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當丁乘風領著那三個人走進特護室時,特護室外間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到了他身後那位女人的身上。

驚艷!

這是在場不管男女,不分老幼幾乎所有初見她的人心頭同時泛起的強烈感受。

身材高挑,身穿白色長裙的她長垂的秀髮黑的閃亮耀眼,白皙到近乎有些透明的俏臉上,嵌了一雙晶瑩到深藍色的美眸,在光滑到有若錦緞一般的肌膚襯托下,就像兩個清不見底的深海,散發著幽邃而又神秘的氣息,使人深陷其中而又無從窺探裡面的奧秘。

她的面部輪廓柔和而又清晰,筆直挺秀的鼻樑下,鮮紅的櫻唇邊,掛著一縷淡淡的微笑,這微笑又讓她整個人都充滿了一種出塵脫俗的淡淡氣息。

就連以蒙老的閱歷和見識,初見她時,都顯出幾分目瞪口呆的樣子。

早有準備的丁乘風心裡暗笑,輕輕咳嗽了一聲,開始做介紹:「老師,這位就是被人稱為蝴蝶夫人的瑪利亞博士,這兩位是我研究所的前輩,約瑟教授和漢斯教授。」緊接著,他又乘著蒙老回神的功夫,給身後的三人用流利的英語介紹:「這是我以前的導師,蒙漢臣教授。」

直到這時,蒙老才算是真正回過神來,在心裡暗驚這女人那雙眼睛厲害的同時,也趕忙上前想用英語招呼他們。

「蒙教授,幸會。」

可是他沒想到,面前這明顯帶著西方人特徵的瑪利亞博士,搶先一步用地道的漢語打起了招呼。

這讓他一愣,隨即有些醒悟了過來:「幸會!瑪利亞博士,你是……」

「我是中英混血,我父親是中國人。」顯然注意到了蒙老遲疑,這位令眾人驚艷的蝴蝶夫人瑪利亞博士又用她微帶點沙啞的低沉聲音做了進一步的解釋。

蒙老和眾人恍然,有了她這麼醒目的存在,接下來另兩位教授還算流利的漢語並沒有再引起太多的驚訝。

簡短的介紹和寒暄之後,擁有極佳職業精神的三位專家便要求馬上開始診治病人。於是,在場的眾人,包括帶他們前來的丁乘風,都被勸到了門外的走廊里。

「他們三位很重視青凝的病,所以一下飛機就直接趕來這裡。老師,師母,你們大家都別擔心,瑪利亞博士的催眠術很厲害,青凝應該很快就會沒事了。只是施展催眠術需要非常安靜的環境,所以旁邊不能有人干擾。等一會約瑟教授和漢斯教授做完檢查,也會退出來和咱們一起等。」

新打開的另一間沒人的特護室里,丁乘風小聲的給因不能親眼目睹青凝的治療,而明顯有些焦躁和不安的蒙老以及他的家人做著無謂的解釋。

其實他也知道,在蒙老和他家人面前解釋這麼簡單的東西純屬多餘,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說些多少有用的廢話,因為現在的他,心裡也是十分的緊張。

因為在從機場來醫院的路上,蝴蝶夫人曾要他詳細介紹蒙青凝從昏迷開始后發生的所有情況,而他在介紹的過程,卻偏偏不小心把方羽這個人的存在給忘記了。

現在催眠馬上就要在裡面開始,可是他心裡,卻忽然開始隱隱的有些擔心,因為他不知道方羽讓狂躁的青凝沉睡過去的那種針灸,會不會成為影響催眠術效果的隱患?

一刻鐘后,約瑟和漢斯兩位教授也帶著一臉的納悶來到這裡,在向蒙老和親愛的丁坦陳他們沒檢查出結果的同時,也告訴他們,蝴蝶夫人將馬上開始對病人展開催眠。

蒙老和他的家人頓時全都緊張起來。就連丁乘風的臉色,也開始微微的發白。

房間里靜的可怕,只有眾人略顯急促的呼吸聲此起彼伏,和窗外連綿不絕的秋雨聲交相輝映,混成了一片寂寥的聲響。

盯著面前剛剛關上的門,瑪利亞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又等了兩分鐘,這才在臉上浮起的那一抹微冷的笑意里,站了起來。

剛才那兩個教授到裡面檢查病人的時候,她就一直靜靜的坐在這裡等。

因為她在踏進這間特護室的瞬間,就已靠著感應到的那一絲儘管微弱,卻熟悉依舊的淡淡氣息,知道房間內那人的問題,絕對不是身邊這兩個教授所能明白的。

現在,他們果然無奈的離開了,那麼,接下來是不是就該輪到十七號你來表演了呢?自從你跑掉之後,我可是期待了很久礙…

在宛若女神般的俏臉上湧起的那一抹越來越冷的笑意中,蝴蝶夫人輕輕推開了裡間的門。

病床上,剛被檢查了一番的青凝依然睡的很沉。

她那張已經褪去了青灰,恢復了幾許紅潤的臉上,除了偶爾出現的那一兩下抽搐外,顯得很平靜,也很安祥。

冷冷的笑著,輕輕的關上身後的門。

瑪利亞慢慢從自己胸前拽出了那塊讓她成為了蝴蝶夫人的招牌標誌。

那是一塊外表金黃透亮,晶瑩到幾乎透明的橢圓形扁平琥珀,和常見的琥珀不同,這是一塊足有四寸多長,三寸多寬的巨型琥珀。

金黃色的琥珀中央,一隻近乎半透明的掌大彩蝶被困在中央,展翅欲飛的兩隻蝶翼中央,五彩斑斕的色彩和半透明的斑點由外到里,由密到稀,形成了兩個深不見底的彩色漩渦,而漩渦盡頭,細密的斑點又幻成了兩隻酷似人眼的瑰麗圖案,無休無止的散發著奇異的幽光,吸引著的人的視線,不停的往裡陷落下去。

奇異的琥珀被拽出后,瑪利亞那雙晶瑩的深藍色雙眸就開始變得清澈和冰冷,當琥珀被她舉到額前之時,她深藍色的雙眸深處,一點金黃色的光影就像迎風搖曳著燃起的火苗,迅速的擴散了開來。

低沉、沙啞而又充滿磁性的喃喃語聲就像窗外的秋雨一樣,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在這寂靜的房間響起,而後又隨著房間內平地而起的那一團團微帶寒意的旋風,向四面八方滾滾而去。

幾個呼吸之間,整個寂靜的特護樓里到處回蕩的都是這宛若搖籃曲似的綿綿呢喃聲,空濛而又綿長。

整座樓都在這連綿不絕的低沉聲浪中越發的安靜了下來,到了後來,整個樓道里除了這不絕於耳的空濛呢喃聲外,只剩下無數平地而起,打著漩渦的冷風發出的細微聲音,嗚咽著往四處散去。

病房內,瑪利亞已將那塊扁平的琥珀貼到了額前,而她那雙已被金黃色替代了原本深藍色的雙眸中,那詭異的金黃色還在不停的向瞳孔之外的地方不停的爬去。

很快,她貼在額前的那塊琥珀本有的金黃色完全斂去,變得透明的琥珀中央,只有那展翅欲飛的斑斕蝴蝶和它那隻彩翼,還保留著它瑰麗色彩描繪出精美圖案,散發著朦朧的光影。

微微喘息著,像是用了很大力氣一般,瑪利亞將貼在額頭的那隻蝴蝶一點一點的往下移,又是幾個明顯的喘息之後,彩蝶兩翼中央那兩隻酷似人眼的瑰麗圖案,終於與她那雙已不似人眼的雙眸完全重合。

就在這兩雙眸子重合的剎那,一片金黃色的網狀電光頓時在她頭臉之間亮起,隨即就在滋滋的亂響聲中,化成了兩條細細電蛇,鑽入了蝶翼中央的那雙眸子。

金黃色的眸子中頓時奇光大盛,一道又一道瑰麗斑斕的光芒閃動間,整個蝴蝶也像是活了一般,顫動起了逐漸變大的雙翼。

與此同時,一蓬蓬淡淡霧氣從她腳下平地而生,隨即就在一股股森冷的無形寒意攪拌和驅使下,迅速將她的身形籠進了霧影之中。

霧氣搖搖,蝶翼輕顫。

幾乎就在眨眼的瞬間,模糊的霧中出現了兩隻巨大的七彩蝶翼,近有兩米的巨大蝶翼上,兩隻巨大的瞳仁中奇光流轉如電,形成金色的渦流,在蝶翼輕輕的顫動中,將周圍的霧影攪動成了流光溢彩的陸離光影。

光影在蝶翼的又一次顫動中,匯聚成了一條金色的巨蟒向病床上的青凝猛撲而去。

而此刻的青凝,也像是感覺到了危機似的,猛地在病床上掙扎著扭動了起來。可是還沒等扭動掙扎著的她睜開眼睛,金色的光影巨蟒就已撲到了她的床頭!

就在此時,奇變又生!

「嗡1

一片沉悶顫音中,房間內,光影中,憑空而現的無數道青色彎月就像一蓬炸開的禮花,猛地帶著冷電似的寒芒四面迸射,掀起了滔天的殺機。

「吱1

一聲怪叫也幾乎就在這一蓬青色彎月乍起的瞬間從霧影中響起,隨著這聲怪叫的響起,已撲到青凝床頭的金色巨蟒如電般倒卷而回,隨即就在與青色彎月的劇烈撞擊中再度化為滿天霧影,遮住了電閃而來的又一道青影和屋內更為慘烈的激斗。

隨著漫天霧影的急劇的涌騰,霧影中巨大的蝶翼在急速的煽動,金色的流光就像巨大的光漩,挾帶著一股股冰冷的陰風,緊緊的糾纏住一道青黑色煙影,不停的發出沉悶而又急促的交擊聲。

一時間,寬敞的特護室內陰風四起,勁氣縱橫,奇光異彩明滅奪目,各種各樣的怪異聲響更是不絕於耳,響成了一片!

而此時,病床上的青凝還像掙扎在噩夢中的無助羔羊一樣,拚命的扭動身子,可是卻始終睜不開眼睛!

驀地,亂成了一片的霧影中響起了一聲沉悶的氣爆聲,房間內狂風乍起,暴震的閃光令人目眩,青白色的流光飛竄而出。

狂風徐斂,霧影漸收,特護室牆角處,踉蹌著出現了一個身穿灰色緊身衣,滿臉赤紅的中年人。

「陰煞搜魄指?你竟是陰神宗的人!為何要害我師弟?」

踉蹌著扶牆站穩身體后,渾身汗透衣衫的中年人咬牙切齒的瞪大了眼睛,盯著霧氣金芒中不停顫動著的巨大蝶翼恨聲發問。

霧影中,那兩隻明顯小了許多的蝶翼上奇光流轉,緩緩顫動中,那兩隻巨眼中又開始形成了金色的渦旋,而森冷的殺機,又在這沉默的渦旋中鎖上了臉色愈發赤紅的神秘中年人。

「出爾反爾,卑鄙無恥!老子今天和你拼了1隨著話音落地,自知不免的中年人張口沖著電射而來的金芒噴出了一口污血,在噴血的同時,他身體猛地往地下一仆,就在那道奪命金芒狠狠射中污血的前夕,消失在污血化成的那團血霧裡不見。

奪目的金芒又是一閃,正擊中將要破窗而出一點青芒,一聲暗啞的慘叫聲中,關著的窗戶玻璃被一股巨大的氣流猛地撞破,僅存的一點青芒夾雜在如雨的碎片中往外飛射了出去。

「居然還能御神而遁,算你命大1

隨著窗戶的洞開,一股清爽的秋風攜帶著秋雨的濕氣湧進了房裡,只不過轉眼瞬間,霧氣散盡的房間中央,同樣汗透衣衫的瑪利亞正微喘著將恢復原狀的琥珀從眼前拿開。

就在這時,病床的青凝終於睜開了她的眼睛。

赤紅如血的目光剛一觸到瑪利亞的影子,一聲尖利的吼聲就伴隨著她一蹦而起的身體往瑪利亞這邊撲了過來。

「滾1隨著這聲冰冷的話語,瑪利亞隨手一揮,就把雙眼赤紅的青凝和她的尖叫打回了原地。

青凝纖瘦的身體一落到床上,就雙眼一翻,像是昏死了過去。

就在這時,房間內忽然響起了方羽幽幽的嘆息。

「唉1

隨著這聲嘆息,方羽修長的身軀憑空幻現在了青凝的床前。

「閣下是什麼人?」

方羽的突然出現,顯然引起了瑪利亞的高度警覺,她像是被嚇了一大跳,擺出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配合著她絕世的容顏和此刻臉上微微露出的倦意,散發著驚心動魄的奇異魅力。

另一種方式的攻擊在看到方羽的瞬間,就已經被她展開。因為方羽的出現,已讓她感到了極度的威脅。

剛才在施法過程中,被那討厭的中年人施法搗亂后乘虛而入,還不足以讓她驚訝,因為化蝶聚靈時,她對周圍的警戒會有大幅度的下降。

但是現在,就在她已經全神戒備的情況下,方羽還能這麼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這裡,並且還是以這種毫不戒備的樣子出現,這一下子就讓她極度緊張了起來。

術法世界的爭鬥中,這種在你全神戒備下還能無聲無息忽然出現的水準所代表的含義,也只有達到她這種程度的人才會明白。

因為那基本就代表著兩個人之間的差距,遠遠不在一個層面。

「你就是蝴蝶夫人?」她絕世的容顏和瞬間發動的秘傳媚術,並沒有讓方羽清亮如水的眼眸內產生任何的波動。依舊帶著點微微憐憫的視線在她身上一掃之後,再度落在了昏迷的青凝臉上。

不過話,倒是沖她說的。

一股無端的怒火瞬間湧上了她的心頭,已經有太多年沒人可以無視自己的存在了。特別還是在自己已經放低了姿態,全力施展出已修行到頂級的秘傳媚術的現在,面前這可惡的青年居然連多看一眼都不肯。

真是豈有此理!

奔涌而起的怒火差點讓她在瞬間暴走,就在她按耐不住剛要有所行動的前一瞬,方羽那看似無意的一瞥又讓她的蠢蠢欲動的心頓時冷靜了下來。

因為在方羽這一撇中,她看到一絲絲冰冷的寒意。那裡面包含著太多讓她神識震顫的含義。

「我是陰神宗外堂客座長老瑪利亞·藍,請問閣下是?」

幾乎是在心神冷靜下來的同時,她臉上的嬌媚就已換成了仙子般的端莊和空靈,而說話的同時,卻用巫門參見同道的禮儀向方羽先見了一禮。

「你果然是陰神宗門下。」

方羽的目光這才正式落到了她的身上,但是負手而立的他卻沒有給她回禮。

瑪利亞的臉色變了數變,卻終於還是將心頭再度湧起的惡氣狂壓了下去。

對方剛才的兩句話已擺明,人家早就知道了自己明暗兩重身份,現在卻依然敢這麼無禮,顯然是對他自己的實力保有絕強的信心,並沒有將自己和這個陰神宗客座長老的身份放在眼裡。

他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敢這麼無視陰神宗的強橫?

而且,他出場的時間和方式也擺明,對自己抱著很強的敵意,但是卻又不馬上動手,這又是什麼原因?

莫非他跟紫薇姐有舊?可是這麼年輕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和紫薇姐姐有舊?再說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和自己一樣修了長青術才讓容顏不老的,他究竟是什麼來路?

「請問閣下是?」

心念電轉間,她臉上的表情已變得更加小心和恭敬,儼然已是一副不弄明白方羽身份不肯罷休的架勢。

「小鎮方羽。」確認了她來歷的方羽報名的同時,儘管心裡在不停的暗嘆,但還是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有些事終究還是要去做的,哪怕為此而和強橫如陰神宗這樣的神秘宗派再起紛爭!

其實這兩天以來,特別是他現身之後還沒確認這個蝴蝶夫人的出身來歷之前,他還在心裡一直都希望自己的推測是錯的,關於邪靈的那些事並不是陰神宗做的。因為即便是他,也實在不願意和陰神宗這樣強大的宗派和紫薇宗主這樣的強人再度結仇。

儘管之前在暗中觀戰時,他失望的心裡已基本確認了對方的來路,而青凝體內的邪靈在掙扎著醒來后的反應也再度指證了對方跟她之間的仇恨,但是他現身後,還是沒有直接出手,因為他還抱著一絲最後的僥倖,希望能聽到不同的答案。

因為他心裡明白,一旦確認陰神宗是邪靈事件背後的主謀。那麼,等待他的,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苦戰,而不再是當初僅僅斗一兩法或是比試就能揭過那麼簡單。

因為到了那時,即便是陰神宗肯放棄追究,他自己都沒辦法說服自己放棄。因為邪靈背後的事實,已超出了他所能接受的範圍!

可是就連他都沒想到,僅僅兩句話后,他就避無可避的正面遭遇了這個可悲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