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蒙青凝見過方兄,來的魯莽,失禮之處還請海涵。」

無聲開啟的大殿門口,隨著一股涼風一起進來的,是個一身白衣的年輕女人。

一現身,她就俏生生彎腰行出了一個通行的巫禮,輪廓柔和俏麗的臉上更是一片淡淡的笑意,那神情,就像是鄰家的小妹來串門似的,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

唯一無法掩飾她出現蹊蹺的,是她身上那套可體的白衣,殿外那麼大的雨,竟沒給她渾身留下任何被打濕的痕。

「蒙青凝?」

肅然而立的方羽並沒因來人是個年輕女人而有所詫異,倒是被她這名字給弄得微微一滯。

早在殿外聽到那一聲充滿獸性的咆哮時,方羽就已知道了來的是有些古怪的方榕和她,只是那會,大殿里的農婦急需救治,而已被拿進了大殿的桃木郎也不宜久留,所以後來在察覺他們被發出長嘯的那兩個老道給截住后,方羽就決定暫不去理會他們。

沒想到沒過多久,她就一個人無聲無息的來到了殿外。那時小神醫正在施術的緊要關頭,而方羽也沒感應到她有敵意,所以就不動神色的任她在殿外窺探。

可是他沒想到這個感應中修為水準極深的年輕女孩,竟也叫蒙青凝。這讓他在聽到的瞬間,就不有的就象起另一個也很年輕,卻柔弱的像是溫室里花草一般的女孩來,她也叫蒙青凝來著。

「不錯,巫門青龍宗蒙青凝。方兄莫非覺得有何不妥?」方羽臉上的細微的變化落在這位蒙青凝眼裡,令她多少有些不解和困惑。

之前在方榕和黑巫宗宗主王聞川的口中聽過的方羽,一身修為已臻化境,但為人謙和有禮,給人感覺像是個飄逸洒脫的世外之人,怎麼如今一見,卻似乎名不符實啊!

「原來是青龍宗宗主當面,方羽失禮了。」稍一失神的霎那,方羽就已醒悟了過來,趕忙回禮的同時,也笑著開始解釋:「前兩天認識的一個病人跟宗主同名,所以……」

「同名?就是蒙青凝這三個字么?」

「是啊,就是這三個字,也是個年輕姑娘。」

「哈,那有機會一定要去認識一下,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跟自己同名的人。」

方羽不置可否的輕輕一笑,開始扭轉話題:「蒙宗主怎麼獨自過來了?方榕呢?」

不可否認,剛剛關於名字的這個小插曲,很是把兩人之間初次見面的陌生感給驅散了不少。

「他跟那兩倆老道糾纏的時候受了點小傷,所以先回去找地方調理去了。說是等一調理順當,就過來拜望方兄。我留在那裡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先過來見見方兄,還有個不請之情,要請方兄幫忙。」

看到方羽轉了話題,蒙青凝臉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斂了起來,到了最後,已是一臉的肅容和微微的緊張。

從她來到大殿外開始,就始終覺得有一種無形無象的莫名壓力隱約的壓在心頭,可是她用盡神通百般搜尋,卻始終無法找到具體的源頭。

可是剛才,就在方羽問起方榕的瞬間,一直回蕩在心頭的那種微妙壓力卻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讓她在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對面前的方羽重新定位了起來。原來,能讓方榕和王老蔫印象那般深刻的方羽,真的……

「請1

方羽沒理會她神色中細微的反應,只是請她明說。因為今天在殿外感應到方榕時,方羽也覺得他當時的狀態頗有古怪,渾不似日前聽陰陽宗那兩位宗主說起的那般模樣。

如果體內的天妖已被他完全熔煉掉的話,他不該還會變得像今天這麼古怪的。

「聊城一戰之後,跟著我重返苗疆的他原以為大患已去,日後可以過得相對平靜一些的,可是沒想到,等到了苗疆之後,他還沒來得及和我一起走完他當年捐款修的那些學校,就又發現了不妥。」

就在蒙青凝有些緩慢的述說即將進入正題時,方羽卻忽然開口插了一句進來:「他捐修的學校?」

「嗯,那是幾年前,他到苗疆來尋求幫助的期間,看到那裡山區的孩子因窮困和環境問題大多失學,所以就匿名捐了很多錢出來修學校。這麼幾年下來,已蓋了差不多三十所學校。而當初,就是因為他的善行,引起了在那裡隱居的家父的重視和遍布那裡的白虎宗巫師們的感激,成了白虎宗長老們宗主的座上賓,可惜他們也和當年的家父一樣,對他體內的天妖也沒太多的好辦法。結果最後就導致了韓老前輩的橫死和他的爆發。」

「哦,原來蒙宗主之前就跟方榕認識?」

方羽之前已聽陰陽宗兩位宗主大致說過聊城事件的前後原委,原以為巫門六宗全是那個朱雀宗韓老宗主的血柬給請來的,沒想到其中還有方榕自己的這麼一段淵源。

「之前青凝並不認識方榕,不過後來曾在那些學校臨時援教期間,聽那裡的師生們多次的提起過這個不知名的好心人。後來,直到家父臨終前傳承宗門的時候,才知道是這好心人是他。

而我青龍宗上下從那時起,就一直有人在專門留意他的動向,希望能在必要的時候施以援手。所以後來在接到韓老血柬的時候,我才能在那一晚,搶先一步截下那些人對韓家寨的偷襲。」

稍有些奇怪,方羽發現蒙青凝在回答自己這句隨意的問話時,神情中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似乎像是急於表白和證明什麼似的,反倒令他有些好奇:「哦,明白了,所以那一戰之後,他才會在知道跟宗主的淵源后,應宗主和白虎宗的邀請,遠走苗疆避禍的是吧1

或許是之前跟若蘭一起待了太久的緣故,方羽說完話這些話,才發覺自己剛才說話的語氣和面部的表情似乎隱隱有些問題,否則也不會讓青龍宗宗主蒙青凝的臉上和眼中閃過那一絲扭捏和羞意了。

「嗯1蒙青凝借著點頭的功夫,將眼帘也垂了下去。不過很快,她就恢復了之前的平靜:「可是等到了苗疆悄悄走訪那些學校的途中,有天清晨,他忽然憂心忡忡的告訴我,他體內的問題還未真正完全解決。

還有個比原先那個天妖還要難纏數倍的存在,在天妖被熔煉了之後,就像一個原先基本平衡的局面被忽然打破了一樣,也開始有些不受限制的跡象了。

不過和天妖不同的是,這存在跟方榕一樣,也在竭力的自我剋制這種失控的跡象,可是在失去了天妖這個對手的制約之後,方榕和他一時間都很難克制住這種失衡帶來的危機。

就在那天清晨他給我說過這個問題之後的第七天,他就在去一所學校的半路上,第一次因那存在而失控了。

將近有一刻鐘的時間,他自己的神意和他體內那個失控的存在不停的爭奪和切換他身體的控制權,激烈的爭奪中,他體內無意間泄露出來的氣勁將我們身處的那座小山都給摧成了平地,情勢非常的駭人。當時,我根本就無法靠近他身體三步之內。

經過將近一刻鐘的爭奪之後,最後還是被他體內的那個存在佔了少許上風,足足控制了他的身體有五分鐘之久,不過控制住了以後,那佔據了方榕身體的存在並沒做任何異常的事情,只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在莽莽群山中歡騰跳躍著嬉戲了一陣,在最後消失的前夕,才對一直追著他的我說了幾句相對正常的話,告訴榕小子,天生性率真,失控非本意。

然後方榕就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體,那一刻,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盤坐在山頂上,不停的無聲流淚,整整兩天兩夜都沒說過一句話。

後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硬是將他拽到了白虎宗岩石宗主的那裡,經過我和岩石宗主多日的勸說和安慰,這才基本恢復了正常。

可是從那以後,他每隔些日子,就會出現一次時間或長或短的失控。一旦失控,就會像個孩子一樣,在大山之間到處的歡騰雀躍和遊盪,不把身體弄得精疲力竭,疲不能興,就不肯消失。

但是每一次即將消失前,他說的那些相對正常的話也會變得越來越失落和頹廢,幾次之後,連我和岩石宗主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和方榕一樣,都開始對繼續堅持下去越來越沒信心了。

而方榕每次回醒后,更是一次比一次消沉。甚至連脾氣,都開始變得暴躁和易怒了。

我和岩石宗主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急在心頭。

經了多次之後,大家終於下了決心,將方榕帶到了白虎宗的聖地落鷹潭,在那裡擺起了白虎宗秘傳的鎖魂陣和我青龍宗的七龍絞仙陣,準備等到月滿落鷹潭,方榕再失控時,和他體內的那個存在一起來最終解決這個問題。

哪怕最後就是陪著方榕和他同時消散在這天地之間,大夥也都在所不惜。

因為一個修行人,落到如此的地步,實在讓我們所有目睹的人都無法接受,就連方榕和他體內的那個存在,都在等待月滿落鷹潭的那幾天里,陷入了一種指天罵地的躁動中不能自拔。

他們也都同樣一個念頭,寧肯失敗后將生命烙印永遠的消散這天地之間,也不願再這麼痛苦的苟活下去。

可就在這時候,陰陽宗兩位宗主和黑巫宗的宗主王聞川三人卻聯袂來到了落鷹潭。通過黑巫王宗主和方榕的交流,這才在方榕和他體內的那個存在都激動了起來的反應中,讓我和其它三位宗主知道了你的存在。

而熔煉了天妖的方榕和他體內那隨即失控了的存在,在我和幾位宗主的埋怨中下,這才發覺在這頗長的一段時間裡,冥冥中竟似有個未知的力量,促使著他們根本不願去想去提這世間還有你這個人的存在。

一直到了白虎宗的聖地月落鷹潭,這才在王宗主的提醒下想起了他們還有你可以求援。

不過在看到一線生機之餘,我們所有人都對他倆之前那種不願提你的奇怪感覺,有了極大的懷疑。

這世間,還有什麼樣的力量,能在不知不覺間,讓方榕和他那體內那強大到匪夷所思的存在,都會深陷其中而不能自知?」

「天劫?」

方羽凝神聽到這裡,眉頭也微皺了起來。不會這麼巧吧?自己現在手裡還握著一根將要要度劫的傢伙還不知該如何應付呢,這邊又來個比天妖更兇猛的方榕和那存在?

眼前的大雷劫再攙合上能讓巫門六大宗主都困惑不已的另一類大天劫?到時候究竟會是什麼模樣?

方羽想不出來。

不過此刻,他卻隱隱覺得,與其說是這桃木郎和方榕他們在應劫,還不若說是無意間來到的這裡的自己要應劫來的合適。

天劫九關,自己這將要應的是那一劫呢?

隨著眉頭輕皺,方羽的嘴角也爬上了一抹淡淡的苦笑。

可他挺立的身軀,卻依然像標槍一般的筆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