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喂,懶蟲,快醒醒,再睡天又要黑了,快醒醒1迷糊中,一把略有些熟悉的聲音再度傳入了梅小磐的耳中。

「方大哥?」

一激靈,梅小磐猛地睜開眼睛翻坐了起來。眼前這含笑望著自己的,可不就是讓他牽腸掛肚的方羽么?

「呵呵,你可算醒了。快收拾梳洗一下,我在外間等你。」

在他有些激動的打量中,換了一身新衣的方羽笑意盈盈,看不出有絲毫不妥的地方。

「方大哥,你沒事了?真好1

他目光盯在方羽身上,人卻在手忙腳亂的穿鞋。可是心情激蕩之下,一連幾次都沒能把腳伸進鞋裡。

「我沒事,你快收拾,我在外間等你。」

方羽看到他這幅模樣,臉上的笑意更濃。就連陪在方羽身邊的孤雲臉上,此時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嗯1

梅小磐臉上微紅,低頭應了一聲后,便專心穿起了鞋子。

「道長,咱們去外間等?」方羽這時,也將目光轉向了身邊的孤雲。

「方施主,請1

在他清亮的目光注視下,此時依然有些緊張的孤雲趕忙稽首延客。

「方大哥已經安然回來了,那燦叔呢?蒙姐姐真是討厭,硬讓人家睡到了現在……咦,蒙姐姐她人呢?」

梅小磐在方羽和孤雲他們轉身的同時,就已穿好了鞋子。不過忽然湧上心頭的困惑卻猛地的拉住了他抬起的腳步,一時間竟讓他猶豫了起來。

就在這時,外間里傳來了方羽清朗的聲音:「孤雲道長,我上山來的路上,曾看到一群病人和家屬也正在向這邊趕來。他們的情況有些狼狽,不知貴觀是否能想辦法給安置一下?」

「病人?哦,我明白了,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找人去安頓他們,貧道先走一步,等下再來陪施主敘話。」

「多謝道長。」

緊接著,梅小磐就聽到腳步聲在一片隱約傳來的音樂聲中迅速遠去。

「小磐出來吧,現在沒別人了。」

就在腳步聲消失的同時,方羽清朗的聲音也再度從外間響起。

「方大哥,燦叔呢?」

梅小磐從裡間一出來,就問出了此刻他最關心的問題。

「燦前輩正在自我調理,他可能會晚點才過來。小磐你休息好了沒?」

方羽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臉上掛滿了淡淡的笑意。只是此時此刻,這笑容卻帶給梅小磐一種格外不同的感覺。

以他的修為和感受,他也說不好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變化,反正感覺中,就是覺得好像和昨天有了很大的不同。

「都睡了快一天一夜,能不好么?現在全身都覺得彆扭,都怪蒙姐姐,對了方大哥,蒙姐姐她人呢?」

梅小磐說話的同時,仔細的打量著面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發現自己還是無法把握住他究竟是那裡變了。

「她有事先走了,晚點可能還會過來。既然你已經休息好了,那就準備一下,等會咱們還要繼續給人瞧病呢。對了,小磐,能先回答我幾個問題么?」

方羽將他的舉動都看在眼裡,心裡明白他在困惑什麼,不過卻不想去點明。

因為此刻,就連方羽自己,都不是很明白自己的變化究竟有多大,但是他心裡卻清楚,自己體內的氣機,從那一刻起,的確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一點,從老道孤雲見到他以後那明顯拘謹的反應,就已得到了證明,儘管從見面至今,他依然和平素一樣,緊緊收斂著自己的氣息。但是,孤雲還是本能的緊張了。

「呵呵……

現在他看到小磐也是一樣,便不由的呵呵輕笑了起來。

「先回答幾個問題?方大哥你笑什麼?我還等你給我說你怎麼找到燦叔了呢,怎麼你反倒要問起我來了?」

梅小磐這下可摸不著頭腦了。

「前面不是給你說過么,燦前輩已經沒事了。不過他還有點心事放不下,所以我自作主張,需要先問問你的打算。」

方羽說到這裡,臉上也斂起了笑意。

「哎呀方大哥,你可急死我了。這樣吧你先給我說你是怎麼找到燦叔的,燦叔有什麼心事,然後你再問我問題好不好?不然我也靜不下心來回答你埃你先說,好不好?求你了1

有些焦躁的梅小磐上前一步抓住方羽的胳膊,略帶懇求意味的話一出口,方羽倒還沒什麼,他自己卻先愣住了。

「我怎麼會跟他這樣子說話?這麼多年來,好像只有跟燦叔在一起時,才會有這樣親昵的舉動啊,難道……」

想到這裡,閃電般的縮回手,忽然有些僵硬的他再度用又驚又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起方羽來。

眼前的方羽看上去依然是初見時那般的自在和從容,房間內,也絲毫感覺不到有任何異樣的氣息在流動。顯然,方羽並不曾施展過手段,可自己心頭這種分外親切的感覺為何還會這麼濃郁?

難道這就是他身上那種自己感應不到的變化所致?為何會這樣?

「小磐,你跟燦前輩一起生活了這麼久,覺得他應該是個什麼樣的人?」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空里,方羽已問出了他的第一個問題。

「什麼樣的人?」這下小磐徹底愣住了。

「嗯,這點很重要,所以小磐你要仔細想想再回答。」

低頭沉吟了一會後,小磐慢慢地的抬起了頭:「方大哥你既然見過燦叔,想必也知道我是他撿來撫養大的棄兒。

所以,燦叔在我心裡,是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是父親,老師、朋友,也是母親!沒有他,就不會有我小磐這個人的存在。」

說到最後,一臉肅穆的他眼中已有淚光在閃動。

「咳,這些我都知道了,我是想問……」

「方大哥!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我不管燦叔在別人眼中是什麼人,不管他究竟是什麼人,這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只需要知道他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就足夠了,方大哥,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嗎?」

打斷了方羽之後,搶先侃侃而談的小磐此時已有些激動了。

「小磐,你別激動,我想你有些誤會了。」

方羽心裡,此時卻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他沒想到一個簡單的問題,竟會有讓小磐連退數步這麼大的殺傷力。

「我誤會了?」小磐眼中戒意稍淡,不過人依然站在原地,不肯上前。

「我並沒有惡意,更沒有從你這裡打探燦叔底細的意思。實際上,要說了解,可能現在的我要比你更了解你燦叔。算了,咱們不說這個,我就想問你一句,你現在業已成年,那你想沒想過若是有一天,燦叔不在你身邊的話,你要如何生活?」

「燦叔不在身邊?」小磐一下子愣住了,因為此刻,他從方羽的眼中,看不到有絲毫說笑的意思。

「嗯,現在你也是個大人了,多想想吧1方羽說話的同時,人也站了起來。

就在他站起的同時,門口處已隱隱有腳步聲響起。

「方大哥,你的意思是……」聲音微微顫抖著,梅小磐的臉上已沒了半點的血色。

「我什麼意思都沒有,只是說了個建議而已。」

方羽說完這句話,看著小磐輕顫起來的身子和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心下也有些不忍,在轉身往門口迎去的同時,口中也不由發出了低低的嘆息。

「唉!小磐,希望你能挺住,若不是為了燦前輩,我又怎忍心來提這個建議?」

面色慘白的小磐聞聲又是一顫,剛要掙扎著再開口時,卻又被踏進門來的那個身影給攔住了。

「方施主……」

孤雲老道一進門,就察覺到了房間內有些異樣的氣氛,到了嘴邊的話也很知趣的停住了。

於此同時,隨在他身後不遠處的那一片腳步聲也都齊齊停祝

方羽回頭看了看低頭微顫著的梅小磐,心裡又是一聲暗嘆,隨即將目光迎向了靜靜望著自己的孤云:「道長,容方羽晚一點再過去拜望各位前輩?」

孤雲垂下目光,平靜的稽首而退了。

目送孤雲和停在院門口的那群老道遠去,方羽這才回頭:「小磐,過來坐吧。」

梅小磐抬起頭,眼眶中早已淚光盈盈。而那張還很年輕的臉龐上,此刻依然是一片雪白。

「小磐,眼淚擦掉,過來坐。咱們得抓緊點時間,後面還有一堆麻煩事呢。」

抬眼望了望門外已開始西斜的殘陽,方羽的語氣中有些淡淡的無奈和擔憂。

「方榕,你們究竟躲到那裡去了呢?千萬不要現在就來鬧礙…」

「方大哥,我已準備好了,你說吧1

就在這時,伸手擦去了眼淚的梅小磐已開口打斷了他的沉吟。

「準備好了?呵呵,小磐,別那麼緊張,事情並沒你想的那麼嚴重。」

方羽扭頭,看到小磐緊握雙拳,咬著牙關的那幅誇張模樣,不由失笑了起來。

隨即,他也斂起了笑容:「小磐,你雖然跟燦叔一起生活了這麼久,也知道他不少的秘密和神奇之處,但是,你可能並不知道他真正的來歷和苦衷。」

「我不知道?」小磐此時儘管心神紊亂至極,但是方羽的這番話還是讓他覺得有些不能接受。

「嗯,儘管燦叔並不是很確定,但我以為,你並不清楚燦叔是活了數千年的古人這一事實。」

「什麼?」猛地瞪大了雙眼小磐這下真的傻在了那裡!

「這怎麼可能?」

廢話線

不好意思,上個禮拜因故不曾更新。從今天開始,爭取這個禮拜全給補上,所以這個禮拜此後數天內,每日更新可能會有幾下^_^另,專欄內的投票調查我已了解,所以長生篇之後的章節,將恢復成以前五六千字的模樣。又另,經過俺不懈努力,終於搬動了老婆來這邊幫我加精,以後書評區內,也有精華可加了,呵呵。

最後,應赤虎的要求,在文後幫他友情掛一下他的新書,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地址如下:.17k./html/bookabout.htm?bid=10735五胡烽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