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啪啪啪1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臉上傳來的刺痛和耳際隱約可聞的快速拍擊聲將袁華從黑色的深淵中拉回了這可怖的人世。

睜開眼,就在那依舊讓人目眩的青白色世界里,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個快速擺動著的巨大手掌,而自己有些麻木的臉,也在這手掌的擺動中發出陣陣的刺痛。

「混蛋!你在幹什麼?」

幾乎是怒吼著一般,他干啞裂痛的咽喉里終於擠出了一絲低低的哀鳴。

而他試圖擋開那隻可惡手掌的胳膊,卻只是無力的抽動了一下后,又沒動靜了。

不過還好,他睜開的眼帘和口中發出的那絲低吼,總算是讓這大巴掌的主人察覺了他的回醒。

就在那隻手撫上腦丁,傳來一股溫熱勁氣的同時,他被雷聲震成一片嗡嗡的耳際,也傳來一個細若蚊吶的聲音:「死猴子,你敢跑到這裡來,不要命了?」

熟悉的聲音入耳,再加上勁氣的安撫下,已能正常視物的眼前出現的那張髒兮兮的笑臉,袁華在心頭一松的瞬間,也本能的無力反擊了過去:「小花道,你不也不知死活的跑來了嗎?」

小道士清風髒兮兮的臉上燦爛一笑,正要繼續打擊他的瞬間,面色猛地一白,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我操1袁華見狀,也不再藉機偷懶,面色同樣一白的空里,勉力將彷佛不是自己身體的身子翻坐了起來。

劇烈的喘息著,他再一使勁,也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依舊轟響著連串怒雷聲的青白色世界里,忽然又遠遠傳來了一連串更暴烈的雷聲,而眼前青白色的世界,也在猛然一亮中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腳下的整個山崗都在這一串雷聲中劇烈的顫動著,就像要坍塌一般的震顫差點就讓剛站穩的他又一交栽倒。

而體內和胸口中那一陣更加劇烈的憋悶和痙攣,也讓緊閉著眼的他眼前出現了無數的金星。

竭力催動神意讓體內差不多已渙散殆盡的勁氣急速流轉了數圈之後,他才小心翼翼的重新睜開了眼睛。

卻看到眼前清風那張髒兮兮同樣面無人色的面孔,也正睜著驚恐不定的雙眼,獃獃的望向自己。

天地繼續在驚雷霹靂的聲威里震顫,可是腳下剛剛還像是要坍塌了一般的山崗,此時傳來的震顫卻已有了些微減弱的痕。

這些微的變化很快讓這兩個業已膽寒的傢伙給注意到了,就在他倆面面相覷正準備再確認一下的空里,轟響在天地間的狂暴雷雨聲中,忽然響起了一聲充滿了獸性的雄渾長吟,隨著這把驚雷都不能壓下的長吟聲的響起,一個赤紅色的光影就像一道比霹靂還要耀眼奪目的流星,眨眼的瞬間就已劃過被一道道刺目的驚雷霹靂籠罩著空際,就在穿越密密麻麻的霹靂組成的青白色天網中,一頭扎向了遠方的地面。

而那裡,此刻正是天宇中無數驚雷和霹靂傾瀉而下的中心!

「你還能動嗎?」

青白色的山崗上,兩個膽大妄為的年輕人目睹這驚人的一幕,又在驚訝中相互用目光詢問。

可結果卻讓他們非常的鬱悶,因為此刻,僥倖在這雷劫中留的一命的兩人,誰都沒了再動一下的能力。不過還好,兩人都發現,彼此略帶遺憾的目光中,那一絲勇氣猶存!

可就連這一絲勇氣,也都在他們穩住心神往山對面望去的瞬間,變成了深深的震撼和畏懼。而冷汗,也在已被暴雨澆成了落湯雞的他們頭臉之間,隨著如小溪般滾滾而下的雨水不停的落下。

山對面,傳說中曾經綠樹成林,林中掩映著一座小道觀的那座小山處,此刻只裸露著一個足有近百丈大小的天坑,即便是站在這邊的山上,都看不到深陷於地面的那個巨大坑洞究竟有多深,以他們比常人敏銳了數倍的眼力,此刻也只能看到從四面八方,有無數的積水像是瀑布一般的狂湧進一片焦黑的坑口。

四周看不到任何的樹木或是綠色的痕,只有距離這巨大天坑數十米外的山谷中,有一條五六丈寬,漆黑筆直的窪道一直延伸到了遠方,那窪道的盡頭,正是之前那道赤紅色流星落下的地方,也就是此刻,滿天的驚雷霹靂正在狂轟亂炸著的所在。

那裡究竟有什麼古怪?莫非眼前給大地留下如此結果的驚雷還不曾消滅目標?

面無人色的兩人在心膽皆寒的瞬間,再一次面面相覷著說不出話來。

只是,目光中漸漸有一絲好奇的火星在逐漸的燃起。

就在這時,一聲蒼龍般的長吟猛然在那驚雷霹靂的狂暴聲中衝上了雲霄,而與此同時,另一聲清越的嘯聲也帶著勃勃生機穿雲而出,和天際的驚雷聲一起傳遍了大地。

就在這兩聲吟嘯還未停歇的霎那,早先那一把充滿了獸性的嘶吼又在一把同樣有些蒼涼和原始的怒吼伴隨下,從驚雷霹靂狂瀉的中央搖曳而起,響徹了天地。

白茫茫一片的天空中,無數驚雷霹靂也隨著這些吟嘯嘶吼聲的響起而有了驚人的變化。

就像是被嚇著了似的,驚雷狂猛的轟響聲在電光霹靂猛然一黯的瞬間也同時收斂,霎那間的一頓后,更為驚天動地的雷暴聲伴隨著空中陡然凝結成了一體,比之前任何一道電光都要粗大數十倍的璀璨電光,再度筆直的狂劈了下來。

天地在這瞬間一片慘白的顏色中顫抖,狂烈的雷暴聲也同時壓下了天上地下所有的聲音,整個世界,彷佛只有無休無止的驚雷聲伴隨著那一聲比驚雷更為沉悶響亮的爆鳴聲在肆虐和狂吼。

一道,兩道,三道!

就在流淚緊閉的眼帘前接連閃過三道擋也擋不住的奇光閃爍后,一片白茫茫的顏色和劇烈的刺痛再度君臨在了清風和袁華的眼前。

緊閉的眼帘遮擋不住狂涌而出的淚水,而眼前那一片白茫茫的顏色之中,依舊炸起的無數光圈還在瞬起瞬滅的隱現中,和眼底哪一陣賽過一陣的痙攣和抽痛一起,清晰無比的提醒著他們雙眼剛才受到的劇烈創傷。

而至今還轟響成一片的耳際,那兩股從裡到外悄然滲出的溫熱,也在胸腹和腦海間傳來的一陣陣眩暈和噁心中預示著更為悲慘的遭遇。

兩人全都再次無力的軟倒在腳下泥漿里,就在這內外交困,任由暴雨清洗著身體的悲慘處境里,苦候埋藏在心底里的那一點希望的曙光能早一點降臨。

可是此刻,被暴雨和黑暗重新籠罩了的天地之間,只有一片風雨飄搖的聲音,此外,只剩下了死一般另類的寂靜!

驚雷霹靂響起的瞬間,已施術遠遁的方羽卻發現自己又到了一個奇怪地方。

四周是一片土黃色灰濛濛的顏色,一片異樣的靜謐中,他驚訝的發現在這裡,竟分不清那裡是天,那是又是地。

這是個隨他的目光而伸縮延伸的古怪世界,凝神遠觀,逐漸清晰的視野中灰黃色的顏色就一直能延伸到目力的盡頭,可等他收回視線,整個灰黃色的世界又像是失去了視線支撐一般的霧氣一樣,再度的回到了跟前。

十丈!

方羽在眨眼的瞬間,驚訝的發現,不管他的視線投向四面八方任何一個方向,只要不凝神細觀,目光能看清的區域最多就只有十丈。只有以他為中心的這十丈方圓里,這古怪的灰黃色世界才是勉強穩定和不變得。

「前輩既不肯現身,又要在這危機關頭拖著方羽不放,究竟是何用意?難道真以為方羽怕了你不成?」

幾乎在現身的瞬間就已將這奇異地方的古怪瞭然於胸的方羽此刻有些火上心頭了。

剛才的驚雷和霹靂已讓他證實雷劫已至,而自問已無意再跟這縮頭縮腦的燦叔再糾纏下去的他也已選擇了放棄,剛剛在之前那禁制的世界破碎崩塌之前的消失,也就是他試圖遠遁荒山,獨力幫桃木郎應付天劫的最佳證明。

可是他沒想到,在他在已放棄了的此刻,這一直隱匿不出的燦叔竟然還不肯罷手,莫非他真的想在自己龜縮不出的同時,也不讓別人插手此事?

在這種驚雷將至的要命關頭,再次將自己困在這裡,其究竟是什麼用心?難道真的想讓自己和桃木郎在這應劫不成?

其心可誅!

這是方羽在開口怒喝之時,心裡閃過的唯一念頭。

而此時,他帶在身上的桃木郎也在劇烈的顫動中,再次發出了低沉的怒吼。

隨著這聲怒喝,他虎目中幽光一閃,腳步猛地一拉,身形微微一矮的瞬間,一圈圈森冷而又無形的勁氣立刻平地而起的颶風,猛地在無數尖利的銳鳴聲里向著四周狂飆而去。

眨眼間,盤旋著的勁氣切上了四周灰黃色的顏色,這小小的天地頓時湮沒在了劇烈翻騰開來的灰黃之中,一片混沌。

勁氣依舊在呼嘯,而充斥了整個世界的灰黃依舊在越發劇烈的翻騰,可就是看不到有絲毫減弱和消失的跡象。

被這片灰黃色裹在中間的方羽心裡自然知道,光憑著勁氣衝擊酒想要破開這似乎是禁制又似乎不太像禁制的這片灰黃,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洪荒臨世,璽印天下。收1

所以在勁氣呼嘯,灰黃翻騰不休的空里,他口中再次響起了清冷的沉喝,只是這次,已隱隱帶著一股決絕的殺機。

隨著他這聲清冷的收字出口,充斥了整個空間內的那片翻騰的灰黃中,猛然炸起了一蓬奪目的青色光華,這光華是那樣的刺眼和奪目,即便是濃漿般稠密的灰黃,也無法遮擋住它像顆青色太陽一般璀璨的光芒。

嗷!

伴隨著這璀璨光芒炸起的,還有一聲雄渾低沉到無法形容的野性長吟。

伴隨著這聲野性長吟的振蕩和傳播,那片濃漿似的灰黃中,那一蓬耀眼奪目的青色光華開始了飛速的旋轉。

只不過眨眼的瞬間,一個足有七丈方圓,深不可測的巨大渦漩就已出現在這空間。

渦漩中心,發出刺耳銳鳴的強大吸力帶著一種吞天噬地的狂暴氣勢,就若長鯨吸水般將充斥在空間內的灰黃源源不斷的吸進了渦漩的深處。

空間內翻騰的灰黃在這渦漩狂猛的吸力之下在急劇的減少,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這原本似乎能延伸到無界弗遠的灰黃世界已到了岌岌可危的邊緣。

有種奇異的,類似玻璃將要碎裂時的那種嚓聲已在隱約響起。而此刻,巨大的青色渦漩的中央,也傳出了桃木郎驚恐欲絕的悲號:「不要,快停下1

與此同時,另一把毫無特色的聲音也從遠處淡淡的響起:小友,住手0

這聲音聽似不大,可即便是渦漩中央發出的無數刺耳銳鳴,也絲毫無法壓下這淡淡聲音在這空間中的傳播和蕩漾。

「燦叔,你終於肯露面了么?」

青色渦漩驀然消失的瞬間,空間中也響起了方羽清冷的聲音。

可是依舊,看不到方羽顯出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