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小孟,怎麼看起來精神不太好的樣子?」簡單的寒暄后,當地警方的領導告辭而去。而笑眯眯一哥,卻在接住她遞過的報告同時,看似無意的盯著她問了這麼一句。

「我到了這裡研究完案情才發現,對此案我可能需要迴避。」孟勝藍心裡忽的一緊,剎那間就做出了個決定。

「哦?說說原因1一哥認真了起來。

「我表姐杜若蘭,好像和本案的第一目擊證人有比較密切的關係,她現在應該就在證人那裡。」

「她是學校的老師?」

「不是,這裡是她的母校。我和還沒和她接觸過,她應該是昨天才到的這裡。」

「這樣的話你不但不用迴避,回頭反倒可以利用這個有利條件,展開和證人更深入的聯繫。看來小孟你是真的被憋壞了,這麼常識性的問題都要擔心,呵呵,放心吧,面對這麼複雜的案子,我可不想當個光桿司令。」

一哥簡單問過情況后,臉上的笑容又明朗了起來。

孟勝藍的心裡此時卻說不上是什麼滋味,本想學鴕鳥一般,埋頭躲開這叫她左右為難的處境的,結果卻……反正事已至此,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方羽能夠像自己心裡推斷和企盼的那麼厲害,能順利的躲過一哥的法眼。

否則……心裡的擔憂都讓她無心再往下去想了。

「咦?小孟莫非是中醫世家的子弟?」正在她心裡倍覺陰鬱的同時,正在翻看報告的一哥卻驚訝了起來。

「一哥你的意思是?」孟勝藍心裡一跳,開始裝糊塗。此時此地,她都有些後悔自己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寫份報告了。

「針灸啊,度劫九針和七巧續命針這麼艱深的針法都被你一眼看穿了,還想給一哥裝糊塗?」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一哥臉上,此刻卻全是發現了人才的欣喜笑意。

「我不是,我親友你只有我表姐是醫學博士,我也是……」面對著一哥的笑容,心裡後悔不已的孟勝藍只能強笑著開口解釋。

「呵呵,明白了,不用多解釋。總之我明白,能一眼看破這兩套針法的你和教你這些東西的表姐,在醫學上的造詣絕對不簡單。昨天我可是連續找了三四個有名的大家后,才知道這些的,早知道就直接問你了,呵呵。」

「一哥,你誤會了,不是…」孟勝藍越發鬱悶了,這簡直是要逼自己直接供出方羽這個人來嘛!

「這個誤會咱們以後再說,等我先看完你的報告。」

還好向來細心的一哥此時的目光又被她報告上的內容所吸引,所以才讓她暗暗鬆了口氣。

「看完了,辦案思路非常清晰。小孟你還有什麼補充沒?」看完報告后,一哥笑容里的味道更濃了。

「除了對這位證人蒙青凝的長期昏迷存疑之外,再沒什麼了。」

孟勝藍畢竟是久經考驗的警界精英不管怎麼說,破案已成了她生命中的本色。在經過剛剛短暫的情緒波動之後,她很快在一哥看報告的功夫里,把自己調整到了正常狀態。

「這也是我這次會過來的主要原因。」一哥點頭的同時,面色一正,放低了聲音。

「哦?」孟勝藍聞聲睜大了眼睛。

「昨天你接了任務回去準備后,我閑的無聊,就又調出了下面報上來的資料來看。結果還是什麼沒看出個究竟來,倒是那女孩屍體上插著的那些針引起了我的興趣。

從照片上的針來和屍體上插著的那些針位置來看,顯然都是很有講究的。於是我就琢磨,一個要跳樓自殺的女孩為什麼會在臨自殺前,插上那麼多針呢?這些針插在那裡,是不是又有其它什麼原因或是作用呢?

於是我就就給幾個熟悉的醫生朋友打電話,想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結果這幾個傢伙看到照片截圖上的針之後,各個都垂涎要死,但是卻肯定不了那些針插在那些位置的具體意義。

結果又害得我請他們給我推薦了另外三個名醫,費了不少功夫,到了晚上,總算是弄明白了那兩套針灸秘技名字和作用。本想回去后再給你打個電話說一下的,結果……」

「一哥,謝謝你了1

孟勝藍聽到這裡,那還能不明白?像一哥這樣的人,怎會閑到無聊的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而去做這麼一番的調查?說白了原因就是他剛說的這句話,這是在幫自己下工夫呢…

「呵呵,小孟,這麼客氣幹嗎?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再說咱們是同事對不?再說你新來,不熟悉環境,我順手幫點小忙也是應該的,別再客氣了,這個話題就此打祝咱們繼續說後面,我還要給你今後的工作交底不是?

「好1孟勝藍也是個爽快人,再心裡記住的同時,馬上就進入了工作狀態。

「結果我又臨時接到了個消息,忙了一夜,這才發現這案子有些意思。居然隱隱約約的好像和暗影前些日子追查的一系列案子有些關聯。」

「和暗影追查的一系列案子有關?孟勝藍一愣,開始在腦海中搜尋這段期間內,關於暗影行蹤的傳言和消息,卻發現幾乎找不到。

「不用想了小孟,你別看咱們部門內似乎有些散亂,可實際上,牽扯到任務方面的所有事情,保密工作做的全都非常到位。你們私底下聽到的那些東西,都是起碼事隔一年厚的舊聞,而且是保密度最低的那些舊聞。

這也是我們外勤的那些小夥子們,為了不讓大家平時不至於的太沉悶,所以特意找領導商量特批的,不然像咱們這種特殊的紀律部隊里,私底下怎會有那多豐富的傳言和故事?」

「原來這樣啊,明白了一哥。你放心,不該知道的我不會讓你為難,這點自覺我還是又的1

「我發現你性子有點急哦小孟,在我們這個部門,這可要不得。再說你是我這次辦案的唯一助手,牽涉本案的事不給你交底,我去給誰交底?難道你真想累死我這個老頭子啊?」愛笑的一哥就連教育人的時候,臉上都帶著樂呵呵的笑容,卻一點都不讓人覺得彆扭和虛偽。孟勝藍只是多接觸了一會,就發覺自己有些喜歡跟著他辦案了。

「暗影前些日子追查的一系列案子,具體細節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大概知道,前一段時間,大約就是你進咱們部門的前後,沿海地區連續出現了幾宗焚屍案,受害者都是妙齡少女,被害前都曾因各種各樣的原因離奇昏迷過,醒來后全都離奇失蹤,直至被害。

因為焚屍案的現場留下的有些痕超出了常人理解的範圍,所以這幾宗焚屍案就被交給了暗影去查,結果在他追查的過程中,又發生了兩件基本相同的案件。

第一件發生的時候他去晚了,現場只留下了被燒了一半的屍體。第二件他趕是趕上了,不過卻發現正在相互廝殺的兇手和受害人雙方都不是普通人,結果他也被卷了進去。三方混戰的結果是他重傷,其餘雙方當場斃命。

事後,我們通過暗影調查得來資料的分析和對受害者屍體的解剖和研究后得出推論,這系列焚屍案的真兇,其實至少有兩個。

一個就是殺人並且焚屍的那個人,而另一個就是在被第一個兇手殺死時,已經事先將被殺少女奪舍寄靈的那個傢伙。

她才是這系列焚屍案的真兇,因為被第一個兇手殺掉的,只不過是被她奪舍寄靈的那些少女的軀體而已1

說到最後這句話時,素來號稱冷靜到眼神中看不出情緒變化的一哥眼中,爆出了奪目的精光。

「奪舍寄靈!都曾昏迷不醒?」

強烈的震撼中,孟勝藍頭一次發現,原來自己已開始真正涉足到這個神秘莫測的領域中去了!

一推開青凝房間的門,杜若蘭就差點被驚的叫出了聲。

現在還不到下午六點,可此刻的青凝房間里,要不是自己推開的門外射來的光線照明,居然黑漆漆的看不到一絲的光明。

原本敞亮的大窗戶被厚厚的毯子和被褥給遮的嚴嚴實實,不但透不過一絲的光線,就連原本流通的空氣似乎也被隔絕在了外面,致使整個房間內都升騰著一股帶著淡淡異味的熱氣。

就在這股帶著異味的熱氣升騰中,身穿睡衣的青凝蜷縮在床頭前的牆角里,姿勢看上去很是怪異。就見她雙手抱頭,頭頂著牆角和地板跪伏在角落裡,整個上半身都被她儘力蜷縮在膝蓋上,發出的粗重喘氣聲就連杜若蘭站在門口,都聽的清清楚楚。

「啊1

好像把頭埋在沙子中的鴕鳥被意外驚醒了一般,就在杜若蘭剛推開門,被門口的光線射到的瞬間,蜷縮在角落裡的青凝就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隨著她這聲不似人身的尖叫響起,她的蜷縮在一起的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了。

杜若蘭在門口傻住了!

就一會不見,青凝怎麼已變成了這幅模樣?不光她現在的行為像瘋子,居然連她裸露在睡衣外的雙手和雙腳的肌膚,此時都呈現出一片詭異的青灰色,看上去是那樣的令人觸目驚心。

站在若蘭身後,繼續保持著宛若常人般正常呼吸和心跳的方羽,此時卻一點不覺得驚奇。把一切都看在眼裡,並在上樓的瞬間,已悄無聲息的把那一抹淡到連他自己都剛能感應的靈神延伸到了這裡的他,心裡卻明明白白的知道,在自己和杜若蘭面前正在發出驚叫的傢伙,只不過是用最顯淺的撼神術在演戲。

而她躲在角落裡蜷縮在一起的身體那種怪異的模樣,瞧在方羽這種方家眼裡,也只能更加的證明她的出身和來歷。

因為在很多法門的修鍊中,還有很多很多比她現在擺出的這幅姿勢更詭異,更驚人的動作和姿勢。

但是,儘管心裡明白,但方羽的臉上,還是和若蘭一樣,流露出了明顯的驚容。因為直到此刻,他還對面前此人施展過的先天能力,有相當的戒備。

因為在他的所學所知中,先天異能者是一個相對比較特殊的存在。

儘管一般來說,大多數所謂先天能力者的那些能力範圍和種類,在已到了他這般修為的人眼裡,不過是很低層面的東西,但是其中也有些很個別的特例,先天就能達到非常高的層次。

就像他臨出遊前,在風水一事中,救治的那個身具先天陰神體的少女瑩瑩一樣,特殊的能力狀態不但讓陰神宗上下束手,而且就連他自己都差點在救她的過程被反噬至灰飛煙滅,天心燈也就是在那時,頭一次化沙而逝。

儘管當時的危機,也和他自己的大意有關,但也足以說明那種極為罕見的先天陰神體的危險和層次。

所以從有過那次教訓之後,他心裡就開始對這類先天異能者就有了足夠的戒心。畢竟生死關頭得來的教訓,最是容易讓人不能忘記。對於這一點,就算是方羽,也不能例外,

當然,要是光從敵對的角度來說,以方羽現在的修為,可以毫不誇口的說,不會懼怕任何一個異能者,但現在他是要救人而不是收拾人。而且要救的,是已被這個身具先天異能和後天秘術修為,兩者於一身的傢伙給附靈了數天的青凝,所以不能不小心。

再說了,蒙老那裡他剛也保證過,沒有蒙老的同意,他絕對不會擅自動手。所以現在的他還得小心翼翼的繼續演戲。

很快,樓上發出的尖利叫聲引來了跟在他們後面不苑綰兔杉胰恕U鴝的哭聲和慌張的呼喚聲頓時又在小樓里迴響了起來。

方羽無奈,只好在面色慘白的杜若蘭注視下,在丁乘風怒目而視的譴責中,張口發出了一聲連綿不絕而又低柔蒼涼到彷彿恆古洪荒的低吟。

飄飄忽忽,若有若無的低吟聲就像滿月下,一片悠悠的清風撫過廣袤無垠的大地,帶著些許的蒼涼的柔和,就像記憶深處母親的搖籃曲,無聲無息的把樓上所有人的心神都帶進了一片最香甜的夢境。

幸好此時,一臉空靈的方羽發出低吟的主要目標並不是身邊這些人,所以就在方羽口中綿綿不絕而又飄忽不定的低吟聲漸漸消失的瞬間,眾人也在一陣輕微的恍然中先後回醒了過來。

房間內,原本蜷縮著身體,全身尖聲高叫著的青凝此刻卻身體半展,像是睡著了一樣靜靜的在地板上,口中尖利的叫聲此時也被起落有致的呼吸聲所代替。

回神后,幾乎和杜若蘭一起先搶了進去丁乘風過去一看,頓時愣住了!

因為青凝她,竟真的已經睡著了!

「方羽?」劇烈的震撼中,首先回過神來的是聲音已微微有些顫抖的杜若蘭。此時她的臉上,帶著明顯的驚喜和企盼。

「小方,青凝她?」緊跟著開口的,是同樣顫抖著聲音,淚光閃動的雙眼中交織著驚喜和希翼的蒙老和他的家人。

只有丁乘風,還在盯著面前睡熟了過去的青凝在發楞。

「看她太激動了,我只能試著用剛從草原上學來不久的搖籃調讓她安靜下來,誰知道效果這麼好,居然讓她睡著了。」歉然一笑中,方羽似乎沒注意到他們眼中希翼,反而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蒙老和他家人眼中的希翼再度被掩飾不住的失望給代替,強忍將要流出來著眼淚,蒙老不在說話,低頭和家人一起,企圖把睡熟了青凝抬到床上去。

杜若蘭一愣,隨即狠狠的向方羽瞪了一眼過去。卻看到方羽眼中一片空靈,根本不像她所想的那樣是在故意難為老師。

她在尋思的同時也伸手想幫著把青凝抬上床去,誰知剛一伸手,卻被進來的方羽攔住:「若蘭,你讓開,我來。」

杜若蘭又是一愣,探詢的目光再次投向了方羽,卻看到方羽眼中給自己噤聲的示意。她徹底愣住了。

眾人輕手輕腳的將臉色青灰的青凝抬到床上后,方羽卻又對著基本已完全絕望了的蒙老問道:「蒙老,現在我想切下青凝的脈,你看?」

「哦,請請請1一愣之後,反應過來的蒙老一口氣連說了三個請字。

眾人的目光再度全都集中在了方羽的身上,其中,以杜若蘭和丁乘風的目光含義最為豐富。

杜若蘭是在為方羽剛才對自己的阻攔而心裡驚疑不定。

因為她到現在都沒想明白,方羽剛才攔住自己,究竟是單純的不想自己出力氣,還是有其它別的什麼原因。

同時,也對他剛才對蒙老說的那些話再度起了疑心。因為此刻,她心裡隱約覺得方羽好像有些故意的在為難老師,但她又不是能很確定,所以在望著切脈的方羽時,雙眼中的神色有些陰晴不定。

而和她同樣,雙眼中神色陰晴不定的,是站在蒙老背後死死盯著方羽切脈的丁乘風,他不但眼中陰晴不定,甚至就連臉上,猶豫的神色都隱約的有所反應。

方羽的手一搭上青凝的手腕,就把眼睛閉了起來。

因為他不希望讓若蘭,還有蒙老他們從自己的眼神中看到什麼其它的東西。因為他現在的切脈,完全就是在做樣子。

眼睛剛閉上,靈神就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往熟睡中的青凝識海中探去。

經過了剛才那融合了攝魂術、禁神術兩種秘技威力的那一吟唱,方羽有信心,這次附身奪舍的就算是換做了當年的謝海天,自己此時也有把握無聲無息的擒住他。更何況是現在感覺中,要遠比他弱很多的邪靈?

當然,救治這種被邪靈附身的人,第一步首先是找到被附身者本身的元神並護持起來,剩下的事情,就非常好辦了。

現在經過自己先前在無奈之下的冒險低吟,不管是青凝被困的元神,還是邪靈的元神,此刻已都在秘術下進入了沉睡,正是找出青凝元神最好的機會。

可是,最近這幾天他好像實在是缺點運氣,先是前兩天在號稱天師道祖山的青城山後山山徑上,十拿九穩的情況下,猜錯了自稱天師門下弟子清風的來歷,緊接著靈神就在眼看就能完全護持住青凝那已有些脆弱的元神瞬間,卻被那本該是沉睡的邪靈警醒的發覺了。

電閃般猛撲過來的邪靈元神幾乎就在與方羽靈神交擊的瞬間,就幾乎全部的落了個煙消雲散。甚至雙方交擊的衝擊,弱的都未曾讓方羽的靈神產生他預料中的震顫。

這怎麼可能?

這麼衰弱的元神怎麼可能會在肉體被消亡的重創中破體而出?又怎麼可能控制住別人,硬生生的奪舍寄靈?

幾乎就在這念頭閃過的瞬間,方羽的腦海中就忽然響起了一個微弱的女聲:「退出去,不然我就和她同歸於盡1

「你有這個本事么?」

方羽也用意念回答的同時,靈神已迅速將青凝的元神護祝而他體內,浩然無匹的異能也在念動的瞬間,催動著更為強大了的靈神做好了最後一擊的準備。

此時的他已隱約明白,剛才和自己的靈神交擊了一次的那個弱的可憐的元神,並不全是邪靈本尊的全部神識。

這是一種對他而言,都有些匪夷所思的奇怪明悟,但這是來自靈神交擊時最純粹的直覺。所以,儘管這種感覺非常的顛覆他對元神這個東西的認知。

「不信你就試試1

方羽聞聲,氣機一滯。

說實話,現在的他還真不敢冒這個險來試試。因為他是來救人而不是來鬥法的。

「你是陰神宗門下?」既然不敢冒險試,那方羽只能換個方式來看看能不能溝通一下。

「陰神宗?也許吧,我不清楚1很奇怪的,在方羽暫停了進逼之後,對方似乎也並不排斥和她交流。

「也許吧,不清楚?」方羽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修行人會這樣的回答。她施展的法門,明明就是陰神宗的秘術……

「剛才就是你在門口吟唱的吧?等你出去的時候能不能再給我唱一次?很好聽,它讓我明白了媽媽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可以嗎?」

「媽媽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你是孤兒?」不答反問,這女聲突如其來的怪異話語,差點讓方羽堅若磐石的心靈宣告失守。

……

迎接他問題的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你要是不回答我就走了,我也不會再給你吟唱那曲子。」本想先退出來的方羽在靈神即將退出的瞬間,忽然在靈光一閃中,傳遞出這麼一句非常幼稚的威脅。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孤兒,小時候他們叫我十七號,長大后他們有時也叫我們克隆體…我們都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我們是主人的克隆體1

剛開始還有些猶豫和斷續的微弱女聲越到後面聲音越大,到了最後,整個聲音就像一把鋒利的尖刀,猛地就在方羽的腦海中穿刺了起來。

「臨1

猝不及防下,方羽在靈神劇烈的震顫中也動了真怒,一聲宛若沉雷般的怒喝帶著他本能的殺意伴隨著電射的靈神撲了出去。

「不要…」

幾乎是哭泣般的顫音在青凝的識海深處隱隱響起,隨著這顫音的響起,被方羽元神護住的青凝元神也劇烈顫動了起來。

方羽電射的靈神在最後的關頭驟然停住,心念電轉間,一抹恍若風吟,低柔蒼涼到彷彿恆古洪荒的聲音再度迴響在了青凝的識海。

恍若風吟……

這已不再是方羽剛剛在門口發出的那一抹遜色了太多的吟唱,因為那一抹低吟中已經包含了太多其它的東西。

現在響起的,是大草原烙印在他腦海里的那一抹最純正,最本色的風吟。帶著淡淡的悲傷和無法言說的安祥,就那麼若有若無的在青凝識海中不停的飄堯回蕩。

識海中劇烈的動蕩很快在這風吟聲中平靜了下來,就在那一聲悲切入骨的嗚咽聲在這低柔蒼涼的風吟聲中隱隱響起的瞬間,方羽悲傷的靈神已悄悄退出了青凝的識海。

暗吸了一口長氣后,重新穩住了心神的方羽緩緩睜開了他閉著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