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原來是這樣,不好1

嘎!嘎!嘎!

驚雷和霹靂是在方羽見到這形容奇異的燦叔瞬間,再度狂劈而來的。

驟然炸響的雷聲,筆直劈下的閃電,就像突如其來的偷襲,在閃現的瞬間就把方羽給逼到了手忙腳亂的境地。

刺目的連串光華轟擊的間隙,方羽突然間捲曲萎縮的身影就像隨狂風飄蕩的樹葉,就在從悠然飄飛的外衣中褪出身形的瞬間,險之又險的飄飛在霹靂刺目眼的轟擊中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褪出的外套幾乎在離身的瞬間就已在霹靂的奪目光華中化為了飛會,而此刻,被他插在腰上的桃木郎瑟瑟的顫抖和不安的震動,也給正在連串霹靂的間隙中掙命的他平添了幾分的兇險。

此時已經全部精神高度凝結在雷擊之上的他,已顧不上再去留意那個形容古怪的燦叔了,只能在百忙之餘,希望他也有在這狂暴的雷劫之下保命的手段,否則……

和以往方羽目睹和經歷過的那幾次雷擊不同,剛剛在那奇異的灰黃世界中曾有過短暫的停頓的這雷擊,此番再度君臨之時,彷佛真有傳說中九九八十一道天雷那麼的威猛和長久。

只不過眨眼的瞬間,他周圍已經至少落下了二十道以上,一道比一道更有破壞力的筆直霹靂,就連青白色的光華之間,可供他閃展騰挪的的餘地也越來越校

而一聲比一聲狂猛的驚雷,帶給他心神的衝擊和震顫也一聲比一聲兇猛,只不過短短的瞬間,竟已有了讓他心神不穩的跡象。

難道真的就像傳說中那麼避無可避么?我還真就不避了!

生死關頭,平素深埋於他骨血之中的那股剽悍和堅韌也再度全面爆發,就在一聲愈見清冷的低喝聲里,他宛若魅影般在刺目光華間時隱時現的身影猛地一落,竟直挺挺的站到了地上。

雙腳站穩的同時,雙手一分,猛地的就沖著已到了頭頂的霹靂迎了上去。

「嘎1的又一聲巨響中,他立身處猛然炸起了眩目的光球,還沒等這個碩大的光球完全炸開,另一個更大的光球已再度君臨,一時間,無數個接踵而至次第炸開的璀璨光球將整個閃電驚雷的威勢全都展現的一覽無餘。

就在方羽被無數個耀眼光球湮沒的時候,驚雷霹靂的狂暴聲威中卻忽然響起了一聲淡淡的嘆息:「唉1

隨著這聲低嘆,原本從空際不停傾瀉而下的狂雷怒電像是被一個更大的目標吸引了一般,硬生生在半空一折,全都向另一個方向劈了過去。

「啪啪…啪!」

一連串光球暴裂的巨大聲響之後,就在空氣中響起的那一片刺耳的滋滋聲里,絢爛炸開的光華中央,出現了方羽高舉雙手,屹立如山的身影。

此時他全身上下一片焦黑,而高高舉起的雙手胳膊和身體上,只纏著幾縷在余電的吸引下飄來盪去的黑漆漆絲條,深深陷入焦黑地面的兩條大腿上,也只剩下僅能遮羞的小半截黑布條,看上去狼狽非常。

可是他同樣一片焦黑的臉上,就在豎立的頭髮上還散發著裊裊的那絲裊裊青煙映襯下,他那雙圓睜的虎目,卻依然閃爍著宛若實質的精光。

此刻,這雙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在不遠處被狂雷霹靂包圍了起來的那地方,不曾有絲毫的稍離。而他高舉著的雙手,此刻卻依然沒有放下的意思。

因為那上面,還有青藍色的光芒在像一群小蛇一樣的不停伸縮和閃動,絲毫都沒有很快消失的跡象。

深吸了一口充滿了焦臭的空氣,雕塑般屹立不動的方羽在猛然吐氣開聲的同時,雙手一收一甩,將一道遠比眼前的驚天霹靂還要耀眼的璀璨光華往空中猛送了出去。

「嘎!嘎!嘎0

又是一連串紊亂的爆響在半空中隨著刺目的光亮再度大盛起來。就在他手中甩出的這道光華攔下了七八道閃電的瞬間,全身焦黑的肌膚也被一片醒目的紅色給代替的方羽口中,終於發出了聲音:「前輩,聯手一起來1

說著話,他的人在一閃之間,已到了霹靂光華不停下落的中心,背靠背的和形容古怪的燦叔站到了一起。

在狂雷怒電的轟擊下,燦叔還是那幅他剛看到時的那種不死不活的怪模樣。

蒼老清瘦的臉上,一紅一綠的雙眼依舊左紅右綠雙色對開的面頰上微微的眯著,而他同樣呈現出紅綠兩種不同顏色的雙手,也依然像初見時那樣的虛抱在胸前,只是此刻,虛抱如環的雙手正在不停的劃出玄奧而奇異的軌跡,而筆直落至頭頂的霹靂光華,也正隨著他雙手劃出的軌跡,神乎其神的轉折、變向和扭曲著險險擦身轟向大地。

這狂猛的雷擊,竟沒有給他身上那一襲灰色土布大褂上留下絲毫的痕。

唯一讓驚訝的方羽發現不同的,只是此刻從他同樣紅綠兩色的鬢髮間緩緩留下的汗滴和此時已些微有些清晰的喘息。

可就是這點唯一證明他應付吃力的跡象,也在方羽過來和他背貼背的瞬間,就在方羽腦海中轟然閃起的白光中,消失了蹤影。

因為這一刻,方羽的眼前腦海,全都被一片說不請感覺的強烈空白包圍著,再也容不下任何的東西。

只有那種無法言說的感覺充盈在這片巨大的空白之中,熟悉而又親切!

驚雷仍在天地間轟鳴,愈見粗大的閃電霹靂也依舊在筆直劈下,可是就在背靠上背的瞬間,形容古怪的燦叔手中的動作不變,但微眯的雙眼卻猛的睜開了。

與此同時,一聲蒼龍似的長吟從他口中噴薄而出,頓時壓下了震耳欲聾的雷聲。

蒼勁的長吟聲就像一個早在恆古就已約定好了的信號,方羽在渾身微微的震顫下,也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清越的長嘯,嘯聲直衝雲霄。

而他原本再度高舉起來的雙手,也在這嘯聲出口的瞬間,不由自主的隨著體內微變的勁氣流轉而和燦叔一樣,收到了胸前依著一種玄奧軌跡划動了起來。

這一瞬間,在方羽有些恍惚的感覺中,無情炸響的驚雷和自天劈下的電光已成了相當遙遠的事情。恍恍惚惚中,腦海里閃過的,只是一把若有若無的淡淡吟唱和依稀有些朦朧的無數場景。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

就在這飄渺隱約,若無若無的淡淡吟唱聲里,方羽腦海中的世界歸於平靜,朦朧輕霧的繚繞中,一條掩映在蔥綠樹林中的小徑慢慢凸顯了出來,微風吹過樹梢,發出一陣又一陣沙沙地聲響,清晨的陽光也在微風中穿過樹梢,在小徑上撒下無數斑駁的光影。

小徑的中央,繚繞的晨霧中,一個頭挽雙角髻,身穿粗麻衣的半大身影帶著一種和四周極不協調的蕭瑟和寂寥,像根木頭般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露水已打濕了麻衣。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

若有若無的淡淡吟唱聲里,霧氣瀰漫的小徑那頭,似實還虛的出現了一個騎著龐然大物的模糊人影。

人影一路緩緩行來,小徑上燦爛的陽光,吹拂不停的清風,不但無法驅散纏繞在這模糊人影周圍的那層霧氣,反倒更為那層霧氣平添了幾許似真似幻的朦朧光影,愈發顯得這身影的模糊和神秘。

原本木立在小徑中央的半大身影在這模糊人影出現的瞬間狂奔了過去,無數晶瑩剔透的光點隨著他飛奔的身影灑落在斑駁的陽光里,讓這霧氣繚繞的小徑突然蕩漾起了一股沉鬱、哀傷的氣息,久久不能散去。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

伏地顫動不已的半大身影,小徑中陡然清晰了一些的飄渺吟唱,在這一刻,似乎都在那站到了地上,撫摸著半大身影頭頂的那模糊人影發出的那一聲幽幽嘆息里,也帶上了一抹淡淡悲涼的味道。

「哞1

朦朧的世界在這聲陡然而起的老牛嘶鳴聲中忽然變得愈發模糊,而隨著這聲突如其來的嘶鳴聲,沉浸於自己世界中的方羽隱約發覺,自己體內似乎也隨著這聲老牛的嘶鳴而有了更多奇異的變化。

只是這些變化,還無法將他恍恍惚惚的神思拉回現實的世界,而他虛抱在胸前的雙手,此刻正散發出淡青色的朦朦光影,還在緩緩滑動中為他繼續創造著神遊的機會,無數傾瀉而下的驚雷霹靂全都險險的炸響在紗Γ並不能影響到出神的他分毫。

而此時的他,也更不可能注意到,就在他神遊的同時,有兩行濁淚正緩緩自形容古怪的燦叔那雙老眼中湧現、滑落。

虛幻的世界中,隱約遠去的吟唱聲和牛吼聲最終消失的霎那,一大片五彩蝴蝶翩翩起舞的斑斕色彩,將陷入恍惚中的方羽拉入了另一個絢爛的繽紛世界。

彩蝶紛飛的世界中,絢爛的色彩和光影間,隱隱傳來了兩個男人時斷時續的聲音。

「子休先生,燦自途遇……顛夢渾沌兩百年,容顏不改初醒時……是何故?」

「我非子,焉知……願聞其詳!」

「恍惚四十年,初醒容已變,此後顛沛流離百多年,不見……」

「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通天下一氣耳,昔者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此之謂物化,今子妙境,當如是哉1

「先生……先生……」

忽隱互現,並正在迅速遠去的的淡淡聲線,將這有些奇特的一問一答送入了方羽的耳際。

就在這時,一把充滿了獸性的巨大嘶吼聲挾帶著一股比驚雷閃電更要迅猛數倍的狂野氣勁,猛然闖入了方羽和燦共同支撐的這個世界,頓時將這種奇妙的平衡敲成了一地的粉碎。

「方榕?」

驚雷霹靂驟亂的瞬間,同樣也被這迥然不同的狂野氣勁的闖入、強襲,給拉回了心神的方羽目光一閃的瞬間,明顯就是一愣!

渾身赤光流轉,意態粗豪威猛的來人,竟是他曾見過一面的方榕!

「嗷1

方榕在被方羽目光觸及的同時,昂首向天又發出了一聲更為獸性和狂野的長嗥。

聲威之盛,就連密布頂空的驚雷和電光都像是頗為忌憚的有了一霎那的停頓和黯淡。

就在這時,方羽的身畔也猛地的響起了一把同樣有些蒼涼和原始的怒吼,直衝雲霄。

方羽和燦叔的臉色在這兩聲狂吼響起的瞬間,都齊齊為之一變。

而頭頂上,短暫的停頓和黯然之後,刺眼奪目令人膽寒的青白色光華也驟然大盛,將整個天地再度映成了一片眩目的青白色。

緊接著,就在一聲整個天地都為顫抖的驚雷炸響聲里,一道貫穿了整個天際的粗大光柱在眨眼的瞬間就筆直的劈了下來。

這道超級粗大的光柱之下,方羽他們屹立如山的身影就像微不足道的螻蟻,顯得是那般的渺小和無力。

零散的敲打和前奏之後,大雷劫終於顯露出了它真正可怖的猙獰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