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二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師伯……」

「什麼?」

去而復返的一個中年道人有些惶急的低語讓孤雲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深吸了兩口氣后,他這才恢復了一些:「各位,咱們可以開始了。那邊廂房裡的蒙青凝蒙大宗主不知何時,已離開本觀了。」

嘩的一下,原本很安靜的室內頓時嗡嗡的亂了起來。

「來去之間,自有定數,隨她去吧。孤雲道兄,那小神醫呢?」

嗡嗡的人群中,來自龍虎山的大衍散人是少數並不曾動色的人之一,他一看場面有些要亂的樣子,便沉聲開口,將眾人的注意力又給吸引了過來。

「小神醫此刻還在廂房內安睡,他……」

沒等進來的那中年道人說完,大衍就已接過了話題:「小神醫沒事就好!孤雲道兄,眼下貴觀大典將始,咱們動作也該快點才是。」

「道兄說的正是。永旭道兄,你看……」

懷著莫名複雜的心情,孤雲在微微欠身的同時,深看了大衍一眼。而後又將目光投向了龍虎山奇巧閣的兩位當家人。

「清風,現在你就當著各位師叔師伯的面,仔細將昨夜看到的一切都說出來,事關重大,切不可有絲毫的隱瞞,知道么?」

「師伯,知道了。」

清風的臉龐,再次成了眾人目光的焦點。其中,已隱隱有幾股微弱的氣息也隨著這些目光,纏到了他的身體周圍。

清風原本有些忐忑的心裡猛的一惱,正準備翻臉揭破之時,卻看到師父師伯眼中的那絲含義莫名的幽光,心裡頓時一酸,已經衝到了嘴邊的話在這瞬間,也變成了有些悻悻的低語。

「昨晚我脫隊之後,就去了那邊的山崗,誰知道一過去就在天雷的餘威里吃了個大虧,緊接著就看袁世兄也來了……聽到了四聲長嘯,緊接著天上驚雷霹靂驟變,閃起了一道駭人的白光,後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因為那時,我已被白光亮起的瞬間,那種難受的氣息給打暈了……」

清風一口氣說到這裡,將有些複雜的目光投向了另一邊的袁華:「死猴,哦袁世兄,後面的你來說吧,我記得我暈了的那會,你要想另有發現來著……」

「這個死花道,心眼就是小,專挑這種時候來害我,你給我等著1

袁華見狀,心裡狠狠的暗惱著,但是臉上,卻在眾人的目光交匯中浮起了有些尷尬的笑容:「各位前輩也都知道,我空門一脈雖然在遁法上略有點涉獵,但論修為,卻那裡能和龍虎山清風師兄這樣的名門大宗弟子相比?

當時的情形,連他都暈了過去,更不用說我了。清風師兄,我可記得我是先暈過熱我醒來的時候,你已帶我下了那座山崗,這些你都忘了?」

說著話,袁華臉上的顏色再度轉為蒼白,甚至連半坐起來的身軀都有些搖晃了。

眾道一聽他的這話,再看他的樣子,暗中點頭的同時,又將目光移到了暗暗叫糟的清風身上。

「各位師叔師伯,清風的確就記得那麼多了,等我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發現袁世兄躺在我身邊,記得天上暴雨依舊,但是驚雷霹靂卻都已消失了。至於其他的,我也……」

「清風師侄,你能確定你聽到的是四聲長嘯?」

一直在留意他和袁華言辭神情的孤雲和大衍對視了一眼后,沉聲打斷了他有些慌亂的自辯。

「嗯,這個清風能確定。那時袁世兄也很清醒,他也聽到了。」

「沒錯,的確是四聲,一聲比一聲驚人,就連滿天的驚雷都無法壓下其中任何一道聲音。」

此時此刻,面色有些蒼白的袁華想起那四道驚人的吟嘯聲,臉上依然閃過了一絲驚慕的異樣。

「四道吟嘯,難道應劫的妖物竟不止一個?怎麼會這樣?」

就在房間內眾人齊被這訊息弄得有些困惑的時刻,孤雲和孤松師兄弟兩人的臉上卻有些掛不住了。

堂堂白雲山下,圈內公認的白雲觀勢力範圍內,不但有妖物招來雷劫,而且還是不止一個妖物招來的大雷劫,特別還是在道觀準備重振起來的現在,這不活脫脫是在關鍵時刻給本觀的人上眼藥么?

簡直是豈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他倆憋了一肚子悶氣,不知該找誰發的時候,門口又進來了一位年輕道人:「師叔祖,開壇在即,觀主請各位前輩一起過去觀禮。」

孤雲和孤松一愕,隨即便振作精神,一一延請屋內的眾人都去準備。

房間內頓時就清凈了下來,只剩下躺在床上發獃的清風和同樣躺在床上的袁華,半晌無話。

「喂,小花道,不會真生氣了吧?」

安靜了沒一會,還是眼睛一直在滴溜亂轉的袁華首先忍不住了。

「死猴子你給我滾一邊去,本道爺不想再理你這個縮頭烏龜!每次都要我給你擦屁股,哼1

很乾脆的閉上眼翻轉身子,氣鼓鼓的清風直接給了袁華一個後腦勺。

「小花道,我的苦衷又不是沒告訴過你,幹嘛還這麼小氣?好好好,就算我再欠你一次好不?」

袁華騰的半坐起來,瘦削的臉上,滴溜亂轉的雙眸中,那裡還有剛才說話時那般衰弱的痕?

「被人騙一次是沒小心,兩次是無知,三次就是蠢了,你覺得我像是蠢人么?」

清風嘴裡嘟囔著,人卻依舊不肯回頭。

「如果當你是蠢人,我也不會在這裡再三跟你廢話了。沒想到一直被我認為是性情中人的道兄你,隔了這麼久,竟還是沒能勘破這些虛相。

可惜啊,眼看又是一場精彩的龍爭虎鬥在即,我和你卻只能躺在這裡耗費光陰,照這樣下去,究竟到什麼時候才能讓修為更上層樓,再去尋那傢伙的晦氣呢?

唉,我看我還是跟你一樣,選擇放棄算了……」

「死猴子,你真的也一直沒放棄?」

就在雙眸滴溜亂轉的袁華嘆息著又躺回床上的時候,另一邊的清風卻騰的翻身坐了起來。

「你以為呢?我袁華雖然出身聲名並不怎樣的空門,但血性和良知卻並不比你們這些名門大宗的子弟差多少,你都可以因那傢伙而變成小花道,我為什麼就不可以繼續堅持下來?」

同樣翻身再度坐起的袁華說到最後,雙眸和語氣中的那點僅存的得意已變成了一片森冷的殺意。

「好!就憑你這份堅持,我就再信你一次!你想怎麼樣?」

微微一愣之後,清風再再度開口的瞬間,眼眸中也同樣有一抹森冷的殺意在翻騰。

「咱們先躺下休息,容我再推敲一番。白天的開幕式上,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動靜,關鍵是看晚上……,嗯,先躺下休息吧,晚上再說。」

雙眼滴溜溜亂轉著,袁華的眸眼深處,卻有一絲跟他口中的言語截然不同的奇亮光芒在閃動。

悶聲應了后,清風又躺回了床上,此時的他,心思早已飛回了當初那件令他至今都耿耿於懷的事上,根本無暇去注意袁華的異樣。

房間內,有些異樣的沉重和沉默中,時光在飛速的流逝著。

想必大家都知道了,17k這邊vip開始測試了。但是勿用因為前面因故拖稿,手頭並沒有存稿,所以暫時被關在測試的大門之外本來這也沒什麼,不過為了配合測試,站方要求俺這樣的懶人在此期間周更新不得超過一萬,以便促使俺這類懶人攢些稿出來所以今天我準備在更新同時,弄個小小的調查,看看諸位更喜歡那類方式來更新。嗯與此同時,俺也正在加緊寫字,希望很快就能攢出點稿來,早日進入測試。那樣,在vip測試里的更新就應該能快起來。

另,封推其間更新好像不受限制,不過俺也同樣需要忍耐,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