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耀華,求求你了,就聽我一次,你趕緊回去吧。」

「若雨你別推我,我不走,我……」

「上師,趕快帶耀華離開吧,求你了……」

主廳里,靜靜坐著的方羽和袁華能清晰的聽到院子中女主人帶著哭腔的低低聲音。

方羽的臉色還像之前那般的平靜,這一刻,他似乎已成了局外人。

而袁華,幾次想要張口詢問的袁華,最後還是在院子中傳來的哭泣聲里閉緊了自己的嘴巴。

「謝謝1

就在這難言的沉默持續了一會後,就在院中的那幾個人腳步遠去的霎那,方羽忽然開口打破了主廳內的沉悶。

「方大哥?」袁華倒是被他這句忽然的謝謝給弄的有些不解了。

「謝謝你的信任。」

方羽微微皺了下眉,這一下子就讓他臉上一直保持的若水沉靜泛起了別樣的漣漪。

「哦,方大哥你太客氣。」

袁華現在算是有些明白了,不過他還是不很明白方羽為何會為了這點小事,而這麼鄭重其事的道謝。

「剛才,其實我心裡一直都在猶豫,你的信任讓我找到了答案。這對我很重要。」

方羽說話的同時,微皺的眉頭也緩緩展開,而他的臉上,也再度浮起了淡淡的笑容。

只是這一刻,他臉上的這一抹笑容要比之前出現的那些笑容,要顯得更為生動和真實。

「猶豫?答案?」

耳中傾聽著遠處越來越遠的腳步聲,袁華的大半注意力卻依然還是被方羽的話給吸引住了。

「嗯,一個很大的猶豫,因為我剛才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不過現在已經不是問題了,呵呵。」

方羽笑了笑了后,顯然不準備再就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別擔心,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廟。再說距離又不遠,你還怕我們沒時間么?」

「方大哥,你的意思是?」

袁華從方羽淡淡的語氣中聽到了更多的東西,人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原本,跟方羽的邂逅以及事件的突發性,讓他一門心思的就想著在這裡解決問題,因為那樣要省事的多,所以一直都在希望方羽馬上出手。

而方羽忽然間有些奇怪的沉靜,也讓他在竭力讓自己繼續信任和等待的同時,也不可避免的有了一絲淡淡的失落和疑心。

那位金老闆,除了身邊有老喇嘛巴彥這樣高明的修行人保護之外,更令人忌憚的,是他在當地雄厚的實力和影響。而袁華他們可以依仗的,卻只不過是自己的修為和一點點的堅持,所以他自己也很清楚,若是今晚就這麼輕易的放走這些人,以後再想找到這麼好的下手機會,那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可他也沒辦法太催方羽。

因為原本,他這次和清風背後算計方羽這事就做的有些不講究,可以說方羽是硬生生被他們給拖進這個麻煩里來的。所以他難免有些不自信。

而方羽剛才那陣子忽然的沉靜,以及剛剛這麼輕易的放走目標,更加深了他的這種不自信。

不過還好,方羽剛才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把從他從剛才的那種失落和不自信中給解放了出來。

因為他聽的出,方羽剛才這話的意思,竟有直接去對方老巢清算的意思。

哈哈哈,如果是這樣的話,又焉能不讓他興奮和激動呢?因為這樣的結果,大大的超出了他原本的預期埃

「先聽柯大嫂的解釋,如果她也解釋不清楚的話,咱們就直接去礦山自己查。」

果然,方羽的回答驗證了他的猜想。不過也同樣引起了他新的疑慮:「去礦山自己查?這恐怕很難,估計那些知情的當事人早就被他們給遣散了,咱們自己去查……」

「呵呵,虧你還是修行人。難道沒人就真的查不出來么?」方羽淡淡一笑,也不去管袁華瞪大了的雙眼,而是直接從兜里摸出了手機,開始撥號。

手機很快就接通了,很快就傳來了一個男人有些驚訝的聲音:「方羽,你怎會這麼晚打我的電話?難道……」

袁華在傍邊聽的很清楚,他能很輕易的就分辨出來,電話那頭的男人語氣上明顯變化。

他躊躇了一下,站起身準備避到院子里去。

「一哥你還沒休息?

方羽說話的同時,示意他不用出去。於是他又坐下繼續等方羽打打電話。

他不是很清楚方羽究竟在給誰打電話,但是心裡隱約的猜到,可能和自己這件事有關。

而此時,送金老闆他們離開的那位女主人還沒有回來的跡象。

「剛準備睡呢,不過接到你這個電話之後,我是一點睡意都沒了。別繞圈子,直接說吧。不要讓我心驚膽顫的在這裡瞎猜。」

方羽拿著手機,聽到電話那頭的一哥說的這般直接,也就不再客套:「一哥,如果方便的話,儘快趕來懷西鎮,我需要幫助。」

「你需要幫助?」

驚訝之後是短暫的沉默,方羽也不催,就靜靜的在那裡等著他回話。

之前,他異樣沉靜那會,的確是在心裡猶豫。猶豫該不該給一哥打這個電話。

實際上,遭遇了今晚這件事,並且決定了不再迴避之後,方羽心裡一直都在琢磨,如果查實,最後自己該如何處理才最合適。

出來經過這麼多事之後,他的見識早已成熟了許多。和一心想要暴力伺候的袁華不同,他首先想到的,是不是可以儘可能的避免暴力來解決此事。起碼,避免用自己私人的暴力來解決此事。

否則,就算是有了一個看起來痛快的結果,但實質上,卻並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

因為一個人的力量,遠遠無法真正的改變什麼。特別是在面對像金老闆這類人的時候,痛快淋漓的暴力和私刑,只會在事後給自己帶來更深的失落和迷茫,讓其他像他那樣的人提高警覺,加強自我防護的意識,卻並不能真正去改變什麼。

所以他決定不再迴避之後,首先就想到了一哥。

雖然方羽自己也明白,為這事去找專門負責特殊事件的一哥,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可另一方面,他更明白,只有像一哥那樣的特殊部門,才有可能不受對方龐大勢力的干擾和影響,儘可能公正的來調查和處理這件事情。

但是就這麼找一哥幫忙,方羽自己卻也不無顧忌。可猶豫了一會之後,他還是決定來打這個電話。

因為他不想讓自己的心裡再留下像上次在草原上的那種遺憾。

那次在草原上,救了礦難后自閉瘋癲的那位病人之後,那種無能為力黯然放手的失落和負疚感讓方羽至今都沒辦法忘記。

「你說地方,我明天一早就到1

短暫的沉默之後,電話里傳來了一哥果斷的答覆。他連具體什麼事情都沒再問。

「大河之畔懷西鎮,我等你1

方羽也很乾脆,告訴他地方之後,直接掛了電話。

袁華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也聽在耳中,不過他卻並沒多問。倒是方羽,掛了電話之後,笑著給他解釋了一下:「一個朋友,有他在,就不用怕他們阻攔調查了。」

「那太好了1

袁華心裡一動,隱隱猜到了什麼,頓時變得更興奮了一些。

就在這時,院子里傳來了細碎急促的腳步聲,女主人終於回來了。

「方先生,謝謝1

一進門,臉上已有了點血色的女主人就給方羽深深鞠了個躬。以她之前表現出來的敏感和聰慧,自然清楚自己剛才能送走金老闆他們,全在於方羽有意的剋制。

而現在人既然已經順利送走,她自然也沒必要再像前面那樣裝傻充愣。所以一進門,就用鞠躬表明了她接下來的誠意。

「柯大嫂不用客氣,請坐。我在等你的解釋。」方羽也明白她這一鞠躬是什麼意思,並未多說什麼,而是直接表明了態度,

「耀華跟我是同鄉,曾經也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戀人。」

坐下后,臉色再度微微發白的女主人一張口就奔了主題。

方羽輕輕點頭,並沒有出聲打擾,而袁華也是一臉恍然的保持著安靜。

「只不過,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是金家坳金家洞未來的洞主,而我卻是姬桃花台姬家的女人。

我們兩家是數代的世交,但直到十五年前,我們長大,我倆的戀情遭到雙方家庭強烈到不能相信的反對時,這才知道從一開始,我倆就註定了有花無果的結局。

數百年來,那一座小城的兩大家族中,桃花台姬家的女人和金家坳金家的男人從來都不能成為一家人。這個可笑的禁忌,竟然是真的1

「哦?為什麼?」

方羽聽到這裡,有些不明白了。而袁華也同樣皺起了眉頭,這個說法他似乎在這兩年的調查中曾隱約的聽到過,但也同樣不明白這這其中的原因。

「當時我和耀華一樣,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曾多次追問過兩家的大人,但是誰都沒給我們一個明白的解釋。直到兩年前,重新遇到耀華,我才從他那裡知道了原因。

也就從那天起,我才知道,這世上,一些聽起來荒誕不堪的傳說竟然是真的1

帶著一種說不清楚的凄婉笑意,臉色蒼白的女主人眼中此時閃起了一片迷濛的光影,人也變得有些恍惚了起來。

「大嫂,你慢慢說,別著急1

袁華一看她這樣,就知道她可能是陷入了往事。耐心等了一會後,看她依然沒有回醒的意思,而方羽也看不出有催促的表示,所以他忍不住開口提醒了。

「不好意思1

女主人被提醒后,略略有些不好意思,稍一平靜后,又開始說了起來:「當年,我和他都不想失去對方,所以跟家裡鬧的很厲害。直到後來,他被家裡逐出了祠堂,趕出金家坳。而我也被父母鎖了半年之後,在母親的以死相逼下嫁到了這裡。

從那以後,我倆就徹底失去了彼此的聯繫。

我嫁過來之後,開始心裡非常的不情願。可是後來卻慢慢發現,鵬飛是個很善良很有內涵和耐心的好丈夫。後來隨著我們女兒的出生,我們兩夫妻的感情慢慢變得融洽了起來,真正的成了一家人。

可是後來,隨著女兒的長大和他父母的相繼去世,家中本來還算殷厚的家底被消耗一空,而鵬飛又是個非常傳統的男人,一心想著要保住祖業,不讓祖上傳來的這座當年在鎮子上數一數二的大宅院在他手裡沒落,也不想讓我們娘倆吃苦受罪。

所以他就從那時起,辭去了原本在鎮上當個小公務員的職務,而是去了他原先的單位,那個能掙更多錢的煤礦。

因為他是煤礦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以前曾在一家煤礦上擔任過很重要的職務,後為了方便照顧父母和我,才從那裡出來調到了鎮上。

他回去后,礦上依然很重視他,又讓他擔任了比較重要的職務,儘管工作很忙也很累,但是他乾的很開心,而家裡的生活也重新有了明顯的改善。

就這樣過了好幾年,有一次他回來的時候心情變得很不好,說是礦山改組,他工作的那個礦被一位私人老闆給收購了。

儘管那位老闆並沒有動他,可從那天起,他每次回家來,心情都不是很好,甚至都不願意再像以前那樣,閑聊的時候給我說說他在礦上的事情。

我看他心情這麼不好,於是勸了他好幾次,要是這麼不開心咱就不在那裡幹了,哪怕生活清貧一些都沒什麼。可他就是不肯聽我的,還要在那裡咬牙堅持,繼續留在那裡工作。

這讓我很擔心,總怕他出什麼意外。可結果,沒過多久,就真出事了。」

一口氣緩緩說到這時,女主人的眼中湧上了淚水和一抹淡淡的驚恐。

「柯大嫂,來喝點水定定神。」

方羽見狀,起身倒了杯水遞了過去。

隨著遊歷的慢慢展開和見識的逐步成長,他很容易的就體會到了女主人這些看似平常的訴說之後,她們經歷過的種種困苦和艱辛。影響之下,他態度也不由柔和了起來。

這日子,大家都過的很不容易礙…

「謝謝1

接過杯子潤了潤之後,女主人柯大嫂又接著說了起來:「有一天半夜,忽然有人很大力的敲門。我開門之後,才知道是他們礦上派來的人。

當時我的腿就軟的連站都站不住了。因為我知道,他肯定出事了。

等我們在黎明時分趕到醫院時,被埋在煤層下兩天多的鵬飛還剩下最後一口氣,眼看就不行了。

我當時就暈翻了過去。

因為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的傷沒救了。

可是等我醒來后,卻發現自己並不在鵬飛躺著的那間急救室,而是在隔壁的一個病房,女兒也不在身邊。

房間里,只有十多年沒了音訊的金耀華坐在床邊陪我。

原來,他就是買了鵬飛他們那座礦的那位私人老闆。而可笑的是,這麼多年來,他和我一樣,都不知道對方距離自己的生活並沒有多遠。

他也是在將要通知鵬飛家屬時,看到我的名字,才發覺可能是我。所以才一直留在鵬飛這裡等我。

結果我一來就暈了,而他看到我和鵬飛的感情這麼深,心裡也很不是滋味,最後看我哭的實在可憐,甚至幾度都昏死了過去。終於忍住告訴了我一個驚天的秘密。

原來,姬家女人和金家男人不能成為夫妻,是真有原因的。

而這個原因的真相,也是他被趕出家門后,經過這十多年的打拚,重新被家裡接受並接任了金家洞洞主之後才知道的。

當時,因為鵬飛命在旦夕,所以他只是很嚴肅的問我還相不相信他?

我說當然相信。

於是他就告訴我,只要我肯配合,鵬飛就一定能救回來。因為我是姬家的女人,所以一定能救回來。

緊接著,他就打了幾個電話后,把鵬飛和我都接出了醫院,帶著我們到了一個很僻靜的地方。

在那裡,我第一次見到了巴彥上師,見到了布置好的奇怪法陣,也第一次知道了自己身上還隱藏著這麼大的秘密1

「你身上那點血脈的秘密?」

就在袁華瞪大了雙眼,一心等待的時候,方羽卻忽然插了話進來。

「她身上血脈的秘密?」

袁華又愣住了,因為他根本就沒看出女主人又什麼奇怪的地方。

「難道柯鵬飛身上那般強悍的生命力,竟是來自面前的這個女人?」

桃花台,除了供奉的那個玩意比較可笑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啊,難道其中還另有玄機?自己這兩三年費勁心思的調查,都調查了些什麼呢?

至此,袁華終於覺得有些慚愧了。

-

強烈推薦《莫問天》作者蘑菇老兄的新書《鳳凰面具》,書就在本站,老龍保證,絕對值得一看^_^

.17k./html/bookabout.htm?bid=12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