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

蒼老平和的吟唱聲在夜風中獨自吟唱到易性第八時,空曠的山谷中又出現了一把沖淡平和聲音加入了吟唱。

緊接著是又一個淡遠的聲音加入,很短的時間內,夜空中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六七個不同聲音的齊聲吟唱。

但是,每個不同的聲音卻都帶著一個特性,那就是每一句吟唱,都能很清晰的傳入山上山下每個人的耳畔腦際,同樣的,每個聲音也都帶著一種無法言說的沖淡與平和,都能一步步的將每個聽眾的心帶入一種雲淡風清的淡遠境地。

更為奇特的是,這六七種並不相同的聲音組合到一起,不但不曾紊亂,反而給人一種更為和諧、寧靜的奇妙感受。

而清越飄渺,從就像來自九天的精靈一般靈動,自由嬉戲在夜空的塤音,從一開始就在鳳鳴聲和吟唱聲里架起了一道無形的橋樑,隱約間,已讓這天地間僅存的三種聲響變成了天籟一般的聲音。

那是一種以往只能在傳說和典籍的隻言片語中領會到的空靈和悠遠,更是一種很多人只會在最深甜的夢境中,才能碰觸到的奇妙感受。

那一瞬間,山上山下,已不知道有多少信徒和香客跪伏在地,而他們充滿了虔誠的臉上,不知何時,更是早已掛滿了淚水。

「知其雄,守其雌……」

平和淡遠的吟唱和空靈飄渺的塤音還在夜空中繼續蕩漾,但是燈火輝煌的白雲觀內,此時也有從小到大,越來越齊整的洪亮吟唱在響起。

就像靜謐的夜空中有無形的信息在傳播命令一般,從山上響起的這片齊整吟唱也在一點一點的往山下蔓延,不過一小會的功夫,這片齊整的吟唱已後來居上,成了回蕩在這天地間唯一的轟響,齊整而又平和,一聲聲往四面轟傳而去。

高掛空中的那輪明月似乎也感應到了山上山下這些人的虔誠和平和,原本清亮高遠的的滿月周圍,似乎也在這片吟唱聲中圍上了一層淡淡的薄霧,讓夜色也變得更加的幽深和朦朧。

眾人沉醉於吟唱的空里,朦朧夜色中,整個白雲山的四周,有無數輕煙似的霧影在不停的往空中浮起、升騰。只是此刻,並沒有多少人去分神注意這些。

山頂上,已將一曲逍遙遊盡數吹完的方羽雙手一拍,砰的一聲輕響中陶塤化成了灰燼,揚手將陶塤的碎屑撒入山風中的他一轉身,將目光投向了剛睜開雙眼的方榕:「往事已隨風而去,榕兄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說真的,我不知道。橫在這裡的東西忽然消失之後,我不知道後面還能做些什麼了。」

手撫著胸口,淚流滿面的方榕並沒有試圖遮掩什麼,而是將略顯空洞的目光投向了面前的方羽。

剛才,方羽排碎陶塤的聲響把他從那種奇異的境地中驚醒了過來,可是一睜眼之後,空寂的夜色和心中空蕩蕩的現實讓他頓時陷入了一種從沒體驗過的空虛中。

再沒有咬牙堅持生死抗爭的危機感,也同樣沒了鬱結在心的那種不甘和郁怒,剩下的只是一種淡淡的疲倦和一片深深的,無所適存的茫然。

「這麼說來,要恭喜榕兄了。每個新開始,好像都是這種無所適存的茫然開始的。」

方羽的反應卻有些出乎方榕的預料,但是卻沒有帶給他任何不適的感覺,因為他從方羽真誠的笑容里,沒有感覺到其他任何的雜色。

「新的開始?」

他微愣之後,陷入了沉思。

而今自己的體內,隱患盡去,修為也因那存在最後的饋贈而踏入了更高的層次,也算的上是因禍得福了。眼下,這些年來鬱結於心的怨懟和塊壘也在剛才這奇異的吟唱中消融殆盡,此時回過頭來再看,自己今晚闖上白雲觀攪場立威的舉動是那麼的幼稚和魯莽,難道除了這種無謂的門戶之爭,自己就真的沒別的可幹了么?

「剛才我出來,看到巫門六宗中,似乎缺了朱雀宗和你玄武宗,現在你再來看看,對面山上山下這些人,再看看你們巫門來的這些人,區別有多大?

「身為傳承了千百年的巫門六大宗之一的宗主,身負巫門數宗深恩的你,此後還有多少事要做?更不用說那些曾在你身邊,和你一起渡過那段艱難日子的朋友們的期待和心意了,榕兄之後要面對的一切,豈不就是個新的開始?」

看到方榕陷入了沉思,而臉上的神情也逐漸變得豐富和複雜,一直含笑望著他的方羽最終還是沒忍住又多了句嘴。

自從上午和燦叔進行了那一番探討之後,他發現自己似乎也變了很多,最明顯的一點,似乎變的不再像以前那樣內斂和顧忌太多了。

否則,之前也不會在白雲觀那麼招搖的放開氣機,此時也不會站在這裡操心這麼多事了。

原本,在他的感覺里,像方榕這樣的人,根本不需要他再費什麼口舌,短暫的空虛和迷茫過後,方榕肯定能很快找到自己的方向,並不需要自己來多事。

但是經過和燦叔的接觸,他的一些看法也在不知不覺中變了。

而今不是以往,真正還能堅持著些什麼的修行人已經少的可憐,適合這類人的生存空間也還在繼續縮水,如果這時候還一成不變的堅持以往的觀念和做法,豈不是以後也會很容易像燦似的陷入自己的執著而不能自拔?

所以他現在還繼續的留在了這裡,要是換做以前,說完這句話本不需要多說的話之後,他鐵定就轉身會離開了。

因為,這裡現在很快就會再度成為是非之地啊!就是此刻,他已能感應到了數個相當強大的氣息鎖定了這裡,並且還有一些人也正在飛快的往這邊趕來。

「多謝提點,方榕明白了1

很顯然,臉色在他多嘴之後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的方榕也發覺了周圍的這些動靜,他在說話的同時也站了起來,而笑容也浮上他的唇角:「麻煩又來了,方羽你要不要避一避?」

「看起來應該不是大問題,老子五千言對他們的洗禮要比你來的更大,我……」

穩穩的站在原地,原本並沒有離開意思的方羽含笑說到這裡,忽然一頓,隨即又笑道:「不好意思,剛有個前輩在召喚。這次我就不陪你了,回頭榆城再見吧。之前我看到王宗主也來了,到時候我自己去拜訪你們,正好還有點你們玄武宗的消息要告訴你知道。榕兄,小弟先走一步,告辭了1

說完,他在抱拳一揖的同時,就已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玄武宗的消息?難道玄武一脈還有香火存在么?」

方榕抱拳,盯著他消失的空地,口中發出了喃喃的疑問,不過很快,他就在深吸了口氣的空里,打點精神,將目光投向了飛一般掠上山頂的那一行人影。

其中,除了幾名身著華麗法衣的老道之外,他還看到有剛上山去了的巫門一行人。

而這些人里,在電射飛掠中頻頻向山頂注目的蒙青凝纖細的身影,在朦朧月光下,更是顯得醒目。

「看來,果真不會有大問題了,或許這就是最好的結果……」

方榕無聲的自語著,振作精神迎了上去。

再說方羽,憑空而現的身影剛出現在別院中央,就已感覺到了幾股非常強大的氣息鎖定,而其中一股,還帶給他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而他現身的別院中,燦強橫到連他都要為之側目的氣機揉合在一陣非常玄奧的波動之中,將整個房間都包裹在其中,令這些強的氣息根本探測不到屋內的任何信息。

這是另一種形式上的對抗,而這種對抗,要比那座小山頂上此刻的交涉更微妙,也更危險的多。

方羽感應到這些的瞬間,不等身子站穩,體內玄功百轉的同時,抱拳就向著夜空凝神傳音道:太玄前輩,小子方羽在這裡見禮。還有各位前輩,方羽有禮了。不知各位前輩能否給小子一個面子?」

說話的同時,他體內浩然無匹的勁氣一漲一收,整個人也在忽然的一個隱現中出現在五步之外的地方,不過手上,卻依然是抱拳為禮的姿勢。

「咦?」

「原來是方羽你這小傢伙在這裡搞事,要是早知道,貧道就不來湊這個熱鬧了。各位道友,此地事已了,貧道先去山上煮茶恭候了。」

就在方羽再度現身的瞬間,夜空中先是接連響起了幾聲隱約可聞的驚咦聲,隨即便傳來了宣真宗宗主太玄沖淡平和的聲音。

隨著他聲音的響起,方羽明顯的感覺到一股陡然強了數倍的氣息猛地侵入了燦布下的氣罩之中,隨即,就在與燦的氣機和那股猛撲而來的玄奧波動交擊的瞬間,閃電一般的抽身而去。

而剛在屋內的燦輕咦了一聲的同時,其他另外五股氣勁也猛地爆起,隨即就在整個別院中接連響起的爆竹般的清脆氣爆聲中,齊刷刷失去了蹤影。

蓬的一聲,又是一聲分外清脆的爆鳴,剛還充盈在別院中的激蕩起伏的無形氣勁,轉眼就在這聲空氣的爆鳴聲里消失殆荊

「燦叔你沒事吧?」

方羽一進屋,就看到臉色有些蒼白的燦盤膝坐在一堆碎木上,身邊,正蹲著一臉關切的小磐。

睜開眼,吐了一口濁氣的燦慢慢站起身笑道:「沒事,不過你要是再晚來一步,就不好說了。你瞧,最後一下,椅子都碎了。這批人很厲害,要不是他們都沒有惡意,我撐不到現在。」

方羽心中暗暗咋舌,不過臉上卻還是淡定的笑著:「來的都是道門現存最厲害的幾位前輩,可能只是想來認識一下燦叔。對了燦叔,這麼急給我傳音,莫非是想現在就動手去?」

「本來是這麼想來著,不過現在就不行了,還是等凌晨的時候再說吧,現在你先在這裡陪小磐,我去找地方靜一會。山下應該沒事了吧?」

「沒事了,人群現在很安穩,聽,馬上就要誦完道德經了。」

「嗯,那就好,小磐你跟你方大哥聊一會,我進去靜一下。」說實話,之前危機時分開口的吟唱,以及剛才的那一輪對抗,也著實讓燦有了很深的倦意。

「好的燦叔1

此時的小磐非常的懂事和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