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方大哥,別傷害桃木郎1

梅小磐是在驚叫中猛醒過來的,眼睛還未睜開,他的叫聲就已響徹了房間。

「小兄弟,別緊張。你的桃木郎沒事。不信你看1剛一骨碌翻起身,他就看到了坐在炕頭的蒙青凝。

他心裡稍安,這才發覺自己已躺在了廂房,而桃木郎也好端端的像以前那樣,豎立在八仙桌的桌腿邊,傍邊還著老黑。剛才自己在迷糊中夢到的那些場景並沒有發生。

到了此刻,他這才抹著頭上的虛汗把心基本放下。隨即,就注意到方羽不在這裡。

「蒙姐姐,方大哥呢?桃木郎他真沒事?」

「方兄在給大殿里剩下的那三位病人看病,等一下就會過來。怎麼樣,你沒事了吧?」

「我沒事,謝謝蒙姐姐。對了,桃木郎他真沒事了?」

兩把抹掉額頭的虛汗,梅小磐在往炕頭挪去的同時,嘴裡也開始了低低的呼喚:「桃木郎,桃木郎?」

地上的桃木郎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令他頓時急了:「蒙姐姐,桃木郎他怎麼不說話了?」問到後來,他餘音中都帶上了鼻音。

「他沒事,只不過不能在這間房內說話而已,方兄說這是那幅畫的原因。」

蒙青凝按住心頭隱隱的焦灼,耐心的給小磐做著解釋。

剛才在小磐昏過去的空里,她已從方羽那裡大致掌握了這邊的情形,同時,她憑著女性的直覺,也隱約猜到了方羽此時的心態。

在不知道是該佩服還是該嘆他傻的複雜心情下,也起了試圖幫方羽做點什麼的念頭,所以才會主動請纓來照顧昏過去的梅小磐。

「這幅畫的原因?難道這幅畫也有古怪?」梅小磐現在卻一門心思撲在他的桃木郎身上,一點都體會不到她心裡的焦急。

蒙青凝看他到了現在還這麼迷糊,真有些急了,她原本微笑著的臉忽然一板,伸手拽住了將要下地的梅小磐石。「小兄弟,我有話要問你。」

「什麼?」小磐愕然回頭,看到她一臉的肅容,不由的心裡一沉,人也安靜了下來。

「小兄弟,你那個燦叔現在躲在那裡?」

蒙青凝剛問罷,便看到他又擺出一副警惕的樣子想說話,於是面色一冷,厲聲喝住了他:「別插嘴,聽我說1

梅小磐這下真愣住了,因為他發現面前這個一直笑意盈盈的蒙姐姐發起火來,要比那個方大哥厲害的多,自己在她那雙漂亮大眼的瞪視下,竟有絲絲害怕的感覺。

這怎麼可能?自己修的也是專註心神的性功礙…

「別亂猜了,其實你那點修為在我和你方大哥眼裡根本不值一哂,只不過方兄是有擔當的男子漢,所以寧願自己去冒險承擔,也不想勉強你說出你那個燦叔的下落。

可是我不同!

因為我覺得,就算是你和你燦叔為了救人而弄出了這個桃木郎,也不應該在這種時候讓方兄一個不相干的外人來替你們擦屁股。

因為這對方兄和他周圍的人來說,不公平!

我不知道小兄弟你至今還這般糊塗,究竟是真的不明白還是在故意裝糊塗,但我還是想告訴你,現在情勢很危險。

你和你的桃木郎,還有這座道觀,很可能還包括你這道觀方圓百十里的範圍,都處在一個極度危險的狀態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全都毀於一旦,這些你到底明不明白?」

「不就是桃木郎要度劫嗎?怎麼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梅小磐這時才發覺事態似乎真的很嚴重,不過心裡依然抱著一絲僥倖。

「度劫?你以為是普通的那種小雷劫么?我告訴你,這次將要來臨的是真正的天劫,從遠在數百里之外的榆城都能察覺到不妥的大雷劫,而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小雷擊,現在明白了吧?」

蒙青凝一口氣解釋到這裡,也隱約發現面前這少年的糊塗真不像是裝出來的。因為此刻,他滿臉的驚駭和眼中的焦急是絕對裝不出來的。

「天啊,我的桃木郎竟會惹出這麼大的禍?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呢?方大哥呢?我去找他。」

焦急的就在炕上挪著屁股轉了兩圈之後,已變了臉色的梅小磐就準備再次下地。

「你找他能解決問題么?如果你真想幫他的話,就趕緊把你那個燦叔找出來,否則後果就很難預料了1

「我…,唉!不是我不說燦叔的下落,而是就算告訴你,你們也沒辦法把他找回來,再說現在就算能找到燦叔,我也不知道燦叔還能不能幫上忙。唉,跟你說不清楚,我還是去找方大哥說吧。」

說著話,梅小磐就猛地從炕上跳到了地上。

這次,蒙青凝沒拉他,因為她也跟著跳了下來。

昏黃的大殿內,已將那幾位病人處理妥當的方羽盤膝坐在供桌前的布墊上,雙眼盯著空蕩蕩的牆壁上那清晰的畫痕在出神。

自從小磐昏倒,桃木郎勉強答應配合,他處理完留下的那幾位病人後,他就一直靜靜的坐在這裡,試圖找到應付這有些奇特的大雷劫的辦法。

原本,如果桃木郎應劫之時,有小磐口中那神秘莫測的燦叔跟自己一起出手幫忙的話,方羽就有近六成的把握,能安然將這次大雷劫應付過去。

因為他自己雖然並沒有應付過天劫九關的經驗,可是日前在跟陰神宗宗主紫薇的探討中,對於修行人該應付大雷劫已有相當的認識。

甚至在他的感覺中,這次陰神宗宗主紫薇將要應付的大雷劫,只要她能按照自己跟她探討出的那種方式來小心應對,就有近九成的把握能安然過關。

此番,這裡的大雷劫雖然是針對桃木郎這個妖靈的,雷劫籠罩的範圍也大了許多,但方羽還是相信,如果另有一個修為和自己相差彷佛的高手同心協力的話,這次大雷劫就未必應付不過去。

若是能找到那個連自己都覺得高山仰止的燦叔聯手幫忙,那方羽的把握就要更大上許多,可是……

小神醫屢次的戒備,還有他口中的那個燦叔在這種危機時刻還音信皆無的事實,已讓方羽淡了再找他出來幫忙的心。

因為他不能理解,一個修為深厚到連自己都摸不清深淺的高手前輩,怎麼可能會任由自己家裡出這麼大的事而一無所知?

要知道對於修行到方羽他們這個層面的人來說,危機時刻,一般意義上的時空距離根本就不是問題。更不用說因為距離等等原因,而對自己家或是老巢安危的必要感應了。

既然這種情勢下,人家都不露面,那自己又何必強求?求人不若求己,自己咬牙卯上就是了,也不見得一定就會失手!

「咦?不對1

就在他正想的出神的空里,一絲奇異的波動卻忽然侵入了他的感應。

與此同時,門口也響起了蒙青凝有些急促的聲音:「方兄,快出來看看,好像有些不對了1

「天啊,這天怎麼變成這模樣了?」梅小磐驚訝的聲音也緊接著在門口響起。

方羽心裡一沉的瞬間,人已經來到了大殿的門外。頓時,他的臉色也是一變!

大殿外,連綿秋雨變成的傾盆大雨還在無休無止的繼續,可原本漆黑似墨的天際盡頭,此時竟已出現了大片橘紅色的濃雲,將原本漆黑的夜空映照出了一片詭異的顏色。

放眼望去,整個天空如墨的黑雲周際,這色呈橘紅的詭異濃雲正在快速的往裡滲進,濃墨般的黑雲在它的侵蝕和攪合、驅趕下,就像沸騰了起來的雜色墨海一般,劇烈的翻騰、吞縮著,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猙獰感覺,正飛速往這片山頭的夜空中撲來。

翻騰的雲海中間,更有一道道細密的電光在瞬隱瞬現間發出刺目的光華,可偏偏卻沒有絲毫的雷聲伴隨,這奇特的現象在此刻,更讓頭頂上這片紛亂的夜空顯得更加的叵測和詭異。

「這就要開始了么?」

方羽在臉色一變后不久,就在嘴角重新浮起的淡淡笑容里,仰望著頭頂的這片夜空發出了低低的自語。

「方兄,難道真的已經開始了?」

蒙青凝此刻的心情卻很緊張,對她這種深知天劫可怖,卻又未曾親身體驗過的修行人來說,這番異像帶來的沉重壓力的確是太難平息。

「嗯,看情形已拖不過今晚。蒙宗主,這裡就拜託你先給照應一下,我該去準備了。」

方羽拜託完蒙青凝,又把目光落在了小神醫身上:「小磐,我走後要聽蒙宗主的安排,好生保重,要時刻記得還有那麼多病人等你救治1

說完,不等他倆回應,抬腳就往左邊的廂房走去。

「方大哥1

「方兄1

不約而同的,他身後傳來了兩人的叫聲。

他淡然回頭,「怎麼?」

「方兄,小磐有話給你說,是關於燦叔的下落。」見他停步,蒙青凝趕忙點明了主題。

「哦?」方羽的目光一凝,落在了此刻正在琢磨該如何說的小磐身上。

看到他有些諾諾的樣子,方羽便抬眼又望了眼頭頂的夜空,笑了:「不用為難小磐了,再說就算知道了去向,怕是也來不及了。」

此時,頭頂的夜空中,只剩下不多的黑雲還在頭頂正中的空際翻騰,其餘大部分的地方,早已被染成了暗赤的深橙,看上去有說不出的詭異。

就連夜空中傾盆而下的急雨,此刻都帶上了有些妖艷的色彩,將整個天地都染成了非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