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等一下,方羽,我接個電話1

方羽和杜若蘭剛踏出賓館的大門,杜若蘭包里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杜若蘭心裡就暗嘆了一口氣。

是丁乘風的電話!

停步的方羽顯然猜到了是誰的電話,只是沖著她無聲的笑了笑,並沒有其它的表示。

方羽的舉動讓杜若蘭的心裡很是舒服,連帶著接電話的口吻也溫柔了許多。

「喂,乘風嗎?我是若蘭。嗯,我知道了,你不用過來。再稍過會我就和方羽一起回去。是啊,他也來了,是我叫他來的。嗯,好的,謝謝!我一定帶到。好的,見面再說,再見1

很快的幾句話之後,杜若蘭收起了電話,沖著方羽露出了笑容:「你也聽到了,我告訴他你來了,他要我帶他向你問好1

方羽笑笑:「有意思!那你也應該帶我向他問好才是,禮尚往來嘛,呵呵1

「沒個正經,懶得和你說。」

杜若蘭最後的一絲緊張也在方羽的輕笑里消失了,不過為了保險期間,她還是特意給方羽提了醒:「老師那裡他比較熟。另外…,沒了1

說了半截,一看方羽又用他那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盯著自己,杜若蘭猛地醒悟,是自己多慮了。

「放心吧,若蘭,我有分寸1

方羽知道若蘭在擔心些什麼,也明白她突然打住不說了的心意。所以也很配合的做出了回應。

在經過入藏之行的錘鍊和生死存亡之間的明悟后,他對情感,對人和人之間的相處,已有了全新的認知,現在的他,儘管還不敢說有多麼的成熟、練達,但畢竟也不再是當初那略顯青澀的少年了。

這次來到這裡,若蘭到現在還只是在擔心自己會在救治青凝的過程中受委屈,怕自己會對她和丁乘風有誤會,會有所衝突,卻還根本沒想到自己這次來了之後,感受的到那許多東西。

這次自己在這裡要接觸的這些人,全都是她以往生活圈內比較重要的人。而她卻似乎沒意識到這一點,從頭至尾,都擺明了要自己以她男友的身份出現,來和他們接觸。而且還是在這種相對有些尷尬的情況下,展開深入的接觸。

這對她來說,可能只是源於潛意識中,對自己人品和能力的強烈信任和高度期許。但對自己來說,她的這種信任和期許,也在很大程度上意味著一個巨大的考驗和挑戰!

既然明白自己真正喜歡了一個人,就要全力的喜歡和包容她的一切,就要讓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對她的這份喜歡,這素來就是方羽對於情感的態度。

所以當年,他會不顧一切的去異鄉追尋自己的初戀,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誠意和感情。

這次也是一樣!

自從他在入藏之行的生死存亡之間明悟,發覺自己心裡對杜若蘭真正感情的瞬間,他就已經徹底走出了以往情傷帶來的陰影。

所以今天,面對著戀人貌似無意間帶給自己的考驗和挑戰,此刻的方羽已經默默的做好了全力以赴的準備。

只是,相比於把這些用嘴說來的方式,他更喜歡用行動來證明!

蒲守信一見到進來的方羽,就明白了自己和他的巨大差距。

那是一種純粹意義上的感覺,單純的來自人生的經驗和自己也說不清楚的直覺,似乎,和自己的修鍊並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他本能用來窺探的秘術,並沒有回饋給他任何異常的反應,反倒是在緊跟著方羽進來的杜若蘭身上,他感應到了很強的反應。

但是,他的注意力還是全部的被站在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給佔據。因為他從這個叫方羽的年輕人雙眼中,依稀看到了一抹記憶中最不敢忘卻的東西。

所以他臉上的表情和眼中的神情,立刻就變得非常的拘謹和卑微。

就連稱呼上,都開始不由自己的恭敬了起來:「方,方先生,請坐,快請坐!忠義,趕緊去倒茶,快去1

蒲忠義此刻心裡納悶的要死。

因為他還從沒見過自己向來傲慢的父親這麼客氣的招呼過一個人,更加沒見過此刻在父親臉上浮現的那一種客氣到了謙卑和局促的笑容。

就算是剛才,他因又用他所謂的秘術窺探杜師姐吃了苦頭后,都不曾在嘴裡說過一句服軟的話,反而在沒事後,跳起來罵自己前面的哭求弱了他蒲家的威風。

儘管他在聽到門被杜師姐敲響的瞬間,眼神也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但臉上的表情卻依然還保持著他一貫的傲氣,甚至連站起迎客的意思都沒有。

但是一轉眼的功夫,就在看到跟在自己身後進來的這個年輕人的瞬間,他就像觸電一樣從躺倒的床上跳了起來,而且就在自己給他介紹這個年輕人名叫方羽,是杜師姐朋友的同時,就像換了個人一樣的迎了上來。

變化之大,甚至連他這個做兒子都覺得十分陌生。

「蒲先生客氣,請1

方羽微微一笑,落座后也沒像以往對人那樣太客氣,直接開口道出了來意:「蒲先生,我聽杜老師說你救治青凝失敗,能請教一下當時的具體情形么?」

「好的,好的!沒問題。忠義,你去賣點瓜果來招呼客人,快去1蒲守信忙不迭點頭的同時,卻想把兒子支出去。

「爹1蒲忠義卻是一臉的不情願。

「羅嗦什麼?還不快去?」蒲守信面對兒子,卻充滿了身為父親的威風。

「蒲先生,看令郎也曾涉獵,再說和病人也關係密切,就不要勉強他了,免得他心裡上火著急。」看到一臉不願意的蒲忠義慢吞吞的往門口挪去,方羽適時的插了一句。因為同是年輕人,他能體會蒲忠義現在的心情。

「那好,那好。忠義你就留在這裡添茶倒水,記住不要打岔。」蒲守信的臉色變化之快,連在傍邊坐著一直沒說話的杜若蘭都覺得有些驚訝。

只不過是初次見面,方羽在這粗魯無禮的老蒲面前居然有這麼大的面子,實在是讓她覺得很是好奇。轉瞬之間,她就起了出去后要找方羽問個清楚的念頭。

因為此刻的方羽,說話、神態也處處透著怪異,渾不似他平時待人接物那般的謙遜有禮。

「早上,我進去后,就上了早已布置好的法壇,開始宰雞瀝血,畫符開壇。開始一切都很順利,那小姑娘也一直都很安靜,可是就在我剛化符恭請二郎神君準備合身的時候,她嘴裡卻猛地發出了一聲怪音!

那是一種非常刺耳的聲音,所以在這聲音入耳的瞬間,本該全神貫注的我卻在那會分神了,忍不住抬頭向那邊望了過去。

誰知我這一眼看到的卻是一個全身被一層薄薄的黑霧籠罩著的怪物,而此刻,這個就像傳說中夜叉一樣的怪物,正在用它那雙血紅血紅的銅鈴般大小的眼睛盯著我。我眼神與它雙眼接觸的瞬間,我全身就像突然被一座冰山給壓住了一樣,頓時僵在那裡,別說動一下,連呼吸都不能呼吸了。

就在這時,被嚇的趕緊在心裡默念驅邪神咒的我腦子裡,忽然出現了一片鬼哭狼嚎般的雜亂聲音,就在這些讓我眼前陣陣發黑的雜亂聲音中,一個高亢到快要把我震暈過去的聲音卻猛地狂吼了起來:「滾!不然吃了你1

隨著這聲狂吼的聲音出現,我面前的法壇就猛地從地上被掀了起來,法壇被掀起的同時,原來擺在法壇上的雞血碗也猛地爆裂了,一時間,我面前一片血紅,到處都是紅彤彤的鮮血,到處都在就像被狂風席捲著滿屋子飄飛的符紙。

當時我覺得我的膽都被嚇破了。因為這夜叉般兇橫醜惡的妖魔,居然連二郎神君的法壇都能掀翻,而我剛才居然還妄想來收它。

所以幾乎就在被掀起的法壇落地的同時,我就拼盡全身的修為,掙脫了身上冰山的壓制,逃出了那惡魔所在的房間。後面的事……」

「後面的事我都知道了,謝謝你肯告訴我這一切1方羽聽到這裡,就打斷他的話站了起來。

「方先生…」蒲守信也趕忙有些恐慌的站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說的這些,是否能讓面前這無形中帶給自己莫大壓力的年輕人滿意。

「老蒲,聽說你還是個不錯的中醫?」

正要開口告辭的方羽,看到已經上了年紀的他在兒子和生人面前,還依然對自己這個陌生的年輕人這麼謙卑和惶恐的陪著小心,心裡忽然一軟,在暗嘆了一聲后,決定給他點面子。

蒲守信聞聲一愣,隨即便在方羽身上忽然一閃即逝的那股龐大而又熟悉的氣機牽動下,渾身巨顫中,猛醒了過來!

「巫識宗門下第七十七代棄徒蒲守信參見掌門祖師1就在兒子和杜若蘭驚訝的目光中,他往後連退兩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用最隆重的巫門大禮向方羽猛拜了下去!

負手而立的方羽此時臉色肅穆,身子往傍挪開一步,算是受了他的半禮!

正在連續叩頭的蒲守信見狀眼中剛閃過一絲迷惑,卻隨即又被滿心滿肺的狂喜所淹沒。一個人孤零零的苦熬了這麼多年,終於又……

狂喜中,他越發一絲不苟的按著深刻於腦海中的禮數叩足了九個響頭,這才如羔羊般跪伏在地,靜靜等候著面前方羽的馴話!

「你體內原力絲毫未損,為何會自稱棄徒?」

就在杜若蘭伸手掩口,那雙的溜圓的大眼驚奇的注視下,依舊負手而立的方羽面色依然肅穆的有些冷酷。

地上,跪伏如羊的蒲守信聞聲渾身又是輕輕一顫:「守信二十八前因緣際會拜入宗門,三年後返鄉奔喪,守孝百日後重返宗門投師,卻已經人去樓空。二十五年來守信往返尋覓數十度,到如今卻依然是形單影孤,守信不是棄徒是什麼?」

說到最後,原本跪伏如羊的蒲守信抬起了他一直觸地的頭顱,布滿皺紋的老臉上,濁淚縱橫。

「二十五年孤苦自修,難怪你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是我錯怪你了,起來吧1方羽心頭又暗嘆了一聲,上前一步,伸手扶起了因他的話而激動不已的蒲守信。

「您知道了?」

慌忙接勢而起的蒲守信此時激動的連臉上的老淚都顧不上擦一下,只管顫抖著身體和聲音,等待方羽的回答。

「嗯,進來就知道了。對了,聽說老蒲你也是個不錯的中醫,那就用針灸和藥物調理吧,最多半年,就可以調治過來了,修為也會更上層樓。至於你宗門的事……」方羽說到這裡,猶豫了一下,然後在蒲守信充滿期待的目光中,輕輕的點了點頭。

蒲守信頓時狂喜,身子一動,又要往地上跪去。但是這次,眉頭微微一皺的方羽卻攔住了他。

方羽攔住他后,不等激動到連嘴唇都有些哆嗦的他再開口,就輕輕一指,點在了他的眉心:「放心去睡吧,調理的方子我會留給你兒子1

隨著他淡淡的話音落地,蒲守信臉上的激動就被一股濃濃的睡意給代替。只不過幾息的功夫,老蒲就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

「方羽,小蒲他父親的那個什麼巫識宗,就是你提起過的巫門嗎?」一出蒲忠義父子住的旅館,杜若蘭壓抑了好半天的好奇心就立刻活躍了起來。

「當然不是,巫門是一個對修行宗派劃分的統稱,就像平時咱們知道的佛門是所有佛教宗派的統稱一樣。而巫識宗只不過是巫門裡黑巫宗門下的一個分支小宗。」

「哦,明白了。咦?黑巫宗?就是你以前說過的那個老蔫當了宗主的那個?哈,明白了,難怪他一見你就變得那麼害怕和老實,也難怪你後來受了他半禮。呵呵,當時我還納悶呢,原來是因為這個埃」

杜若蘭反應確實很快,記性也好的出奇,很快就自說自話的滿足了自己濃濃的好奇心。心滿意足之下,她順手挽住了方羽的胳膊,邊走邊笑眯眯的開心。

方羽輕輕一笑,也不多做解釋,任由她自己去慢慢得意。可是沒想到,他想省點口水的願望,杜若蘭都沒讓他如意。

「也不對啊,方羽。開始進門的時候他好像是有些本能的怕你,可是似乎並不知道你和黑巫宗的關係,怎麼忽然之間他就又知道了?快說,是不是你又悄悄搞的鬼?」開心的走了沒幾個步,杜若蘭又用睜大的眼睛望向了苦笑著的方羽。

「其實剛進去的時候,他不是在怕我,而是因為他體內來自巫門的那點修為,在感應到宗門掌門宗主傳承的特有烙印氣息后,帶給他的本能反應。那是只有在巫門裡幾個特別宗派中,才特有的一種玄妙的感應。

因為巫門的這幾個宗派,從開始就對上下和階層的區別有著非常嚴厲的界定,到了後來,就連他們傳承的法門和修為中,都開始有了區分這些的烙櫻而這其中,掌門宗主的傳承烙印是最強最具壓迫性的。

所以被這些宗派選中的人,從一開始就會從身心兩方面,接受這些東西和烙印的熏陶和影響。修為越深,受宗派烙印的影響就越重。所以就會有像老蔫和老蒲這樣的人存在,他們不但守舊,而且他們還都很執著。

所以,儘管巫門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逐漸式微,基本已退出了大多數人的視線,但巫門中這些宗派的傳承卻一直都不曾真正完全消散。

所以老蒲前面一見我,雖然依他的修為,還不足以察覺被我收斂起來的氣機,但是源於同宗烙印之間的那種玄妙感應,就會讓他本能的感覺到拘束和壓力。因為我就曾傳承過他們宗門最強最具壓迫性的烙櫻

至於後來被他發現,那確實是我故意放開的。

因為看他這麼大的年紀,對著我一個年輕人那樣子的拘束和惶恐,我心裡有些不忍。再加上我一見到他,就察覺他的修行出了偏差。而他的那些壞脾氣和壞毛病,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這偏差而日積月累造成的。

所以就想給他個機會,看看他能不能把握祝結果他把握住了。而且還讓我弄明白了他修行出岔的原因,的確是情有可原。所以現在我對今天能幫到他,也覺得很開心。

不過我要申明一點,他的那半禮,我是代我曾傳承過的掌門宗主烙印而受的,因為這烙印,不但是他們歷代宗主的精魂和心血,而且還是他們信仰和傳承的象徵。

我沒權力因為自己的身份和好惡而忽略應該屬於它的那一份尊榮!因為禮儀,在某種程度上,就代表著它要代表的傳統。」

「禮儀和傳統?」原本笑眯眯的杜若蘭聽到最後,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有些凝重和認真。

「我說杜老師,現在似乎不是尋思這些的好時候吧?你看又到校門口了,你是不是該決定一下咱們要往那邊走?」

不知不覺間,方羽發現他們倆已經來到了醫學院的大門口,而身邊的杜若蘭卻還一直沉浸在她的感觸中不能自拔,所以就打趣似的提醒她該領路了。

杜若蘭一愣后迅速醒過了神,她在帶著方羽往蒙老家走去的路上,卻在心裡暗暗責怪自己,方羽一來之後,自己似乎打心底里就淡忘了青凝還在危險之中的事實。

好像自從把這兩天所發生的事全給他說了之後,自己在這麼長時間裡連想都沒想過青凝……

可是責怪歸責怪,但此時的她心裡,卻真的連她自己都再找不到還剩多少的緊張和擔心。最多,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很淡很淡的慚愧。

門鈴聲響起時,方羽發現杜若蘭似乎微微有些緊張。

心念一轉,就已明白了她在替誰緊張。心裡一暖的同時,他飽含溫涼勁氣的大手已輕輕撫上她的后心。

杜若蘭身體微微一顫,扭頭嫣然一笑的瞬間,心裡那一絲剛剛泛起的緊張便已成了散去的雲煙。

就在這時,門被打開,一位身材高瘦,氣度儒雅的青年出現在了方羽和杜若蘭的面前。

一看到杜若蘭,這位面目清秀的青年人那雙靈動有神的雙眼中,頓時浮上了一抹清晰的欣喜:「若蘭,你怎麼才回來?我正準備出去找你呢。咦?失禮!這位是?」

方羽心裡暗笑的瞬間,就已明白面前在賣力表演的,正是那位令若蘭困惑不已的丁乘風。所以不等他那雙隱隱已有些鋒利的雙眼再次上下打量自己,就已經越前一步,伸手帶著淡淡的微笑打斷了他明知故問的猜疑:「方羽,你就是若蘭經常提起的丁乘風丁大哥吧?幸會1

杜若蘭聽他這麼一說,心裡再度泛起的那絲緊張,頓時被一股忽然湧上心頭的驚訝和笑意給驅散。「這傢伙,居然會這麼亂扯,除了今天,自己那有經常提起過丁乘風?難道,這就是男人之間的競爭么?還真是叫人預料不到礙…

「哦,原來你就是若蘭剛才電話里提過方羽,幸會,幸會!若蘭你瞧我這腦子,都被青凝這事給鬧的連記性都差了,真是的。請進,請進1

聽了方羽的自我介紹,丁乘風的心情可遠不若杜若蘭那麼輕鬆。

方羽清晰的看到他原本鋒利的眼神微滯后,迅速幻出一抹受傷了的柔弱,飛快的掃了一眼傍邊的若蘭,這才把重新恢復了鋒利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開始和自己握手寒暄。

「眼神變換靈動的類妖,真好奇這麼多年來,若蘭究竟是靠著什麼,才抵擋住他情感攻勢的,厲害1

方羽在踏進房門的瞬間,忍不住扭頭給杜若蘭投去了好奇而又暗贊的一眼。杜若蘭微楞,隨即在明白過來的同時,也給他回了個燦爛的笑顏。

因為此刻,兩個分開來都很優秀的男人此刻都在面前,有了瞬間的比較后,她也才真正明白自己為何會有現在這樣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