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修鍊狂潮>第兩千零七十一章 回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千零七十一章 回歸

小說:修鍊狂潮| 作者:傅嘯塵| 類別:玄幻魔法

此時,天命宗如果要對楚雲凡下手的話,也唯有飛仙宗有這個實力和意願庇護楚雲凡。

楚雲凡只是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自有安排1

他的眼神之中露出了幾分欣慰的神情,這十幾年的時間他不在,楚鴻才反而得到了極大的鍛煉和成長,進退有度,沉穩不凡,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毛毛躁躁的少年了。

這樣的楚鴻才才擔得起天驕榜第一的名頭!

頓了頓之後,楚雲凡又開口說道:「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不過你自己小心,再未曾突破造化境之前,就不要出來了1

楚鴻才對楚雲凡這猶如長輩一樣關心的話語,不由得弄得是一頭霧水,不過他當然聽得出來楚雲凡的好意,當即表示說道:「晚輩明白了1

楚雲凡見楊登仙他們正要圍過來,當即也不打算留下來和他們再多說什麼,他知道,他的身份,遲早都要暴露,不過不是現在,能多爭取一段時間就多爭取一段時間。

這些故人,未來自由相見的時候。

說話間的功夫,楚雲凡身形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消失在了天際。

「此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我感覺有幾分熟悉的感覺1

楊登仙喃喃自語說道。

「不論如何,這一次算是運氣好,有這等高手相助,我也沒想到天命宗居然這麼不要麵皮,居然出動了這麼多的高手對付鴻才1

遠處,楚鴻才的護道人已經來到了眾人的面前,然後心有餘悸的開口說道。

這一次,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連他都感覺到心有餘悸。

天命宗的準備遠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充分。

在此之前,他們對於天命宗的品格本來就沒抱多大的期望,自然是能多準備一些就多準備一些。

除了他這個護道人之外,更是請動了楊登仙,還有向逍遙仙山那邊也發去了一份邀請。

誰知道即便如此,居然還差點讓楚鴻才出事。

天命宗扼殺楚鴻才的決心讓他心中暗暗心驚。

「這也是我等的疏忽1楊登仙面沉如水,神情無比難看。

因為不僅僅是楚鴻才的護道人,便是他也小看了天命宗的決心。

他以前也是天驕榜上的天驕,遭到的各種針對和刺殺也是數不勝數,不勝枚舉。

然而卻沒有過這樣陣容的高手的伏殺。

楚鴻才不過是乾坤境的修士,在造化境之中稍微強大一些的高手都可以輕鬆斬殺楚鴻才,根本沒有什麼難度。

在他看來,天命宗出現造化境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最多也就是出現一個兩個天位境級別的高手。

那都是他可以對付的範圍,誰知道為了對付楚鴻才,天命宗布置下了天羅地網,居然有如此厲害的高手,而且數量極多。

可以說,如果不是有那個不知名的神秘高手突然出現,他堂堂楊登仙就要馬失前蹄,到那個時候,和死了向飛雲的天命宗一起,兩敗俱傷。

他還是低谷了,天驕榜第一對於許多人來說是多麼的礙眼了。

他之前雖然是天驕榜前二十名,算得上是天驕榜天驕之中的佼佼者,在大夏的同輩人之中,都排的進前十。

但是前十,前二十和第一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之上。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一次天命宗伏擊鴻才的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否則到時候就有可能重演當年的悲劇1

楊登仙眼神之中爆綻著精光道。

他說的便是當初君天賜伏殺楚雲凡之事。

那一戰讓飛仙宗失去了一個可以讓宗門大興的絕頂天才,至今都讓飛仙宗上下痛徹心扉。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你哪兒都不用去了,那人說的沒錯,在沒有達到造化境之前,就不要出門了,只有留在飛仙宗之內才是最安全的1

楊登仙道。

「嗯1

楚鴻才自然也是明白好歹的。

鎮遠城,鎮遠軍大營之中。

經過了十數年的發展,鎮遠城已經成了方圓上千里內最大的城池,雖然楚雲凡十數年不曾露面,但是鎮遠軍上下都堅稱楚雲凡還活著。

因此鎮遠城的發展一直都是秉承著當初楚雲凡的發展路線,不斷的發展下來,已經成了附近的一個行政中心,軍事中心和經濟中心。

再加上還有後起之秀楚鴻才在天下間打出了名氣,如同當初的楚雲凡那一般,鎮遠軍上下非但沒有受到打壓,相反的還不斷的得到補充。

這些年來,鎮遠軍也會時不時的輪調參與鎮妖城前人妖戰場的大戰,早就已經打出了赫赫有名的無敵風采。

鎮遠軍大營帥帳之中,尤楚雲高坐主座之上,十數年的時間,讓他整個人多了幾分風霜之氣,額下長出的一小撮鬍鬚讓他看起來也成熟了幾分。

楚雲凡在閉關之前,將鎮遠軍上下的事情託付給了尤楚雲,經過了十數年的磨鍊,尤楚雲也早就已經成為了一個合格的統帥。

尤楚雲正考慮著鎮遠軍接下來的發展,驀地,在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個人影,幾乎如同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什麼人?」他幾乎瞬間就警惕了起來,一身修為一下子爆發了出來,居然也已經跨入了乾坤境,也稱得上是一方高手。

這種情況他也遇到過幾次,鎮則鎮遠城,橫掃各方異族,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他作為在楚雲凡之後的主帥也遭到過不止一次的刺殺。

他自然是極為警惕的。

不過當他看到那個人的面容的時候,頓時激動了起來。

「侯爺1

尤楚雲的聲音都是顫抖的,有幾分哽咽。

在他的面前,一個身穿月白色長袍,面白無須,看起來不過是二十歲上下,面容俊朗的男子,卻不是楚雲凡又是誰呢。

他甚至還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不過他馬上就確認了,一個人的外貌可以假裝,但是他本身的氣息偽裝不了,確實就是他日日夜夜都期盼回歸的楚雲凡。

也是鎮遠軍上下真正的主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