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第三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恐怖靈異

袁華一接近縣城,就被洶湧的人流給嚇住了。

公路上,路邊積雪未消的田地里,到處都是向前涌動的人潮。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形形色色的人和車馬組成的龐大隊伍就像一條條緩慢蠕動著的長龍,源源不斷的向著縣城的方向涌去。

「大哥,麻煩問一下,一大早你們這都是要幹什麼去啊?趕集嗎?」

洶湧的人潮中,反袁華順手拉住了身邊一位像是農民的中年人。

被他拉住的中年人也不惱,反倒饒有興趣的上下打量了他兩眼:「兄弟,外鄉人吧?」

「是啊,我這還是第一次來這邊。大哥你們這是要去縣城趕集嗎?」

中年人不屑的撇了撇嘴:「當然不是了,本地人趕集誰會發燒跑到縣城來?嫌錢多燒的么?這邊趕集要去潘家集,那邊雖然山大溝深路不好走,可是收費最便宜,每個攤位……」

袁華一聽不好,這前後左右都是人的地方走也走不快,感情身邊這位老哥是打算跟自己慢慢聊上了。這他可招架不住:「不是趕集,那你們這是?」

隨後又發現自己的插話雖然讓身邊這位老哥閉嘴了,可臉色明顯有些不快,於是就趕忙又笑道:「這位大哥你別見怪,我著急要去城裡辦急事,可你看這速度……我急啊1

「哈,這你算是問對人了。告訴你吧兄弟,今天是本縣城隍爺的誕辰,大夥這都是去城裡趕廟會的。你急也沒用,看著沒?附近幾個城鎮的鄉親們全都來了,人太多速度根本快不起來。再說就算能快起來也沒用,因為縣裡通知了,從今天開始連著三天全縣放假辦廟會,所以就算你趕進城也辦不了事……」

袁華這下總算是鬧明白為啥一大早會有這麼多人往城裡趕了:「原來是這樣啊,多謝大哥。」

說完,他一扭身三兩下就插進了前姓的人流之中速速的擺脫了那位中年人的視線。

「這位老哥也實在太能扯了……」

一分鐘后,心裡嘀咕著的袁華已經擠進了縣城。可等他四面一看,乖乖,人山人海,城裡的人比堵在外面的人還要多。如果說在城外的人流還是緩緩有序蠕動的話,那城裡就簡直可以說擠得像是沙鬧啵不管是大街還是小巷,到處都是人頭,到處似乎也都在不停的動,可偏偏擠在人群中的袁華卻發現一分鐘也往前挪不了連三步。即便是這兩三步似乎也只是被前後的人給架著往前挪,而不是自己作主給走的。

人實在太多了。才想辦法往前相對快速的行進了不到三十米,袁華的頭上就已見汗了。

除了人貼人的擁擠外,更令他難以忍受的是耳邊響個不停的嗡嗡聲。也不知道這滿街滿巷都快被擠成了燒餅的人們哪來那麼大的興緻,幾乎人人都在興奮的說個不停,眾多聲音匯聚成的噪雜聲浪吵的他簡直都快要崩潰了。

「天啊!這城市的人都瘋了么?趕個廟會而已,而現在才不過早晨七點多一點礙…」

袁華一邊在心裡大聲的哀號聲,一邊努力的想法儘可能快的前行。

等他好不容易擠進人頭更為攢動的城中廣場時,這才忽然發覺身邊沒剛才那麼擠了。不但沒剛才那麼擠了,而且眼前還難得地出現了一地面積不小的空地。

這是一塊用彩色纜繩和十多名手拿攜帶型話筒的警察硬生生從人潮里圈出來的半圓形空地。

空地的前半截鋪著顯眼的紅地毯,上面擺著十幾排椅子,椅子的最前面,還擺著一排桌子,此時正有幾個年輕的女孩正在往桌子上鋪杏黃色的桌布。

這一排桌子的前方,不到五米的距離,是一個用氣球和綵綢紮成的拱門,門后是用嫩綠色地毯鋪就的一個半圓形地台,地台高不過三四十公分,但是面積卻一點都不小,足有三百平米的大校眼下,地台上也有八九個年輕人正在不停的忙碌。

「哎呀,可算是出來了。

眼前陡然出現的空曠和色彩讓剛從人山人海中擠出來的袁華不由的就鬆了一口長氣。

「往後退!往後退!眼睛長褲襠里嗎?往後退……」

還沒等他這口長氣出勻,驟然炸響於耳邊的刺耳喇叭聲就已帶著一股大力向他卷了過來。

他身子一側,讓開了猛推向肩頭的大手,但是卻讓不開轟響於耳畔的喇叭銳鳴聲。

「吱……」

被放大了的刺耳電流聲近距離轟了一聲后,渾身打了個了冷顫的他顧不上再去計較面前這位粗壯警察更為難聽的呵斥,一轉身重新擠進了鐵壁似的人牆。

「混蛋,算你跑的……」

袁華人都以擠進了人牆好幾米,耳邊猶能聽到剛才那位警察的罵聲,郁怒之餘,他到底還是沒忍住在拐進方羽所住的那家旅館前,扭頭狠狠的遠遠瞪了那傢伙一眼。

然後,他才在猛然響起的一聲刺耳銳鳴中扭頭擠進了旅館的大門。

太多人的結果,就是連旅館的小門廳里都擠滿了人,直到他擠上三樓之後,環境這才顯得寬鬆了一些。

抹著頭臉之間汗珠,他很快就確定了方羽的房間。稍加整理后,他抬手準備敲門。

就在這時,房間里傳出了方羽清朗的聲音:「進來吧,門沒鎖。」

一進門,整個天地在他的感覺中猛地安靜了下來。他長出了一口氣:「方大哥,可算見到你了。」

負手立於窗前的方羽笑著扭頭:「過來看你做的好事。」

袁華一聽,就知道方羽在說什麼。

實際上他一進來看到方羽站在窗前,就知道自己剛才所有的狼狽樣和所做的小動作都被方羽給看到了。

他嘿嘿一笑:「活該!誰叫他罵的那麼難聽……」

說著話,他來到窗前往外一看,就見剛才罵他的攜帶型喇叭被扔在地上,而那個警察用雙手緊捂著耳朵,正在兩個同伴的攙扶下慢慢從地上往起站,臉色很是有些蒼白。

方羽笑著橫了他一眼,本想敲打敲打他,可一想他剛才被擠的狼狽樣,就只是微微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麼。

袁華被他橫了一眼的時候,心裡很有些緊張。原本想著可能要挨批,沒想到最後卻什麼都沒發生,微微退了一步站到了方羽的身側后,這才算是真的鬆了一口氣。

自從上次和方羽分手后,他就一溜煙趕回師門向他師父彙報了他和方羽之間的那個約定。

像這種好事他師父自然不會阻攔,雖然他師父之前並沒見過方羽,但天心燈得主方羽的大名,交遊廣闊的他師父也早已聞名很久了。所以當時就答應了袁華的這個請求。

不過答應的同時,他師父也曾鄭重的提醒過袁華,既然要跟人學本事,那就一定要有學本事時該有的規矩。就算方羽不計較這些,那至少也要以半師之禮代之,否則,回來就打斷他的狗腿。

袁華自家也知自家的事,知道這是師父對他以往行徑的不滿和提醒,所以就趕忙賭咒發誓的應承了下來。身為空門掌宗大弟子他也清楚,平時任他怎麼貧都行,但若在這事上出了差錯,那丟的人可就不止是自己一個了。

所以從他離開師父出來沿著大河尋找方羽的那時起,他就已經在心裡無數次的提醒過自己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所以剛才才會這麼在乎方羽的反應。

可是俗話說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剛才他一不留神就又差點捅了個小漏子……

「以後可不能再這麼大意了!

他在鬆了口氣之餘,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又提醒了自己一次。

方羽雖然沒再回頭,卻依然很清晰的把握住了他進退之間呼吸上的細微變化,稍一轉念,就大致明白了他有這種變化的原因。忍不住扭著笑著搖頭:「放輕點,我這可沒那麼多規矩。修行了這麼久,連這點都還沒看開么?」

袁華低下頭:「可規矩終究是規矩呀1

「規矩?」方羽笑笑:「難受不?」

望著方羽清亮的雙眸,袁華想要否認的話都到了嘴邊,最終還是點沒能說出口。因為他現在心裡實在覺得有些彆扭。尊重不尊重,放在心裡就好,似乎不用像現在這樣吧?像以前多好!

方羽見他躊躇著不答,知道他此刻還在掙扎。不由就想了昨晚的自己,於是便不再逼他,而是扭頭望向了窗外。

昨晚,送走龍隱他們之後,和以往不同,方羽並沒有選擇入定,而是站在這裡慢慢梳理起了自己的心情。

以往不開心或是困惑的時候,他都會利用入定來做調理。雖然每次都不無成效,但隱約間,他自己也清楚,這種方式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迴避的意思在內。

而且,隨著遊歷的逐漸展開,他經歷遭遇的事情越來越多而情況也越來越複雜,這種情勢下,入定這種調解方式也已日漸顯露出它的頹勢。

畢竟,這莽莽人世間滾滾紅塵里,總會有些東西是像他這樣的人沒辦法迴避的,即便是下意識的迴避都不行。

就像這次,就像他之前給老蔫說過的一樣,割裂,純粹情感和觀念上的衝突慢慢積累成現在的這種割裂,雖然不情願,雖然很痛苦,但總有一天會避無可避的攔到人面前,無法迴避。

實際上,這種割裂從他起初決定出來遊歷的那一瞬間,就已註定了一定會碰出現,以往,他只是在下意識的拖延和迴避而已。

所以燦才會再三的提醒自己。而父親也才會因此而在家裡隱隱的擔心。雖然他嘴上從來沒當面說過。

昨晚,他就是站在這裡,就在窗外曙光乍現的那一霎那,才在燦爛的朝陽里讓自己真真正正的完成了蛻變。

然後心頭一片圓融空靈的他還是站在這裡,靜靜的看著這個城市漸漸的喧鬧和沸騰了起來。

一直到袁華出現,他都不曾挪動過一步。而現在,他依然站在這裡,耐心等著袁華做出他自己的一個小小的選擇。

「方大哥,你還是先給我找點事做吧。我忙起來的時候腦筋才會靈活。」

他身後,袁華在掙扎了半天後,終於做出了一個他的選擇。

方羽轉過身,看著抓耳撓腮的袁華洒然一笑:「也罷!念在昨晚你很辛苦的份上,就讓你先賴上一陣好了。」

袁華聽了這話,頓時開心了起來:「嘿嘿,多謝方大哥開恩。對了,昨晚那位前輩說你有事找我,這不,一大早就趕來報到了。快吩咐吧,接下來要我做什麼?」

一想起昨晚的場面和際遇,袁華那還記得起剛才的苦惱?轉眼人就喜笑顏開的精神了起來。

方羽笑看他玩變臉,感覺好笑的同時心裡也微微有些歡喜「現在暫時沒什麼事,你先在這休息一會再說。對了,你來之前,葫蘆溝那邊安頓的如何了?」

「情況比較慘,玄中寺有七位師兄圓寂了,剩下的懷素大師和他徒弟也都受了重傷,現場只有我和後來的懷業大師他們三位還能行動。人手太緊,他們又不肯讓我去找三家村的那些人幫忙,所以一直等到後半夜他們寺里的後援趕到,這才全部收拾消停。一收拾完我就趕過來了。」

「那玄中寺的那些高僧們呢?回去了還是繼續駐紮在那裡了?」

「都回去了。聽懷業大師說,那個古崖血印已經被那位前輩完全完全封印,他們已經沒必要再留在那裡。」

「哦!那你們離開的路過三家村的時候,那裡怎麼樣?」方羽聽到這裡,點了點頭繼續問到。

「方大哥你放心吧,我們離開的時候村子里雖然很安靜,但一切都基本正常。」

「嗯,那我就放心了。」方羽這下真的放心了。

之前因為太忙,所以在燦叔擺平古崖血印后,他就沒再分心去多注意那邊的後續情況,這下總算是徹底放心了。

那邊災禍的根源,也就是那個古崖血印已被燦叔深度封印,當今世上怕是沒幾個人能夠解開。玄中寺的諸位高僧也已撤了,即便以後赤蓮壇的人再來也就沒了目標,這下趙中平他們也算是相對安全了。

未完待續,預知後事如何請登陸.17k.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這時,隨著太陽的慢慢升高,外面廣場上的人也就越發的多了起來,甚至就連外面鼎沸的人聲,也開始慢慢的透過窗戶玻璃滲入了房間。

袁華有些按耐不住了:「方大哥,還是快點給我找點事情做吧,我這會精神的很。要不你先告訴我要我做什麼可以吧?提前做個準備也好呀1

方羽一聽笑了:「你還真是閑不住埃廟會開始前,下面會有場演出。回頭等下面演出開始后,你就去下去多轉轉,我怕今天會出事。」

「今天會出事?」

袁華什麼人啊,一聽方羽說要出事,立馬就來了精神:「嘿嘿,可算趕上了。」

見識了過昨晚的場面,而且時候也從玄中寺的那些和尚嘴裡知道了一些事情原委后,他就知道這事絕對無法善了。

而且當時葫蘆溝那麼大的場面都沒見方羽露面,這說明什麼?說明方羽這有更重要的事發生,以他的性子和對方羽的看重,那還能不急得上竄下跳的?

若不是燦在臨走時吩咐過他收拾現場,而當時的葫蘆溝里玄中寺的那些人也的確需要人手幫忙,他差點就連夜跑過來面見方羽了。這不一大早就緊趕慢趕的,這下總算是趕上了。

方羽一看他那副模樣,那還不明白他的心思?於是忍不住就給他潑了點冷水:「呵呵,別想的那麼美,只是說有可能。」

「哈,有可能就好。」袁華也知道方羽在故意逗他,興奮勁一點都沒有減弱的意思。

可是剛他的目光無意式窗外的時候,天啊!下面這麼多人,如果真出事……

倒抽了一口涼氣后,他臉上的興奮瞬間凝滯了:「方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方羽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裡暗暗點頭的同時,就把數年來失蹤少年的情況大致給他說了一下。

沒想到等他說后,聽眾袁華的臉色都變了:「我靠!居然失蹤了這麼多人,那些……」

衝口而出的粗話在更多粗話出口的前夕終於還是被他給險險的閘住了。不過那張剛還一片陰沉的臉也因此而憋的有些發紅。他有些心虛的抬眼望去,卻發現方羽正凝視著窗外越來越多的人流,似乎並沒注意到他的異樣。

他深吸了口氣,等情緒平靜了下來后這才沉聲:「方大哥,照你說的情況,如果下面真要出事的話,下面人這多麼,再說以前那些失蹤的人也不全是現場被弄走的,而且就算擄人也不一定會用術法,咱們的人手可就有些單薄了。」

「我也這麼認為。不過今天咱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盯緊董倩他們一行人,別的我想龍隱他們自然會做安排。」方羽說到這裡,心裡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幹脆你現在跑一趟城隍廟吧,請那邊那幾位玄中寺的高僧也幫著給分神照看一下這邊。我估計那邊廟會一開,他們可能會相對比較閑。」

「好的,我馬上就去。」袁華回答的同時已經邁開了腳步,到門口忽然又停了下來:「對了方大哥,我下去通知完他們后就先不上來了,有事你再喊我好吧?」

方羽點點頭了:「嗯,自己小心。」

「放心吧,方大哥#」

說著話,袁華拉開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