽的建議。不過他臉上那種有些異常的蒼白,卻還是告訴方羽,他真的急需補充。

「我這裡有些自製的充饑物,不知道是否適合小兄弟的胃口?」蒙青凝的目光在他臉上盯了一會後,忽然插話了。

小神醫的目光在含笑伸手的蒙青凝臉上一轉,就落在了她手掌上那五顆棗一般大小的黑色藥丸上。

鼻子一抽,他眼前頓時一亮:「哈,九轉茯苓丸?好東西,兩顆就足夠了,謝謝蒙姐姐1說著話,他拿起兩顆就丟進嘴裡大嚼了起來。

蒙青凝笑著將剩餘的三顆收了起來,眼光一轉,就看到方羽也正帶笑向自己望來,不過目光中同樣帶著淡淡的憂色。

蒙青凝見狀心裡一動,再次沖著小神醫笑道:「小兄弟如果不嫌棄的話,我這兒正好有套專門補元氣的小術,可能對你身體會有所幫助,不知小兄弟願意試一下不?」

「多謝蒙姐姐了,不過我情況特殊,連燦叔都沒辦法,還是……」

「蒙宗主,不知能否方便讓方羽知道?」就在口中嚼著藥丸,含糊推辭的梅小磐剛要拒絕的空里,方羽忽然**來打斷了他的話。

「當然沒問題,這是當年我宗門的一位前輩為了救先天體弱的孩子創出的一套小術,雖不能真正洗經換髓,不過也不無補益。」

說著話,她就在原地將一套頗為繁複的導引術施展了一遍。

「果然別出心裁,居然能將這十三種呼吸方式按這樣的順序來做調理,佩服1

方羽眼睛看著蒙青凝的動作,暗裡卻隨著她呼吸方式的變化,在自己體內驗證著這套所謂的小術,一趟下來,竟發覺真的別有妙處。臉上便不由得帶上了喜色:「小磐,這套法門對你真的會有大幫助,一定要學了才是。」

「切!我才不信呢,燦叔都沒辦法……」可惜,小神醫梅小磐卻不大領情。

「住口!整天把你燦叔掛在嘴邊,可如今巨變在即,現在他又在那裡?你以為我沒事喜歡管你死活么?我只是想為平日里圍在你山下的那些病人盡一份心力而已1

聲色忽然一轉的方羽沉聲說道這裡,不再理會被他忽然的變化給震住了小神醫,轉而對同樣有些詫異的蒙青凝說道:「蒙宗主,回頭麻煩你把這套法門筆錄出一份來,謝謝1說著話,他彎腰淺淺鞠了一躬,可手上卻始終緊握著桃木郎沒有放鬆。

「哼!德性!誰又沒求……」

此時,小神醫梅小磐才從方羽剛才的厲聲言詞中清醒過來,猛然紅雲上臉的同時,他也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可是沒等他嚷完,就覺得眼前勁風一閃,嘴被一個柔軟的手掌捂住,緊接著,他的身體就被一股無可阻擋得大力一下子帶了大殿門口。

此時,方羽剛剛發出的那一聲沉喝得餘音還在大殿里轟響,而他耳邊,蒙青凝農那壓低了的聲線也還在回蕩:「噤聲!不要打擾了方兄伏妖1

他猛一激靈,這才發覺整個大殿中,自己醫案的那邊陰風四起,勁氣呼嘯,更可怕的是一股令人心顫膽寒的可怖氣息就像古不化的寒冰,陰森森冰涼涼的壓在心頭和眉心,直欲鑽入體內。

激靈靈又打了寒戰之後,他的目光卻頑強的從此刻聲光怪音變化不停的醫案邊挪開,往大殿另一邊睡著的那三個病人那裡望去。

那邊靜悄悄的毫無動靜,三個病人依然在沉睡之中。忽然,他想起了醫案上的那名農婦,人便在突然一急中猛地向前撲去:「方羽,小心病人1

「病人沒事,你冷靜點1

隨著胳膊被一把鐵鉗般的手掌拽住,急怒中的他耳邊再次響起了蒙青凝冷靜的聲音。與此同時,原本被眼前凌亂刺目的光華和怪音給弄花了的眼眸之前也突的一亮,整個面前的世界也一下子變得清晰了起來。

刺目的光華和繚繞的霧氣此時只是盤繞在屹立如山的方羽身體的三尺周圍,他身後五步之外的醫案上,那名被緊裹在棉被裡的農婦此時猶在安然酣睡。

就在他心裡一松的瞬間,耳邊又響起了蒙青凝的提醒:「性天常靜雲歸洞,定海無波月滿池。小兄弟切莫亂了心神1

他心頭一凜,目光一凝的瞬間,便輕輕掙脫了自己的胳膊:「謝謝!小磐受教了1

再說醫案邊的方羽,就在小神醫剛開始嚷起,手中的一直安靜的桃木郎也突然暴發的瞬間,他體內無匹的浩然勁氣就已將猛然暴漲了數倍的桃木郎再度壓回了原形。

緊接著,他雙腳微分,站穩身形后,就開始全力和手中掙扎跳躍的桃木郎較起勁來。

此時他手中緊握著的桃木郎就像一條忽然從冬眠中醒了過來的巨蛇,在身軀突然漲大又被猛地壓回原形的同時,黑黝黝凹凸起伏的棒身也開始爆發出一陣賽過一陣陰寒氣息,伴隨著波光般清晰可見的層層黑色霧氣,一圈又一圈的沿著方羽緊握的那隻手往他身上套去。

隨著這層層清晰可見的霧氣黑圈,一聲聲無比慘烈的哀嚎聲和各種各樣令人心酸難耐的呻吟聲組合成一片怪異的聲浪,也一陣賽過一陣的將方羽包裹在了其中。

大殿甚為明亮的燭光照耀下,方羽周身三尺的方圓被一層清晰可見的金色明光給籠罩著,將這一切聲光怪音都束縛在這片金色的光芒中,可光芒的中心,原本虎目圓睜,神色莊嚴的方羽此時,卻正在逐漸的皺緊了眉頭。

因為他驚訝的發現,迴響在耳畔腦際的,竟不是他預料中常見的那種邪術練就的摧魂魔音,而像極了自己自小就聽慣了那些病人呼號叫喚的悲慘呼喊,而那一聲聲亂成一片的呻吟,更像是無數病人湊到一起后發出的沉重悲音和嘆息。

而那一層層繞身不去的黑色霧氣,更讓方羽在觸及的瞬間,就像來到了一個五花八門的怪病頑疾組成的世界,各種各樣的病氣緊緊將他包圍著,讓他全身上下不停的呈現出了五顏六色的奇怪光芒。

而他的眉頭也在這怪聲黑霧的侵襲下,逐漸皺到了一起。

沒想到這小小的桃木郎竟是這般的難纏!

前面更新的時候好像沒夠3千,那今天就再發一章好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