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夜幕降臨后不久,整個白雲觀內再次響起了各類法器的聲響。經過白天的開壇后,晚上的度煉儀又要開始了。

「燦叔,是不是要走了?多待一會行不?反正他們就算進來也看不到你。」

素凈的房間內,雙眼含淚的梅小磐依依不捨的拉著燦的衣袖,繼續著他最大的努力。

「小磐,你已經是赫赫有名的神醫了,要堅強一些。白天那些障眼法只能騙過那些小道童,可騙不過即將跟著你方大哥過來接你的那些人。燦叔要是不離開,會有大麻煩的。」

燦清瘦的臉上也是一片不舍,不過語氣中離意卻很堅決。

「燦叔,這裡是道觀,你雖然有些特殊,但也算是最純正的修道之人,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呢?以你老人家的修為,只要平時注意些,又有誰能發現你的異常?和小磐一起留在這裡不好么?燦叔……」

儘管知道希望不大,可小磐還是不願意放棄最後的嘗試。

剛才,燦叔除了證實方羽所說的那些之外,還給他說了對他以後的安排,先留在白雲觀內繼續治病救人,順便花上幾年時間系統的學習一下現代學生們必修的科目,爭取日後能憑著自己的努力,儘快的融入外面的社會。而不是再一直靠著其它的力量,繼續留在這偏僻的地方艱難行醫。

對於把自己留在白雲觀繼續治病行醫,小磐並沒有覺得太多意外。

早在幾年之前,他剛剛開始行醫,聲名漸起的那會,白雲觀就曾派出過包括後山二老在內的數批人馬,到無名道觀考察驗證過他的醫術,並多次邀請過他和燦叔搬到白雲山去行醫。

後來在被他跟燦叔拒絕之後,白雲觀那邊也並沒有放棄對他們的關照。

在他行醫的這幾年裡,白雲觀還還幫著他頂過了數次關於行醫資格的檢查。

雖然最後那次因為形勢實在嚴峻,致使他和燦叔放棄了無償配製和分發藥草這一塊才保住了繼續行醫開處方的方便,可要是沒白雲觀在那裡護著,恐怕他和燦叔早就被那些檢查的人給嚴厲處罰了。

所以一直以來,儘管因為燦叔的堅持,他也對包括白雲觀道士在內的所有修行人都抱有很嚴重的戒意,但實際在他心底里,對白雲觀並不反感,甚至很多時候,還是很感激他們。

所以之前聽方羽那麼一說,他心裡就已猜到了自己以後可能的落腳地,就是眼下自己待著的這座白雲觀。

可是到最後,他才發現,他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結尾。

他怎麼都沒想到,長久以來一直無視自己要去學校上學的要求,堅持要按傳統的方式教育自己的燦叔,現在竟會要求自己去系統的學習那些素來被他不放在眼裡的東西,更讓他不能理解的是,學那些東西的目地!

難道自己在這偏僻荒涼,缺醫少葯的地方免費行醫就真的是做錯了么?

否則,為何它會在忽然之間就變成了橫在自己跟燦叔之間的鴻溝?不但讓自己沒辦法跟著燦叔一起遠遁,甚至現在就連燦叔給自己的安排中,也似乎都隱隱流露著對它的不滿。

這讓他的心裡很是失落和惶恐。也對即將到來的分離充滿了深深的恐懼和不安。因為他不知道,沒有了燦叔在一傍默默的照料和看護,自己究竟還能在這裡堅持上多久。

「傻孩子,儘管說起來都算是道門中人,可是這道和道也是有區別的。修行之路,又豈是你想的那般簡單?」

「道和道還有區別?」此時的梅小磐心裡更亂了。

「嗯,有區別。我也是今天聽了方羽說的那個故事,才有點醒悟。。所以這次我一定要離開,換個地方去追尋屬於自己道。而小磐你,也應該去走屬於你自己的路。

之前給你說的那些安排,也只是燦叔跟方羽探討后得出的一些想法,如果以後你覺得不適合你,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千萬不要局限於我的想法和安排,而將自己也陷入跟我一樣的困境。這點你千萬要記祝」

緩緩站起身,一臉認真燦叔深邃的雙眸盯著梅小磐認真說完了這些話,直到依然有些糊塗的他點頭表示記住了之後,這才鬆了口氣:「小磐,燦叔知道今天發生的這些給你帶來了很大的衝擊和困擾。可是人總是要長大的。

燦叔今天也很欣慰,因為你今天在心境大亂的情勢下,都沒有用心裡的困惑和失落來責問燦叔,這說明你長大了,已經明白人生在世,成長的路上會遭遇很多的不得已和暫時的困惑,而這些都需要自己來面對和選擇的道理。」

「燦叔,我……」小磐此時聽的更迷糊,也更不安。在他年輕的心裡,覺得燦叔這些話里似乎另有含意,因此急著開口想要解釋。

「小磐,傻孩子,燦叔並沒有其他意思,而是真的感到高興。你現在能答應留在這裡繼續行醫,而不是像以前那樣,一遇事就死纏爛打的要燦叔答應幫你。這就說明你已經長大了,知道有時候做人做事要為別人考慮,也明白了燦叔教你學醫的苦心,知道這裡還有很多病人需要你,這是成熟和有擔當的好事情,燦叔怎會不高興呢?

靜下心來吧我的孩子,燦叔知道你心裡其實也明白這些,只是捨不得燦叔離開而已。要不這樣吧,燦叔在這裡答應你,這次離開后,一旦我解決了自己的問題,就第一時間來看你,這下該放心了吧?燦叔可從來沒有騙過你哦1

「燦叔,我等你。」

含淚的雙眼久久凝視著面前的燦叔,小磐在確認自己實在無法改變分離的現實之後,只好很不情願的答應了。

「這樣燦叔就能放心離開了。不過你自小身體就有些特殊,以後替人看病的時候不要那麼拚命,燦叔可不希望我回來的時候,你卻不在了。」

「嗯,知道了,燦叔你自己也要保重1

此時已擦乾了眼淚的梅小磐臉上隱隱也有了一絲笑意。

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燦叔今天說的話,好像比那一天都要多……自己可不能再讓他擔心了啊!

「乖兒1

看到小磐臉上這一絲笑意,伸手摩挲著小磐頭頂的燦叔真是老懷大慰。

不過他也知道,此時此地並不是可以太過溫情的好地方,所以在很快收手的同時,他扭頭望向了門外:「小友久候了,我這邊已經沒事了,進來吧。」

「小磐真棒,恭喜前輩1

隨著方羽清朗的聲音在小院門口響起,方羽的人也出現在小院之中,很快就來到了屋內走到了小磐面前:「小磐你真的很棒1

「方大哥,你別笑話我了。」小磐被他連續的誇讚弄的有些扭捏,不過離情別愁也在這份彆扭中不知不覺的淡了幾分。

「前輩,方羽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前輩可否應允?」

微笑著,方羽並不在意小磐的不自在,反倒將目光投向了一傍的燦叔。

「請說1

「小磐醫術驚人,心地更是淳樸的讓人喜歡。我是家中唯一的獨子,一直都想有個像他這樣的弟弟,不知前輩能否幫忙,讓小磐答應做我義弟?」

「小友……」

燦聞聲先是一愣,隨即便有些激動了起來。

「小磐,身為小神醫的你,不會不給我這個手下敗將這個面子吧?」

微笑著,方羽搶先開口,打斷了燦的后話,只管笑呵呵的盯著此時還有些迷糊的小磐發問。

「方大哥,誰說你是手下敗將了……」

小磐此時心裡很亂,因為他不明白面前的方羽為何會忽然提出這麼個要求,再說燦叔也沒發話,所以儘管心裡也有些動心和興奮,但也有些遲疑。

「呵呵,既然你又叫我方大哥了,那我就當你默認了哦。嗯,認了兄弟,當大哥的自然要送個禮物給你,小磐你看這東西行不?」

有些強迫似的,方羽自說自唱的說到這裡,手裡像是變戲法一般的憑空幻出了個東西,送到了小磐的面前。

「啊,我的桃木郎!」

小磐這下子又愣住了,因為方羽送到他面前的東西,正是之前引來了雷劫的那根黑棒子,桃木郎。

「桃木郎不是成精了么?怎麼雷劫之後還會沒事?」

就在他**的同時,燦叔已在一旁開始了催促:「小磐,還不接住你義兄的禮物?」

「多謝方大哥1

小磐在趕忙接過桃木郎,不過心中的疑惑卻又多了一重,因為他發覺,此時的燦叔看起來似乎有些激動。

「燦叔,其實送給小磐的這份禮物還需要你幫忙才能算完整。」既然已認了小磐為義弟,方羽自然也跟著他變了對燦的稱呼。

「沒問題,需要我怎麼做?」

燦清瘦的臉上,此時已恢復了平靜,但心裡的波濤,卻未曾完全平息。

小磐還年輕,並不太懂方羽剛才開口認親的深意,但是已在這紛擾紅塵間歷經了久遠歲月的他,又怎會不明白方羽的好心?

小磐的醫術是高明,可他現在還是個不曾經歷過風霜洗禮的半大孩子,以前一直都在自己的護佑下平靜的生活和行醫,可是自己離開以後,他就要一個人孤零零的生活在這裡,儘管相信這裡的大多數人會看在他高明醫術的份上對他盡量關照,可就算這裡是道門清靜地,但也不能完全保證他以後就不會受委屈。

這也是燦在別離之際,最放不下的隱憂之一。

可是這一切,在剛才方羽開口認親后,就已變成了過去。特別是當燦又聯想到方羽之前離開時,忽然放開浩然氣機,一路招搖而去的奇怪舉動,就更加明白了他的苦心。

這是方羽他不顧曝光自己於世的風險,在給小磐的以後鋪路,給自己安心礙…

再想想自己這大半天里和這俊朗的少年短暫而又奇特的一連串接觸的過程,燦已覺得無話可說。

因為在他心目中,剩下的一切,就該是自己去做,而不是用嘴去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