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官涯無悔>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聽大孫子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聽大孫子的

小說:官涯無悔| 作者:關越今朝| 類別:玄幻魔法

中秋晚宴結束,楚天齊被叫到老爺子房間,一同在場的,還有楚玉良、徐衛華和李衛民父女。

環顧眾人一圈,徐大壯直接道:「後天你們都該上班了,明天雄飛也要回柳林堡,趁著今天這個時間,有幾件事咱們議一議。先說第一件,那就是天齊的工作問題,不能總做調研員吧?現在沒外人,也不用講規矩,怎麼想就怎麼說。」

「爸,我先說。」見到老爺子點頭后,徐衛華繼續道,「把天齊安排到發改委,是我和姐夫一起商量的。之前天齊是副處,就任調研員后,正處級別自然就解決了。在部委尤其是發改委這種大部上班,能夠開闊眼界,提高官場認知水平,從現在來看,他在這些方面成長特別明顯。

在發改委上班,也能接觸一些部、廳級領導,這些都是以後可以藉助的力量,好多人更會再次成為直接上司或同事,提前有了接觸基矗有了調研員這個正處崗位過度,到市、縣裡面直接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主官,要比在縣裡升的快。另外,從部委去市、縣,也比跨省市調動簡單。我們商量的就是,等你醒來,看你的意見,再決定天齊的去向。」..

李衛民接著說:「天齊是從基層起步,一步步奮鬥到現在的,基層履歷比較完善,但部委歷練一直空白。這麼安排豐富了他的履歷,再加上兩次特訓,還有中央黨校、省黨校學習,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履歷非常全面的處級幹部。當然,履歷只代表一種經歷,實績才是最根本的。在這將近九年時間裡,他所做出的工作業績,在同級別官員中還是很優秀的。只是由於他走仕途稍微晚了幾年,前些年得到的助力也有限,否則現在成就應該不止這些。」

「哈哈,聽你的意思,對這個女婿挺推崇呀。」徐大壯適時調侃了自己的女婿加秘書。

「本來就是嘛,人家就是優秀。」寧俊琦插了話。

「這外孫女也幫了腔。」徐大壯又轉向寧俊琦,「那你有什麼想法,也談談。」

讓外公這麼一點名,寧俊琦還不好意思了:「我尊重他的選擇,大力支持他的工作,但不會隨便干涉。」

「好傢夥,父女倆一唱一和,琦琦還話裡有話,天齊的後援團挺厲害的。」徐大壯笑著說,「我先聲明一下,咱們大夥共同商討,並不是干涉,也不是要左右天齊的選擇,是為了多角度看問題,把事情考慮的更周到。」

寧俊琦「嘻嘻」一笑:「您太敏感了。」

說了聲「鬼丫頭」,徐大壯看向楚玉良:「雄飛,從你角度說說。」

楚玉良道:「首長,我一直住在鄉下,以前在部隊待的時間長,對官場並不熟悉,也不清楚裡邊的事。只能送給他幾句話,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懇懇做事,清清白白為官,兢兢業業為公。」

徐大壯笑著說:「雄飛,你這總結挺準確,挺全面的,不比李秘書水平差。」

楚天齊發現,爺爺挺隨和,還挺幽默,可能是人老了,也不在其位吧。當年若是這種性情,爸爸可能也不會離家出走。轉念一想,他又釋然了。如果爺爺當年便這麼溫和,那麼就不是徐大壯,就不是槍林彈雨、白色恐怖中任由穿行的開國功臣了,爸爸自然也就不會遺傳上那樣的性格了。

徐大壯看向了孫子:「天齊,我們議的都是你的事,主要還得聽你自己意見,你說說吧。」

剛才正在走神,聽到爺爺點名,楚天齊趕忙收攏心神,略一沉吟,說道:「我走仕途純是偶然,當時的理由有些偏激,只想著要當官,卻沒想著能當多大的官,想也是胡想。等著到鄉里以後,接觸上了那些具體工作,與農民打交道很多,更深的理解了他們的不易,就想著應該為他們做些事。其實這些年走過來,我就是奉行著那句俗話,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買紅薯。

從去年九月份開始,我就去了中央黨校,一直到今年二月份畢業,期間包括特訓的三個月。特訓的三個月,我接受了特種軍事訓練,掌握了眾多極端環境下的生存與戰鬥能力,自身的體能素質有了全方位提升。在中央黨校的三個月學習,收穫更大,政治素養、理論水平都有了提高,站位高了一些,格局也寬了不少。

從今年三月份開始,就去發改委工作,到現在已經七個月。在這段日子裡,見識了部委工作的特點,學習了部委工作的技巧,接觸了一些部、廳領導,眼界有所開闊,也參與了一些具體調研工作。只是這種時短時續的調研工作,我很不適應,也有些膩了,很想到下面去做些具體工作。

一直都是農民子弟,忽然就有了個功臣後代的身份,我還很不習慣,更沒有以這個身份考慮問題,所以我前面說的,也主要是從自身常規發展來講。我覺得以我的性格和履歷看,更適合做具體務實工作,這也能更大限度發揮我的優勢和特點。」

徐大壯道:「我也看出來了,你就不是純粹坐辦公室的性格,那你想去哪?具體說說。」

楚天齊回答:「具體的部門和地點沒有,我還是想到縣裡去。」

「其實市裡也可以考慮,以你現在的級別,去基層的話,也可以高掛半格。」徐衛華提出建議。

李衛民道:「縣級市市委書記也是一個選項。」

楚天齊說:「高掛半格的虛職,太清閑了,我待不祝黨委工作務虛多一些,我也沒有相關經驗,不如縣長做的實際工作,常務也行。

「發改委正處級調研員,去做常務副縣長,這怎麼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犯錯誤了。」徐衛華馬上反對。

「雖然書記、縣長都是正處,可是份量卻不一樣。尤其在晉陞的時候,縣長升副廳的話,都必須要經過縣委書記這一步。」李衛華也講出不同意見,「你也表示沒有黨委工作經驗,那就更應該補上這一課。」

楚天齊道:「可我也沒有縣裡全面主政閱歷,常務經歷也沒有,也應該補課呀。」

「正像姐夫說的,正處升副廳,縣委書記幾乎是必經的一步,處級局長直接升的都少。你知道嗎,縣長升書記這一步可不是一句話的事,至少需要兩年,你這是捨近求遠。」徐衛華做著進一步解讀,「一個靠山不大的人,想從縣長升縣委書記都很難,要是從調研員直接就任的話,難度更大。趁著咱們有這種資源便利,你就應該把這過渡的一步省了。」

楚天齊有不同認識:「那要是依著家族能量強行高就的話,別人肯定不服,工作也不好開展,也容易讓人說三道四呀。」

「天齊,我知道你很要強,但要想在官場發展,光憑自己能力,不藉助家族或其它助力,是絕對沒有前途的。再說了,好多紈子弟,根本就不能跟你比,照樣能去做縣委書記,以你的能力完全能夠勝任。」李衛民的話意味深長。

「姐夫說的對,每個人混官場,工作成績肯定不可少,但也必須要有人提攜才行。」徐衛華說的更直接,「就拿你自己來說,這些年是做了一些事,可要是沒有領導賞識,你也升不到現在的位置,更不可能有後面的成績。趙中直、**平、姐……琦琦爸,都在關鍵時刻幫過你。這你不否認吧?」

楚天齊做著解釋:「我不是否認別人的幫助,也知道需要有人賞識、提攜,可我也想把路走的更踏實一些,以免成為無根之木。」

就這樣,三人你來我往,爭論起來,各有各的觀點,各有各的理由。爭了半天,也沒有統一意見。

徐大壯開了腔:「這樣,這件事先放下,說一說第二件事,就是他們兩人的婚事。兩人都老大不小的,也該考慮這個問題了。我提前申明,決不包辦,主要是趁著人都在,商量商量。琦琦,你先說說。」

寧俊琦遲疑了一會兒,看著楚天齊:「我聽他的。」

「大孫子,那你說吧。」徐大壯示意著。

楚天齊回答:「我現在工作還沒確定,剛到新地方也需要適應,還要開展工作,我覺得還是往後推推,近期先不考慮。」

「你倆都老大不小了,再往後推,年齡就更大了。」李衛民立刻反對,「還是早點解決了好。」

「今年三十二,再往後推的話,那生孩子得多大?」徐衛華也不贊成,「女人三十二、三生孩子,已經不小了。」

楚天齊馬上道:「可是結婚、弄房子不是一句話的事,這些都需要佔用時間,工作就……」

「什麼時候都有工作,那也得結婚呀。」

「家庭穩定也更利於開展工作。」

李衛民、徐衛華一唱一和,與楚天齊又辯論起來。

看看爭的不可開交,徐大壯重重咳嗽了兩聲,待現場靜下來,才說道:「這都是孩子的事,還是以孩子意見為主吧,我聽大孫子的。」

「爸。」

「爸。」

李衛民、徐衛華都盯著老爺子,面現焦急。

楚天齊則沾沾自喜。

而寧俊琦臉上神色不太自然。

「但是,第二件事最遲不能推一年,必須在明年『十.一』前落實。」徐大壯又補充道,「回去睡覺吧,我累了。」

「啊?還說不包辦。」楚天齊嘟囔了一句,站起身來。

寧俊琦則面露喜色,沖著楚天齊得意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