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世間事,知易行難,說起來慚愧啊,呵呵,幾千年了,可我卻越活越糊塗了。」

又是一陣頓暫的沉默后,燦終於有些黯然的開口了。

「哦?」方羽精神一振,心裡更加的期待了起來。

「我本是函谷關外鄉間一頑童,自幼家貧,但父耕母織,有一姊相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靜生活,倒也過的其樂融融。

可誰知天有不測風雲,我十歲那年,大我三歲的姐姐忽然病夭,緊接著不足兩年的時間內,父母也逐一纏綿病榻,先後病逝。而我,也由一個無憂無慮的孩子,淪落為族內豪門的家奴,成了一個放牲口的牧童。

從姐姐病到父母亡,這期間他們纏綿病榻的苦楚和瀕死前的不舍,都給了什麼都不懂的我太多太多的打擊和傷痛。也不知道為什麼,從那時起,我的腦海里就很奇怪的冒出了個天大的疑問,人為什麼而生,又為何會死?

難道真的像族內的長者他們說的那樣,每個人的生死,都是上天的安排么?

可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何連被所有人都認為是天之子的王侯也會死掉?難道這蒼天對自己的兒子都這麼無情么?

就這樣糾纏在這個奇怪的念頭中過了大半年,到我十三歲半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解惑的機會。

那幾日,整個函谷關東面的山谷內,天地間雲霧氤氳,紫氣升騰。而關內從上到下,人們紛紛都在傳說,這是因為關令尹喜請來了老子的緣故,據說,老子乃是這世上最有學問的人。

從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起,我滿心滿腦,就只剩下一個願望,就是能見老子一面,向他請教人究竟為何會生老病死的問題。

於是,我就像被什麼東西魘住了一樣,想盡辦法打聽他的消息,尋找一切可能的機會企圖能見他一面。

可是整整過了好幾個月,都沒找到可以見他一面的機會。但是,在我苦苦探聽下,也隱約聽說他並不是像人們傳言的那樣,是被關令特意請來的,而只是他要出關路過此地,被關令發現並挽留住的。遲早,他還會離開這裡。

於是,我每天都在出關路上放牧等他。很奇怪,那時節,自從我知道有他這麼個人之後,我心裡始終就只有一個念頭,我要見他,而且我一定能見到他。

就這樣又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我終於在一個陽光很好的清晨,在關外的小路上見到了他。」

緩緩說到這裡,燦微微眯起雙眼的瘦臉上全是一片說不出來的悠遠和安詳,似乎在這一刻,他又回到了久遠的記憶中那永難忘懷的瞬間。

「道可道,非常道……」

方羽此時,也靜靜的站在一邊,只管在燦口中那低低的吟唱聲里,恍兮惚兮的盡情神遊。

也不知過了過久,兩人都在彼此氣機糾纏融合后又忽然一分的剎那,齊齊的回過了神。

彼此對視了一眼后,兩人的臉上都帶上了雲淡風輕似的淡淡笑容。

「前輩就是自那一面后開始有了奇變?」淡淡的笑容里,方羽忽然顯得格外清朗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其實布置是見了一面,而是一段我到現在都說不清楚到底有多久的時間相處,才促成了我之後的變化。」

「哦?」方羽又是微微一愣。

「自那天遇見之後,哭訴過後的我就在一種非常奇特的狀態下,又跟著他走了一段時間。

我不知道這段時間究竟有多長,反正每時每刻,我都像是在做夢一般,都沉浸在腦海中連綿不斷響起的吟唱聲和這聲音帶來的那種似真似幻的奇異感覺中,不能自拔。

那段時間裡,我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的區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清醒還是在做夢,反正就那樣幾乎不吃不喝好像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在大河上的一個渡口處,才在他發出的那聲長嘆和老牛的長叫聲里不見了他們的蹤影。

而我,卻依然沉浸在那種似夢似幻的世界中不能自拔,只是自他們不見了之後,又開始需要吃飯喝水了。

那是一段很奇怪的歲月,整個人就像是被分成了兩半一樣,一半就還像以前繼續過著正常的生活,而另一半,就像個陌生人一樣,在一種非常很清醒卻又很冷靜的心態下,一直默默的注視著這個世界似乎根本不用休息。

而且,兩個世界會時常融合在一起,令我根本無法分辨究竟那個才是真實的世界。

也就是從跟他們分開的那一刻,我不能說話了。其實好像也不是不能說話,而是自己不想說話了。

就這樣迷迷糊糊的過了很多年,期間我好像也和常人一樣,娶妻生子,過著普普通通的貧賤日子,一直到那年,被征去打仗的兒子戰死的消息傳來,老妻哀痛致死,而萬念俱灰的我也跳進大河,企圖去陪他們的那時,當冰冷的河水淹沒頭頂的瞬間,我忽然整個的清醒了過來。

過往四十年的一切,竟宛若一場大夢。在清醒過來的我腦海中,竟掀不起一絲波瀾。整個天地,在那一刻,已經在我眼前和腦海中全都變了。

而我,也忽然開始有了莫大的能為。因為初醒的那次,我就在大河的河底整整坐了數天之久,卻絲毫沒事。

之後又在漫長的歲月中發現自己越來越與常人不同,而等沉浸在這種不同的我開始逐漸冷靜下來時,這才發覺竟已過了兩百年。

而我卻容顏依舊,不曾有絲毫的變化。

於是我就四處打聽,想再找到他問個究竟。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很多人都說他已在古狄道飛升。可是我不信,我都可以活這麼久不死,他又怎會那麼早仙逝?

可數年的尋訪最終卻還是只有一個結果,他真的已不在了。

後來,我聽說有個莊周的人繼承了他的衣缽,於是就去拜訪這位莊周。

初一見莊周,我就發現人們所言不虛。因為在這個人身上,我再次體會到了只有在老子那裡才有的那種奇妙感覺。

那是一種天高雲淡般悠遠,卻又親切到讓人無法言說的奇特感覺。尋訪老子的這些年裡,我曾見過不少傳言中的高人,卻只有在這個莊周的身上,發現了這種熟悉的感覺。

可惜,這位子休先生說話做事的態度也和老子當初一樣,除了認真聽我困惑的原因之外,並曾不正面為我解惑,只是給我講了不少的寓言和有趣的故事。

讓我又一次陷入了似乎明白,又似乎什麼都不明白的境地。

這一迷糊又是一段漫長的時日。等我再次醒悟時,他也已仙逝很多年了。

原先的困惑,還有他們兩位先後的離去,都再度清醒過來的我陷入了更深的迷茫,為什麼能指導我的他們會先後離去,而我卻不會?

這顯然不是水準或是能力的問題,儘管到我再度回醒的那時,我的能為已到了入水不濕,入火不燃的奇異境地,但我心裡,卻清楚的知道,我出現的這些異樣能為在別人的眼中或許神奇,但是在他們眼中,卻只是不值一哂的小玩意。

當時的我也說不上為何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但心底里就是始終盤旋著這個感覺,至今都不曾消失。

後來我懷疑是我不識字,見識太低,無法真正理解他們說過的那些話背後真意的緣故所致。

所以之後的很多年裡,我開始努力認字,發奮學習,試圖用學識來替自己解開這些困惑。

經過一段頗為漫長的學習之後,儘管我資質非常愚鈍,但是也學到了不少東西,自問已可以試著重新解讀他們說過的那些東西了。

可是等真的開始重新解讀了,我才發現學來的那些東西卻讓我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他們說過的每句話,從不同的角度來分析,都能得出不同的結果。

就在不斷的迷茫和不停的嘗試,這種無謂的循環中,我發現自己不但沒有新的發現,就連最初的堅持和方向都開始迷失了。因為到了後來,我甚至都想不太明白自己究竟在幹什麼。

那是一段頗為不堪的歲月,那幾百年中,曾做過不少過激的錯事,也傷害過不少人,桃木郎就是在那段期間從別人手裡搶過來。

期間,在自己間或的反思和追悔中,也曾經歷過幾次雷劫,不過都安然過來了。唉,那段日子……」

嘆息著,燦的臉上有一抹淡淡不堪回首的憂鬱在流淌。

「哦?前輩之前也曾幾番歷劫?而且是在自己的反思和追悔中?」

方羽靜靜的一路聽到這裡,就在心中也為他蹉嘆不已得的同時,猛地在靈光一閃的瞬間,有些激動了起來。

「沒錯。天法自然,你我修行人講究天人合一,到了一定的狀態,心境的波動自然會引發一些異常,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小友為何會這麼激動?」

「晚輩年紀輕,經歷的少,剛才聽前輩的說法,證實了困擾心中很久的一個推斷,所以不免有些失態,讓前輩見笑了。」

此時,微微有些興奮的方羽可不在乎燦眼中的不以為然,能在燦這種人的口中證實自己對雷劫的推斷方向是正確的,那可真是一件能讓他頗感欣慰的好事。

至少,他就不用再為即將度劫的陰神宗紫薇宗主擔大。要知道,之前在兩人的探討中,紫薇可是下個極大的決心,才決定按照方羽的推論和建議來應劫的。

儘管方羽在心底里也認為自己的推斷不會錯到那裡去,可心裡有隱隱的擔心那是避免不了的,畢竟,那時的他也沒經歷過大雷劫不是?

萬一要是錯了,出現「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樣的後果……

但是現在這份擔心已可以坦然放下了,這如何不讓他動容?不過欣慰之餘,燦的一切也給他更大的好奇和困惑,究竟燦之後又經歷了些什麼,竟會讓修行到這般境地的他也陷於心魔而不能自拔?

這在眼下方羽的認知來說,是無法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