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舔影>第一百九十三章塵歸塵,土歸土(全本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塵歸塵,土歸土(全本完

小說:舔影| 作者:范一凡| 類別:恐怖靈異

「好吧,就算你講的這個故事是真的,也不能證明我父親就是兇手,或者說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弄了個這麼個設備陷害我爸?」我知道我的話沒有什麼說服力,但是卻依然在儘力爭辯著。

「哎,小遙,你什麼都好,就是太感情用事了。次聲波技術,在各個國家還都只是研究階段,以我國今天的技術根本造不出來1劉隊嘆了口氣,然後道,「希姆萊當時命令σ研製這個設備,也用了很多年時間,這樣強大的設備,如果用於戰爭是非常可怕的,希姆萊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惜的是,當這個設備研製出來的時候,希姆萊已經死了。當時的納粹德國也正在走下坡路,於是當時的σ為了將他們這麼多年努力的各種研究成果保存下來,就在希姆萊死後,悄悄脫離了納粹。因為當時這個組織是直接效命於希姆萊的神秘組織,所以這個σ的存在根本沒人知道,這也是為什麼今天魏先生所在的組織得以存在的原因。」

聽到劉隊將我後面想要反駁他的話都已經說了出來,我的情緒一下子崩潰了。我知道劉隊所說的這一切都是事實,我沒有繼續爭辯下去的理由。

瞬間的崩潰,讓我嚎啕大哭,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不是在為老爸哭泣,我只是覺得很難過,很多事情無法接受罷了。

彷彿劉隊今天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總是在不停地嘆氣:「我們現在已經掌握了確鑿的證據,就在我把你帶到這裡的同時,張勇和趙文已經收到了我的簡訊,將你父親逮捕歸案。」

聽到劉隊的話,我竟然沒有做出想象中要死要活的表現,也沒有痛哭流涕求劉隊給我父親一條活路。可能在我的內心深處,維護公義是非常重要,以至於不可取代的吧。

劉隊看我沒有反應,以為我因為無法接受這個現實,而瘋掉了,所以趕緊推了推我。

我抬起滿是眼淚的眼睛,看著劉隊,很久很久都沒有說出一句話。

我的眼睛里能夠看到劉隊面色緊張地對我說著什麼,但是我的耳中卻什麼都聽不到了。

劉隊為了喚醒我,在我的胳膊和腿上掐了很多下,我看到了劉隊是在掐我,而且我也確實感覺到了疼痛,但是我沒有力氣去做出反應。

最終劉隊為了讓我恢復意識,不知從哪裡盛來了一盆冰水澆在了我的頭上。

刺骨的冰涼讓我一下子恢復了意識:「狗/日的,你瘋啦1

劉隊看到我有了反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哎呀,你終於恢復過來了,嚇死我了。」

我望著劉隊,將父親被逮捕的事情暫時壓在了心底,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然後問道:「吳清的屍體你們究竟找到了沒有?」

劉隊沖著我點了點頭:「沒有,根據剛才趙文傳來的消息,你父親招認吳清是他殺的,目的是通過吳清一定程度上擾亂警方的視線。在殺害吳清之後,屍體就被你父親用鏹水給銷毀了。」

「那為什麼那個小混混說是女人給他打的電話?」我還抱著最後一絲為老爸爭取的希望。

「因為你父親用了變聲系統,這個你應該很熟悉。」劉隊沒有多做解釋。

「那萬可信呢?」劉隊的回答將我最後的一絲希望也徹底毀滅,我的心中已經變得無悲無喜。

「萬可信是第一個被算計的人,萬可信在與方大利等人合謀尋找密碼的過程中第一個意識到了不對勁,但是當時的情況讓萬可信已經無法退出了,於是他就主動和那個組織中與魏先生不對路的傢伙聯繫上,並表示願意加入他們。」劉隊說道。

「那組織里那個傢伙就讓萬可信加入了?」我很懷疑地問道。

「當然不會,那邊只是給了萬可信一個空頭承諾,萬可信覺得並不靠譜,於是一邊裝作很努力地在繼續幫助那邊尋找那個密碼,另一方面悄悄聯繫了我,並布置了與你一起吃飯,然後出車禍的整個過程。」劉隊搖著頭說道。

「什麼?!萬可信沒死?」我的大腦顯然有些跟不上節奏了。

「是的,萬可信沒有死,那場車禍是他自己安排的,是做給那邊看的,為了讓那邊以為他死了。當然,萬可信也冒了很大的風險,差點就真的死掉了。後來被搶救過來了,然後利用萬可禮的關係,找了個別人的屍體,給那個屍體帶上人皮面具,糊弄了所有人。」劉隊解釋道,「後來因為我清楚知道,萬可信如果死了,肯定是要被送到市局進行屍檢的,所以我提前通知了萬可信,在楊偉帶人去取屍體之前,將那個帶著人皮面具的假萬可信屍體偷走了。」

「那劉紅玲呢?第一個死者劉紅玲跟整件事有什麼關係,我,那個兇手為什麼要殺他?」我很難說出我爸這兩個字,因為在我內心深處,依然無法接受我爸就是兇手這個事實。

「劉紅玲只是吸引警方的一個棋子,同時也是你父親用來測試那個設備的一個試驗品。」劉隊說道,「當時你爸剛在中國意外得到那個設備之後,就利用那個設備殺死了與他同行的組織其他人,但那一次你父親自己也差點被那個設備所害。後來,你爸在中國製造了新的身份,那個設備也一直被你爸隱藏了起來。在兩年前,你爸因為得知那個組織重新啟動了貴州的那個計劃,於是便重新取出了那個設備,開始進行調試,這也是你為什麼每晚會做同樣的噩夢,並且出現夢遊現象的原因。」

「你是說我晚上夢遊對著鏡子梳頭是因為受到這個設備的影響?」我問道。

「是的,剛開始你爸還不能完全掌握這個設備的運用,因此出現了次聲波傳遞無法控制的狀況,你就是在那個時候受到了影響。等到你爸將那個次聲波發射器徹底研究清楚,能夠定向定空間的發射次聲波時,你已經形成了夢遊習慣了。」

「那你為什麼要拿槍對我射擊,是怕我阻止你們去抓我爸嗎?」

「不,我之所以向你開槍,是為了避過魏先生等人的監視。要知道,魏先生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他不可能不派人監視我們,放任我們在國內。而且除了魏先生,還有那個和魏先生不對付的人,肯定也有派人盯著我們,因為現在的我們都已經陷入這個事件的核心了。」劉隊向我解釋道,臉上充滿了痛苦地神色,「我向你開槍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所有在這個事件中的人,都以為你死了,這樣就可以保證你的安全,同時也不用再在這個事件中掙扎了,你承受的痛苦已經夠多了。」

「也就是說,你這樣做是為了讓外界都以為我死了?我父親已經被你們抓了,事情也已經到了最後,為什麼還要用這種金蟬脫殼的方法?」我不解的問道,心中依然充滿了憤懣。

「你真的以為一切都要結束了嗎?抓到你爸就真的都平安無事了嗎?你錯了,一切才剛剛開始!魏先生為我們提供了這麼多證據和資料,難道會是白給我們的嗎?別忘了,我們還要去苗嶺山脈呢1劉隊再次重重地嘆了口氣,「想要將殺死方大利的主謀繩之於法,並讓梅樂夫人和瑞芙重獲自由,這趟苗嶺山脈之行不可避免,但是現在除了已經被抓捕的你父親,各方的眼睛都盯在苗嶺山脈上,去那裡就等於是九死一生啊!這也是為什麼魏先生讓我們替他去苗嶺的原因,他是讓我們去替他在前面擋子彈,我相信到時候他還會派人在暗處跟著我們的。」

「所以你才製造了我被你殺死的假象,然後獨自去那裡嗎?」聽到劉隊的話,我之前對他的怨恨一下子衝散了不少,「你別忘了,在明面上你可是殺了我的殺人兇手,就算你命大從苗嶺活著回來,也會因為謀殺罪被判刑的1

劉隊看著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笑容看上去充滿了溫暖與真誠,同時又帶著一絲絲的痞氣,就好像我第一次在市局刑偵大隊見到他時一般。

「小遙,我願意用我的生命換你一生逍遙自在1劉隊燦爛地笑著說道。

十年後,n市。

「好了,廢話我不多說了,關於案子的細節下來之後小方會給你們提供詳細的資料,散會1我從大會議桌的一端站了起來,然後拿起放在會議桌上的文件和警帽,大步離開了會議室。

十年前在那個小黑屋中,我望著劉隊離去的背影哭得昏天黑地。在那之後不久,趙文便將我母親帶來了,並將我和母親趁著夜色偷偷送出了a市。

在離開的時候,趙文還將劉隊一早為我準備好的新身份交給了我,包括身份證和各種檔案。

按照劉隊的安排,我和母親一路來到了距離a市很遠的n市,以新的身份,過上了新的生活。

在很多年後的今天,我依然不知道我對劉隊究竟是愛還是恨,或者兩者都有吧。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來到n市之後,我毅然選擇了繼續做警察,努力去維護我曾經心中至高無上的公義。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們到達n市之後不久,a市的連環謀殺案就宣布了告破,在全國引起了軒然大波,作為a市警察局長的李建國,也就是我的父親在多方證據之下被判處了死刑。但是關於連環殺人案背後的一切,卻依然隱藏在水面之下繼續著那註定不能浮出水面的暗流涌動。

父親的死對母親打擊很大,在a市連環殺人案告破的那段日子裡,母親天天以淚洗面,一下子也蒼老了不少。不過時間總是最好的治癒方法,幾年割斷與過去一切牽絆的新生活,讓母親漸漸恢復了過來,不再是那樣鬱鬱寡歡。

而至於劉隊,從我來到n市之後,也曾嘗試各種手段去尋找他的蹤跡,但最終也沒有任何消息。

趙文和張勇在告破那個案子之後,據說都獲得了提拔。那個喜歡爭權奪利的周隊在我爸被判刑之後,接替了他的位置,成為了新的a市公安局局長,而趙文則在劉隊辭職之後,一步登天,接替了周隊的位置,成為了刑偵大隊的大隊長,張勇成了副大隊長。

至於我自己呢?現在是n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第二支隊的支隊長,名叫樂逍遙。

ps:《舔影》正式完本,感謝所有默默支持小凡的朋友!

另:新書將為都市題材,即將登陸,詳情:blog.sina.cn/s/blog_.html

  • (快捷鍵:←)
  • 舔影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