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一哥,如果這案子將來查證屬實,那他們將會受到什麼程度的處罰?」

清冷的河岸邊,方羽說完事情原委后,忽然又向一直沉默不語的一哥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來之前我沒想到是個這樣的案子。說實話,這案子論從制度上來說,並不歸我們管。所以現在我也說不好他們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不過一般來說……」

一哥皺著眉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一下,緊接著他就向方羽反問了過去:「如果查實后,你覺得他們應該受到什麼程度的處罰?」

「老實說,我不知道。」

方羽緩緩的搖了搖頭,清亮的眼眸中有困惑的光芒在閃動:「要是換做以前,我會認為他們至少都該償命,但是現在,我卻不能肯定這樣的處罰究竟是不是最恰當的方式。

另外,最近我也一直在為一個問題困擾,那就是我究竟又憑什麼來評判和對付他們?就憑自己的善惡觀和修為么?如果光憑這些,那我又和他們在本質上究竟有多大的區別?所以這次,我才會請你來幫忙,順便也想請一哥你能給我指點一下這個迷津。」

「什麼?你會為這個而困擾?」

聽了方羽的這番話,一哥的人整個愣住了。

這還是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遇到有大能力的人為這樣的問題而感到困惑。

霎時間,他皺起了眉頭,人也忽然變的謹慎了起來。

之前方羽給他說事情原委的時候,他本來還有點失望和稍稍的為難。

失望的是,方羽深夜求助,喊自己過來幫忙為的竟是對付一個普通的小礦主。

而為難的是,這案子從嚴格的管轄歸屬上來說,並不方便由他或是由他身後的部門來插手。

當然,有方羽出面,再加上其中也還有別的修行人參與,以及還有續命等特異事件的出現,他要插手也還能說的過去,只是他心裡還是覺得,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而已。

可是,等聽了方羽剛才的這些話之後,他卻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那種感覺。

因為從方羽剛才的這番話中,他已隱隱聽出了不少東西。

而這對他,還有他身後的部門,以及現在的方羽,都是很重要的東西,絕對不容忽視。

「從我的角度,恐怕很難幫你解開這個困惑。要是一般人為這個困惑,我會告訴他不為別的,就憑對正義的堅持和對罪惡的痛恨,就可以來評判和對付他們,再不行也可以像我一樣,加入紀律部隊,以法律的名義來懲治這些傢伙。

可是對於你的困惑,我卻知道這些理由還遠遠不夠。

因為你的能力、際遇和環境,決定了這些普通的理由無法讓你釋懷,而你現在給我的感覺,也並不是真正因為這個問題而困惑,而是為你的心將要面臨的選擇而困惑。我說的對么?」

一哥沉吟了好久后,這才斟詞酌句的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嗯。」

方羽儘管眼神中的困惑依舊,但臉上卻浮起了欣慰的笑意。

到底,一哥還是沒讓自己失望,他明白自己困擾的根源究竟在那裡。

「一下子,我也不知道怎麼幫你,要不這樣,你換個角度來問自己這個問題?」

一哥注意到了方羽的反應,他心裡不但沒覺得輕鬆,反而顯得更為慎重。又足足猶豫了好一會,他這才在眼前忽然一亮之後,提出了這麼一個建議。

「換個角度?怎麼換?」方羽忽然停住了腳步。

「之前,你不是一直在問自己究竟憑什麼來判定他們的善惡么?既然現在一時找不到答案,那就換個角度,想想那些人,他們又是憑著什麼來肆意妄為,又是憑著什麼將自己的慾望和快樂,建立在別人血淚和痛苦之上的?

這樣可能就會比較容易的找到個答案。而有了答案后,想必你的困惑暫時也就不再是個問題了。

你我都明白,這天地間,沒有任何約束的思想和行為都是極端危險的,你現在能這麼想,令我在很欣慰的同時,也感到很敬佩。

而我之所以能想到、並對你說出這些話,都是基於你上次給我說過的那句話,為人做事,但求無愧我心1

說到這裡,一哥忽然閉上了嘴,而他那雙精光閃爍的雙眼卻望向了方羽,眼神中有太多複雜的誠意和隱約的審視。

「他們又是憑著什麼來肆意妄為?呵呵,有意思,我想我有些明白了。為人做事,但求無愧我心!我會記住我說過的這句話。這次多謝一哥了。」

方羽仔細玩味著一哥剛說的這番話,眼中的困惑也在慢慢的褪去。很快,就隨著他沖一哥抱拳稱謝的舉動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呵呵,你我之間,還用的上這些俗套?」

「既然這樣,那一哥就再多幫我個忙吧。」

「你是說姬若雨和柯鵬飛他們?」

問這句話的時候,一哥臉上重新浮起的笑意卻有些收斂了。

剛才聽方羽說之前發生的一切時,他就已聽出了方羽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沒明確表態,現在聽方羽明確提出來了,這才開始準備正面回應。

「沒錯。他們過的太辛苦,特別是女主人。」

「這個我暫時沒辦法明確答應你,你也知道,如果我們接手這個事,就一定要在事實和法律的基礎上才能做出合情合理的判定,否則沒法交代。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在法理允許的範圍內,一定會盡量幫忙。」

「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1

方羽沖神情已有些嚴肅的一哥微微一笑,並沒再說過多的廢話。他知道,一哥剛才說的都是實情。而且他也相信,一哥也不會讓他失望。

「嗯,那咱們就快過去吧,這件案子我要接手的話,恐怕還得多走好幾道手續。幸好我來之前,已經跟上面打過招呼,而且還留了人在省城以防萬一。」

說到這裡,轉過了身的一哥臉上忽然又浮起了一縷笑意:「另外,要是咱們再不過去,我看他們就要忍不住動手了。」

方羽轉過身一看,可不是,停車的那邊,袁華已經和一個英挺俊朗的黑衣青年較量上了。

「一哥,那也是你和勝藍的同事?哈,居然還是個純粹的異能者,這下袁華可遇到對手了,呵呵。」

「昨晚接到你電話后,不知道究竟要面對什麼事,所以就把當時能調動的力量全都調動了,動手的這是龍隱,外號暗影。被我留在省城的同伴叫楊冰,我們都叫他偽裝者。這次就是他倆陪我連夜趕過來的。」

一哥看到那邊已經動作起來,反倒不著急了,而是眯著眼盯著那邊的動靜,嘴裡卻笑嘻嘻的給方羽做起了介紹。

剛才,他跟方羽說話時,就已發覺了那邊兩人相互鎖定的對峙,只是對峙的兩人敵意並不是很濃,所以他和方羽都沒在意。

但是現在,那邊兩人已經在圍著那輛車展開了隱現不定的追逐。還好此時鎮子口的緩坡周圍並沒有其他人,要不肯定會被他倆的舉動給嚇死。

方羽也笑呵呵的看著,乾脆不走了,反倒拉著一哥站在原地看起了戲。

這一刻,袁華瘦小的身子還在車頭,下一瞬,他憑空消失的身體卻已出現在車尾的另一邊。

燦爛的朝陽下,他隱現不定的身體在陽光里像個虛幻的精靈。

而他身後,同樣在陽光下隱現不定的黑衣青年就像他的影子,一步不拉的緊隨著他而隱現。

「你身邊的這個袁華果然是個人才,竟能和暗影在速度上一較高下。」

他倆的速度都快的有些嚇人,就連一哥的眼力,到後來都分不清兩人究竟是誰在追誰。

這讓深知同伴能力的一哥頓時眼熱了起來。

而他心裡,也再度的泛起了嘀咕,這個方羽,還真是隨時隨地都能給人帶來驚喜啊!

「呵呵,如果他不是身上有傷,你那位同伴追不上他。但是現在,他就快要堅持不住了。」

方羽就當沒注意到一哥雙眼中的灼熱,而在順口回了一句話后,就沖著遠處的袁華開了口:「袁華,別玩了。過來我給你介紹個朋友。」

「來了1

隨著這句話出口,剛還在百米外的袁華人影再度消失,再出現時已到了方羽和一哥的面前。

臉色微微有些發紅的他剛一現身,同樣追著他過來的黑衣青年已緊隨其後,也憑空顯出了身形。

不過他這一現身,卻沒再沖袁華有任何的舉動,而是立掌如刀,疾若流星的向著含笑而立的方羽劈了過來:「方羽,龍隱有禮1

方羽一笑,抬手接下了他這份奇特的見面禮。

啪的一聲,龍隱這來意不善的一掌和方羽抬起的手掌相交,卻只發出了輕微的聲音。

隨即他前撲的身形也被方羽擋在了原地,再也進不了分毫。

他英挺的臉上微微一紅,這才收手露出了個笑臉:「果然高明。

「嘿嘿1

他話音未落,還沒等方羽開口,一旁的袁華卻嘿嘿的笑了起來。

「天下第三,你還想再來一次?」

笑聲里,龍隱臉上的紅色散去,嘴裡發出威脅的時候,眼睛卻已望向方羽:「方羽你好,我是勝藍的同事龍隱,最近常聽她提起你。」

方羽微微一愣,隨即便在心裡微動的空里一笑,伸出了右手:「你好龍隱,我也曾聽一哥提起過你暗影的大名。」

「嘿嘿,暗影的大名1

就在這時,一旁的袁華又不甘寂寞的跳了出來,嘿嘿笑了兩聲后,他的目光卻落在一哥的臉上:「方大哥,這位老哥是?」

他隨後這一問,又把剛要張口的龍隱僵在那裡,只能鬱悶的瞪著他用眼神出氣。

「這是一哥,這是我同伴袁華。」

方羽將這些都看在眼裡,卻並沒有去多理會,只是把身邊的袁華和一哥相互做了介紹。

「你就是一哥?久仰大名,我是空門的袁華。」

袁華熱情的反應在眾人眼裡稍稍有些誇張,不過含笑不語的方羽卻注意到,他行禮的時候,行的卻是普通的抱拳禮。

「呵呵,一般一般,天下第三的大名,我也是久仰了。」

一哥拱手還禮的同時,也笑嘻嘻的似乎大有深意。

「天下第三?」方羽睜大眼睛,轉頭望向忽然有些不自在了的袁華。

「以前剛出道時開玩笑的,方大哥你就別……」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這麼大的名頭也是開玩笑能開出來的么?你現在還真是謙虛啊1

還沒等他含糊過去,正等在一旁的龍隱卻又冷不妨插了進來。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呵呵。」聽到這奇怪的名頭,再看到袁華似怒非怒的彆扭樣子,方羽忍不住笑出了聲。

袁華微紅的臉上神情愈見扭捏,不過口中卻依然還在做著徒勞辯解:「方大哥,都說了是剛出道時開玩笑的,再說不管怎麼樣,反正他追不上我也是事實……」

「我不是笑這個名號,而是笑你的不自信。你遁術的修為本就超塵拔俗,如果能自信一些的話,修為將會更上層樓。」

「真的嗎?」

袁華一愣,隨即便有些興奮了起來。

能從方羽這樣的人口中聽到這樣的肯定,對他而言,絕對是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

「自信是為人做事的基礎,若是沒了自信,下次你就等著被我追上踢屁股吧,哈哈。」

這次是龍隱搶在方羽之前又給了他一記冷磚,隨即還沒等他反駁,就正色轉向了一哥:「一哥,要行動了嗎?」

袁華吃了個軟憋,只能閉上嘴等待一哥的回答。

現在,有了一哥他們的出現,他已在心裡當金老闆那伙人是案板上的肉,陷阱里的獸了。

「嗯,上車,咱們直奔煤山,估計等到了那裡,楊冰也該把手續都辦妥了1

正午時分,方羽他們到了煤山煤礦下的那座小鎮后不久,楊冰也帶著一個規模不小的檢查組下來了。

事情要說巧也還真巧,這次柯鵬飛他們出事的地方,就是當年讓袁華他們吃癟的這座煤山小礦。

儘管已經時隔數年,可礦山下的這座煤山鎮,卻一如當年那般的破敗和冷清,就連當年那種遮天蔽日的灰色天空,都不曾有一絲的改變。

礦山周圍十數里的範圍內基本上看不到明顯的綠色,也不知是深秋的緣故,還是漫天飛舞的粉塵的功勞,反正放眼望去,四周的山上都是一片灰濛濛的顏色。枯寂單調的顏色在入眼的瞬間,就已讓方羽他們沒了多說話的興趣。

而袁華的反應則最是奇怪,從到了這裡,住進破敗的小鎮上那所唯一的小旅館之後,他就一直站在窗檯前向外眺望,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的動作。

方羽進了旅館后也很安靜,除了跟一哥和龍隱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談之外,大多時候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不過神情之間卻並沒有多少焦急的味道。

一哥和龍隱也很安靜,同樣都是一副很安詳的樣子,從他們臉上,也根本看不出要辦案的樣子。

這就是楊冰推門進來時,看到的全部場景。

「一哥,都辦妥了,省城相關部門全都派了人下來調查。」

一進門,楊冰的目光首先落在了一哥的身上,可是等他話說完的時節,他的目光已停在了方羽的身上。

「嗯,速度還算不錯!來楊冰,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方羽。」

一哥笑著起身,點頭的同時,先把同時站起的方羽介紹給了他。

他知道,自從上次自己和孟勝藍回去后,孟勝藍的變化以及她和自己嘴裡零星提過的方羽,早已讓自己這些心高氣傲的同伴們對方羽都有了足夠的好奇。之前龍隱是這樣,此時的楊冰自然也不會例外。

「雪域息結宗門下楊冰,見過方大家1

可是令他和龍隱都沒想到的是,楊冰一聽他介紹,非但沒有出手相試的意思,反倒在面色一正同時,恭恭敬敬的沖著方羽合十頂了一禮。看他架勢,行的居然是後輩禮。

方羽在這個猛看上去極為普通,彷彿扔進人群里馬上就能消失的年輕人進門的瞬間,就已從一些細微之處猜到了一些端倪,所以一看他報名頂禮,便含笑側身,只回了半禮:「楊冰你是息結宗那位大德的弟子?」

「家師靈智尊者,數月前曾與方大家見過。」

「哦,原來是靈智上師的高徒,幸會。」

方羽一聽是靈智,腦海中頓時浮起了一位枯瘦老喇嘛的身影。之前在藏域時,他的確曾和這位靈智上師會過一面,只是當時人多,並沒多做過接觸,只記得他是唯息宗的八大護法長老之一。

「楊冰?」

他倆在這裡相互認識,但他們這番舉動卻讓一旁的三人都有了足夠的驚奇。

袁華還好點,反正他知道,跟在方羽身邊,出現任何狀況都不足為奇。令他驚奇的,更多的卻是這個楊冰的身份。

他還不知道,這個神秘的特殊部門中還有宗派中的修行人。以前,他還一直以為都是些跟暗影一樣的異能者。

一哥也有些驚訝,因為之前他並沒聽楊冰提起過這些,但以他的經驗,他倒也能忍祝

但是龍隱就不行了。

因為一起同事這麼多年,他這還是第一次見楊冰這麼正式的用自己宗門的禮儀和別人見禮。更沒想到的是,除了孟勝藍的原因之外,楊冰竟然知道更多的方羽資料。卻從沒在自己面前提過,所以他忍不住了。

楊冰無奈一笑:「師門內務1

龍隱被他這一句給堵的沒話了。不過心裡對方羽卻更多了幾分好奇。

「楊兄你好,我是空門的袁華1

這時候,適時上前自我介紹的袁華讓場面又熱鬧了一些。

而隨後方羽的話,又讓這房間中最後的一絲拘謹也都散去無蹤:「楊冰,客套也客套過了,此後你叫我名字便是,大家各交各的,不必太過拘泥。」

「既然大家都認識過了,那就按計劃行動!方羽?」

這時候,一哥適時開口了。

「一哥你們去吧。我和袁華在這裡等著便是。」

方羽笑著應對,不過目光中已有隱隱的幽光閃動。

友情推薦一下小九的新書,有興趣的朋友去捧個場

綺夢天堂

.17k./html/bookabout.htm?bid=1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