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天工>0874 價值所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0874 價值所在

小說:天工| 作者:沙包| 類別:歷史穿越

天壇門大開,文物修復師們魚貫而入。

陳市是一名普通遊客,今天到這裡來就是想找個機會看看能不能再進去看一次的。

看著修復師們的背影,他的心痒痒的,終於忍不住上前,扯著旁邊一個門衛問道:「老鐵,跟你商量件事情。我前兩天看了後母戊方鼎一眼,那叫一個朝思暮想,徹夜不能安眠。今天投票已經結束了,人不多,能不能放我進去再看一眼?我保證全程老實,絕不惹事!」

他本來只是抱著試一下的心理問的,沒想到門衛看了他一眼,拿起對講機開始詢問裡面人的意見。

對面應該是這門衛的領導,他的語氣非常尊敬的樣子。沒一會兒,一個清朗的聲音帶著一些雜音傳了出來,道:「人多嗎?」

門衛抬頭看了一眼,陳市立刻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

「就一個……」

陳市後面還有不少人在看著他的,隱約聽見這邊的對話,呼啦一聲全圍了上來,急先恐后地道:「還有我!」

「我也想進去!」

陳市馬上緊張起來,很怕門衛覺得太亂一口拒絕,沒想到門衛的目光掃過他們,如實向對面彙報道:「一共十七個人。」

「行,讓他們一起進來吧。」那個清朗的聲音說道。

陳市聽得很清楚,心裡立刻樂開了花。接下來,門衛果然重新打開大門,向他們點了點頭,放他們進去。

連同陳市在內,一共十七個人立刻一涌而入,遠遠跟在了那些文物修復師的後面。

終於得償所願,陳市非常高興。他向著圜丘方向看了一眼,難掩內心興奮,開始跟走在他右邊那個人搭話。

那是一個二十多歲,瘦長白凈的年輕人,戴著一幅黑框眼睛,卻也掩不住兩條向下的八字眉,讓他的面容顯得孤僻而愁苦。

陳市打量了他一下,問道:「看你年紀,應該是個大學生?」

那年輕人低著頭,悶聲悶氣地說:「輟學了。」

陳市碰了個釘子,但心情很好,仍然笑著說:「也不錯,人生也不是只有上大學一條路,知道自己未來想做什麼就好。」

那年輕人仍然不捧場:「還不知道未來咋樣。」

陳市又碰了個釘子,笑容微微斂了一點,他試探著問道:「不過你今天到這裡來,也是因為喜歡後母戊方鼎吧?」

這一次,他終於得到了正面的回饋。年輕人在又一陣沉默之後,終於緩緩點了點頭。

陳市再次興奮了起來,他說:「你別看我這樣,我大學也是學歷史的,主修的就是先秦文化。哎,可惜後來畢業找不到工作,只能轉了行。後母戊方鼎剛剛展出出來,我就趣了。但真正感受到它的魅力,還是前兩天投票的時候,在圜丘這裡看見它。那種感覺……至今都讓我意猶未盡。」

那年輕人安靜地聽著,突然問道:「什麼感覺?」

「……很難形容!」陳市思考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只能用這樣模糊的說法來表達。他說,「那一瞬間,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從腦子裡飛走了,滿腦子只剩下方鼎和上面的一方碧空。那種感覺真的非常奇妙。有那麼一會兒,我感覺自己好像真的看見了當初商朝的那些先民,突然間能清楚地感覺到他們當時的想法了。」

「……有沒有這麼神奇啊……」那年輕人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咕噥了一句。

他話里的意思倒也不像質疑,而是更深的困惑。

「就是這種感覺!」旁邊另一個人正聽著他們說話,這時突然湊上前來贊同陳市,「老弟你口才不錯啊,我還在琢磨怎麼講清楚當時那種感覺呢,還是你說得清楚、透徹!」

陳市受寵若驚:「哪裡哪裡,我也就是隨便描述一下。」

陳市很快跟那人聊了起來,他是正經學先秦文化的,雖然很多年沒幹這個,快把學到的東西全部還給老師了,但只鱗片爪,還是比普通人懂得多得多。

他隨口說了幾句,後來那人就非常佩服,兩人討論得非常高興,陳市也顧不上再去找那年輕人說話了。

最後,陳市跟那人交換姓名,這才想起旁邊的年輕人,順便也拉上他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自從陳市描述完自己看見方鼎的感受之後,那年輕人就一直凝望前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聽見陳市問話,他回過神來,簡短地自我介紹道:「我叫薛千。」

一行人走過丹陛橋,來到圜丘下方。

相比起一路的寧靜幽然,這裡就顯得熱鬧多了。

兩座方鼎仍然擺放在圜丘壇上方,各用一塊布蒙著。這段時間,在沒有投票的夜晚,它們都是這樣被陳列擺放的。

圜丘壇下方的廣場上站著一些人,陳市目光掃過,立刻在裡面看見了幾張熟悉的面孔。

那個胖得像彌勒佛一樣的,是國家文物局的局長杜維,他旁邊站的好幾個都是文物局的領導,陳市在電視上看到過的。

而站在所有人中間,隱然有核心位置的卻是一個非常年輕的人,陳市同樣一眼認出了他的身份。

「看,老劉,蘇進!」他略有些激動地拉住剛剛認識那人的胳膊,指著那邊說。

「可不是,就是他!」老劉也馬上就認出來了。他遠遠看著蘇進,小聲說,「聽過這麼多次名字,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真人。」

「是啊,這次真是來值了。」陳市緊盯著那邊說。

「還多虧了老弟你機靈,多問了一句,不然我們哪有機會進來?」老劉立刻誇起了陳市。

「蘇進這麼出名嗎?他不就是一個文物修復師?」旁邊那個叫薛千的一直默不吭聲,這時候突然發問,表情有些古怪。

「這你說得不對!蘇進可不是普通的文物修復師!」陳市突然正起臉色糾正薛千。

「不都是修文物的,有什麼不同?」薛千不著痕地撇了撇嘴。

「當然不同!」陳市不高興了,一改剛才的和氣,直截了當地對薛千說,「修復文物,是文物修復師的本職工作,但蘇進做的,遠不止於此!」

「你們還記得當初在京師大學,他是為什麼跟當時京師大學那個文物修復專業鬧翻的吧?因為當時一個修復師亂修文物,給它造成了明顯的破壞!」

陳市顯然是個蘇進粉,對他的這些過往瞭若指掌,「後來,無論是驚龍會還是文交會,甚至是修復南鑼鼓巷這樣的實際工程,蘇進所做的,都遠遠超過了一個文物修復師應該做的。他考慮的不僅是怎麼修文物,還有更多的東西。怎麼看待文物、怎麼保護文物……他傳遞的是最正確的理念!這比修復一件兩件文物可重要多了。」

陳市崇拜地看了遠處的蘇進一眼,又看向上方被布蒙著的兩座方鼎,道,「這次投票鑒鼎,我聽說也是蘇進提出來的。你看看,這件事牽動了多少人的心?多少人開始學歷史講文物?單有手藝算什麼,一個人能做到這樣,才是真正的大家!咦,你看著我幹什麼?」

薛千一直表現得頹喪默然,好像對什麼事情都不關心的樣子。

但是陳市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突然抬起了頭,直勾勾地看著他,一動也不動。

「單有手藝不算什麼……這樣才算真正的大家?」一陣沉默后,薛千輕聲重複著陳市的話。

「對,我就是這樣覺得的。不是說文物修復師里有一種人物叫天工嗎?我覺得,只有蘇進這樣的,才是真正的天工!」

陳市斬釘截鐵地說。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天工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