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白雲觀這邊非常歡迎小磐留在這裡行醫,方才孤雲和孤松兩位道長也已經答應兼任小磐行醫時的護法,為了方便病人,他們還準備把前山的藥王宮騰出來給小磐。

不過這些都要等今晚的鍊度結束后才能準備妥當,明天中午,觀主就會法會上當眾宣布此事。

而我想請前輩幫忙,咱們一起來試試,看看能不能把桃木郎給種在藥王宮裡。」

素凈的房間內,方羽說出他這個打算的時候,眼神中有奇亮的精芒在閃動。

「把桃木郎種在藥王觀里?」燦叔微微一愣。

而瞪大了雙眼的小磐,更是把目光不停的在方羽和自己手中的黑棒子上來回打量,實在弄不明白這桃木郎要該怎麼處置才算是種。

「嗯,把它種活在藥王宮裡,這樣小磐以後再治那類病也就不用那麼費勁了。怎麼樣燦叔?咱們一起來試試?」

含笑解釋的方羽眼中,那一抹奇亮的精芒變得更盛了。

「把它種活?呵呵,有意思。小友準備現在就動手么?」

就在小磐愈發不解的目光中,臉上浮起笑意的燦叔雙眼中也亮起了精光。

看到燦叔也和方羽一樣,露出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一頭霧水的小磐就實在忍不住了:「燦叔、方大哥!你們到底要幹嗎?桃木郎……」

「放心吧小磐,你的桃木郎已被我暫時收在了洪荒璽里,不會有事。現在我們只是想把這根棒子上歷年來淤積的病氣煉化,順便試試能不能讓它再枯木逢春,如果真能重新生枝發芽的話,就能再把桃木郎放出來了。

到了那時,就可以讓桃木郎做你的陰護法,這樣你以後再給人治病,就會輕鬆許多,而且桃木郎也能利用生氣很快的化解掉移來的病氣,不會再惹來什麼麻煩了。」

「方大哥,你說桃木郎它還在?」

一聽到方羽說成精的那個桃木郎還在,小磐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至於方羽說的說的其他內容,全都被他給無視了。

「還在,只是現在還不能放出來,不然就又要惹麻煩了。」方羽精光閃爍的雙眼盯著小磐手中的黑棒子,恨不得現在就動手試試。

而一旁的燦叔此時也盯著黑棒子,同樣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

儘管已修行到了常人根本無法鐳,可是這麼有趣的嘗試,方羽和他也都還是第一次,若是能夠成功的話,這其中的意義對他們這個層面的修行來說,絕對不容小視!

「那咱們還等什麼?燦叔,方大哥,咱們趕緊過去種它啊1

此時的小磐已激動的不行了,緊握著手中的黑棒子就要往外跑。

今夜於他,衝擊和鬱悶的事情實在太多,原以為從此就要失去以前原有的一切,可是沒想到最後還有桃木郎能留下來陪他。

可是剛抬起腳步,還沒等方羽和燦開口攔他,他自己卻在全身一抖的瞬間停住了腳步,「燦叔,老黑呢?」

帶著顫音的話語出口的瞬間,他剛還有些潮紅的臉色也已變成了一片寡白。

「小磐,你要堅強些,咱們的小山都已經變成個天坑了……」說話的同時,燦叔的臉色也暗淡了下來。

眼淚再次無聲的滾落,不過這次,小磐卻沒再哭出聲,而是很快的背過身子,擦掉了眼淚。然後又回過頭低聲說到:「燦叔,方大哥,咱們走吧1

「小磐,大哥也很想馬上就幫你放出桃木郎,可是現在還不行。晚上的鍊度儀式已經開始了,整個山上,除了這所別院和有限的幾個地方,觀里觀外現在到處都是參加法會的人,山下更是還有十幾萬的香客和信徒。

而藥王宮也是六個分壇之一的玄真壇所在地,所以最快也要等今晚的法會結束后,我們才可以過去。

不信你聽,現在外面這些一直響個不停的音樂和誦經聲,就是整個道觀內的主壇和六個分壇,都在舉行超度亡魂的鍊度儀式,差不多要到凌晨時分才會結束,我們還要等好久才能過去。你別著急,燦叔和方大哥既然說了要放桃木郎出來,就一定不會食言。要不現在你現在出去見識一下這規模宏大的法事,順便散散心?現在已經很難碰到這種規模的羅天大醮了,很壯觀的……」

「嗚……」

突然,就在方羽溫言開解著小磐的時候,外面傳來的那一陣陣悠揚音樂聲和誦經聲中,非常奇怪的響起了另外一聲悲涼悱惻的奇怪聲音。

方羽在這聲就像是荒野鬼哭般悲涼悱惻的塤音入耳的瞬間,就知道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因為這曲子一入耳,他就聽出來這是自己初見方榕時,方榕吹湊著的那首悲涼楚歌。

而能以一塤之音,壓下全山這麼多法器聲響和誦經聲的,在這種時候這個地方,也只有是方榕和他背後的那群巫門六宗中人。

避開了相對敏感和招搖的白天開壇儀,巫門的人終究還是來了!

「咦?巫門密傳煉魂引?好聰明的巫家小子,竟然用這種方式打上山門了,呵呵1

就在方羽在心裡暗嘆的瞬間,燦叔卻在側耳聽了一陣后,呵呵的輕笑了起來。

就連他也沒想到,方榕竟會在白雲觀大舉開壇鍊度亡魂的這時候,用塤借著一曲悲涼的楚歌,也將巫門超度亡魂的密傳奇術煉魂引給催動起來。

這樣一來,即清楚的告訴這裡他們來了,也在某種程度上給這邊留了點面子,這樣即便之後爭執起來,也不至於落下太大的罵名。

畢竟,今晚這邊擺出這麼大陣勢,用意是鍊度亡魂,而他的煉魂引,儘管彼此門戶不同,但作用也是在超度亡魂,所以也算不是惡意搗亂。

當然,前來找麻煩的意思也非常明確,否則就不會這樣子出場了。

方羽聽燦叔這麼一笑,他也搖著頭苦笑了起來:「前輩笑得輕鬆,可是我卻是頭大的緊,他們這麼一來,怕是我又要忙了……」

燦叔在忽然起身拉著一頭霧水的小磐往裡間走的同時,又低聲笑著說道:「呵呵,不用怕了,現在就已經來了。」

就在燦叔和小磐避入裡間,方羽苦笑還未曾收斂的瞬間,門口便來了白雲七子中的老大。

花甲年紀的老道一見方羽,就稽首為禮:「方施主,巫門六宗的人上來了,孤雲師叔讓小道來問問施主,要不要去前面見客?」

到了這種時候,方羽還能說什麼?

再者他本身也很不希望看到巫道兩家再起糾葛,所以只能在越發清晰和悲涼的楚歌中,跟著老道去了。

盤膝坐在山頂的那塊凌空巨石上,手捧著陶塤吹個不停的方榕,目送著山腳下的蒙青凝他們一行人分開洶湧的人群,一路行雲流水般踏進了對面山上白雲觀的山門,然後便閉上了雙眼,越發凝神吹起了他的這首楚歌。

以前的傳說中,不管是僧道還是巫門,每逢舉行這種鍊度亡魂的盛大法會,周圍千百里的孤魂野鬼都會聚集過來等待超度,而這些孤魂冤鬼大量聚集的陰氣所致,整個法會所在的地區也會因此而開始下起小雨。

而在巫門的傳說中,把這種時候下起的雨稱為天哭。

可是今夜的天空中月亮園,也很亮。方榕在這裡吹了一會,都沒發現有絲毫下雨的跡象。

可是無數股小旋風組成的風鳴聲,卻隨著嗚咽的塤音,慢慢的大了起來。

很快,嗚咽般的尖利風鳴聲就和他的悲涼悱惻的塤音、以及山對面白雲觀里那一片更加響亮了的音樂和誦經聲混成了一團。

三種各不相同的聲音組成的怪異聲浪在一陣緊過一陣的無數小旋風吹送下,遠遠的四處傳開,不大的功夫,就給山上山下無數的人們帶來了一陣不大不小的騷動和混亂。

緊跟著,兩山之間的山谷中,一片嗡嗡聲很快由小變大,最後轟響成一種絕對能壓下所有怪異聲浪的巨大聲音,將剛還充斥在天地之間的塤音、風鳴以及法器和誦經聲組成的怪異聲浪驅趕成了不值一提的最弱音。

方榕此時也在心神顫動中,睜開了他的雙眼,抬眼往山下和對面一看,紊亂的人群和他們發出的嗡嗡聲陣勢大的讓他都感到震驚,失神之下,甚至連楚歌都忘了繼續吹下去。

其實眼下這種時候,再吹下去也是閑白搭。

因為就算再多加上一個他來一起吹塤,楚歌的聲音也不可能蓋過這山下和對面山上那麼多人發出的聲音。

就在他停住不吹的同時,對面山上的白雲觀內也恰好停住了法器的音樂和誦經。

這一下,無數的信徒和香客們就更加的騷動了起來,眼看就要變成一場大混亂了。

方榕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沉靜的臉上,也開始有些變色了。

因為他和巫門其它幾位宗主碰面商議過後,儘管鼓著一口氣還是決定要闖一闖白雲觀的山門,但是絲毫沒有要累及無辜香客和信徒的意思,就連對如何闖上白雲觀,他們都採用了吹塤這種相對溫和的方式,更遑論山下這些普通人了。

可是他們都沒想到這麼多人聚集到一起之後,竟會這麼容易出現混亂,所以此刻的方榕額頭,就連冷汗都開始冒出來了。

就在這時,燈火輝煌,有些混亂的白雲觀內忽然響起了一聲蒼老平和,但又中正宏大的一聲浩然長吟:「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蒼龍一般中正平和的浩然長吟就像一聲聲暮鼓晨鐘,帶著一種撼動人心的奇異力量,將老子五千言的開篇送入了山上山下所有人的耳畔腦際,一下子便將喧囂在塵世間的所有雜音都給蓋了下去。

很快,那片代表著紊亂的嗡嗡聲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嗚咽的鳳鳴還在山谷間輕輕的流淌。

方榕在這聲長吟響起的瞬間,就在全身巨震中閉上了雙眼,而洶湧的淚水,卻依然從緊閉的眼帘下不停湧出。

這一聲聲長吟就像一縷縷無處不在的清風,在方榕聽聞的瞬間,就以擊中他心靈中最柔軟的部分,然後又從那裡撫慰著他,一點點的消融著鬱結在他心中的那無數的冰冷和委屈……

「唉1

就在方榕的心神迷失在這一聲聲浩然長吟中時候,他似乎隱約聽到身邊有人發出了輕輕的嘆息。

隨即,他手中的的塤也被人拿走,可是這一刻,方榕心裡卻根本沒有要醒來看看是誰的意思。

「嗚……」

緊接著,一縷清越的塤音從山頂上升騰而起,轉瞬間就已響徹了天宇。

實在抱歉,今天更新這麼晚,而且還是只有一章,不過還是那句話,拉下的章節這個禮拜完結之前一定全部補上,請大家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