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袁華是被尿意從睡夢中憋醒的。

睜眼的時候,他發覺屋內一片漆黑,就連窗戶那邊,也在這分外的寂靜中黑成了一片。

「沒動靜,難道煉魂儀搞完了?那這一覺豈不是又睡了好幾個時辰?」

翻身坐起納悶了一下后,他便要挪身下地。可是腳剛垂下床沿,他卻又猛地愣住了。

「我不是有傷在身嗎?怎會這麼快就沒事了?」

迷惑之下,他凝神默察體內,這才真的確定體內原本頗重的內傷竟已好了七八成,起碼現在一般的行動,那是肯定沒啥問題了。

「怎麼會這樣?莫非是睡過去之前聽到的那些吟唱的緣故?」帶著滿腹疑惑,去門后解完了手的袁華終於找到了最可能的答案。

「肯定就是那番吟唱的效果了,否則再沒有其它解釋,不然自己也不會在那吟唱中昏睡了過去。」

想到這裡,他往對面的床上望去。

天太黑,看不到清風此時的樣子,不過就憑聽他悠長的呼吸聲,袁華也能確定,那傢伙的傷勢也已有了明顯的改善,甚至要是光聽呼吸的話,都察覺不出他有受過傷的痕。

「那人到底的是什麼人?竟有這麼大的本……」

既然已經清醒,身上的傷也不再礙事,幾乎躺了一天多時間的袁華自然就睡不住了。

可現在又是深夜的,無可消磨的他只能開始瞎琢磨了。

因為之前方榕到來后引起的騷亂,儘管並沒波及到專門給他們安排養傷的這個僻靜院落,但是那悲涼的楚歌,以及之後發生一些動靜,還是被他和清風靠著傳來的聲響給察覺了一些。

而且和一無所知的清風不同,袁華原本就預先知道巫門會來這裡拜山。

所以凄婉的楚歌一現,他就已經猜到了大致情形,只是可惜他那時已受傷在身起不了床,否則以他的性格,一定要慫恿清風跟他一起溜出去見識見識。

可隨後響起的奇怪吟唱聲很快就讓他打消了這些雜念,陷入了深沉的睡眠,硬生生就讓他錯過了這場大戲……

忽然,就在黑暗中抓耳撓腮的他惋惜不已的時候,空氣中傳來的一絲波動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身為空門中傑出的掌門大弟子,他儘管內在的修為可能還比不上清風這樣的名門子弟,但是論耳目之靈,遁法的精妙,卻絲毫不輸於他們,甚至比起很多名門大宗的老一輩,也不遑多讓。

否則,他之前也就不會有膽量在巫門兩位宗主面前以遁法獻醜了。

所以空氣中傳來的這一絲波動儘管轉瞬即逝,也輕微的似乎並不曾留下任何的痕,可還是被他給捕捉到了。

「奇怪,這麼晚了,誰還會在觀內施術?」

他不解之下,重新下地就想跟過去看看。可是剛走了兩步,卻又轉身往清風的床邊走了過去。

「這是他們道門的地頭,還是拉上他一起去更適合一些,嘿嘿1

心裡這麼盤算著,他伸手推醒了清風:「小花道,噤聲,是我猴子1

清風一醒來,就聽到了面前的黑影發出的熟悉聲音,緊繃的身體一軟的同時,也開始了不滿的嘮叨:「深更半夜的你不躺著亂動什麼?咦,你能下地了?」

一驚之後,他這才算是完全清醒了。緊跟著,他也發覺了自己體內的變化:「咦,我好像也沒事了,這……」

「古怪吧?還有更古怪的呢,我剛剛還發現有人在觀內用遁法,想不想一起去悄悄看看?」

「這時候在觀內用遁法?」一愣之後,清風也翻坐了起來。

「小聲點,好像就在附近,我想跟過去看看,你去不去?說不定又有熱鬧可以看。」黑暗中,袁華壓低了聲音,繼續在那裡蠱惑。

「死猴子,你他娘的又來這套,這次別想我再上當1儘管心裡也很好奇和驚訝,但此時的清風心裡更多的卻是戒意。

「沒膽去就繼續躺你的,好像非要拉你去似的,真是!那我自己去了,你別跟來啊,回頭休想再從我嘴裡問到任何消息。哼1

不滿的哼了一聲后,袁華轉身就往門口慢慢摸去。

「死猴子,誰怕了?去就去,不過這次你要是再害我,以後休想再跟我論交情!喂,等我1

袁華沒走兩步,身後果然傳來了清風的嘟囔和下地的聲音。他偷偷一樂:「就知道你這騷包忍不住,咱們還是悄悄從窗里出去吧,不然會驚動外邊的人。我怕你師父他們為了就近照料你,會住在隔壁。」

「嗯1

清風很不開心的應了一聲,他覺得這次,自己好像又落進這傢伙的套了,所以心裡暗暗有些不爽:「要走就快點,別羅嗦。」

兩人悄悄從窗戶溜出房間,繞到院中,這才發現他們養傷的這地方是一個緊靠著山根的小後院。兩人小心翼翼的出了院門,連過了兩個小院落和拱門,這才摸到了這所跨院的正門。

此時高遠的空際,月影已經西斜。夜風中也已帶著淡淡的濕潤霧氣,看情形,天色已近拂曉時分,整個白雲觀內,更是一片幽深的寂靜。

「跟我來1

抬頭打量了一下四周后,袁華放棄了開門溜出去的念頭,而是在低聲招呼清風的同時,徑自從大門另一側的院牆上翻了出去。

「到哪兒都脫不了做賊的臭毛箔…」

心裡嘟囔著,清風也不敢怠慢,緊跟著無聲無息的躍了出去。

「唰1

他才一落地,就發現袁華瘦小的身影就像一道輕煙似的,快速往不遠處的另一所建築掠去,根本就沒回頭等他的意思。

「死猴子,就是沒義氣!暈,怎麼跑去那裡了?」

清風心裡又不滿的嘟嚷了一聲后,趕緊收斂呼吸緊跟了過去。

現在觀內高人太多,他和袁華一樣,都不敢隨意施展其它的術法,只能純靠自身平素練出的身法和速度,悄悄向前摸去。

不過和飛掠在前的袁華稍有不同的是,他剛才落地的瞬間已打量過四周,而且還知道自己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前山規模最大的別院,藥王宮的所在。

要是沒記錯的話,那裡似乎也是白雲觀這次羅天大醮的六大分壇之一,玄真壇的壇址所在。

這傢伙這次該不會是找錯地方了吧?

但是前面的袁華去的太快,他又不方便開口阻攔,所以只好也加快了步伐緊跟了過去。

幾百米的距離在他們的腳程下來說,只不過眨眼的功夫就能趕到。

就在隨後飛掠的清風快追上袁華時,他就驚訝的看到,先一步竄起身形,正準備越過藥王宮門牆的袁華,就像是在半空中猛撞上一堵無形的牆一般,猛地向後翻騰著倒跌了回來。

而半空中的他手忙腳亂的模樣,也根本不像是在跟自己開玩笑的樣子,而是真的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糟糕!」

看到這般情景,清風也顧不上許多了,他身子往下一矮的同時,身形就已消失在了原地,再現身,已到了正在下墜的袁華下面,堪堪接住了袁華失控下落的身子。

「哇1

放開袁華的時候,他忍不住張口吐出了一口污血。

從夢裡清醒后,儘管他身上的傷勢已有了極大的改觀,可依然架不住他這樣的拚命。

而袁華也是一樣,否則以他的修為,也不至於在這麼點意外和高度上,就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清風你沒事吧?別嚇我1

身體一落地,袁華就撲過來攙住了搖搖欲墜的清風。情急之下,也顧不上再刻意的壓低聲音。

「我只是用力過度,有些頭暈。你別大驚小怪的,要是驚動了觀里,就又是麻煩了。」

努力的平復著呼吸,緩過氣來的清風反倒叮嚀起他來了。

「花道……」

袁華看著他在月光下略顯慘白的面色,再看看他唇角的血跡,心裡忽然覺得很是慚愧,上次就累的他吐過血,這次又……

想到這裡,他暗一咬牙,從懷裡掏出個小瓷瓶,倒出一粒豆子大小的藥丸,不等清風詢問,一抬手就塞進了他嘴裡。

「猴子,這是……」

清風沒來得及反抗,剛驚問了半句,就發覺塞進了口裡的藥丸已化成了一股冰涼的清泉下到了咽喉里,而自己的口鼻間,更是充滿了淡淡的葯香,經久不去。

「這是我千辛萬苦找來的毒藥,味道不錯吧?」

袁華把葯送出后,心裡這才覺得安穩了一些,可是他那張不肯認輸的臭嘴,卻依然很是強硬。

「毒藥?嘿嘿,葯香這麼久都不散,這樣的毒藥還有沒有?再給兩顆來嘗嘗。」

清風此時已感到了體內的變化,那裡還會信他?

這種入口即化,能在眨眼間就迅速將內傷穩住的藥丸,好像就連自己宗門內都沒有,又怎會是毒藥?

「哼1

袁華這次,只是罕見的悶哼了一聲,便扭頭將目光投向了藥王宮那邊,並不曾再多搭理他。

清風見狀,也知道自己剛才十有八九是得了這傢伙的大好處,否則他現在也不會鬱悶成這樣子。而體內傷勢的迅速緩解和恢復,也讓他更加的確定了剛才那葯的不凡。

於是他知趣的閉上了嘴,也把目光投向了藥王宮的門口。

此時的藥王宮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依舊靜靜的矗立在那裡,而裡面也並沒有傳出任何預料中的動靜。

「死猴子,剛才是怎麼了?」

清風凝神打量了半天,也沒發現剛才袁華失手的那地方有任何的異常,於是就把奇怪的目光投向了身邊的袁華。

此時的袁華卻是動也不動的望著藥王宮,一臉的驚疑。

良久之後,他才低聲開口說道:剛才我躍起時還好好的,可是一躍過牆頭,就眼前一花,忽然發覺自己正在一頭撞向一座高山。幸好當時還留有餘力,急切之間伸腳一踢,這才借著反彈之力騰起身後退了出來,可是卻沒想到身上有傷,結果在半空中就失去了控制。

可奇怪的是現在這裡明明什麼都沒有,剛才怎麼會那樣?莫非是這裡被人動過手腳?可是現在我什麼異常都沒發現,花道你呢?」

「一座高山?莫非這裡被人布了陣勢?」

清風在搖頭表示自己也沒發現任何異常的同時,肅容小心翼翼的邁步伸手,往前探了過去。

手很快碰上了冰涼的牆壁,在這過程中他並沒遇到任何的異常。

「難道真是被布了奇陣下了禁制?可那樣的話,自己怎會到現在還沒有絲毫感覺?」

瞪大眼睛緊盯著面前冰冷的牆壁,清風再度凝神,重新開始了他的探尋。

一傍的袁華靜靜的站在那裡,同樣凝神注意著他的反應,心中卻更加的驚疑。

因為他看到,月光下,閉著雙眼的清風臉色越來越凝重,眉頭都快皺到了一起。

「猴子,我什麼都沒發現。」

許久之後,睜開眼的清風黯然的宣布了這個令人沮喪的消息。

「不會吧?等我再上一次試試?」

袁華壓下心頭的失望,說話的同時就準備再跳一次試試。

「還是我來1

可是他沒想到,探尋失敗的清風比他還急,說著話,他的身子也已原地拔起。

袁華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騰空而起的清風也同樣怪異的往後騰躍了下來。

「面前是一棵大樹和一道深不可測的懸崖,幸好我早有防備,不然就直接下去了。」

輕巧的在半空一翻身之後,安然落地的清風臉上已變了顏色。

在低聲說出自己剛才的遭遇之後,他又很快黑著臉說出了自己的判斷:「這是傳說中業已失傳的陣禁,根本不是你我能突破的,就是我師父師伯來,也不行1

袁華也在聽到他這番話之後,愣住了。

要知道,在聲名顯赫的龍虎山上,清風所在的七巧閣可就是憑著奇門陣勢等幾類現已式微的雜術才能另開門戶,傳承宗門到至今的。若是他說連他師父他們都沒辦法的話,那這陣禁到底是誰擺出來的?

好像這次來到白雲觀的道門諸宗中,沒聽說還有誰在這方面的本事能超過七巧閣的這兩位啊!

就在兩人面面相覷,疑竇叢生之際,遠比清風敏銳的袁華又捕捉到了空氣中略顯異樣的几絲波動,只是這次,這波動持續的時間比較長,好一會這才慢慢的消失。

「裡面究竟是誰?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袁華閉眼木立了良久,這才無奈的睜開了雙眼。

剛才那几絲波動消失之後,不管他再如何凝神感應,就是沒辦法再捕捉到任何一絲異樣的氣息。

「還是回去吧,憑咱們是進不去這裡的。」

清風盯著藥王宮緊閉的大門,忍了再忍,才算是壓住了不顧一切的上前去叫門的念頭,最後他還是選擇了放棄。

「看來是這樣了,那就回去吧。」

袁華像是也灰心了一般,無精打採的轉身往回走了兩步之後,忽然又猛地的一轉身,電一般的再次撲向了牆頭。

他們空門雖然並不以精研陣勢機關等這類奇學而著稱,但是源於傳說中夜盜千戶的崑崙奴後人,他又怎會對這類奇學沒有研究?

雖說現在的他和清風一樣,也並沒有發覺面前這個禁制的門戶,可是就憑著他宗門中傳下來的經驗,他也知道在自己初次闖入的時候,布陣的人就已發覺了有人闖陣。

可是這都好一會了,裡面並不曾有絲毫的動靜,這說明裡面的人也頗有顧忌被人發現,所以並不想理會自己和清風的再三騷擾。

這除了說明對方自認禁制布的高明,不怕自己兩人破陣而入之外,一般情況下也會時刻關注自己和清風的反應。

能布下這等陣勢的人擁有窺探自己兩人行為的能力,對於這點袁華絕對不會懷疑。

他此刻先返身而走,緊接著又回身怒撲而回的舉動看似冒然,其實正是在賭對方會有霎那間的鬆懈和隨後本能的反擊。

只要布陣的人稍有類似的反應,袁華就相信自己和下面的清風兩人之中,肯定就會有一個能抓住點什麼,從而可以為破陣帶來新的一線生機也說不定。

果然,就在他返身怒撲而回的同時,身邊的清風也迅疾的轉身而回,將他的雙手再度帖到了冰涼的高牆之上。

可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之後,出現的結果卻讓他倆又大吃了一驚!

因為袁華怒鷹般的身形,已躍過高牆,安然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