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柯大嫂?」

方羽這時已被接連聽到的這兩個傳說給引起了興趣,所以他的目光就很自然的轉向了捧著茶杯的女主人。

「這位袁先生大致上說的不錯,看來他的確對金家洞下過一番功夫調查,現在都能把那裡導遊的解說詞給原封不動的給搬過來了。」

方羽聽了,好笑的掃了一眼略有些尷尬的袁華,又繼續問到:「那柯大嫂還有什麼秘辛要補充?」

「以前我知道的也就是剛才袁先生說的這麼多。一直到那次又遇到耀華,這才得知,原來事情的真相併沒有那麼簡單。

首先據他說,那位苦行僧本是天竺那邊一個小國的王子,出家后拜了一位了不得的活佛為師。在那位活佛門下苦修了二十年,到出師的時候,才遵從師父的指點,不辭千辛萬苦的一路沿著大河苦行跋涉,來尋找他真正的佛緣。

誰知剛到了我們那裡,就碰上了瘟疫肆虐,五通神鬧事。

佛門出身的他自然不能坐視,所以等一番苦戰收了五通神后,他自己也受了重傷,這才不得不留在金家坳那裡修養傷情。

後來等他傷好的差不多時,他也在那裡待出了感情。所以就一直留在那裡一邊修行,一邊等他真正佛緣的徵兆來臨。

可一眨眼過去了十多年,他的修為早已超過了當年的師父,可他卻一直都沒能找到他真正的佛緣。

直到那一天,那位給他送飯的姑娘要回去給他拿勺子的時候,他才忽然的醒悟,他長久以來苦苦尋找和等待的佛緣,其實就一直都在他的身邊。而他本人卻只是痴迷於修行,卻沒能感覺到這一點。

所以他在醒悟的剎那,便施展大神通翻轉了那隻吃飯的缽,並與被他收於那隻缽內的五通神達成了一個協議。

三天後,由五通神幫他救回金家的那位姑娘,而他也允許讓五通神順便完成一個心愿。

結果三天後,五通神帶回了那位姑娘,也順便完成了它的一個心愿。

隨後五通神又他收進了那隻缽內。

緊接著,他便在答應了那位姑娘一個要求后,與她一起圓寂了過去。

一年後,我那位破家后,已長大成人的桃花廟第一代寺主的祖上,生下了一個女兒。

而同一天,金家坳金家洞的那位第一代老洞主的夫人,一位早已年過四旬的女人也老蚌生珠,奇般的產下一個男嬰。

並且,在這一對小兒女出生前的那個晚上,他們的父親都在夢裡見到了他們的兩位親人,那兩位已經死去的姑娘。

我祖上被他姐姐告知,生下的女兒將生俱奇異的能力,只要不是被砍了頭,只要還沒走到生命本身的盡頭,那麼,不管遇到多大的傷害,都能在很短時間內重新恢復過來。而且這種能力將會每一代都會被一位姑娘給永遠的繼承下去。

而那位金家坳的父親,則被女兒告知,生下的這個弟弟將承擔起延續他們金家香火的重任。

同時,每一代金家洞的洞主,都將生生世世受那隻反轉過來的飯缽守護。只要飯缽不碎,他金家歷代擔任洞主的人都將平平安安的活到生命的盡頭。

而且,在留下這兩個夢的同時,兩位姑娘也都留下了一個內容類似的叮嚀:「金姬兩家以後要相互幫助緊密走動,可以世代交好,但絕對不許金家嫡系的兒郎和姬家嫡系的女人結親。

以後數百年間,又陸陸續續發生的一些事,驗證了我們姬家和他們金家兒女身上,的確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就像兩家的嫡系兒女中,每一代都至少會各有一個人會活的很長壽。金家一直是他們歷代的洞主,而我們姬家,則一直都是女兒。

本來這些事兩家人都很篤信,也同樣一直都當著自己家族最大的秘密來保密和代代的傳承。

但是沒想到了我們這一代,一直都受現代教育的我們素來都不太相信這些。甚至很多時候,還對各自家族的所謂產業和傳承都很鄙薄,所以雙方的老人都沒準備太早把這些告訴我們。

誰知道這一耽擱,卻讓我和耀華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同時也把雙方的老人也都逼到了絕路。

因為當時一心要追求自由的我們,根本就聽不進去他們任何的勸說,而他們也同樣不放心在那種時候,將家族內這麼隱秘的機密說給給我們聽。

結果最終就釀成了我和耀華的悲劇。

我從嫁過來之後,就很少再跟家裡聯繫。而耀華,也是等他事業有成,重新返回他們金家坳之後,才在他父親臨終前的交代中,才知道了這些。

可他到底是在外面闖蕩過的人,並不像自己父親和祖上那麼的保守和膽校

所以在知道這個秘密之後,他震驚之餘,就曾多次和駐錫於他們金家洞,並一直與他保持著良好關係的巴彥上師,一起開誠布公的研討過我們兩家的這些隱秘。

所以他才會在這緊急的關頭告訴我,鵬飛還有救!

因為我這一代,我們姬家就我一個姑娘,所以利用我身上血脈傳承的神秘能力,完全有可能將鵬飛給救回來。

但是救的過程中,鵬飛會很痛苦。而我也將在隨後的數年時間裡,身體會處於一個比較虛弱的狀態。

他說,若我確定要救鵬飛,那他就會讓巴彥上師幫忙,在救了鵬飛之後,就封了他經歷的這段慘痛記憶。

因為他不想讓鵬飛知道我們兩家的秘密,也不想讓我在鵬飛眼裡變成一個怪物,更不想鵬飛因此而再受刺激。

對於他的好心,我自然不會拒絕。

別說我身體幾年的虛弱就能救回鵬飛,就算當時拿我的命能換回只剩了一口氣的鵬飛,我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對於他說封了鵬飛記憶的建議,我也很是贊同。

因為我真的不想再因為我的關係,而讓鵬飛再受什麼刺激。

我想方先生你也看出來了,我和別的女人並不太一樣。

而這讓我和鵬飛在過去的日子裡沒少煩惱。我真的不想讓他再為我受什麼委屈和刺激了,所以我就很痛快的答應了封掉鵬飛的這段記憶。

後來的情況我說不大清楚了,只記得我在巴彥上師的誦經聲里昏迷了過去。等醒來后,就發覺四肢冰冷無力,身體很虛。除此之外並沒有任何其它的不妥。

而之前就已奄奄一息的鵬飛,此時卻已經呼吸平穩的睡在我旁邊的病床上,身上那些原本非常嚇人的傷口,也都已經恢復到了讓人不能置信的地步。

他真的得救了!

後來,沒過多久,他就完全康復了過來。身體甚至恢復的要比以前都要好上很多倍。而我就一直都比較虛弱,雖然耀華請巴彥上師也替我想了不少辦法,但最終都無法恢復到原來的那種水平。

但就是現在這樣,我也已經很知足了。

原本在我的想法里,等鵬飛一恢復,就無論如何,都不讓他再去礦上工作。這樣日子雖然會過的清貧和艱難一些,但也不用再天天提心弔膽的過日子。

可誰知他在家裡待了一陣后,不管我再怎麼勸怎麼說,都不肯再待下去了,天天都跟我鬧著要回礦上去繼續上班。

而我卻因為答應過耀華,不告訴他被救回的真相,所以不管怎麼找其它借口來勸說,都沒辦法勸住他,最後還是被他又去礦上繼續上班了。

可是經過那次事之後,我又實在放心不下他的安全。

原本想讓耀華辭了他,可又怕再這樣去找耀華,會讓耀華再生出一些其它的想法。所以只好自己在家裡默默的替他擔心。

不過這次他回去后,耀華可能也是因為我的緣故,也不太想讓他繼續留在礦里上班。

不過耀華可能又怕我會多心,所以這次鵬飛回去后,並沒有被隨意辭退。而是被耀華找了個合適的借口,把他調到了耀華新收購的一家大型礦上,讓他坐起了不用再下礦的辦公室。

可沒想到,他這人就是閑不祝

去了那裡后,沒安穩兩年,他這次又趁著被派到下面一個小礦上檢查工作的機會,自作主張的跟著礦上的安全員去下井檢查,結果又出了事。

耀華也是知道他又出事後,一方面怕他身上的異狀暴露出來,給大家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另一方面,也怕我知道了會做出什麼傻事,所以他才會派了一路人去追鵬飛,而自己又帶著另一路人來看我。

還有,之前的破門而入也是個誤會。

因為這次陪著他來的那兩人並不知他和我熟悉,只是看到老闆很急,而門又遲遲不開,所以才會有了這個莽撞的誤會。

你走了之後,耀華已經把破門的那個傢伙給罵走了。

而在你們來之前,他都一直在這裡安慰我,因為他知道我的脾氣,怕我會連夜跑出去找鵬飛。

可沒想到現在鵬飛被你們給救回來了,卻又跟他起了那麼激烈的衝突。

耀華的脾氣本來就急,這些年生意做大了,走到那裡都被人奉為上賓,所以有時候脾氣會變得更暴躁。

可是我敢保證,我認識的金耀華絕對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種黑心的壞人,我覺得其中肯定有誤會。

要不然,當年鵬飛第一次礦難的時候,他就不會在不知道我是鵬飛老婆的情況下,還安排人第一時間來接我們。

而這次的事,我也依然相信他給我的解釋。

因為我太清楚鵬飛那種閑不住的脾氣。也根本不相信耀華會派人追殺鵬飛。因為耀華答應過我,沒得到我的允許,他絕對不會介入我的生活,否則我就會死給他看!

方先生,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你看我的這番解釋能不能讓你滿意?」

一席話話說完,女主人不但沒有鬆口氣,反而有些緊張的盯上了方羽。

袁華在旁邊卻已聽的面色發灰。

因為他從女主人的這番講述里,找不到任何足以指摘的地方。而這樣,則意味著今晚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事件,並不能做為指證金耀華他們的理由。

而隨著這位女主人的這番訴說和解釋,袁華自己的處境反倒有些尷尬了。

因為女主人口中這些能稱之為私隱的秘密,足以讓方羽認為他之前的那些話,都是為了私怨而橫加於金耀華他們頭上的一家之言,這讓他在聽完女主人解釋的瞬間,心裡就掀起了百口莫辯的冤屈和濃濃的擔心。

還好,此時的方羽聽完后,只管微皺著眉頭在兩人急切的目光中沉吟,並沒有馬上表態。

「方大哥!」

「方先生?」

基本上,心情都很急迫的兩人並沒有留給方羽太多沉吟思考的時間,幾乎是在短暫的沉默之後,兩人都一起開口了。

只是這一刻,兩人的語氣卻並不相同。

方羽的眉頭在他倆同時的呼喚中舒展了開來,微微一笑中,他把目光落在了女主人身上:「柯大嫂,麻煩你了,今晚看來真是個誤會,對不起1

「沒事,沒事!我就知道像方先生這麼通情達理的人一定會理解我們這點苦衷的,我就知道1

女主人一下子就有些激動了,甚至連臉上的蒼白都被一抹微微的紅暈給渲染出了一份別樣的亮麗。

而此刻,袁華的臉色卻已變成了真正的灰色,甚至連眼神都暗淡到了沒一點光彩。

「時間很晚了,大嫂早點休息吧,我們該告辭了。」方羽說著話,人也站了起來。

「方先生你稍等,我這去給你收拾房間1

女主人一看方羽站了起來,便趕忙站起來往外就走。

「柯大嫂……」

方羽剛張口,卻見她已經出了房門。便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是閑得,於是便輕輕嘆了口氣,把目光一轉,落在了這會一直耷拉著腦袋的袁華身上:「你怎麼了?」

「方大哥,今外里吧,我忽然想起來還有點事,想先走一步。」

臉色灰敗的袁華勉強振作起了精神,抬頭給了方羽一個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臉。

方羽被他這話說的一愣,隨即便被他給氣笑了:「聽話聽音,我可是只說了今晚是個誤會1

「方大哥?」

袁華本已冰封的心頓時又活了過來。

「方先生,房間收拾好了,就是袁先生左手邊的那間。」

就在這時,女主人微喘著快步走了進來。

「多謝大嫂,那就打擾了。」

方羽含笑道謝的同時,邁步便往門口走去,袁華也緊跟在他身後。

女主人也隨在他們身後相送,邊送還邊在嘴裡念叨:「方先生,你千萬別這麼客氣,你們救了我家鵬飛……」

方羽剛走到門口,卻又一停步,轉身開口打斷了女主人的念叨:「對了柯大嫂,聽說以前有客人在這出過事?」

「啊?」女主人猛地一愣,隨即臉色便陰沉了下來「嗯,以前死過兩位客人。」

「哦?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方羽微一揚眉,又問了一句。這時候,袁華也被引起了興趣。

「就是鵬飛出事後的第二天。鵬飛出事那天晚上,家裡正好有兩個來旅遊的年輕人投宿,礦上來人後,我急著要走,可又不能把他們給趕出去,於是就托隔壁的鄰居給照應一下。

可沒想到,第二天都到中午了,負責給他們做飯的鄰居還沒見到他們出來,於是就敲門想喊他們出來吃飯,結果半天都沒人應門。

她以為他們早出去了,也沒太在意。誰知到了晚上她再去喊他們吃飯,發現屋裡還是沒人應門。

這一次她多了個心眼,怕兩位客人出了什麼意外。於是就叫來了鎮上的警察,誰知打開門一看,兩位客人都已經死在了屋裡。

接著,警察就發現這兩位客人是正被他們通緝的兩個強姦殺人犯,而他們的死因,則是死於內訌。

我是第三天下午見到來找我的警察后,才知道了這個消息。不過從那以後,我家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很多鄉親們也說我家裡不幹凈,所以才會又是丈夫又是客人的接二連三出事。

方先生,我知道你們都是了不得的高人,不會也這麼以為吧?」

出乎預料的一番解釋說完之後,女主人臉上的陰雲也消散了不少。只是目光卻依然緊緊的盯著方羽,等著他做出回應。

袁華在恍然中,也在心裡替這位倒霉的女主人暗暗不平:「不就死過兩個通緝犯嗎!我……」

「大嫂多慮了,我們當然不會介意。很抱歉,又問了個讓大嫂不愉快的問題。大嫂請留步,我們自己過去就行了1

嘴裡說著道歉的話,可方羽臉上的表情卻一如剛才那般的淡定,絲毫沒有流露出足夠的歉意。

女主人眼裡閃過一抹疑雲,但臉上卻依然浮起了一抹柔柔的笑意:「方先生太客氣了,那你們請,我就不送了。」

心下頗感疑惑的袁華一直跟方羽快走到了廂房門口,這才忍不住問道:「方大哥,你剛才好像……」

方羽淡淡一笑,並沒回答他的疑問,而是扭頭往主廳那邊又看了一眼。

結果看到女主人依然站在門口昏暗的燈光里不曾移動,而那張氣色原本就不是太好的臉上,更是明顯的帶著一片濃濃的憂慮。

儘管在看到方羽回頭的瞬間,她就已飛快的換上了個笑臉,可剛才那種我見猶憐的凄楚和幽怨卻依然留下了清晰的痕。

方羽心裡忽然一軟,轉身回頭時輕嘆道:「更深露重,大嫂還是早點去休息吧,一切都已過去了。」

袁華聞聲一愣,卻正好看到站在主廳門口的女主人渾身忽然一顫,像是突然沒了力氣站穩似的一下子就軟在門框之上,不過驚喜的臉上,卻已掛滿了淚水。

「還看什麼,走吧1

這時,已轉過身的方羽頭也沒回的一伸手便將他拉進了客房內。

猝不及防的踉蹌中,袁華似乎隱約聽到,身後的夜空中,響起了一個模糊的聲音:「謝謝1

強烈推薦《莫問天》作者蘑菇老兄的新書《鳳凰面具》,書就在本站,老龍保證,絕對值得一看^_^

.17k./html/bookabout.htm?bid=12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