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方羽從正式踏進這所西式別墅似的小樓后,整個人頓時就徹底的放鬆了開來。呼吸不再像平時那般的細密綿長,腳下也不若平時那般的輕盈和靈巧。就連全身的肌肉,心脈的波動和氣血的流暢,都不但恢復到了一般人的正常水準,而且還保持的更為平和順暢。

因為就在他剛邁進小樓的瞬間,體內早已晉入入微至境的靈神那奇異的波動,就已告訴他,一種黑暗幽邃的無形力場,迴旋波動著像一個幽靈般的圈套,向門口的自己這裡套了過來。

這是一種無法給常人解釋的詭異感覺,但是在他來說,這次捲來的這股神秘力場,卻帶著一種淡淡熟悉的感覺。

這是一種介於巫術和道法之間的秘術神通,陰冷頑纏而又詭秘細微。就連以他的能力和自信,若不是事先已有了心理準備,若不是這次出遊中幾番經歷的錘鍊和積累,恐怕都會在進門的瞬間就已中招而不能自知。

因為這純粹是一種屬於精神層面的探測性法門,並不帶任何攻擊性的純靈秘術。所以一旦被窺探者在精神層面的修為稍遜,就會中招而不自知。

在方羽的記憶中,似乎自己就曾中過某人的這招而吃過小虧!難道這次這似曾相識的秘術重現,又是陰神宗紫薇宗主的大駕光臨?

所以在感應到這秘術力場的瞬間,他就將自己的氣機和靈神全都收斂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如果裡面折騰青凝的是陰神宗宗主紫薇的話,就算是自己對上,都不一定能護持住現場所有人的安全,除非採用非常的手段。

但是在另一個方面,他也對自己剛才的這個推斷心裡存疑。因為他一時之間,也確實找不到紫薇附身青凝的理由和意義。

若說是她肉身再次被毀,情急之下附身青凝準備奪靈。那麼以她的修為,根本不會過了這麼長時間還滯留著不去。再說這世間,又還能有幾個人的修為和運氣,能像上次的自己一樣,讓她只得破身馭元神而遁?

究竟是誰這麼厲害?

上次自己能夠做到,只是個意外的運氣而已。即便是換了現在的自己,若想再來那麼一次,都自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次和宣真宗宗主太玄斗完法雙方和解之後,自己在和殷勤留客的太玄宗主數天的切磋盤桓時,也曾聽太玄宗主隱約說過,鬥法后黯然而去的陰神宗宗主紫薇,是近數十年來唯一能晉入到宗師境界的女性大家,就連千百年中,素來默默無聞的陰神宗都因她而成了各大秘門為之側目的存在。

究竟是誰這麼厲害?方羽確實想不出來。

但若說是紫薇不忿數次在自己這裡受挫,所以處心積慮的借著控制青凝來布局對付自己,別說別人,就連方羽自己都不相信。

那純粹是源於一種直覺,是修行到他們這個階層的人,對彼此之間類似尊敬的直覺。

正因為有了這些困惑,所以他很自然的選擇了隱匿自己的氣息,無非是想確定一下裡面控制著青凝的,到底是誰!

隨即就在他被這詭異力場準確圈住的瞬間,他就肯定了兩件事情,這秘術就是陰神宗那種源自道門神交和巫門窺靈兩種秘術結合的獨有法門沒錯。但裡面施術的,卻不是自己猜測中的宗主紫薇,而是一個要比她差了數倍的弱小存在。

方羽心裡一松,正準備放開了心懷直入,卻又隨即在一陣連體表毛髮都猛然炸起的危險感覺中,順勢就像面前的丁乘風一樣,渾身打了個冷顫。

接著,無形中,宛若怒潮般洶湧而來的詭異力場在和身後的杜若蘭一觸之後,又像退潮似的漫卷而去。

「居然還是個先天能力者,有意思1

方羽臉上,就在這前後兩股詭異力場退去的瞬間,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冷峻笑意。

剛剛從後來的那種危險感覺里,他空靈恬淡的靈神,已經清晰的感應到了濃濃的血腥味,就在這濃濃的血腥味中,隱隱有數個聲音在悲號,凄厲而又悲涼!

一穿過門庭,原本走在最後的杜若蘭趕了幾步就搶到了前面。搶先一步來到客廳的茶几前,給方羽做起了介紹:「方羽,這是蒙老,我的老師1而後緊跟著就在站起身來的蒙老探詢的目光中,開始介紹方羽:「老師,這是我男友方羽。」

「蒙老您好,我經常聽若蘭提起您,說您是她最尊敬的導師1

方羽含笑,等杜若蘭的話剛一落地,就在屋內眾人齊刷刷向自己望來的目光中,落落大方的踏前一步,雙手握住了面前這憔悴的老人剛剛抬起的右手。

蒙老是個花白頭髮,額頭寬廣,但臉形瘦削,身材不高的老人,要不是方羽提前知道他已年過七旬,還真看不出此刻一臉憔悴的他能有那麼大的歲數。要是不知道,最多會以為他也就六十剛過的年紀。

「方羽你好。那都是若蘭在哄我這老頭子開心呢,請坐吧,不要拘束。」蒙老儘管此刻遠不在狀態,但還是在打量方羽的同時,給了他一個禮節性的笑容。

「老師你先請坐,我再介紹師母和大家給他認識。」方羽微笑,還沒來得及開口,杜若蘭就先搶著開口,同時把老師扶著坐下了。

「師母,這是方羽,我特意叫來給青凝看病的,剛下飛機就被我抓來了。」

杜若蘭的師母是個頭髮銀白,面目端莊,大約六十上下的慈祥婦人。此時氣態嫻雅的站在那裡,要不是雙眼微微有些紅腫的的話,是個非常容易給人親切感覺的老婦人。

原本一直含笑打量著方羽的她一聽到杜若蘭提起青凝,臉上的笑容頓時暗淡了許多,不過還是笑著和方羽打了個招呼。

可以看出來,她對方羽的觀感和禮貌感覺還不錯。

「來給青凝看病?方羽你別怪我多嘴說一句,青凝的病很複雜,蒙老和我們都覺得有些扎手,不知道方羽你是學那一科?」

不等杜若蘭繼續往下介紹,進來后一直默默站在他們煞繒饈焙鋈徊私來。

聞聲面色一變的杜若蘭心裡大恨,氣忿忿的目光頓時利箭一般的向丁乘風射了過去。但是此刻,一臉關切的丁乘風卻根本連望都不望她一眼,只管盯著方羽等著他回答。

方羽心裡微微一嘆,在心說果然來了的同時,也對面前的這個丁乘風更加的低看了幾分。因為方羽記得,就在若蘭前面說起他的時候,告訴過自己,若蘭給他說過自己是個根本沒受過高等教育,也沒有穩定職業的中醫世家子弟。

記得當時自己心裡就閃過了個他可能會藉此來貶低自己的念頭,但隨即又被自己忽略了過去。因為能讓若蘭動過心的人,再怎麼不堪,估計也不會去做那種無聊的事情。

可是沒想到,他居然真的開始做了。

而且還偏偏選在老蒲剛剛鬧過烏龍,青凝危機未解,而蒙老他們一家都餘悸未消的這個節骨眼上,的確是有眼光,夠精明,夠厲害!

「中醫十三科常用的科目我大都淺涉過,不過卻不曾受過系統的高等教育,到現在為止,我也還沒有拿到正式的行醫資格。」方羽就那麼靜靜的含笑站在那裡,看著臉上全都逐漸變了顏色的眾人,很自然的將自己真實情況都坦白了出來。

杜若蘭的臉色此時變的最頻繁,方羽剛開始說的時候,她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可是等方羽落音落地的時候,她蒼白的臉上卻又爬上了一抹明艷的笑容。

這就是自己喜唬不管何時何地,他都能以坦蕩的胸懷,強大的自信,去直面出現在眼前的任何困境。

看到他鎮靜自若的樣子,杜若蘭心裡剛還瀰漫著的陰雲頓時被心中狂涌而起的自豪和期許給代替。

她相信這麼鎮靜自若的方羽除了這些話以外,肯定還有回天的後手。對於這一點,此刻的她在心裡有著無比的堅信。

果然,方羽說完自己真實情況后一停,卻又把充滿了堅定和自信的目光,從一臉太過做作吃驚狽緦成嚇部,投到了面色有些發青的蒙老那裡:「蒙老,我不清楚為何到了連國外都開始研究中醫的現在,您還一直這麼堅決的要將它拒之門外。

但是,我覺得這並不足以讓我們否認中醫還有它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也不足以變成阻礙我來看看青凝,這個讓若蘭很在意的小妹的理由吧?

當然,青凝是您的孫女,如果您覺得若蘭和我的這份心意純屬多餘的話,那我也就無話可說1

說到這裡,方羽又停了一下,一看面前的蒙老儘管依然鐵青著臉色,但是並沒有開口打斷自己的意思,於是又非常誠懇的開始了他的說辭。

「只是我覺得,既然包括您和丁博士,還有學院眾多的精英和大家,都對青凝的複雜癥狀到現在還沒個合理的解釋,那麼多個人從不同的角度參詳一下,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再者我也可以向您保證,除了切脈,在沒得到您當面親口同意下,我絕不會擅自動手給青凝進行任何的醫治。您覺得,這樣的話,可以讓我去看看青凝么?」

「年輕人,你和若蘭的心意我心領了,而且我也開始有些願意相信你家傳的醫術和我以前排斥的那些庸醫們有所不同,否則若蘭也不會在這種時候還把你帶到這裡來。

但是青凝的病情真的很複雜,而且經過早上那個神棍的折騰,青凝的情況又發生了變化。唉,若蘭你們要看就上去看看吧,看她現在的情況,估計也看不了幾眼了……」

有些出乎眾人預料的,一臉倦怠的蒙老開口說著說著,就在湧上眼眶的老淚侵襲下,說不下去了。

看到老師現在的這幅模樣,再聽到頓時在客廳里瀰漫了起來的嚶嚶哭泣聲,杜若蘭的心裡猛的一沉,難道在自己去接方羽過來的這點時間裡,青凝那裡的情況又變的更加惡劣了嗎?

否則,老師又怎麼會不再度送青凝入院檢查,而是依然把青凝留在家裡,還說出這麼喪氣的話來?

心弦震顫中,雙眼中已有淚光閃動的杜若蘭把目光投向了方羽。

卻看到方羽的臉上一片沉靜,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依然充盈著強大的信心和令自己平靜的憐惜。

心終於放了下來,此時此刻,除了方羽,誰的話和判斷她都不準備再聽!

特別是眼前,帶著明顯嘆息走到自己面前,似乎要安慰自己的丁乘風的話,她更不想去聽。

「方羽,青凝在二樓1側身繞過臉色激變的丁乘風,她帶著方羽上了二樓。

孟勝藍忽然覺得自己天生就是個勞碌命。

本來么,一件原本簡單不過的自殺案,自己接手都還沒正式展開調查,案情就已經起了預料不到的變化,因為一哥要來了。

一哥是自己新去的這個部門中,大夥對他的尊稱。因為他是這個部門的那十二位主力幹將中,資歷最老,脾氣最好,歲數最大的一位。所以部門內從上到下,都尊稱年近四旬的他一哥而不名。

其實在部門內,除了直屬上級和他的那十一位同伴外,並沒有多少人清楚整天樂呵呵的他究竟有多厲害,大多數人都只知道他們進來這個部門的時候,他已經被尊稱為一哥了。

和楊冰他們另外的十一位神出鬼沒的幹將不同,他留給部門內眾人的印象是似乎一直都留在總部內坐鎮,據說早年中曾受過重傷,身體留下了後遺症,所以很少外出公幹。就算偶爾出去和回來,也全都是悄無聲息的非常低調,非常的不引人注意。

記得孟勝藍剛去的時候,也曾奇怪過他的低調和普通,但是隨著和他的慢慢接觸,還有注意到楊冰他們對他的那種尊重,這才逐漸的發現了他的厲害。

冷靜,幾乎在任何時候,任何狀態下,都看不到他那張整天笑嘻嘻的臉上,那雙時常微微眯起的雙眼中,有過稍微劇烈的情緒波動。

細心,幾乎整天爬在辦公桌前一堆資料中的他,幾乎是部門內大多數人的活資料庫,凡是經他過眼過手的資料和東西,在必要的時候他總能再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和提供。更讓孟勝藍佩服的是,她發現他除了隨時隨地的幫到部門內一般人員之外,同時也似乎還是楊冰他們另外十一個人的秘密高參。

起碼,孟勝藍就曾注意過十一人內有數人曾在出任務之前去找他關起門來密談。其中,包括在部門內部被稱為獨行俠,素來和眾人幾乎不打交道的夜影和素來人緣頗差,幾乎將眼睛長在了頭頂的驕雷。

說起這個部門內部主力之間的關係,孟勝藍當初還確實曾被嚇的不輕。和以往她熟悉的紀律部門內提倡團隊精神的氛圍不同,新部門內的十二位主力幹將卻幾乎各個都有自己的風格和做事方式,而且猛看上去,彼此之間還都不是太服氣,關係也遠不像自己當年的部門內,一起出生入死的夥伴之間那麼的親密。

隱約之間,除了大家共有的那點相互不是很服氣之外,其中更有兩三個公認的異類,除了只有在出任務的時候還能保持密切配合外,在部門內部日常相處的中,彼此之間卻是一幅水火不容,連話都互相不說的樣子。

更讓她奇怪的是,面對這樣的鬆散狀況,直屬的上司卻視若無睹,一點都不予以管束。

這在開始的時候,讓新到的孟勝藍感到非常的難以適應,甚至可以說,即便是到了相對熟悉的現在,都讓她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他們這些人對內部的後勤人員,卻都比較客氣。特別是對她這個新加入的外行,除了客氣之外,都還表現出了一定的認同和熱情。

但是這種認同和熱情在孟勝藍看來,和他們對一哥的那種客氣和熱情有著本質的不同,似乎,整個部門內,除了直接管轄他們的上司和自己這個女新人外,唯一能和他們都保持良好關係,並且唯一能讓他們都隱隱尊敬著的人,只有這個整天笑呵呵的一哥。

除了冷靜和細心之外,一哥還是孟勝藍在為自己的將來而努力的這兩個多月中,唯一不曾私下給過她能力方面幫助的人。

因為似乎,關於一哥在那方面的能力和來歷,似乎除了領導和那十一個人有些了解外,在部門內部是個公認的秘密。

這一點,也讓平時看上去再也普通不過的一哥在有些時候,也保持著一絲淡淡的神秘。因為除了他之外,其餘那十一個人的大致來歷和擅長的範圍,在部門內部人員之間,多多少少都有些模糊的影子可尋。就他,是個特例!

而現在,這個冷靜細心,普通神秘都兼而有之的一哥,這次已動身趕來這裡,親自接手這次原本扔給了自己的這個小案子。而自己,也就在他上飛機前的一通電話之後,變成了他唯一的直屬下屬和助手,在他沒到之前,負責協調當地警方,進行前期的資料調查和準備工作。

現在,孟勝藍已經在當地警方前期的例行調查報告和資料中奮鬥了整整三個多小時,卻依舊沒發現什麼特別值得注意的地方,要說有,也就是在出飛機場的路上,從方羽那裡得到的一些信息。

並且根據方羽提供的信息,被她要求重新驗屍的當地警方在法醫的再次檢查下,確實從屍體上找到了第十六根針,那是一根牛毛般粗細的小小金針,在自殺者與地面的猛烈撞擊中,已深深的貫入了屍體內部的骨縫。

除此之外,她沒有發現任何其它有價值的信息。

而與素來有些孤僻的女死者交往密切的同學蒙青凝,也就是事發現場的第一目擊者,看調查報告上說,卻因受驚過度而陷於深度昏迷,至今未醒而不曾接受過警方的調查和詢問。

「受驚過度居然能昏迷不醒到現在?將近昏迷了三天,莫非是另有其它什麼原因?」

仔細研究過當地警方的調查報告和相關資料后,孟勝藍根據自己的判斷和得自方羽的信息,又認真的整理出了一份她對此案的初步總結和分析報告。然後就在暗笑自己純粹勞碌命的自嘲中,開始仔細的琢磨起她發現的唯一個耐人尋味的疑點來。

「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她是死者唯一關係比較密切的好友,又恰巧是死者跳樓時的第一目擊者,卻又偏偏這麼反常的好幾天昏迷不醒……蒙青凝,蒙青凝…咦?青凝1

琢磨好一會後,這個昏迷女孩的名字忽然讓她隱約覺得好像在今天在那裡聽過,仔細一回想,頓時就想起來就是從方羽口中聽過。

這一下,馬上就讓她跳了起來,糟了,一哥要來,這下方羽可能要曝光了!

幾乎在這念頭剛一閃現的瞬間,她的手就已經抓起了桌上的手機。而後才在隨後閃過腦海的紀律提醒下,慢慢合上了已經打開的手機蓋子。一下子坐倒在座椅上,面色發白的喘起了粗氣。

一邊是幾乎已經成為了本能的鐵一般紀律的強力約束,另一邊是私心中,此刻已經強烈到幾乎不可抑制的要給方羽打個電話提醒一聲的迫切念頭,兩種完全對立卻又同樣頑強的念頭劇烈衝突下,孟勝藍站起的身子一下子又坐倒在座椅上,面色發白的喘起了粗氣。

就在這時,這間已被當地警方列為警局內普通成員禁地的碩大會議室,也就是她和一哥他們在本地的臨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清脆的敲門聲打斷了她內心劇烈的衝突,她迅速回神整理了下儀錶和紊亂的思緒,這才快步過去開門。

看時間,她知道十有八九,是一哥到了。

打開門,門口站著的正是笑呵呵的一哥和當地警方的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