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蒼茫暮色中,方羽踏進了懷西鎮的門口。

一過鎮門口的大牌坊,方羽就被瀰漫在空氣中的那種古樸而又有些寂寥的味道給深深吸引住了。

這是一所建在山坡上的古鎮。從鎮口的緩坡下向上望去,暮色中的小鎮就像籠在一層飄渺輕煙中的世外之地。

由於地勢的關係,站在入鎮口的方羽還看不到小鎮的全貌,可是山坡上,無數由石頭砌面的窯洞組成的相連院落,卻在入目的瞬間,就把一種曲徑通幽,古樸沉穩的厚重和閑雅帶到了他的面前。

收回目光,面前這條蜿蜒曲折,暮色蒼茫中顯得有些陳舊和古老的街巷裡,地面上是古老的黃河卵石鋪就街面,古舊黑灰的磚瓦構築成的房舍,飄逸著樸實厚重的民風。

街道的兩旁,無數飛檐雕柱的房屋有不少已經斑駁失修,雖然有些殘破,卻在暮色中顯得格外厚重和風骨奇峻。而寥寥無幾的行人,籠在暮色中的裊裊炊煙,也讓這古樸的小鎮中充盈著一片淡淡的蕭條和寂寥。

幾乎在看到這些的瞬間,方羽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所名聞遐邇的晉地古鎮。

而一路行來,這些日子在路途之上,他被這乾旱貧瘠,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原,還有那望也望不到頭,似乎能連到天邊的無數灰黃色山巒給一點點淤積在胸的那種蒼涼和憋悶的感覺,也在這小鎮之畔洶湧奔流的大河波濤聲,給沖刷的沒了蹤影。

這是他陪燦回了一趟家鄉小鎮后,再次踏上沿大河繼續遊歷的十多天里,第一次主動踏入的第一個城鎮。

現在儘管已是快入冬的季節,可之前的他,卻有意避開了沿途的城鎮,只是沿著滾滾的大河,穿行在蒼涼厚重的高原和寂寥的群山之間,整整在野外行走了十多天,這才在心靈有所觸動的霎那,臨時起意來到了距離最近的這所城市。

可沒想來到近前,這才從鎮口的那座大石牌坊上,發現此地竟是早已久聞大名的懷西鎮,

早在數百年前,這裡就有九曲黃河第一鎮的顯赫之名,是大河上最有名氣的水旱轉運碼頭之一,也是曾經名動一時的晉商根據地之一。

而現在,古鎮之畔滾滾東流而去的大河帶走了當年的浮華和喧囂,但留下的這座古鎮,卻依然憑著一座座保存完好,明清時期建造的那些古老宅院和建築群落,以一份不同尋常的悠然古韻,吸引著越來越多人們的注意。

方羽之所以會在看到懷西鎮的大名時,就知道了它的來歷,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

前些年,在他還在南方那座名城陪著女友時,就從一些報紙和雜誌上,見到過一些文化學者和旅行者們介紹這所古鎮的文字和圖片,當時他們也曾驚嘆於此鎮的古韻和遺風,還曾起意閑暇時要來一游,卻終未成行。

可現在,就在連方羽自己都要忘了這點因由的此刻,他卻已站到了小鎮的入口,這讓他在這暮色蒼茫的時刻,也不由的興起了一陣淡淡的幽思。

很多時候,很多地方就和人跟人一樣,是要講緣分的。

而這種所謂的緣分,在現在的方羽看來,卻另有一種不可言傳的深意。

只是此刻,他還不能分辨的很清楚就是了。

原本,這次回家陪了幾天父母後繼續出遊前,燦在送他時就曾隱約提醒過他,此番東去,要格外謹慎些。

而他自己,也在這些日子跟燦的接觸和交流中,在某些方面也有了進一步的提高,就像最近一路上,在苦行似的入定修行的過程,他自己更加平靜的心湖中也會偶爾泛起一絲絲不同尋常的東西。

那是一種就像是在有意無意之間,對將要發生的一些事類似預見般的零星感應。

本來,這類東西對他來說,並不是很意外的事情,而且不管是來自天心燈的道家法門或是來自黑巫一脈的巫門秘法中,也都有專修此類的術法存在,有些甚至更是有著非同一般的奇異效果。

但是,這次在定境或是平時偶然間回出現的零星感應,卻和以前有著很大不同,並不是很特意的那類,而更像是對於直覺和靈性的進一步自然而然的延伸。

眼下的方羽自己也說不好這是種什麼現象,如果硬要找個可以理解的方式來形容的話,方羽自己傾向於當它是自己修行時的一些副產品,而不是很多典籍或是傳聞中所說的那類無上神通。

而剛開始在定境和修行中出現這些零星東西的時候,方羽以為是自己近來涉世太深太急,帶來的一些負面影響呢,所以離家再次踏上遊歷之後,就一心一意的沿著大河的河道一路下行,試圖憑藉著穿行於山野之間的寂靜,來進一步鍛造自己的心靈。

可是走了數天之後,他就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了。因為他的心神越靜越純粹,這些東西出來的就越清晰和頻繁,但卻又根本不會影響到他。

而這些東西出現的時的現象境況,也越來越像是無數典籍和傳說中曾提過的那類絕頂的大神通,這讓他在有些意外的同時,也將這些現象的隱現和代表的意義,付之了淡淡的一笑當中。

倒是這十數天遠離塵世的獨處和修行,讓他原本因燦叔一事而略起了波瀾的心境,沉澱的更為沉穩和寧靜,一些因此而起的想法也變得更為成熟和圓融。

所以這次,當河岸邊那一片河水自然沖刷形成的壁畫映入眼帘,從而引起心靈深處的又一次觸動之時,他便很自然的來到了距離大河最近的這座小城,懷西鎮。

想在這裡稍作修整的同時,也想好好看看,究竟會有怎樣奇特的境遇在等著自己。

「叔叔,你是來我們這裡旅遊的嗎?」

就在他站在鎮子的那座碩大石牌坊下面神遊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把清脆的女聲。

「叔叔?」

方羽一轉身,看到身後三四米處,站著一位大約十二三歲,身穿藍碎花布衣,背著一個舊書包的圓臉小女孩在望著自己。

而她身後的不遠處,有四五個差不多同樣年紀的小男孩也正一窩蜂的跑向這裡。

「是啊,我就是來這裡旅遊的,小朋友,能告訴我這裡那有可以住宿的旅店么?」

「叔叔,我們鎮上好多人家都可以吃飯住宿啊,要是想住旅館的話,就要去鎮子那一頭的大河賓館。不過那裡很貴的,你到我家來住吧,包食宿只要十塊錢一天。」

「叔叔,叔叔,去我家吧,我家一天只要八塊。」

「叔叔去我家,我家只要五塊。」

「叔叔……」

還沒等方羽做出回應,那女孩背後衝來的幾個小男孩已嚷嚷著將他給包圍了。

方羽一時間被他們的熱情弄得難以招架,可他敏銳的目光還是注意到了這些拉自己的孩子們背上,也全都還背著書包。

「張虎頭,這位叔叔是我先請的,你們……」

儘管先前的那女孩在男孩們衝上來的時候就已被擠到了外圈,可漲紅了臉快要哭出來的她卻依然還在努力。

「柯小菊,你們家裡才死過人,難道還想害這位叔叔嗎?」

「是啊叔叔,別去她們家,她們家不幹凈,去我家吧,我家便宜。」

「是啊是啊,她們家不但不幹凈,而且還死貴,叔叔還是去我家吧,去我家吧。」

依然在一片方羽還來不及應答的嚷嚷中,後來的幾個男孩已將先前那女孩徹底的排斥在了圈外。

「你們,你們欺負人,嗚……」漲紅的臉迅速變成了雪白,那女孩最後還是沒忍住哭了出來。

她突兀的哭聲讓圍著方羽的那幾個小男孩有些緊張,全都轉身看著她,讓方羽的周圍終於出現了一片相對的安靜。

「好了,大家別吵。你們來之前,我已答應到她家去住了。謝謝你們。」

到了這時,方羽總算有機會開口了。而他的心思,更是已落在他們之前的那些話上,「不幹凈?究竟是指什麼東西?看這小姑娘,除了身體比較柔弱外,並沒有什麼不妥埃」

看到方羽這麼一說,後來的四五個小男孩之中,那個被先前的小姑娘指名的張小虎就像個大人般的開口了。

「叔叔,真的,不騙你,也不是我們想欺負她們家的確不幹凈,嗨!算了,你去住你就知道了。我們走0

他要比周圍的孩子都高半頭,看上去就是個孩子頭。

果然,原本還在圍著的方羽的那些孩子聽他這麼一說,也全都交頭接耳的議論著、邊走邊回頭的去了。

「小胖,你說這大叔為啥要偏要住她們家去,是不是……破鞋……」

「虎頭哥,她家明明不幹凈,咱們鎮上為啥還要允許她家也讓客人住?是不是……狐狸精……

方羽耳中聽著那幾個逐漸走遠的男孩議論,眉頭也不禁皺了幾皺。因為從那些孩子的議論中,除了之前曾引起他興趣的的那個不幹凈外,他還聽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那是一些本不該從這麼小孩子口中冒出的言辭……

「叔叔,你真要住我家嗎?」

就在這時,已經擦掉眼淚的那女孩怯生生的開口了。

很顯然,她也聽到了巷子里越來越淡的那些議論、所以此刻,她黑亮的眸子中全是一片恐慌和希望交織在一起的神情,而微紅的臉上,也帶著明顯的怒意和無奈。

總之,她一個小孩子的臉上會出現這麼複雜的情緒,讓方羽也暗暗覺得稀奇。

不過他的臉上,卻依然是一片淡淡的笑意:「當然了,剛才不都說了么?你叫柯小菊是不是?我叫你小菊吧,你也別叫我叔叔了,我的名字叫方羽,小菊你喊我方大哥就行,別叫叔叔了,我哪有那麼老啊,呵呵。」

「嘻嘻!好啊,那我就喊你方大哥了。咱們快走吧,不然媽媽就來不及替方大哥你煮飯了,媽媽做飯可好吃了,我們的客房也收拾的很乾凈呢,是這鎮上最乾淨的,你去了就知道了。」

小菊畢竟還是孩子,很容易就被方羽最後的那句話給逗笑了。

很顯然,短短的幾分鐘接觸,方羽就給她留下了很不錯的印象,因此,隨著她心情的放鬆,邊走邊給方羽介紹的她說的話也多了起來。

「呵呵,那就快走,我可是好幾天都沒吃過好吃的東西了……」

方羽隨口笑應著,一路跟她穿越了半座小鎮,而後進入一個小巷,三拐兩轉之後,停在了小巷頂頭的一扇木門之前。

「方大哥,咱們到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