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黑暗王者>第九百八十四章:緋月【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四章:緋月【第一更】

小說:黑暗王者| 作者:古羲| 類別:都市言情

「黛娜?」杜迪安感覺像一盆冷水澆頭,從頭冷到了腳,「她沒死?」

「少爺,她是您的敵人?」諾伊斯已經意識到問題,臉上微微變色,他和巴頓當時在場,知道這女人的實力有多麼兇悍,如果是敵人的話……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杜迪安呆了許久,短短時日內經歷幾次大喜大悲,他有種崩潰的感覺。不過,以往鍛鍊出的強大心智和忍耐力,讓他剋制住了,心中想要怒吼發飆,但身體卻依舊麻木地坐在床上,感覺這一刻是如此的無力。

房間內的歡喜氣氛頓時降到冰谷,巴頓、梅肯、歐若拉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剛從阿米莉部族手中脫離,轉眼又要面對一個更恐怖的敵人。

而且從杜迪安的處境不難看出,那個女人,比杜迪安更強大!

「少爺,我們要不要馬上轉移,以少爺您的實力,就算去別的巨壁也能生存,我們願誓死追隨您1諾伊斯回過神來,立刻出謀劃策道,雖然他知道,杜迪安可能心中早有答案。

杜迪安沉默片刻,搖頭道:「我沒地方可去,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她這兩天待在王宮沒有過來找我,只有三種可能,第一是她受傷嚴重,需要立刻靜養。第二是王宮裡的入侵荒族中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她,讓她顧不上我。第三就是,她知道我的位置,如果我打算逃的話,她會立刻出現。」

「第一種可能性佔百分之三十,第二種可能性佔百分之十,第三種可能性最大。」

諾伊斯和巴頓幾人怔了怔,一旁的梅肯奇道:「她怎麼會知道你的位置?」

杜迪安抬頭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牽動,道:「我的體內,應該有她安裝的定位裝置,這兩天我昏迷了,沒有移動,所以她沒有過來。」

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杜迪安的處境如此狼狽,跟階下囚無差別。

「不管怎樣,還是應該試一試,不過不要抱太大希望。」杜迪安收起心中的負面情緒,說道:「你們不能暴露,繼續按照你們原來的軌跡潛伏,如果我犧牲了,你們也不要找她復仇,能夠擊敗她的,除了她自己外,估計,就只剩下神了……」

「神?」

諾伊斯和巴頓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那個女人如此恐怖,這豈不是無敵了?!

「如果你們能活的久一點,將來實力強大了,有機會的話,幫我一個忙……」杜迪安抬起頭,目光認真地看著幾人,「如果我還有屍體留下的話,幫我把我的屍體保存起來,將來找到海利莎的話,把我的屍體交給她,最好是給她吃了……」

幾人心中震動,怔怔地看著他。

當目光對上杜迪安的眼眸時,幾人才發現,這個當初意氣風發運籌帷幄掌控一切的少年,如今眼中竟已布滿風霜,臉上的稚氣也早已褪去,年輕的臉孔十分老成。

一轉眼間,時光過了多久?

幾人有些恍惚,這才忽然發現,時光在他們身上匆匆而過,雕刻了許多的痕。

「迪安,你不要這麼說,不管有什麼危險,我都跟著你,這是我們當初的約定1梅肯眼眸微微泛紅,握緊了拳,擲地有聲地道。

「少爺……」巴頓微微張口,想要說什麼,但不善言辭的他忽然哽住,雖然他這些年已經鍛鍊出不錯的口才,但站在杜迪安面前時,他彷彿又回歸了本性,變得像當初在孤兒院中生活的那樣老實而耿直。

杜迪安微微搖頭,微微笑著,「這只是最壞的打算,我已經無法逃掉了,但你們還有你們的生活,只可惜,你們跟著我沒享福幾天,就要過上老鼠一樣人人喊打的生活。」

「少爺,沒有您的話,我早就死在監獄了1諾伊斯咬著牙,眼眶中有淚水,他向來很少流淚,只為女人哭泣過,但這一次卻感覺無比的難受和心酸。在場的幾人中,雖然巴頓是跟杜迪安一個孤兒院的童年夥伴,梅肯是杜迪安兒時並肩作戰的好友,而他只是半路跟隨的人,但要論陪伴杜迪安的時間之久,他算是幾人裡面最長的,沒有之一。

而且他陪伴著杜迪安經歷過監獄磨難,經歷過越獄初期小心翼翼的奮鬥,後來轉為杜迪安的助理,朝夕相處,他比梅肯和巴頓等人更熟悉,更了解杜迪安。

這麼一個在獄刑下頑強不屈的人,此刻卻用請求的口氣,希望他們幫忙,這是何等的無奈!

「我幫過你們,你們也幫過我,早已平等,過往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這次要不是你跟巴頓,我已經沒命了。」杜迪安微笑著拍了拍諾伊斯的肩膀。

諾伊斯和巴頓咬著牙,沒有搭話。

杜迪安掃了幾人一眼,問道:「吉妮絲呢?」

旁邊的歐若拉輕哼一聲,道:「她已經死了1

「死了?」杜迪安微怔,心中頓時有些遺憾。

諾伊斯解釋道:「在少爺您離開后,吉妮絲執意要返回審判所,她當初出身於那裡,後來依靠特權,回到那裡當了審判所長,準備依靠手裡的權柄,徹查內外壁各個陰暗角落的老鼠。」

「結果查到最後,貴族、魔物研究所等各大勢力暗地裡都有一些令人咋舌的卑劣事。她一怒之下,斬殺了大批貴族,惹得天怒人怨,壁內人心惶惶。沒過多久,上任壁主回來了,她準備隱藏身份,卻沒有勢力給她提供庇護,後來有一個貴族假意庇護,卻暗中陰了她。她的身份暴露后,被亞里士多德給斬殺,遊街示眾了整整一個星期,直到屍體都發臭了,才取消了遊街示威。」

杜迪安怔了怔,沒想到吉妮絲的下場如此悲慘,不過看諾伊斯和歐若拉、梅肯等人,臉上並沒有多大氣憤。他略微一想,便明白了過來,畢竟要說最大的黑勢力所在,應該算在他們頭上,吉妮絲要追究這些黑勢力,難免會跟他們產生摩擦,甚至彼此反目成仇。

所以最後吉妮絲只能投靠到貴族手下尋求庇護,而不是藉助他們的力量。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腦海中浮現出吉妮絲的模樣,剛從監獄里出來時的她,追隨自己征戰的她,敢於諫言的她……從很早以前,吉妮絲就毫不掩飾的表達了自己對一些卑劣行徑的厭惡,從小在審判所中學習的她,骨子裡的觀念並不會因自己受到冤枉入獄就會改變。

「她是一個好人,可惜了。」杜迪安喃喃道。

幾人默然不語。

沉寂了片刻后,杜迪安思緒收回,不再提起這個人,以及關於她的事,「這裡有圖書館么,帶我去看看。」

「您?」諾伊斯驚訝,梅肯和巴頓等人也有些吃驚,眼下關頭不是該抓緊時間逃跑么?

杜迪安微微一笑,「書中自有。」

諾伊斯知道杜迪安素來不會做無用的事,沒有多問,說道:「有,您身體恢復的話,我隨時可以帶你去。」

「那就現在。」

三天後。

一位金甲荒衛帶著一封信箋送到了黑暗堡壘中,由下面的人傳遞到諾伊斯手裡,諾伊斯看完后,驟然變色,拿著信箋匆忙來到黑暗壁壘深處的圖書館中,找到裡面盤腿坐在書架下面翻書的青年。

「少爺,王宮來信1諾伊斯快步上前叫道。

杜迪安的目光從書籍上抬起,掃了一眼他手裡的信箋,抬手接過拆開,信里的話只有一句,十分簡單:「玩夠沒,需不需要我親自去請你過來?」

杜迪安目光平靜,腦海中浮現出寫著話時黛娜淡漠的表情,他偏頭望著諾伊斯,「看來我不需要用逃跑去測試她有沒有在我身上安裝定位裝置了。」

諾伊斯苦笑,「看來她已經掌握了王宮裡的阿米莉部族,藉助少爺您身上的定位裝置,知道了我們這秘密基地,否則的話,她的信不會直接送到這裡來,那金甲荒衛直言說要送到少爺您手上。」

「不用擔心,她對這裡的權利沒有興趣,只是拿來隨意玩玩,等事辦妥后就會離去。」杜迪安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等她離開后,荒族應該會受到重創,你們可以伺機發動進攻,這段時間好好準備,如果到時我還活著的話,會助你們一臂之力,滅了荒族。」

「少爺……」諾伊斯眼中滿是擔憂,對秘密基地暴露的事,他根本不在意。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神國使者死在這裡,神國應該會派人過來調查,在神國強者如雲,通往王座的路高不可攀,太過艱辛,如果可以的話,你帶著他們去別的地方找一座巨壁,在裡面過過小日子吧,那樣也許會更快樂。」

聽到杜迪安像在訴說遺憾,諾伊斯感覺鼻頭髮酸,咬著牙,「少爺,如果你出了事,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用我的餘生1

杜迪安微微搖頭,「不值得,我可不希望我把你從監獄中解救出來,你又自己把自己綁在了我這座監獄上面,你有你的生活,找一個人少的村莊,好好過日子吧。」

……

……

「緋月陛下,您請的人到了。」一名金甲荒衛恭敬說道。

王宮大殿上方,一個身披猩紅烈焰長袍的纖細身影坐在王座上,居高臨下,大殿兩側是眾多勢力領袖,有十二城的伯爵,魔物研究所的幾位院長,狩魔家族的族長等等。

「帶進來。」淡漠的聲音從王座上傳來,蓋過整個大殿,回蕩在每個人的耳邊。

杜迪安站在殿外便聽到了黛娜的聲音,心中暗嘆,跟著金甲荒衛走了進去,很快便看見狩魔翼族的族長,以及岩族的族長,此外還有修道院的院長,魔物研究所的幾位學術研究傑出的院士,以及幾位曾拍過他馬屁的伯爵貴族。

在最上方的王座兩側,還看到了阿米莉,以及那位大神祀。

「都是熟面孔呢……」杜迪安輕笑一聲,有幾分自嘲。

「緋月陛下,杜迪安已帶到。」金甲荒衛停下,低頭恭敬道。

王座上的黛娜微微點頭,向杜迪安道:「這幾天玩的舒服么?」

「沒有你在,怎麼能玩的舒服?」杜迪安輕笑道。

黛娜眉頭微挑,眼中冷光一閃,似乎想到什麼,嘴唇勾起一抹弧度,「是么,等會兒陪你好好『玩玩』1

杜迪安聽到她故意曖昧的口氣,知道她已經動怒,聳肩道:「希望幾天不見,你的技術沒有退步1

黛娜嘴角的弧度頓時不減了,她忽然發現自己犯了一個錯誤,跟一個男人玩調戲,她遠遠不是對手。

二人的對話雖短,殿內兩側的眾人卻聽得吃驚不已。

這幾天他們已經從自己的情報渠道打聽到了王位更換的內幕,自然也知曉了黛娜的實力,而杜迪安對他們來說,也算是老面孔了,以往的傳奇人物,不過跟黛娜這樣的深淵強者相比,杜迪安明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只是沒想到,杜迪安居然跟這樣的人物「搞」上了關係。

想到這些,不少人看向杜迪安的目光中,既是羨慕又是嫉妒,還有幾分感嘆。

「今天叫各位前來,原因無他,就是跟大家說一聲,以前你們是怎麼當手下的,現在就繼續怎麼當,不要暗地給我搞小動作。」黛娜沒再理會杜迪安,而是向殿內眾人說道。

眾人早已知曉黛娜召集他們過來的目的,是想要正式通知他們王位交替的事,只是沒想到說的如此直白而簡單,顯得毫無城府。

「我說的話,沒人聽到么?」黛娜見眾人不答,淡漠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是,扎烏家族永遠效忠緋月陛下1

「狩魔翼族願效忠緋月陛下1

眾人立刻表態,不敢在這時出頭。

黛娜招手叫來旁邊的阿米莉,跟她說了幾句,便起身向杜迪安道:「你跟我來。」

杜迪安心中鬆了口氣,先前見阿米莉召集這麼多壁內大佬過來,還以為她真有管理巨壁的心思,好在她沒說幾句就不耐煩,根本不想在這上面動心思。

「大家怎麼叫你緋月陛下?」進入後殿,杜迪安望著前面拖著長袍的黛娜,好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