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梅施主不覺得今晚這天象有古怪么?」

面對蒙青凝的不自在,孤雲並未再做理會,臉色一正的瞬間又把視線轉向了梅小磐。

只是這次,目光中有淡淡的困惑和疑雲在瀰漫。

「你是說即將來臨的大雷劫?」

梅小磐一愣的同時,心裡也不由打起了鼓。

「梅施主和你燦叔果然高明,上次竟真是貧道師兄弟失眼了。全真門下龍門第七十六代弟子孤雲、孤松再次見禮,不知道梅施主可否建告,貴叔是道門那一隱宗的高人?」

就在梅小磐的聲音還未落地的同時,孤雲在他那雙老眼中精光一閃的瞬間,就再次和同樣動容的孤松深施了一禮過來。

「糟了,糟了,這下真糟了,現在該怎麼給他們答覆呢?「

梅小磐見狀,在手忙腳亂回禮的瞬間,一張本有些蒼白的臉也漲的通紅了。

「孤雲老道,眼下不是計較這些的好時候吧?」就在這時,一直冷眼旁觀的蒙青凝忽然插口,替他暫解了圍。

同時,蒙青凝的話也讓陷入困窘中的他腦海中靈光一閃,找到了繼續裝下去的借口:「老道長你們誤會了,是方大哥說的,他已經把桃木郎帶走了。」

「方大哥?」

「方羽?」

「桃木郎?」

三個不同的聲音卻帶著一種同樣的驚訝,同時從他面前的三個老道口中響起,而他們精光閃爍的眸子也同時落在了梅小磐的臉上,讓他忽然有了臉上正在無數銳利的細針扎著的刺痛感。

一時難忍之下,他趕忙往後退去。

剛退了一步,他面前一暗,蒙青凝已擋在面前:「你們這是做什麼?難道不知道他會受不了么?」

「無量天尊,一時失態,還望梅施主見諒。」依然還是站在前面的孤雲稽首回應,可是目光卻依然凝若實質:「梅施主剛才所說的方大哥,可是名叫方羽?還有桃木郎又是那位?」

「不錯,他說的方大哥就是方羽,至於桃木郎,嘿嘿,老道,你抬頭看看這天色,現在可是慢慢問這些的好時機?你們氣勢洶洶的跑來這裡,該不是眼看著這裡和大殿內的那些病人毀於雷劫的吧?」

又是語氣中微帶嘲諷的蒙青凝接的腔,說話的同時,她還伸手指了指頭頂的天空。

孤雲在聽到她這話的同時,也本能的抬頭望了望頭頂的天空,面色猛地就是一變!

就在他們幾個說話的這點功夫里,頭頂的天空已整個變成了一片妖艷的赤橙色,一片片劇烈翻騰著的厚重赤橙色濃雲,在將整個天際映照的更加妖艷、明亮的同時,也讓整個天地間不拇笥耆都帶上了顏色,此時此刻,就連道觀小小院落里地面上,都在積水的渲染下,呈現出了一片五顏六色的奇異色彩。

傾盆而下的雨此時已急的像是自天而落的彩色大幕,將整個院落都裹在其中,就連他們雙方彼此對視的視線,都似乎要被遮擋開來。要不是站在這裡的人每一個都有些能耐,此時此刻,恐怕連彼此的面目都要看不清楚了。

他再一凝神,就清晰的發覺,水氣繚繞的空中,那原本隱藏在濃雲密雨中那一絲詭異氣息此時竟變得如此的明顯和強烈,自己一時間糾纏在心頭的疑惑,竟忘掉正事了!

「蒙宗主,難道這裡還有病人?」問出這句話的同時,他展開搜索的神意已將大殿內那四個病人存在的氣息給帶了回來,他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了。

「裡面竟還有四個病人,可自己這邊,只趕來了三個人,就算蒙青凝此刻不計前嫌也來幫忙,也只有四個人。眼下這種危機的情勢下,自己這四個人該如何在帶走這四個病人的同時,也一起帶走小神醫?

沒想到自己一時的謹慎,竟會給自己此行帶來這麼大的難題,這該如何是好呢?看這情形,是等不及後面大批人馬前來了啊1

「道兄莫要焦躁,多出來的那位施主交給貧道吧。」

就在他七情上臉,又急又悔的快要亂了陣腳的瞬間,一直默默站在他身後的龍虎宗衍散人卻站了出來。

「大衍道兄1

孤雲面色一緩,語氣中卻已帶上了一絲明顯的激動。以他們彼此相差不遠的修為,他自然知道在這種時候要多帶一個病人的兇險,這可不是平常那種隨意的小動作,這是要在大雷劫下帶人瞬時遠遁啊!

稍有不慎,那可是形神皆滅的後果……

「救人要緊,孤松道兄趕快傳訊,讓後面趕來的那些道兄趕緊退回觀內結陣防備,我怕再晚就來不及了1

聲音響起的瞬間,他已閃身消失在了緊閉的大殿門口。

「蒙宗主,大劫將至,白雲山上眾道友已布好了南斗羅天陣來防範大劫,梅施主就煩勞尊駕了。」

孤雲在急促的吩咐聲里也忽然消失在了大殿門口。而孤松此時卻凝神肅立,正在用他師門緊急傳訊的密法通知跟在他們三人之後的後續人馬立刻返回。

原本,在查覺到這詭異雷劫異像和得到白雲七子帶來的方羽口迅后,他們白雲觀內眾多的道門高士就一起開壇施法,展開了一個儘管繁複,但卻奇准無比的偵測類秘陣,試圖找到度劫的目標。

結果在花了頗長時間后,直到臨近傍晚,才鎖定目標竟在無名道觀的這裡。

這在讓他們大吃一驚,百思不得起解的同時,也對平日里聚居在山下的那眾多求醫者的安危擔足了心。

那可是數以千計的普通人礙…

因此,他們在緊急磋商之後,在觀內匆忙布陣,做了必要防備的同時,也聚集起了目前能湊齊的最強陣容,由白雲觀鎮觀二老和所有前來觀禮的道門各宗里,修為最深的龍虎山大衍散人帶頭,將白雲觀內所有能出動的人都傾巢派了出來,組成龐大的隊伍前來無名觀,企圖幫忙疏導山下的人群遠離這災禍之地。

可是儘管白雲山白雲觀是西北道門的重鎮,此時適逢其會,前來觀禮的諸宗來人里也不乏真正的修行人,可今時今日的這個年代,這些人即便是在道門內,也並不是太多。

來到白雲觀觀禮的人裡面,這種人就更少了。所以情急之下,也為了穩妥期間,便有白雲二老和大衍三人施術先到了這裡,而數百人的大部隊,則尾隨其後正在路上往這裡急趕。

可是他們誰都沒想到這大雷劫竟會醞釀的這麼快,他們三個人剛到一小會,眼看這就要君臨。

還好眾多病人已在方羽的提前綢繆下先行離開了,要不然,這後果足以讓他們所有人都無法承受,更會讓沉寂多年後重開羅天大醮的白雲觀受到致命的一擊。

信仰,在有些時候,是一把鋒利的雙刃劍。眼下這突如其來的大雷劫對白雲觀來說,更是如此。

這也是孤雲在發現殿內還有四位病人時,臉色驟變的一個原因之一。

剛才,若不是大衍散人出面接手的話,最後他肯定會冒著形神皆滅於雷劫的危險,孤注一擲。

否則,他無法向自己的內心,也無法向自己的宗門做出交待。

再說剛提醒了他們的蒙青凝,此時的她也在抬頭再望了一眼天空的瞬間,臉上變了顏色,只不過這幾個呼吸的瞬間,此時雷劫的氣息竟已強烈到了她不用凝神就能感應到的地步。

這就意味著這不測的天劫馬上就要開始啊!

於是她在面色一變得同時,已一把將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的梅小磐攬在了臂彎里:「小磐,閉上眼,不要亂動,最好用功封住六識,快1

就在她最後一聲有些變調了的快字出口的瞬間,她和小磐緊貼在一起的身影,已在平地而起的一股霧氣中沒了蹤影。

幾乎就在她消失的瞬間,對面孤松的人影也已消失在了大殿的門口。

就在這時,一道讓整個天地都瞬間變成了刺目青白色的筆直粗大的霹靂就那麼突然的從空中直劈了下來。

轟!的一聲衝天巨響和猛然爆起的塵煙里,這才傳出了將整個天宇都震得顫斗不已得狂暴雷聲。

第一聲驚雷還沒響完,無數聲沉脆而又暴烈的怒雷就已像是數十面大鼓一起擂動的鼓點,迅猛而又密集的響徹了整個天宇。急促到幾乎沒有任何間歇的雷聲,就像一連串無數巨大的爆炸聲串成的煙花,伴隨著一道道筆直粗大、刺眼眩目的霹靂光華,將整個山谷周圍變成了一個不似人間的魔域!

嘎嘎嘎!

一連串驚雷和奪目的霹靂聲威中,忽然,就在方羽清晨曾現身過的那座小山崗上,踉蹌著出現了一道身影,就在這撲倒在泥漿中的身影還未爬起身時,另一個還在踉蹌著的身影又在另一串驚雷和霹靂組成的聲光電影中憑空摔落在了他的身旁。

張口噴口一口污血,仆在泥漿中的小道士清風這才覺得全身將要崩潰的氣息稍微安穩了一些,可胸口眼前的眩暈,卻依然讓他在勉力起身躲讓的瞬間,又噴出了一口污血。

這口污血正好噴在他身邊忽然出現的那個人臉上,恍惚間,殷紅的血跡,竟讓這青白色的世界中,平添了幾許鮮活的色彩。

「我操1

從現身的瞬間,就被這天地間狂暴的氣息一頭壓跪在地空門子弟袁華剛掙扎著一起身,就毫無防備的被一口腥鹹的污血噴了一臉,心裡一驚的同時,張口就罵了出來。

可是就在他張口罵出連他自己都聽不到這句話的同時,猛然間由胸口傳來的憋悶和痙攣也讓他在咽喉一甜的空里,接連噴出了三口血霧。

血霧噴出,他渾身一軟的空里,他又和身邊的身影一樣,再度一頭栽到了腳下的泥漿里。

徹底的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