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二十一章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一章下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或不在服務區……」

「奇怪,她怎麼還沒開機?」

賓館的房間里,方羽略帶訝異的放下了手機。

原本,他還以為在離開這裡之前就能和杜若蘭燙完這通電話堡的說。這樣的話,就算再次把手機的電給打沒了也不怕,可沒想到,她居然到現在都還沒開機。

可按理說她早該到家了啊,莫非是忘了開機或是她的手機也正好沒電了?

「叩叩叩1

就在他正尋思的時候,房間門被人輕輕敲響了。

他一愣,還以為可能是賓館的服務員。誰知門一開,卻發現門口站著的是一位根本不認識的中年男人。

「方羽?小鎮方羽?」

還沒等他說話,門口的這位中年人卻先開口了。而且方羽還注意到,面前這位猛看上去找不到任何特點,普通到一轉眼就能被人給遺忘和忽略的中年男人儘管是在問話,可語氣口吻中卻完全像是在禮貌性的確認。

方羽心下頓時恍然,他淡淡一笑:「是我。你是?」

中年人臉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笑意,他眉毛一揚,不答反問道:「進去說?」

到了這時,方羽心裡已隱有所得,他笑著一側身:「請進1

關上門之後,還沒等進來的中年人開口做自我介紹,方羽便已笑著先開口了:「閣下怎麼稱呼?一哥近來還好吧?」

「哦?哈哈,方羽果然不愧是方羽。陸鳴來的魯莽,還請小方不要見怪才是,一哥最近一切都好,正在全力培養小孟呢。

中年人微微一愣,隨即便在眼神微凝之後的大笑中,開始跟方羽正式抱拳見禮。

「原來真是陸兄,久仰大名啊,呵呵。」

方羽一聽他果真如自己所料,就是一哥那個部門的人,而且還是那個陸鳴時,也不由的雙目一亮,正色抱拳道了一聲久仰。

儘管因為內部紀律的規定和限制,一哥和孟勝藍在和方羽的交往中,不可能跟他過多提及單位內部的情況,但在彼此相對有些頻繁的接觸中,偶爾也會接觸和介紹到一些他們的同伴,其中像楊冰和龍隱這些負責外勤的兩位幹將,方羽跟他們更是直接有過接觸和交往。所以老實說起來,對其中最主要的十二位外勤人員並不是非常的陌生。最起碼,也曾從一哥他們能隱約的了解過一些。

而就在這不多的了解中,陸鳴這個名曾給方羽留下了足夠的印象。因為從一哥以及孟勝藍不多的幾次言語中,方羽敏銳的注意到,這位陸鳴,似乎是一哥他們那個部門的外勤人員中,除了一哥之外歲數最大的人,似乎也是除了一哥之外,最有影響力和最深不可測的一位。

在一哥偶爾提及的口吻中,這位被他們內部人員戲稱為凡人哥的陸鳴儼然就是這個部門裡,除了一哥之外最主要的話事人,換句話說,也就是一哥不可或缺的副手。基本上,在一哥受傷困守在總部的這些年裡,基本上所有的外勤事務和人員都由他來負責主持協調和安排,而且每一次都能給安排的妥妥噹噹,基本上沒出過什麼紕漏。也因此而在這個部門內,擁有著基本差不多能和一哥比肩的人望和影響力。就一哥的話而言,基本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多久,他將是替代自己的最佳人循…

而在孟勝藍似有意似無意的隱約提點中,方羽發現,除了一哥偶爾泄露出的這些之外,這位被同伴稱為凡人哥的陸鳴,似乎還是這個部門內實力狀況最模糊,也是最深不可測的一個人,好像除了一哥似乎略有所知意外,部門內其他的同伴似乎並沒有幾個人能確切的說清楚他能力的範圍,反正不管什麼情況,但凡他參與的事件,不管當初是個什麼狀況,反正每次到了最後,能站到最後的人裡面肯定會就會有他。

更難得的是,平常的日子裡,擁有這般實力的他除了對此略有些隱諱之外,其它時間給眾人的感覺則更像是一位寬厚可親的中年大哥,閑暇時節,孤身一人並沒有家庭拖累的他那裡,幾乎成了他們部門內,這些個性獨特甚至個別時候算得上桀驁不馴的一眾外勤幹將們都愛去的一個所在。

在他那裡,只要他有時間,每一次去的人幾乎都能早充分滿足自己口腹之慾的同時,也能從他精心照料的那些植物,以及眾多品類繁複但又不失精典雅緻的收藏中獲得足夠多的熏陶和享受,若是喜歡音樂的話,則更有可能會不時的遭遇到另外一些出乎預料的驚喜。

基本上,如果不是對他身份非常了解的人,幾乎沒有什麼人能在跟他接觸的過程中會發現他的與眾不同。面對他做出來的那些菜肴,以及他對烹飪方面的熟悉和了解,你可能會覺得他應該是個手藝高超的大廚。或者,從他那些品種繁多而又質量頗高的收藏品,以及他豐富到足令大多數所謂的專家汗顏的古玩鑒賞能力和見識中,令你判定他十有八九可能就是個考古界的專家,或者,他對音樂的了解和素養會讓你覺得他可能是個這方面的專業人士……

基本上,在跟他的接觸和交往中,你可能會基於你自身的素養而以為他可能是任何一個方面,能和你趣味相腿聳浚而不是其它什麼。

「凡人哥是真正的大偽裝者,我這個徒有虛名的所謂偽裝者到了凡人哥面前,什麼都不是。而且,更可恨的是,就算我明知道他這副模樣不真實,可每次面對他端上了的美食,聽著他口中那些菜肴的精美,卻每每都恨不得將他栓回自家的廚房,這手藝,放在他這裡,實在是浪費了啊1

上面這句,是孟勝藍某次在提及陸鳴時,偶爾轉述的一段話。被轉述的那位同伴,也就是那個偽裝者,方羽也曾見過,就是出身藏域息結宗門下的年輕人,楊冰。

而這個凡人哥陸鳴,能讓像楊冰這樣一位能在這種特殊部門內,能被同伴都稱之為偽裝者的人,都要甘拜下風並且說出以上這種話的人,方羽自然在聽聞之初,就會留下足夠的印象,更不用說還有之前一哥和孟勝藍他們一鱗半爪的那些言語中流露出來的其它那些信息了。

總之一句話,方羽在還不曾見過本人的情況下,就已經對面前這位看上再也平凡不過的中年人有了足夠深刻的印象和好奇。而現在,則是有了更直觀的體會。

面前的這位凡人哥生著一張說來再也普通不過的大眾臉,身材體形還有衣著打扮,無不從每個哪怕最細微的細節上,都在向別人無聲的表露著一個意思,我是這世上再也普通不過的中年人中的一員,就像熙熙攘攘的街上無數來來往往的那些中年大叔一樣,每天都不知道要遇上多少個,太普通太常見了,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你去注意……

這是這位凡人哥最初出現在門口時,帶給方羽的印象,但是當他進了屋子,等方羽搶先一口道破他來歷時,他便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從形象到氣質上的整體轉變。

這一刻,抱拳站在方羽面前的,不再是那個普通到丟進人群里便能立馬消失不見的中年人,而是身為國家特殊部門內精英級戰士的英氣和鋒芒。而這一切,則又被他再也自然不過的收斂在一種宛若山嶽般的沉穩微笑中,當然,目光中也很配合的帶著一絲不知道真假的好奇和詫異。

「我曾聽一哥偶爾提及過陸兄的大名。請坐1方羽也很配合的解釋了一句,然後笑著請他坐下說話。

「小方太客氣了,要說久仰的應該是我才對啊,呵呵。」凡人哥眼中的詫異斂去,不過好奇的成份卻依然不曾消失。

「孟隊長一切都還好吧?」

方羽心裡也明白這種好奇不是現在的他所能控制的,所以一等他坐下后,便立刻開始試著轉移陸鳴的注意力。當然,對孟勝藍的現狀,他也的確有著足夠的關心。

「小孟一切都好,而且要比我們之前預料的還要好,已經有相當一部分的能力開始被引動,現在她和一哥他們正在為此而忙。說起來,還真的要多謝謝小方你才是,相信過不了多久,我們部門又要多一位真正的巾幗英豪了,呵呵。」

「呵呵,那就好,陸兄不用太客氣。」方羽淡淡一笑,並不想在這件事上多做糾纏,於他來說,知道孟勝藍那邊一切正常就已足夠了。倒是對陸鳴的來意,眼下的他心底倒是注意的更多一些,所以他很快就再次改換了話題:「陸兄此番前來,可是有事要找方羽?」

「正是!不過此事說起來有些魯莽,還請小方你多見諒才是。」陸鳴一看方羽開門見山的詢問,臉上溫和的笑意里也瞬時多了幾分莊重。

「陸兄請講1方羽並沒有再過多的客氣。

「小方,我需要知道你今天下午在城隍廟內一切見聞,當然前提是如果這不讓你為難的話。」

「哦?」方羽一愣,難道是城隍廟裡的那種變化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應該不至於吧?

就在他剛想開口的時候,剛關上沒一會的房門又被人給敲響了,不過這次,門外的動靜和腳步聲也凌亂的很是有些清晰。

叩叩叩!叩叩叩!

當然,敲門聲很重也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