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黑暗中,盤膝而坐的方羽頭頂尺半的虛空處,青色的漩渦就像個無底的深淵,源源不絕的將所有的聲息和氣勁全都給吞噬了進去。

青朦朦略顯詭異的房間,閉目而坐的方羽就像是個泥塑的雕像,周身上下看不出一點呼吸起伏的痕。只有他臉上平和而又安詳的神色,預示著一絲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自然。

時盡子夜時分,房間內這種極度的靜謐被他頭頂的那青色漩渦德猛烈波動而敲碎,隨著這突如其來的波動,青色的光華也同時大盛,青朦朦一片的波光中,漩渦深處也隱約響起了類似獸嚎的咆哮,凄厲而又威猛。

就在這隱約響起的獸吼中,雕塑一般的方羽也睜開了雙眼。黑寶石一般純凈清澈的雙眸中,深邃至無窮無盡的至深處,一抹宛若實質的精芒電閃而過,隨即,就在房間內頓時一暗的霎那,他的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午夜的榆城在連綿秋雨中安靜的像是一座死城,夜雨籠罩下,在半空中一掠而過的方羽除了看到零星昏黃的路燈之外,近乎穿越了全城的他竟沒看到其它多於燈火。

可是就在這表相的靜寂之下,遠處那穿過了沉沉夜幕迎面而來的奇異氣息,卻也顯得越發強烈和雜亂。

這是一種類似只會在另一個層面串穿行的混亂而又強烈的波動和氣息。原本,這種對常人而言,根本無存察覺得氣息和波動並不足以讓方羽在雨夜狂奔,可是這次,他在洪荒璽強烈的反應和靈神里一絲奇異的感應下,幾乎在發覺的同時,就選擇了要去正面接觸。

數月前,在藏區,他就曾感應到過類似的氣息,但是很不巧,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干擾下,他失去了一探究竟的機會。

但是今天,在已從躲在綿綿陰雨之後的大雷劫那奇特而又詭秘的氣息中隱約有所察覺的現在,洪荒璽特異的反應,以及靈神的感應中似曾相識的那種奇異,都讓他立刻做出了反應。

古老的傳說中,很多人都隱約聽過洪荒璽是總鎮天下妖靈的奇寶。但是從有這個傳說以來,從古到今卻幾乎沒人知道,伴隨著這件奇寶的,還有個像是宿命的規律。

洪荒現世,妖靈魔行。

這八個字是方羽在得到洪荒璽后初次用靈神探詢時,第一時間就響在在了他識海中的一句奇異吟唱。

緊接著,就是一連串似乎比當初在草原上的那個存在,強加給他的那些古老畫面還要蠻荒和古老的一幅幅畫面和匪夷所思的各類聲響。

如果說,在草原上的那個存在給他看的還能算是那片大地上遠古的歷史畫卷的話,那當時洪荒璽帶給他的,則是揉合了所有他已知的那些最為久遠的神話傳說,再加上所有可怖的未知,組合成的神奇而又充滿了原始和獸性的瑰麗畫卷。

記得當時悍然令他膽寒,讓靈神電閃而退的主因,就在他在那一連串奇異而又可怖的畫面中,竟沒有看到任何人類,或是應該說是看上去是像人類一樣的存在。

那些畫面,記錄的完全是一些強大到令他偶入的靈神都要流汗不已得非人存在。普通意義上怪物,似乎都不足以形容那裡面那些非人生物的可怖和強悍。

也就是那次令他冷汗的退縮,讓他證實了無意間所得的東西竟是傳說中最為神秘的洪荒璽,也同樣是那次退縮,促使他在之後的數月內,將所有的精力和心神都集中到了洪荒璽上,最終促成了他的藏域之行。

長達數月的藏域之行在讓他又經歷了一次次匪夷所思遭遇的同時,也讓他對洪荒璽有了相當的了解和認識,最終也讓他把洪荒璽給初步熔煉成功。

但是,洪荒璽本身還未被他完全參透的隱秘和在藏域中,接觸過的那些大德高僧以及苦行修士們每每提起,便會色變的那句警示,卻還是在他心裡刻出了深深的烙櫻

儘管因為各自宗派有別的關係,致使那些高僧大德以及苦行者們提起那個警示時,語言和說法上會有所不同,但其實質的意思,歸納起來都只是一個,就是曾轟響在方羽識海中的那句話:「洪荒現世,妖靈魔行1

當初那些人都還曾用各種辦法想讓方羽放棄熔煉洪荒璽,但是在遭遇了方羽強硬抵制的他們卻那裡知道,方羽自己也是心裡有苦道不出。

洪荒璽在被他用靈神偶探的那時起,就已成了他自出道以來的一個最大考驗,要麼熔煉掉它,要麼被它給熔煉掉,此外別無選擇。

方羽從得到天心燈后,在天心燈內蘊藏的道門最純粹的龐大氣勁和眾多法門錘鍊下,儘管心性已平和純厚到了遠超常人理解的地步,但卻還未真的修鍊到傳說佛陀以身飼虎那般偉大的地步。

再說了,天心燈帶給他的是這世間最為純正的道門精髓,而道門,素來就是以我命在我而著稱的久遠流派,烙印在道門清凈無為背後的那種頑強和執著,則恰恰可能就是所有這些流傳了數千年的大流派中,最為強硬和綿長的。

所以,面對著洪荒璽帶來的挑戰和藏域那些高人們的勸阻,方羽不可能選擇低下他的頭。

而現在,在他已基本將洪荒璽完全熔煉成功的眼下,能在這相對偏遠的苦寒之地,發現似乎有東西能讓他有機會一窺洪荒璽存在的真正價值和秘密,又怎能不霍然心動呢?

更何況,就在這股突然出現強烈而又混亂的波動中佔了絕大部分的,則是幾乎將那一抹奇異氣息給掩蓋掉的道門術法和巫門神通激烈交鋒的狂猛信息,在這小小的榆林,在這令方羽倍覺警惕的特殊時刻,這三類奇特的信息交匯到一起,又怎能讓他不更加警醒呢?

空間的距離在他全力施展下,幾乎是在眨眼間就已成了過去的問題。

城西十五裡外的那一片起伏不定的丘陵中一個低洼處,散發著奇異光芒的幾道凌厲劍氣在漫漫雨夜中,以一個奇特的組合將綿延不絕的雨絲摧成了一個五丈方圓的球形護幕,在四周漆黑的夜色映襯下,無數閃耀著七彩光芒的細小水珠就像自天而降的瑰麗瀑布,在窪地上形成了一個流光溢彩的碩大光球。

光球中,七個神色冷肅,仗劍如山般穩立的青袍道人寶像莊嚴,渾身上下隱隱有無形的氣旋在不停的盤旋繞動,七支以不同的姿勢劃出的寶劍上,在奇異的光華和朦朦的劍氣直衝數丈之外的同時,還隱隱有龍吟虎嘯般的奇異輕鳴聲不時傳出,這更令寶劍周圍有些扭曲和變形的空間平添了幾分不測的兇險。

劍氣形成的球形雨幕三丈,漫天秋雨籠罩的暗夜中,只傲然肅立著一個似乎比這漆黑幽冷的雨夜還要漆黑和幽冷上幾分的人影。

和面前璀璨絢麗的球形護幕和包廂其間那七位寶像莊嚴到有些緊張的道人不同,這漆黑而又幽冷的人影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就在漫天而落的雨絲刻畫出的那個人形輪廓里,周圍沒有一點的光,也不見落下的雨絲有絲毫反彈的樣子,就那麼幾乎是貼著那幽冷而漆黑的人形輪廓,無聲無息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那是一種用語言無法形容出來的詭異和神秘的景象。但是卻清晰的出現在了方羽的眼前。

無聲無息的,就像從開始就已站在十丈外的那片雨夜裡一般,方羽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窪地的邊緣邊沿。

凄冷的秋夜中,冰冷的雨絲繼續不停的落下,而負手而立的方羽首位,不停落下的雨絲繼續毫無停滯的繼續下落,就像存在於那裡的方羽,是個虛幻的影子。

「白雲七子,這一記陰風抽滋味如何?嘿嘿,要戰要和快放個屁出來,本座沒時間和你們在這裡窮蘑菇。」

就在方羽剛剛現身的同時,不遠處的那個詭異人影處,一把柔和中帶著點慵懶味道的聲音撕裂了簌簌的落雨聲。

「閣下究竟是巫門那一宗的高人?貧道等攔路並無惡意,為何見面就用惡毒的陰風抽偷襲?今天若不給貧道還個公道出來,哪怕你是巫門五宗里某宗的宗主,七子也絕不會縮頭袖手。」

流光異彩的光幕中,居中而立的那位花甲老道接了話,可他說話的時候,整個光球卻不曾有絲毫的抖動。

「哈哈,無知的蠢材,難道你們眼中只有那尸居餘氣的所謂五宗么?既然不肯滾蛋,那就嘗嘗本座的幽風煉魂十八拍,看看能否讓你們留下命來猜猜本座是那位仙佛,嘿嘿1

隨著這一聲餘音中帶著莫測寒意的冷笑,一連十八股漆黑的霧氣就像十八條來自九幽的黑蟒,帶著無數鬼哭狼嚎的陰冷怪音直撲光幕。

轉瞬的功夫,就已整個將剛剛還流光異彩的光幕吞噬進了那片盤旋、激蕩,卻又緊縮不散,在呼吸之間就已籠罩了整個窪地的黑霧之中。

---------------------------

今天就先這樣,明天俺會試試連更三下的,嘻嘻,也不知道開始興奮了的俺能不能做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